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归属+番外 作者:冬日暖阳(下)

字体:[ ]

 
  ☆、第四十六章
 
实际上我跟陈露,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她是总经理助理,我只是下边部门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虽然拿着主管的薪水,却没有主管的权限。
    但是我们部门经理,总是会让我往总经理处送文件,虽然我很不想送,但是我又没有理由拒绝经理,所以我每次还是去送了。
    庆幸的是,自那次与陈露在司徒启的公寓正面冲突之后,陈露处处防着我,总是会将我送往总经理办公室的文件半路截下。而那正是我现在求之不得的事,那可以避免我面对那个坏蛋所必定会有的撕心裂肺!而陈露每次见我,虽然总是冷嘲热讽,但也没有很直接地找我茬子。
    直到终于有一天,陈露知道了我跟司徒启已经完全分手的事实。
    我会知道她知道我跟司徒启已经分手,是因为她主动挑起的一场事端。那天我往楼上送文件,看见陈露拉长着脸坐在那儿,好像生闷气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惹了她。而在我把文件放在她的办公桌上,说了一句:“请陈小姐帮手送进去!”
    之后我转身要走,陈露忽然开了口。
    “为什么你不自己送进去?你不是很了不起吗?”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说,不过她常常对我冷嘲热讽,我也习惯了,所以我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她已经接着说下去。
    “不过艾杨你是真的了不起,比那时候的许梦远还要了不起!以前我说许梦远不好,也没见咱们总经理发脾气,可是现在……明明已经分了手,我在他面前提一下您大人的名字,还没说什么呢,他居然凶得好像要吃了我!”
    我听着她的话,没觉得恼恨或者是羞辱,反而,就那么一瞬之间,我的心中竟是百感交集!因为她说“明明已经分了手,我在他面前提一下你的名字,还没说什么呢,他居然凶得好像要吃了我一样”,那是否意味着,跟我的分手,也让司徒启倍觉煎熬,所以他的脾气才会特别躁,连在陈露面前他也按捺不住?
    而陈露可能刚刚知道我跟他分手,说不定就在我上来之前,她还在劝着司徒启不要拿我当回事儿,结果正好碰到枪口上,遭了无妄之灾。于是自然而然地,陈露一看见我,就将满肚子的怨气,冲着我发泄。
    我一时痴心妄想,无语无言。直到陈露再一次地出口讥嘲。
    “艾杨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那些话?好可惜呀,我好心当成驴肝肺,这个时候伤心后悔都晚了!对了艾杨,你是许梦远介绍来的吧?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能继续在这儿做事,我真佩服你!”
    说真话我不想跟陈露一般见识,但是她最后几句话,还是激怒了我。所以我抬起头来,正正经经看着她。
    “我想问问陈小姐,为什么我不能继续在这儿做事?我自认在工作上从来没有出过纰漏,如果陈小姐看不惯我的某些私事,那是陈小姐的事。我只能告诉陈小姐说,这家公司并非陈小姐开的,我没必要因为陈小姐的看不惯,就委屈我自己不在这儿做事!”
    “你……”陈露一下子勃然变色,“艾杨你厉害!我知道你厉害,但是,就算你再怎么厉害,信不信我有本事让你灰溜溜地离开这儿?”
    “我当然相信!”我心里一样很愤怒,但是我脸上仍然不气不急,“陈小姐位高权重,我只是普普通通一个小职员,陈小姐可以随时炒掉我。但是我不妨跟陈小姐说句实话,如果陈小姐能够炒掉我,我实在是感激不尽!因为根据我们国家的劳动法,炒掉员工是要给赔偿的,而我是个贪财之人,之所以我一直厚着脸皮没有自动递交辞工书,就是要等着好像陈小姐这样看不惯我的上司,下个命令来把我炒掉!”
    说完这几句,我一眼不去看陈露憋红的脸色,转过身来自行离开。走出老远,才听见陈露歇斯底里叫了一声:“艾杨你给我站住!”
    我没理她。她都想炒掉我了,我没必要再给她作为上司应有的尊重。
    而在我回到我的部门没多久,我正在做事,经理突然把我叫去了他的办公室。
    “你刚才上去跟陈小姐吵架了?”一进去他就问。
    “是!”我老实回答。
    “刚陈小姐打电话下来,非常生气,要我……马上把你炒掉!”经理说,有点儿困难,“我不知道……你跟总经理什么关系,不过……陈小姐很受总经理的信任,连董事长都对她十分器重,所以,要不你去找找总经理,或者……去跟陈小姐道个歉什么的。说真话,你的业务能力很强,我并不想就这么让你走!”
    “我跟总经理……什么关系也没有!”我苦笑,“既然陈小姐发了话,也不要让经理为难,不行就给我办了离职手续吧!”
    “你就不再考虑一下?就是道个歉而已,人在社会上混,有时候……得学会能屈能伸!”
    “还是算了吧!”我舒口气,“我跟陈小姐……本来也算是朋友,现在闹成这样,再呆下去我也没意思。不过……还是要谢谢经理对我的照顾!”
    “那……等明天再说吧!”
    经理没再多说什么,之后我从经理办公室出来,深深吸一口气,忽然感觉一阵轻松,又感觉一阵伤感。轻松,是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而伤感,是因为毕竟做了差不多两年,忽然离开,确实有些舍不得。
    但这或许只是表面原因,真正的伤感,或许是因为,今日一走,我跟那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小坏蛋,就真的再没有交集的机会!
    我现在不能不承认,我留着一直没走,表面上是为了就近照顾我妈她们,但是实质是,我还有妄想。我还妄想离他近一点儿,妄想着有一天,能够跟他重续前缘。
    但是现在,我要走了,那一天,永远都不会再出现。
    轻松,是短暂的。伤感,或者说心痛,将会是我永恒的感受!
    ※※※
    当天回到出租房,我稍微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就装着若无其事地去火锅店帮忙。
    当我跟我妈说可能要另外找工作,因为现在的这份工作做不下去的时候,我妈赶紧地安慰我。我弟媳听到,直接说了一句:“大哥你别忙着找工作,这两年够你累的了,既然做不下去,那就辞了工先歇上几个月。马上也快过年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家。再等开了春,松子也就出来了,到时候就不用什么事全是大哥一个人操心了!”
    我听着亲人的安抚,心里暖暖的。但是这种暖,抹不去隐藏在内心深处那种刻骨的伤痛。
    因为,他们是我的亲人,可是让我心痛的,不是亲情,而是我的爱情!是我已经彻底失去的,那份真爱。
    我回转了身,满脸笑容地去接待正走进门来的一桌客人。心里越痛,我笑得越开心!因为如果不笑,我怕我就强撑不住。
    直到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地响了起来。
    我打开手机看,只一眼,我就僵在了那儿。
    是那个让我痛彻肺腑的、那个已经整整两个月没再理我、我以为永远都不会再理我的、但是到现在我仍然爱着的、那个年纪上的大男孩儿、实际上又冷又硬的——小坏蛋,我心中的大男人!
 
  ☆、第四十七章
 
我愣了很久。电话持续地响着,我浑身僵硬,居然不敢去按接听键。直到弟媳走过来,向我问了一声:“谁的电话?大哥你为什么不接?”
    我“哦”的一声醒悟过来,慌忙去按接听键,但是那边已经挂上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我立刻拨打了回去。
    “喂?”我叫了一声,喉咙里又干又涩。
    他在那边静静地不吭声,我再问一句:“你有事吗?为什么不说话?”
    他还是不出声。
    我有点赌气:“既然打了,如果不说话,我就……我就挂了!”
    他的声音终于从那边传了过来。
    “你今天……跟陈露吵架了?”
    这一次换了我没出声。
    他又是静静地很久,才吐出另外几个字来。
    “我想你!”
    就这么三个字,而且声音很轻,若有若无,但是我的心,却“怦”的一声巨响,好像一下子炸裂了开来。
    钊曜之前也说过想我的话,但是他当时明显带有玩笑的成分。好像这样情真意切欲说难说的有一个男人说想我,几乎就是第一次!
    而且,说这话的人,是那个已经跟我决绝的、那个冷冰冰硬邦邦绝少会对人展现柔情的小坏蛋。
    很久很久,我浑身上下无法动弹,甚至连呼吸都完全停止。
    直到他在那边再问一句:“你还在吗?”
    我才猛地一下回过神来,顿时手忙脚乱。
    “我在!我也……很想你,可是你说,不让我给你打电话!”
    他又不出声,我也不敢出声,好像一出声,他就会把“我想你”那三个字收回去一样。
    又是很久,他再问一句:“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火锅店!”我几乎是立刻就回答了。
    “那我……来接你!”
    他从那边挂上了电话。我手上拿着手机,就那么呆呆的不动弹,仿佛到此时仍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不敢相信这个已经那么绝情的小坏蛋居然说了他想我,不敢相信我跟这个我仍然深爱着的大男孩儿之间,莫名其妙地就这样突然有了复合的机会。
    直到我妈走到跟前,担心地瞅着我,问了一句:“杨子,谁的电话?你没事吧?”
    “啊?我……我没事。”我忍不住地张开手臂,给了我妈一个大大的拥抱,“妈!是他的电话,他说……他说他要来接我!”
    巨大的喜悦使我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不过我没有真的哭,我看见我妈的眼圈迅速地变成红润。
    “哦!那……那就好,那就好!”她分明地哽咽了一下,然后掩饰地抬袖摸了摸脸,转身去招呼客人去了。
    我明白我妈的心疼,也明白她的悲伤,但是此刻的我,已经无暇顾及其他。我几乎是数着秒数一直瞅着火锅店的大门外,直到终于,我看见司徒启的车子停在了门口。
    ※※※
    一路上谁也没说话。我甚至将脸朝向车窗,不敢从旁边偷偷打量他,但是车窗外的景色,当然一星半点儿也进入不了我的眼帘。
    他的住处离火锅店其实并不是很远,但是这一路却像是走了很久很久,才终于进了小区大门,又七拐八拐,在他住的那栋大楼下边停稳。
    他先下了车子,我跟着下来,他用遥控锁了车门,之后也没看我,就率先走向楼梯口。我瞅着他高高的背影,甚至是偷偷嗅着他身上的气味,一步不拉地,紧随在他的身后。
    进了门,开电梯,他用手按着电梯门,等我进来了,他才跟着进来,站在我的身前,按了他住的楼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