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十年一梦卿颜老GL+番外 作者:枫笙吟歌

字体:[ ]

 
 
书名:十年一梦卿颜老GL
作者:枫笙吟歌
 
文案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
如果对了人,一次的擦肩就会引起牵绊。如此,生生世世又岂是妄言。
十年一梦,于我而言,这十载岁月更如一场缱绻美梦。
日日醒来,虽是不能见到这世间繁华,却也可坐听鸟语,静闻花香。
迷蒙中那个影子便是我所有安心的来源。
而于她,却是一场迟迟醒不来的噩梦。
在我看不见的那片迷蒙中,她在希望与失望的边缘一遍遍徘徊,我却安享着她给的心安。
上天待我何其薄,让我亡国灭家,十年不见天日。
上天待我何其不薄,让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陪我走过十年。
她为我编织了十年清梦,无忧无虑。掩去了她的十年辛苦,独自品尝。
十年,岁月沧桑了她的容颜。
美梦醒转,我终于见清了她的面容,也见清了我为她带来的劫数。
“沐,你用十年等着我长大,等到我学会去爱一个人,下半生,由我来疼爱你吧。”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沐,宁思如 ┃ 配角:杨元奉,孙靖炎,唐季,宁昊,月竹 ┃ 其它:命定良缘,专一
 
 
  ☆、十年梦散
 
  这一场梦,梦得太久,久到我已经忘了入梦前的那个我是什么样的了。
  窗外传来清幽的鸟鸣,混杂着露水的泥土气息弥漫在空气中,濡濡的,十分舒适。又是清明时节了,几日来都是小雨连绵,直到昨夜,似是无边无际的雨才停了下来。想来现在外面该是一派雨后初霁的景色吧。
  不知为何,这几日我的精神似是好了很多,一连几日都是早早醒来,不复从前那般总是恹恹的。这该是一件好事,应该是我真正放下了心结所致吧。这么想着,我也就这么告诉了她。
  “不要想太多,一切随天意吧。”她吻了吻我的额头,柔软的唇轻易地撩起心底最深的弦。
  “恩,我什么都不想,我只想你就够了。”
  “傻丫头,当真不害臊。”她轻轻地笑了,举起了手像是想要弹我的额头,最终也只是轻轻抚了抚,“早些休息吧,精神好了也要更加注意休息才是。”
  我点点头,却按捺不住心底的悸动,摸索着捉住她的手,“沐,你今日陪一陪我好么?”
  她犹豫了一下好,还是笑着应了我,抱着我到了榻上,我把自己蜷进被子里,心在胸膛里跳得紊乱,直到那双手环住了我才渐渐平静了下来。有她在,我从来也不用惊慌。
  她轻轻拥住我,柔柔的呼吸扑在我的脸上,我把脸缩在她的怀里,贪婪地吸取着独属于她的香气。这便是我所有安心的源头。
  就这样过了许久,我却依然没有丝毫睡意。有什么东西仿佛就要破茧而出了,挠得我心里很痒。我想抓住它,却也是徒劳。
  觉察到了我的躁动,圈着我的手臂紧了紧,“怎么了,睡不着?”声音温柔似水。
  “恩……总觉得心里燥得很。”我有些难安地揪住她的亵衣。
  “刚刚才让你不要多想,怎么这么不听话?”她的声音变得凝重起来,但是没有丝毫的怒意,她总是这样,不论我做了什么,总也是舍不得骂我的。
  “我哪有不听话。”心里有些委屈,我松开了手,想翻个身子,她却加重了力道。
  耳边的呼吸声急促了些,“怎么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她的语气似是有些小心翼翼。
  我闷闷地不出声,倒不是我不想和她说,只是我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怎么了。于是,我只好默不作声地缩在她的怀里。
  等了许久也不见我回答,她有些僵硬的身体才稍稍放松了些,腾出一只手来捏了捏我的脸,“好了,快些睡吧,我明日还要起早呢,可不能陪着你睡懒觉。”
  “那个……”我有些犹豫地开了口,“你明日能不能晚些再起床,反正拿药也不急那一会儿。”说完,我咬了咬嘴唇,这才咽下下一句话:“我很心疼你。”
  “恩?”她愣了一下,似是有些意外。
  其实我也没打算说出这番话,刚刚只是下意识就说出来了,见她似乎有些为难,便想改口。她却率先开了口。
  “傻姑娘,药是刚采的新鲜,再者说来这是我们请别人帮忙,怎么能让别人等着呢?就是不说这些,你瞧你平日起得那么晚,我若是也陪着你犯懒,即便那个小哥不急死,我自己也要闲得散架了。”
  “你胡说,我哪有很懒?”我脸上一烫,不服气地顶道,虽然底气有些不足。
  “怎么没有,我娶的这个媳妇,当真懒得很。”她的语气听起来很认真。
  “你再说!”我挣脱两下,有些不想理她了。
  “好了好了,不说了。”她又放柔了声音,“睡吧,我可是要困死了。”
  我虽然依旧不爽,但也是真切地听出了她声音里的疲倦,也不忍再闹她,乖乖不动了,靠在她怀里,闭上了眼睛。
  “晚安。”她呢喃一句,呼吸渐渐平稳。
  先前的不安一扫而空,我试图在黑暗中找到她,虽未如愿,但我知道她一直都在。
  “晚安,沐。”我张张嘴,无声说道。
  我很确定,今日的我比平日任何时候起得都要早。或许是说,比这十年间的任何一天起得都要早。下意识地向旁边摸了摸,被衾一片冰凉。我不禁愣住,苏沐曾经告诉过我,她是早上卯时去拿药。而此时应该差不许多才是,可为何,我却觉得她已经离开很久了。
  呆了半天,我又开始嘲笑自己的多心。我自己觉得起得早,又怎么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时辰呢,兴许此时已经日上三竿也说不定。看来真的如她所说,我是懒惯了。
  再转念一想,懒也不能怪我,都是她伺候得太过舒适,是她把我惯成这样的。对,就是这样。
  扭头看向窗子的方向,依旧是一片迷蒙,再熟悉不过的画面。所有的一切都被隐藏在这片迷蒙之后,包括那张让我魂牵梦绕的容颜。
  十年,我便只见这吞没一切的迷蒙。
  有些厌倦得闭上了眼睛,比起那恼人的迷蒙,我更喜欢这单纯的黑暗,这会让我更觉得安静一些。
  心里渐渐平静下来,但我还是隐隐觉得,哪些东西真的不一样了,昨天纠结许久的结,似乎被打开了。
  可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呢?我苦苦思索,还是不得要领。
  也不知这样半梦半醒地躺了多久,空气中的湿冷之气还是没有散去。莫不是今日又是一个雨天么?
  ,
  辗转许久,心里的悸动又浮了上来。耐不住这撩拨,我又睁开了眼睛。因我刚刚就已经靠坐起来,脸就是朝着窗子的,此时陡一睁眼,眼前就是一片开阔。
  听得脑中一声轰响,我整个人弹了起来呆呆地看着窗外。若是眼前有一面镜子,我一定会看到目瞪口呆的自己,而且,是一张无比清晰的脸。
  这一瞬间,我只觉得自己还是在做梦。因为这样的梦境,在过去的十年里出现过太多次,太多次我分不清那是梦还是现实,但是终究都是梦醒。如此,这次也该是一个梦罢。梦中的我又看清了这繁华的世界……可是……梦,真的会这样真实么?
  我清楚得看到一只鸟扑扇着翅膀从窗沿上飞起,清脆的鸟鸣传入我的耳中,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自然得超出了梦境。
  或许这样的画面于一个普通人而言再自然不过,同样的,于曾经的我而言也是不值得一提。然而在此时,在经历了十年几乎不见一物的岁月之后,再面对这样的画面,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说心里的感觉了。
  是惊喜么?亦或是,不敢置信。
  愣愣地盯了窗外许久,直到第一抹晨光洒了进来,映在我的眸中,不自觉地眯了眯眼睛。这样的感觉,很自然,也很陌生。
  四肢百骸的冰冷渐渐褪去,我似是大梦初醒一般,掀开被子跳下床。顾不上穿鞋,赤着脚就跑到了院子里。
  清晨的阳光还带着凉意,我却浑然不觉,深吸了一口混杂着泥土气息的空气。睁大了眼睛,近乎贪婪地看着四周。简陋的小院,但每一个角落于我而言都是迷人的,哪怕只是一处微小的地方在我看来也是可爱的。
  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害怕任何轻微的扰动都会让这一切再次破碎。那陪伴了我十年的迷蒙散的干干净净,连带着那其间的茫然,都从我的骨子里剔除,一点痕迹也不曾留下。
  十年,仿佛是一场漫无边际的梦境,此时,梦终于碎了。这就是现实,迟了十年,我依然重新得到了。
  一时间,我有些恍惚,好像这过去的十年从未存在,闭上眼睛前,是她抱我在怀中,吻着我的额头,让我好好休息。一觉醒来,就在这个小屋了。算来,今日正好是清明,于十年前一般。
  我痴痴的立在院中,想去努力辨别这十年的真实,却又因为想得太入迷,又陷入了迷茫。就是连院门何时被人推开的也不知道。
  “思如?”她的声音突然响在耳边,“你怎么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恍惚地扭过头去看她。
  本该是喜悦冲上心头,却在看清了眼前人时,脑中一片空白。
  这十年,我有许多遗憾,遗憾我不能再见这世间的虫鱼鸟兽,草长莺飞,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都一一释然。唯有一件,至今遗憾,从不能忘怀,那便是,我再也见不到她的皓月烟容。故而在梦中也是努力寻找偶尔得见那张风华绝代的容颜,便不舍得醒来。而此时,我终于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她,却是震惊非常。
  那张心心念念的玉容,何时竟变成了这般憔悴的样子?
  四月烟雨中玉立桥上,回眸浅笑的女子哪里去了?眼前这个眉眼中尽是疲倦,脸色苍白,细小的皱纹侵蚀了眼角的女子又是何人?
  我呆呆地立在那里,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她也默默地看着我,疲惫的眸中本是存着疑惑,随即又溢出了宠溺。
  “今日怎么起得这么早,不穿鞋就出来了?”
  她应该没有觉察我的复明,还当我不见一物。因而她放柔了声音,让其中听不出一丝疲惫。
  这个声音是我最熟悉的声音,温柔如水,将我紧紧包裹起来,让我无比安心。是以我也一直认为,她和我一样也是安心的。但我从未想过,那温柔的声音背后,是她眼里深深的憔悴。
  此时的她未曾料到我已经看清了她,所以丝毫不掩饰那憔悴,于是它们便如针一般,刺痛了我的心。
  “随我进屋吧。”她牵起了我的手,想拉着我回去。
  我略一低头,看见了她手里的草药。几株草药被随意地用草绳扎住,茎尖还,看见露水。当真是新采的草药,新鲜得紧,新鲜得根本不像是从他人手里买来的。
  我的步子本来是随着她走的,此时也不觉停了下来,她也停下了步子,扭头看我。
  我轻轻挣开了他的手,迎着她满是疑惑的目光,上前一步,伸手抚上了她的脸,描摹着世间最精致的眉眼,轻声似呢喃:“沐,你还是这么美。”
  是的,即使眼前的女子容颜随着岁月而有了变化,虽然那细腻如白瓷的肌肤已经开始有了皱纹,但在我心中,她永远是最美的,是那唯一能撩起我心底悸动的人。
  她的身子猛地一震,手中的草药也掉落在了地上,满脸震惊地看着我,嘴唇轻轻颤抖着。
  我痴迷地看着她,缓缓凑了过去,在她苍白的唇上轻轻一吻。
  “沐,真好,我又可以看着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写文,请多多支持。存稿已达到二十章,诸位看官不用担心弃坑,这个坑一定会填完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