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官幻 作者:蓝宇国主

字体:[ ]

 
文案:
 
一次偶然的机遇,令一个高才疾足的政界天才被封为神界的刑部天神,从此开始了在神界纡朱怀金的时光,也让这个同为情场高手的天才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
董超轶,自幼与她有婚约的少女,为她可以牺牲一切,更不惜因为她偏执任性。
封圣幻,爱她不分原则的丽人,不分对错地支持她所做的一切,执着奉献。
刘琌琥,虽爱着她却不肯违背正义,却又无时无刻不在暗处默默关注她。
官场幻界,血雨腥风,阴谋迭起,谁才是最后的胜者?扑朔迷离的斗争背后,又隐藏了什么秘密?独步天下如她,是否可以抱得美人归?美好的爱,太过脆弱,又是谁在勇敢坚守,无怨无悔?正义,责任,爱,地位,该取谁又该舍谁?
将美好的事物坚持到最后的,竟然是意想不到的人,那自认的忠义之士,又该何去何从?
一场阴谋与一份承诺,一次相遇与一段命运,黎明的曙光尚且遥远,血色的黄昏还在蔓延,当沧海已成桑田,她们该如何续写木棉与橡树的寓言?
==================
 
  ☆、第一章:独夜飘雪秋未寒
 
半夜,风雪交加。
    “咣咣咣!”一阵急促的摧门声把茅屋的主人从梦中叫醒,床上的孩子哇哇地哭起来,“超超,别哭!”男人一手抱起正在啼哭的孩子,另一只手开了门。
    门外,是一个青年男子领着一个小女孩,雪花落在他们的头上、肩上。
    “是林兄弟!”开门的男人惊叫一声,“林兄弟,这是怎么了?快屋里坐!”他说着就要将那姓林的青年男子请进屋内。
    “不,不,事情紧急,我要请董兄帮个忙。”那青年男子似乎是为了某件比天还大的事,他满脸憔悴和愁容,按理说应该好好休息,但他依然匆匆忙忙,似乎一刻时间也不想浪费。
    “我们是好兄弟,有话可以直说啊!”姓董的男子一脸诚挚,他知道他的朋友遇上了麻烦。
    “我想……我想把钚儿留在兄长家,日后同超超成亲。”姓林的男子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他脸上痛苦的表情活像有人把他的筋脉一根根砍断了一般。
    “什么?这行吗?她们可都是女孩子啊!”姓董的男子大吃一惊,继而目光转为了坚定,“也罢,只要超超长大了愿意,我没有意见。”
    “爹,我不要,我还要同你去找娘!我不要同超超成什么亲!”小女孩忽然叫了起来,抬起头用含泪的双眼可怜巴巴地望着姓林的男子,白皙绝美的面庞上滑下一颗泪珠。
    “婚姻是父母之命,轮不到你做主!况且,你不是喜欢超超吗?”姓林的男子软硬兼施。
    “可……我爱超超,可我也不能没有娘啊!”小女孩大哭起来。
    “林兄弟,”姓董的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婚姻虽是父母之命,但强扭的瓜不甜。钚儿想跟你去找她娘,你就带她去好了,何必如此呢?林兄弟,这件事,恕我不能答应你。”
    “董兄!”姓林的男子忽然跪下了,姓董的男子连忙去搀扶他,“快起来!”
    “不。”姓林的男子说什么也不肯起来,“董兄,我的妻子愿琅被一个邪魔抓走了,我必须去救他,可能我这一去就回不来了,我不能让钚儿也去送死啊!董兄,如果我死了,我的所有家财归你所有,就当是给钚儿的嫁妆了,如果我还能回来……”
    “那我一定把一个活蹦乱跳的钚儿和所有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可惜,我不会法术,帮不上你的忙。”姓董的男子接过话来,说到最后,深深叹了口气。
    “爹!你在骗董叔叔!娘是自己跟那个叔叔走的!”小女孩忽然说。
    “钚儿!”姓林的男子喝止住女孩,又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珠,“记住,以后遇到任何事都不可以哭,懂吗?等爹回来。”
    小女孩勉强点了点头,眼睁睁看着姓林的男子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      *     *  
    那名男子叫林梦烟。
    三百年前,林梦烟还是天庭的刑部天神,玉帝、王母对他异常器重,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时,他为了天庭率手下与孙悟空死战,并派人飞报佛界,才赢得了时间,使如来佛祖到来并制服了孙悟空。
    他对天庭异常忠心,可以为天庭牺牲一切的一切,这一点玉帝、王母自然是看在眼里的,更何况林梦烟才能非凡,别人做不到的事他也能轻易做到,因此刑部天神这个官位非他莫属。
    那本是一次很平常的任务,但就是这次任务,改变了他的一生。
    那天,阳光很灿烂,天界中更是艳阳高照,不可逼视的光芒照得鸟革翚飞的神界正殿更加金碧辉煌,他在正殿中领了旨,率领几个天兵天将下界捉妖,这次要捉的是一个叫愿琅的狼精,据说山神、土地和许多天兵天将都败在这狼精手上,这样的事对于林梦烟来说是司空见惯,他依然依照往常的速度领兵下界。
    人界的阳光比较柔和,如果界下有人抬眼看天空,就会看见天上有几大朵白白的云。
    他很快找到了那个叫愿琅的狼精,这妖怪打扮得非常可怕,一身带毒刺的重甲,盔上一朵红得像血的红缨,脸上戴着一个装饰着骷髅的脸甲。
    这装束林梦烟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时觉得有一种对妖怪的十分强烈的愤恨从心中升腾而起,妖怪不但心丑,装束也这么吓人。随着他的一声“上!”字,他们围住了狼精,狼精十分骁勇,林梦烟和几个天兵天将都受了伤,但他林梦烟还是在最后一刻刺穿了狼精的盔甲,狼精哀嚎一声,掉头就跑。几个天兵天将伤得不轻,狼精的速度又十分快,因此只有林梦烟一人有能力去追。
    当时,林梦烟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去追的,在杂草丛生的灌木丛中,一正一邪两位高手玩起了追逐游戏。
    林梦烟没有白追,在他的体力快要耗尽时,他终于在一片小树林中找到了昏迷不醒的狼精。
    重新看了一眼狼精的装束,林梦烟忽然产生了一丝好奇,这妖怪一定是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了,所以才装扮成这个样子,他真的想看看狼精到底长得怎么样,如果事实应了他的判断,那么他就多了一份闲暇时吓唬同僚的谈资。
    他轻轻地、小心地靠过去,一边接近一边观察狼精的动静,若是狼精装死想偷袭,他必须有心理准备。但狼精毫无动静,就像一只死狼一样,林梦烟一直走到狼精身边,确定了自己是安全的后,他蹲在狼精旁,掀去狼精的头盔和脸甲。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使他终身难忘,就在他掀去狼精的头盔和脸甲时,一头瀑布似的黑发从头盔中倾泻出来,他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一张脸,那双眼睛虽闭着,但长长的睫毛使这眼睛的美再也无法掩盖。
    林梦烟的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索性把狼精全身的盔甲都脱去,淡绿色的纱衣裹着那只狼精曼妙的身姿,只是狼精胸前一个还在流血的伤口与这美丽极不相称。
    林梦烟做了一件荒唐的事,他伸手捂住了狼精胸前的伤口。
    昏迷中的狼精竟然伸手抓住了林梦烟的手,喃喃地说:“不要走好吗?”
    林梦烟没有想到,身为一个男人的狼精竟然会这么脆弱地说出这样的话,这颠覆了他以往对男人的定义,在天宫,所有的男人都是趾高气昂地显示出一种无坚不摧的样子,毫无情感,只像一台打仗的机器。
    林梦烟把狼精抱在怀里,“不要怕,我不走。”说出这句话时他自己也笑了,若是被天宫的同僚听见了还不嘲笑他像个女人?
    狼精依偎在他怀里,不说话了。
    他轻轻地抱起狼精,生怕弄痛了狼精身上的伤口,看着这只美丽的狼精躺在自己的臂弯里,他忽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他找到了一个山洞,这里似乎是狼精的家,整洁的山洞处处都用羊骨装饰着。他把狼精放在山洞中宽大的床上,自己出去找治伤的草药。
    狼精醒来时,他身上的伤口已被林梦烟包扎好了。
    一见到林梦烟,狼精十分害怕,虽然林梦烟有“神界第一美男子”之称,但狼精见了他还是如见了鬼。
    “你……你还要杀我吗?”狼精缩在床的一角,他现在没有反抗的能力。
    “不要。”林梦烟回答得很干脆,然后来了句明知故问的话:“我叫林梦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愿琅。”狼精靠在床沿上,他现在很虚弱,也很疲惫,“你不杀我,不怕我反过来杀你?”
    林梦烟抓过愿琅柔弱的手,笑道:“我不相信这样的手能杀人。”
    两个男子心照不宣地笑了。
    林梦烟看见,这时的愿琅,眼中再也没有了戒备。
    在这段时间,林梦烟一直照料着愿琅,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他初次感觉到了理智控制不了感情是什么滋味,他的理智已经彻底向他的感情竖起了白旗。
    愿琅的伤渐渐好了,林梦烟也渐渐发现,愿琅的性格是那么温柔,与天庭中奏章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而且,他也感觉到,愿琅对自己已经产生了一种毫无嫌隙的依恋。
    这样温柔的男人,他需要保护,需要爱。林梦烟感觉到自己已经离不开愿琅了,离不开愿琅温和的眼神,离不开愿琅轻柔的话语,更离不开愿琅暖暖的爱。
    林梦烟打死了一只老虎,把虎骨头扔在那片小树林中,然后带着愿琅,乔装下山,来到了美丽的人间。
    那几个天兵天将因为伤得太重,只能在原地疗伤,直到他们伤愈,才去找林梦烟,可只在小树林中找到了一堆虎骨。
    他们只能拿着这些虎骨向玉帝、王母交差。
    玉帝、王母顷刻间就大怒,他们最宠爱的命世之才——虎精林梦烟就这样死于一个狼精手中,这叫他们如何不生气!但就在此时,七仙女下凡并爱上了董永,他们只能抛开这件事去处理七仙女,七仙女的孩子最终被废除法力送还董永,董永为这个孩子取名董超轶。但更离奇的是,董永新搬来的邻居竟是狼精愿琅和已经“死了”的刑部天神林梦烟。
    林梦烟和董永很快成了好朋友,董永也渐渐接受了这个男人组成的家庭,那段时间,这两家邻居频繁走动,无话不谈。那段时间,林梦烟认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愿琅为他生了个女儿,女儿长得比这两个绝色男子都漂亮,林梦烟为女儿起名为林钚。
 
  ☆、第二章:何以烟波映明蓝
 
一切似乎平静而幸福,但有一天,林梦烟出去散步回来刚刚一进家门,便被迎上来的愿琅点住穴道。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他吃惊,门外忽然走进来一名男子,他拉着愿琅的手,从容走出了门。林钚早已被堵住嘴,绑在椅子上。
    林梦烟气得浑身像火炭一样,可他也只能毫无办法地看着,直到几个时辰后他自己冲开穴道。
    穴道一解,林梦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找带走愿琅的那个人拼命,他受不了自己的爱人跟别人在一起。
    但看着哭得满脸泪痕的林钚,他心软了,但他并没有放弃这个念头。
    于是就出现了故事开始时的那一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