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请你嫁给我[星际] 作者:名字丢了

字体:[ ]

 
 
文案:
 
 感谢阿醉大大的倾情指导~~
 
   这是一个伪·高冷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将真·温柔娶回家的故事。
 
   下面是正经版文案:
 
   卓弋仪:嫁给我吧!
 
   顾江离:我有婚约。
 
   卓弋仪:嫁给我吧!
 
   顾江离:你有婚约。
 
   卓弋仪:嫁给我吧!
 
   顾江离默默低头转身,半晌无声。
 
   卓弋仪往前蹭了蹭,扯扯顾江离的小手。
 
   顾江离:求婚不带花,才不理你!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卓弋仪,顾江离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我回来了
 
  星际7764年,怜苍帝国,银月星,银月港。
  银月星最大的港口今日也像平日里一般,来来往往的运输舰将这里挤得满满当当。
  待在办公室里的年轻停泊调度员也正在例行公事的为进出船舰安排停泊位置。千篇一律的工作总是燥无味的,更何况他此时正是二十几岁好动活泼的年纪。看着桌子上那个红色的小灯,再看看那小灯下面已经被磨得几乎要看不清的“紧急事件”四个字,调度员觉得自己其实是有些希望这盏灯能亮上那么一下的。哪怕是出错也好呀,总比将自己的大好青春全都消磨在着枯燥的重复中好啊。
  然而那盏红色小灯自自己来,就从未闪动过哪怕一次。看着那盏小灯落满灰尘的样子,想来自己的上一任也不曾见到过这盏小灯亮起来过
  还真是有些无聊呢,调度员这样想着,将一艘船舶安排好停泊位置后,半眯了双眼,想要伸个懒腰舒展下身体。
  可却在这样的时刻,那看似在装上后就从未亮起的那盏紧急事件的小灯,突然间闪动起来。
  调度员伸懒腰的动作就这样被打断,然而却未能立刻回过神来,依旧摆着伸懒腰的姿势发呆。
  “各部门注意,各部门注意!”这突然响起的声音终于让调度员回了神,“卓弋仪少校的军舰即将进港,请各部门安排好迎接工作,请各部门安排好迎接工作!”
  调度员听到这样的消息,多少有些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心中暗暗轻哼,这些个少爷小姐们!
  然而手上却并不敢怠慢,急忙为即将进港的军舰安排位置。
  卓弋仪一身笔挺军服,身姿挺直,犹如一把即将出鞘的宝剑。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在黑色头发的映衬下,更让她在沉稳中透出一丝青春的活力来。只是这一头黑色秀发似乎已经有些时日未曾得到悉心打理,细碎的前帘随意的垂在额前,头发稍长的地方,也只是随意的垂搭在肩膀上而已。
  卓弋仪透过军舰的舷窗看着外面,港口已经派了几艘小型的导航机来为自己开路导航。看着那些原本安稳进出的运输舰因为自己的到来而不得不慌慌张张的避开时,沉静的面色上禁不住浮出一丝不满来。
  随而下令道:“掉头,走军港。”
  然而犹豫一下,又补充道:“让银月港帮我准备一艘运输舰来,我坐运输舰进港。”
  卫兵对这样的命令毫不意外,一个标准的军礼加一句简单的应答之后,就干脆利落的转身出去执行命令了。
  军舰的机动性自然远胜寻常的运输舰,很快就退出了前往银月港的通道。
  银月港的人办事效率倒也不低,不多时就有运输舰前来。舱口对接完毕,卓弋仪在卫兵的护卫下进入了运输舰。
  银月港的人早已等在运输舰舱口,虽然对这位少校突然改变主意有些忐忑,但还是恭恭敬敬将运输舰开到了银月港内。
  从港口出来,家中早已派了人来接她。卓弋仪也不多加停留,匆匆上车。
  虽然卓弋仪的面上依旧沉静如水,可是那双眼睛里,却多少透出些欣喜和着急来。
  离家五年,也不知父母身体可还好,不知弟弟妹妹们又长高了多少。还有……她,不知……不知她可曾想过自己吗?
  想到这里,卓弋仪面上居然罕见地露出少女特有的红晕来。
  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卓弋仪抬头,原来是已经到了家门前。门前的身份识别器确认这这辆车内人的身份后,大门缓缓打开。
  入眼的是熟悉的草坪,母亲一直坚持在院子里铺上大块的真草坪。父亲虽然不以为然,但是也不愿在这样的事情上与母亲争论。所以在这块草坪上,留下卓弋仪不少的儿时回忆。
  车子的速度并不快,让卓弋仪得以清楚的看到了自己临走前亲自种下的一小片花圃此时正群花争艳。
  车子终于停下,卓弋仪理了理身上崭新的军服,手指轻轻滑过肩上的少校军衔,想起离那人又近了一步,卓弋仪的目光里泛起一寸温柔来。
  车门被打开,卓弋仪从车上下来,看着周围熟悉的一草一木,竟然有些恍如隔世的错觉。
  进了家,径直往书房走去,现在这个时间,父亲应该在书房看书。
  脚下不觉间带上了些忐忑,自幼父亲就对她要求严格,这让卓弋仪对父亲的感情总是敬畏参半。
  站在书房门前,卓弋仪又仔细整理了自己的衣服,这才敢轻叩房门。
  父亲的声音依旧饱含威严:“进来。”
  卓弋仪依言推门进去,父亲正翻阅着怜苍帝国通史。
  略一抬头,见到是自己女儿,威严且似乎不带任何语调的声音:“回来了,见过你母亲了吗?”
  卓弋仪简单答道:“是,回来了。还没有。”
  将书合上,卓弋仪的父亲站起身来,这让卓弋仪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可是哪知父亲只是拍拍她的肩膀,说道:“这次的上将测试,做的不错。”
  说完话,又再次坐回去,拿起那本帝国通史,然后说道:“去见你母亲吧。”
  卓弋仪应声:“是。”便转身出了书房。
  书房外,小堂弟竟然早已等候在门口,一见她出来,就缠着她问东问西。
  “姐姐,姐姐,你通过了上将测试,是吗?”
  卓弋仪脚下放缓,却并不停顿:“是。”
  这样简短的答案注定难以满足小孩子旺盛的好奇心:“姐姐,姐姐,上将测试真的已经好几百年没有人通过了吗?”
  卓弋仪仍旧不曾停下脚步:“是。”
  “姐姐,姐姐,你通过了上将测试,那你现在是和伯父一样是上将了吗?”小孩子的问题总是层出不穷。
  卓弋仪不得已,只好停下脚步,蹲下身,努力让自己的视线与这个刚刚八岁的小孩齐平。
  然后开口道:“上将测试是因为开国上将亲自设立,所以叫做上将测试。并不是因为通过的人会被授予上将军衔。”
  得到这样的答案,小孩子似乎有些失望,不过随即又打起精神来,右手握成小拳头:“我长大了,也要和姐姐一样通过上将测试!”
  卓弋仪摸了摸自己这小堂弟的脑袋,回道:“好,子明一定可以的。”
  得了这样的答复,卓子明一下开心起来,乐呵呵的跑开了。
  旁边来了侍者,对卓弋仪躬身说道:“夫人今日身体不适,又念您长途劳顿,让我来告诉您一声,就不必去她那了。”
  卓弋仪对这样话并不如何惊讶,面色依旧沉静如水,淡淡的回了句“知道了”。
  看着那位侍者离开,卓弋仪心里多少是有些轻松起来。自己的生母早已过世,后来父亲的再娶,新来的后母却从未喜欢过自己。
  既然不必再去互相招嫌,那便……便去见见她好了。也不知……也不知她究竟有没有想过自己呢。
  卓弋仪此时的心情,竟然比刚才去见父亲时还要紧张,可是脚步却不由轻快起来。
  脚步越来越快,心情似乎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这五年来她日日夜夜思念的人,马上就能再次见到了!卓弋仪的心底难免开始雀跃起来,然而脸上却依旧是一副处变不惊的表情。虽然,那闪动的目光早已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
  走近了,远远的就能隔着温室的玻璃看到她打理那些花朵的身影。一身雪色长衫,却仍旧不及她如凝脂般的肤色。而一头棕色的长发,更衬得她的肌肤快要白的透明起来。及腰长发随意散落在身后,只是全神贯注的,照顾着面前的花朵。
  推门进了温室,登时花香扑鼻。而那原本正悉心照料花朵的人在听到有人进来后,转头见到卓弋仪,脚下微动却又立刻站好,声音轻柔:“弋仪,你回来了。”仿佛卓弋仪并非离开了整整五年,而只是出门散步归来一般。
  卓弋仪上前,终于露出回家后的第一个笑容:“嗯,我回来了。”
  走近了,才看到刚才被悉心照顾的,是一盆白色蔷薇,花瓣上还停留着适才浇灌的水珠。
  两人间再无多余言语,可是却无半点沉默的尴尬。两缕呼吸声彼此起伏,似是相互缠绕难分。两束目光相对,这世间已然再无他物。
  花瓣上的水珠终于在重力的召唤下回归了大地母亲的怀抱,这极细的水滴声,却打断了两人间无声的默契。
  卓弋仪回过神来,将头偏开,试图掩盖脸上飞来的红晕。
  最后却只得在慌乱中说道:“江离,我……我先去换衣服了。”
  只得了轻轻一句“嗯”卓弋仪就匆匆走出温室,似是担心被身后那人看穿自己的情绪。
  顾江离目送着卓弋仪离开后,视线停留在被自己仔细照料的花朵上。
  一声轻叹在这玻璃温室中响起,最终消弭在这片锦簇的花团中。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求祝福~
 
  ☆、第二章 为什么不告诉我
 
  卓弋仪仓皇逃开,却有些不知该往哪里去。还想转身返回玻璃温室,却又有几分羞涩。左右犹豫,最终只得先回了房间换身衣服。
  这一路虽谈不上有多么辛苦劳顿,却也十分消耗精力。卓弋仪冲了澡换好衣服后,一路带来的疲惫感终于渐渐涌上来。也顾不得其他,一头栽倒在自己的床上睡觉去了。
  卓弋仪在梦中觉得似乎一直有人在敲门,她不胜其扰,终于醒来。敲门声仍旧在持续,卓弋仪扭头看了下时间,竟然已近晚餐时间了。摇摇脑袋清醒了一下,卓弋仪才想起今晚想必是要给自己举办接风晚宴的。
  连忙开门,见到小红给自己送来了晚宴要穿的礼服。说起来,小红这名字倒也有段故事,管家夫妇因为不能生育,所以领养了这个小丫头。打小这小丫头就喜欢红色的衣裳,而给儿童设计的衣服,大多都可以自主设定颜色。这可乐了小红,将自己从头到脚的衣服,全都设定成了红色。
  于是在卓弋仪第一次在夜里见到这丫头的时候,还只当自己见着个全身鲜血的女鬼呢。后来卓弋仪就再没叫过这丫头大名,只唤她小红。
  而小红自己也十分喜欢这样的小名,答应起来,也是声声清脆。
  平日里,小红总是一副乐呵呵的乐天派模样,今日却不知为何,对着卓弋仪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卓弋仪心中不明,只当她因为自己回来未曾主动去找她所以生了气,也不放在心上,只是拿些话来逗她。
  可是小红非但不加理会,脸色反而越发难看起来,连带着手上的东西也被摔的叮咣乱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