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钗黛+番外 作者:允(上)

字体:[ ]

 
 文案
只根据原书、脂批汇评和作者自己观点,服饰部分参考87红楼,刘心武一生黑
 
只要腰不傲娇就日更,家常慢热甜宠文,HE,洗白每一个人,后期可能有假结婚
 
 
 
内容标签:红楼梦 古典名著甜文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其它:
==================
 
☆、第1章
 
    却说某年某月某日某地,有四大家族,为金陵护官符之榜首。
    是哪四大呢?
    薛王贾史。
    这个中尤以贾家为首,贾家是累世积传的公侯,钟鸣鼎食之家,诗礼簪缨之族,现今有宁荣二府,因是积年贵爵,与各家往来婚姻,彼此联络有亲。
    贾家二房政老爷之嫡妻王氏有一妹,嫁予紫薇舍人薛家之后,育有一子一女,子名蟠,女字宝钗,这薛蟠平素不学无术,好惹是生非,这日因又惹出着些事体,便乘着妹妹选秀之事阖家上京,投在贾府梨香院住下。
    这贾府亲眷中却又有一人,姓林氏,乳名唤作黛玉。是这位政老爷嫡亲妹子的独生女儿,生父林海,钦点巡盐御史,因父亲任上黛玉之母早逝,林海一封书信将幼女送至外家,养在贾府老太君跟前,与贾府嫡出姑娘般相待。
    这薛林两位姑娘,年少时还未显扬,及长却渐渐露出几分与众不同的才情来。
    惜乎时乖命违,红颜薄命,寿算不永,这林姑娘未婚先逝,一缕芳魂幽幽,向那阴曹地府荡去。本该按序投胎,谁知金陵才俊,倒似挤在这时节过世一般,一路但见孤魂怨鬼扶老携幼,虽是黄泉大道,却是康庄升平,熙熙攘攘,竟连投胎都排着长队,林姑娘不喜这等喧闹繁华,暗暗避在一侧,想着或待一时空闲,再入轮回不急。
    哪知这一等便世易时移,再挤不进了。林姑娘倒也不急,只在一旁站住,冷眼观这鬼生百态,想着若见了熟人,再托人挤进去。谁知这一等等来一人,素衣白带,远远望着有七八分面善,走近一看,不免两厢讶然,一个惊启朱唇,唤:“宝姐姐?”
    一个浅露皓齿,叫:“林妹妹!”
    两人四手相执,刚泛出泪眼,不及叙旧,那后头一个鬼差见了,大笑道:“好了!好了!本以为要再入轮回,不想你们倒中途见了,省却了许多麻烦!走罢!”“咄”地一叱,平地里起出一阵仙雾,那鬼差先行投进去,身形一闪,连二人一道隐去不见了。
    却是中道幽幽,徒有余香满道。
    …我又开新坑了泥萌不要怪我…
    宝钗自梦中惊醒,恍惚间听见她娘道:“我儿醒了?”定神抬头一看,母亲音容还是徐娘未曾全老之时,便不自觉地一笑,道:“娘怎地在这?”把眼一觑,四面都是车壁,又听得车马辘辘之声,又问:“我们这是去哪呢?”
    几句便把薛姨妈逗笑了:“我的儿,你平时那般大人样儿,倒是一觉睡起来的时候还有几分孩子气——我们去你姨妈家里,你不记得了?”
    宝钗细想确是有这么回事,只是那是多年之前的事了,如今家破人散,怎地又到不知那里钻来的姨妈家里?只她心重,并不多问,抬眼见到莺儿,又是一愣。不单母亲,莺儿犹自是一团孩子气的模样,好像过去那一二十年时光都不见了似的。
    宝钗终于觉出几分不对了,伸出自己的手看,圆圆白白的两只小手,虽也是美玉般洁白光润、膏脂般柔滑细腻,却分明不属于成人。
    宝钗从薛姨妈怀里挣出来,向莺儿道:“拿面镜子,我把头发抿一抿。”
    薛姨妈听见,忙伸手给她捋了一把青丝,莺儿举着镜子,宝钗对着一照,打磨得极光滑的xx镜中倒映着一个端庄秀美的脸,少年的脸庞尤自带着几分讨喜的莹润,眉宇间却已经透出几分萧索。宝钗悚然而惊,薛姨妈再说了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是满心惶遽,推说头痛,又倒着思量了一会,那梦中之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分明不像是个假的。
    但是若说那梦里都是真的,她这一身,又是怎么解释?
    …因为是作者大神安排的…
    宝钗随母兄上京,一路寡言少语。她母亲以为她乍然离家,百般安慰,连薛蟠都惊动了,那一晚特特来问道:“妹妹这是怎么了?有哪里不如意的?是小丫头们不听话?还是路上困乏?”宝钗道:“并没有什么,哥哥只管好生赶路便是。”薛蟠听妹妹一说,反倒大惊小怪了:“妹妹必定有事的!不要瞒我,缺了什么,只管同我讲,有我在,亏不了你去!”见她脖子里金项圈,便道:“这金子好炸一炸了。”一面大呼小叫,要摘了她的项圈去“换个更大更好的来”,宝钗见哥哥这般愚顽,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止住他道:“若说我担心的,只有一条,便是哥哥你。”
    薛蟠怪道:“好好的,怎地又说起我来了?”
    宝钗便道:“我只想哥哥上进些,就算不读书,也认真经营着家业,母亲和我就是阿弥陀佛,再没烦忧了的!”
    薛蟠见她引到自己头上,讪讪然笑道:“我这不是上京去打点了么?你放心,我们家这大家业,败不了的!”说完几步溜出去,宝钗从边上挑起一条缝来,略看一看,见薛蟠出去爬上马,喝喝呼呼,混没个正经样子,想起梦中结局,微微一叹,越发没个滋味,只强打精神安慰母亲道:“娘不要担心,我不过路上有些累了,等到了京中便好了。”
    薛姨妈见她如此说,也就没多话,只命赶路再稳妥些,不要颠簸而已。
    旬日间抵京,忽闻母舅王子腾升了九省统制,奉旨出都查边,薛姨妈便不大高兴,倒是薛蟠乐个不住,和母亲商议要派人入京打扫,薛姨妈哪里肯让他住在外边?只恐他没个约束,因此执意要在贾府去住。宝钗这些日子依那梦里的记忆一一印证前事,见每事应验,惊骇之余,却也多了几分思量,私向她母亲道:“我说句话,娘别怪罪。”
    薛姨妈笑道:“嫡亲母女,还有什么怪罪不怪罪的?”
    宝钗却正色站立道:“姨爹家里固然是大家门第,却不知大家里头子孙繁多,族中大人未必管得到这许多子孙,再者大家中难免有一二败俗子弟,但凡叫哥哥遇着了一个,日后放意畅怀的闹起来,恐怕比现今还要坏十倍了,倒不如咱们分门别户,关门过自己的日子,母亲叫积年老仆看着些,恐怕还有约束。”
    薛姨妈疑道:“你姨爹是清贵出身,一贯训子有方,且你姨娘也是个方正的,不至于此罢?”
    宝钗道:“只怕他家里又不是族长,照管不到学里。”
    薛姨妈道:“那倒容易,咱们托你姨爹,请个先生,不要怎么翰林官儿,只求通达文理,叫你哥哥在家闭门读书,也就是了。”
    宝钗想这倒也是无可奈何之法,便闷闷应了,随母、兄淹留城外一日,次日举家入城,拜见姨娘。
    王夫人正愁没个娘家的亲戚来往,闻家人传报薛家母子入京,喜得带了女媳人等,接出大厅,将薛姨妈等接进里边。老姊妹们暮年相见,其悲喜之情不必细表。便是贾母也自欢喜有亲戚登门,合家厮见以后,在王夫人处治席接风。宝钗因见当年姐妹,如今俱在,黛玉与她当年是极好的,现在还是一团孩气,虽则质弱,却还没有那许多愁绪,余者如迎春探春惜春等人,皆是少年音容,或端庄,或爽利,言笑晏晏,举手投足,感慨纷繁,饶是她这般冷性情之人,也激得眼圈发红,强忍泪意,明明是至为熟悉的闺中密友,偏要装出陌生的模样,与诸位一述初见之情。
    内宅见过,姨爹贾政又使人来道:“【姨太太已有了春秋,外甥年轻,不知世路,在外住着,恐有人生事。咱们东北角上梨香院一所十来间,白空闲着,打扫了,请姨太太喝哥儿姐儿住了甚好。】”贾母亦派人来留住,薛姨妈正合心意,便应下了,私与王夫人说明一应日费供应一概免却之外,又道想要请先生的事。
    王夫人道:“我们这里家学虽然不甚好,却也有个老于科举的叔叔主持,不若叫外甥就去那里,我宝玉眼见到了年纪,也好一道进学。”
    薛姨妈道:“实不相瞒,我这个儿子顽劣至极,去了家学,倒怕耽误了族里哥儿们,横竖我们也绝了登科的指望,就请个严苛的老儒教导他些做人的道理,再能看得懂账本账目便是了。”
    王夫人听她如此说,倒想起薛蟠上京的缘故了,便也没强求,只说“待我回禀老爷,请他帮忙物色”,因执着薛姨妈的手自去叙旧,留宝钗几个姊妹倒依旧在那里说话不提。
    宝钗因着过了一阵,把泪意收敛,与黛玉、迎春、探春、惜春四个闲话。
    探春问她:“姐姐平日都爱做些什么呢?”
    宝钗道:“针黹女红,看书着棋都做一些。”她已是梦中过了一世的人了,再见这些姐妹,想她们各自凋零的身世,分外感慨,内中因林黛玉过世得最早,从前又是最与她相契的,不免越加亲厚些,这般叙话,倒把宝玉抛在一旁了。
 
☆、第2章
 
却说林黛玉自在荣府以来,贾母万般怜爱,一应份例,悉如宝玉,便是她同宝玉亲密友爱之处,亦比别个不同,她又颇有才情敏慧,虽自内敛,却难免有那么几分孤高自许、目下无尘,谁曾想如今来了一个薛宝钗,年纪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体态气度,较之己身不遑多让,且因着言辞亲切、随分从时,不上几句,便与三春及宝玉相谈甚欢,以小见大,愈知其不凡。
    俗语有言,武无第二,文无第一,自古最是才子相轻,才女也不得免俗,林黛玉见了薛宝钗这般出众,难免有几分悒郁不忿之意,宝钗晓得这是她惯有的毛病,后来自己就要好的,便只作不觉,依旧和她亲善。
    这日黛玉正与宝玉言语不合,气得独在房中垂泪,宝玉前去俯就不得,恰逢宝钗思量久未见黛玉,入内见宝玉在门首抓耳挠腮,知道又是和黛玉生气,因她前生虽与宝玉熟惯,此时却是才入府的,不好显得太过亲热,且历经前生,其实对宝玉倒几分敬而远之之意了,只得笑问:“宝兄弟怎么不去学里,倒在林妹妹这里呢?”
    宝玉听得“学里”二字,就蹙了眉头,他乳母李妈妈道:“他那里肯去学一个字的?都是在这里厮混罢了。”
    一语说得宝玉恼了,跺脚道:“妈妈快不要说这话,我明明在那里看书的,你偏生要走进走出,吆五喝六,扰了我读书不说,还惊得林妹妹不好,照礼说这是在老太太屋里,我不该这么说你,只是你是老人家,也要讲究个老人家的礼节。”
    李妈妈本仗着是宝玉的乳母,颇有些倚老卖老之嫌,平日又颇揣摩政老爷王夫人心思,摆出半个长辈架子,把些个读书的虚话劝宝玉,谁承想宝玉年纪渐长,待她早有些不耐,又值和林妹妹怄气的时候,开口便把她斥了一顿。
    宝钗见那头老太太的丫头出来看,想宝玉这般倒对宝玉黛玉的名声都不好,正待圆场,便见那碧纱橱的隔扇门打开,黛玉两眼红红的出来,站在门口道:“二爷快不要拿我作噱头来唬李妈妈,分明是你自己不爱读书,又坐不住,在屋里闹腾,倒说起人家来了!”
    李妈妈一则见宝玉动怒,又见惊动了黛玉,恐怕贾母那里不好看,忙自掌嘴道:“该是老奴的不是才对,姑娘体弱,别在外头受了风,快进去坐着——二爷,快劝林姑娘进去。”
    她倒是见风使舵,宝玉也就坡下驴,忙去扶黛玉,黛玉遭宝玉伏低做小,本已经有些松动,且她出来就是为宝玉解围的,见大家都识趣,便也半推半就地顺着入内,宝钗笑吟吟望着,心道:从前便知颦儿极聪敏,只是有些事情上头颇有些淡漠,如今看来,倒是不用心之故,但凡她用了心,那应对自然不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