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国师之道+番外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字体:[ ]

 
 
文案 
腹黑师姐和正经小师妹的故事~~~
 
作者专栏求戳进、求收藏: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离,石霂 ┃ 配角: ┃ 其它:GL
===========
 
 
 ☆、【楔子】
 
  国师府。
  残阳如血。书房里,灰蓝色道袍的女子约莫三十岁,面容平静却笔下生锋。只见她挥毫着墨,写下两个遒劲有力的大字:玉、刀。意为抛砖引玉,借刀杀人。
  “交给着作令史闵湛。”
  “是,国师。”
  黑衣劲装的暗卫退去后,国师大人才抬起了头。可令人惊讶地是,她双目无光,竟是失明之人。耳听着房间里已无他人,她摸索着往前走了几步,到门前推开了书房大门。
  霎时黄昏的余晖洒在她身上,仿佛给她披上了金色的战甲。
  “离儿~”
  听到这声音,她迎着那暖光微抬下巴,嘴角就噙了一抹笑意,“师姐。”虽然看不见来人,但她听得出石霂的脚步声。
  “快来尝尝我新做的梅花粥。”来人一身素朴的浅白罗裙,下摆沾了些泥土,手里端着一碗粥。只是左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刀疤,给那张清丽的容颜平添了几许肃杀之气。
  说话间人已到了面前,石霂牵着她的手,“到院子里坐坐吧。”
  “好。”
  石霂将粥递给了旁边的小厮,握住楚离的手,并肩走到花亭里坐下。
  “好香啊,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楚离笑意甚浓,乖乖坐好,“石霂,快给我尝尝。”
  “不急,都是你的。”石霂把碗递到她手中,令人都退下。
  楚离迫不及待地送入口中,还不忘赞叹,“真有梅花的香气。石霂你太厉害了,以后离开这儿,咱们开个饭馆吧。一定赚的盆满钵满。”
  石霂噗嗤一笑,给她擦了擦嘴角,嗔道,“你想累死我呀。”
  “噢,那倒也是。”楚离思量片刻,“那还是只做给我吃吧。就是可怜那些白花花的银子了。”
  “小财迷!”石霂哭笑不得地嗔她,声音轻柔满是爱怜。
  彼时落花轻舞,清风淡淡。院落中的那二人,衣袂飘飘,笑语翩跹,不似在人间。
  待楚离喝完那碗粥,石霂给她擦了擦汗,“今日眼睛可好些了?”
  “还是那样。”楚离也不甚在意。
  石霂脸上便不禁流露出疼惜之意,眼眶有些发热,“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
  她压下情绪,给楚离敛去额前的碎发,起身要走时楚离道,“师姐?”
  “嗯?”
  “不要难过。”楚离笑了笑,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轻轻抱住她,“有你就足够了。”
  石霂没忍住,眼泪落了下来,却强笑笑,“没有难过。又不是不能好了。”
  “不能好也没关系——”楚离话说一半,石霂捂上她的嘴,“不许胡说。”
  “我要是真瞎了,你会不要我吗?”楚离歪了歪头,笑嘻嘻地像是在问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
  石霂仰头,逼回了自己的眼泪,笑道,“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她怜爱地戳了楚离额头,“变成灰你也是我的。”
  楚离笑容绽放开来,指了指自己的唇,“那快亲亲我。”
  话音刚落,唇齿间便是一阵温软的清香。楚离抱住她,享受她的温柔缱绻。片刻后转而吻上石霂的眼睛,“不要哭了。我虽然眼睛瞎,心可不瞎。现在咱们俩只有你这一双眼睛,你要是哭出毛病来,我可不依。”
  “是我不好,”石霂睫毛轻颤,闭着眼睛感受楚离柔软的唇,“此事确是没什么大不了。我只是有些……不适应。便是丢了一只山雀鹦鹉,我也还要难过几日呢。何况我的离儿,有一双那么漂亮的眼睛,怎么能不心疼。”她眸中含泪地笑了,“不过,很快就没事的。”
  “那好吧,你都哭了半个月了,今儿是最后一天,明儿可就不许再哭了。”楚离声音轻柔,吻去她滚滚而落的泪珠,“师姐,你再这样,我可要心疼死了。”
  “好,不哭。”石霂吻了吻楚离的唇,带着笑意道,“幸好你看不到,我哭起来可丑了。”
  “哈哈。”楚离畅快地笑出声来,“我可以想象的出来!丑丑的霂霂~”还做了个鬼脸。
  恼得石霂揪她耳朵。
  楚离连忙讨饶,“好师姐我错了,快请饶命!”
  “哪敢让您求饶啊,国师大人!”石霂一边说,一边另一手捏住她的脸。
  楚离挣不脱,索性直接朝她压了过去,紧紧抱住了她,脑袋藏在她乌发里。石霂够不着了,无奈又好笑地搂住她的腰,“赖皮!”
  院子里没有旁人,她们自在悠然。
  “好啦,我该去看看你的药了。”
  “好苦。”
  “良药苦口。”
  楚离撇了撇嘴,石霂笑着摇摇头,径自去了。
  刚走出后院,就看见下人来报,“石姑娘,府外有人求见。”
  “不见。”石霂面无表情,“国师身体不适,正在休养,谁也不见。”
  她自成威仪,淡然说罢就朝厨房走去,熬好药亲自端给楚离。
  然而还没刚坐定,下人又来报,“那人说,不找国师也可以,找石太傅也行。”
  石霂神色一顿,楚离开了口,“哦?”她面无表情地指尖敲了下石桌,“何人?”
  “那人自称百里雁容,说国师欠他钱。要是不还,就找石太傅要。”
  “百里雁容?”楚离挑眉,“原来是他啊。来的正巧,”她笑了笑,“请他进来吧。”
  “是那个妙笔生花的小说家妙生?”石霂道,“你欠他银两?”
  楚离笑笑,“我欠他一个故事。”
  她握住了石霂的手,“他来的巧,再过一阵子,大魏和刘宋就要开战了,到时候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你我恐怕也吉凶难料,他若不来,日后恐怕就再没机会收回这笔账了。”顿了顿又问,“师姐,你怪我将咱们卷入这场争斗吗?”
  “说什么傻话,”石霂眉目含情地望着她,“人生在世,身不由己的事情多了。”又说,“我很开心能和你一起经历这些风风雨雨。离儿,平平淡淡也好,血雨腥风也好,只要咱们在一处,我就很知足了。”
  楚离舒了口气,“我也是。”
  他们说着话,百里雁容已经被下人带着过来了。
  “国师大人,你还记得我吗?”百里雁容施了个礼,取出笔来,“你看——”
  “不用看,”楚离微笑着道,“我记得你。”
  百里雁容这才发现她眼神不对,正要询问,便见一旁的石霂脸色阴沉沉地望着他。百里雁容心里一抖,不敢多问,只连忙道,“记得就好,记得就好,那——”
  “我欠你一个故事很久了,”楚离道,“今日你来的正巧,再过些时日可能就找不到我们了。”
  “所以特地赶在战乱前来找国师。”百里雁容打量她们二人神情,见她们之间情意拳拳,缱绻恩浓,不由问道,“这位是石太傅吗?”
  “这里没有南朝太傅,只有我师姐。”楚离淡淡说罢,又问,“妙生,你还是要那闻所未闻的故事吗?”
  “不,”百里雁容答,“我今日前来,只为要国师的故事。全部故事——”
  “可以。”
  百里雁容大喜,“多谢国师!”又偷偷看一眼石霂,“可以顺便也听听石姑娘的故事吗?”
  “离儿十九岁之前的故事,我来说给你听吧。”石霂接口道,“离儿,你当初在平城的事情我可也不甚知道,不如就从你去平城开始说起吧。”她神情柔媚,“见了什么王爷公主的要细细说来,我看看你可曾做过该打的事。”
  楚离抿唇笑,“哪敢。就一个上谷公主还尽是在你眼皮子底下,你还不清楚?”
  石霂轻哼了声。
  楚离呷了一口茶,回想那些往事便有些晃神,“来平城那年啊,很久了。那是太延五年的事情了。”
  石霂道,“喝完这些药,再说不迟。”
  “唔,”楚离皱眉,“苦。”
  石霂顿了顿,看一眼百里雁容。百里雁容正不明所以,就看见石霂口中含药,倾身上前以口相渡。
  她们旁若无人,一碗药就这么被石霂喂完了。
  楚离舔舔唇,咧嘴笑,“香。”笑容像个孩子。
  石霂面色微红,却轻轻戳了她额头一下,“你呀。”
  百里雁容看得两眼放光,笔下刷刷不停。
  石霂给百里雁容斟了杯茶,就听楚离缓缓开口,“太延五年啊,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年,她才十九岁。                        
作者有话要说:  O(∩_∩)O你们好~
  新文客官,来一发皇后文可好?o(* ̄︶ ̄*)o
 
  ☆、钗头凤01
 
  “快走快走!国师又来寄信了!”
  驿站小哥儿左呼又唤,招朋引伴的躲着正不紧不慢走来的楚离,见了她跟老鼠见到猫似的。几个人连忙藏了起来,就看见一身灰蓝色长袍的楚离,缓步走到守吏那儿,笑眯眯地开口,“寄信。”
  守吏哭丧着脸,十分哀戚的模样,“国师大人呀,实在不巧,昨儿小甲家中有要事,请假了。”
  “那换小乙。”
  “小乙他拉肚子,跑不了远路。”
  “小丙呢?”
  “小丙这不给您送信还没回来呢嘛!”
  “小丁总可以了吧?”
  “唉,真不巧,小丁他前儿去西北送信了。”
  “……”
  楚离黑了脸,“那驿站还有能用的吗?”
  “国师大人,好像……真没有了。”守吏战战兢兢,打量着新任小国师的神情,暗地里抹了一把汗。真不能怪他敷衍,实在是国师大人寄信太过频繁,两天一小封,三天一大件儿,这寄信的地点还远在北魏南界,几乎跨了大半个北魏要冲到南朝地界儿了。这一来一回少说也得三四个月,驿站人手不够用啊!
  “那怎么办!”楚离不开心。
  “这……”守吏看看国师写满不快的脸,暗自咽了唾沫,谄笑道,“要不,您先等两天?”
  “等两天?”
  “对对对,等两天!”
  “那我两天后再来。”楚离想了想,“今儿是九月初二,我初四再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