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相恋十五天 作者:思水念凡

字体:[ ]

 
 
内容简介: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故事。
我们都只是彼此的过客。写下这个故事也只是我的心血来潮。就好像我的笔名‘思水念凡’一样。心血来潮,随便抓来一个词,然后用了,至于会用到什么时候,我不知道。所以,这个故事会不会完结我也不知道。说来这个故事也不长,就那么一点儿。可它也不短,我总觉得它好像永远都写不完似的。
这只是我的一段记忆,我希望它得以保留。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将它完整的记录下来。
 
关键字:萧莲、林清青、伪现实、Les
 
  ☆、回家
 
重庆的夏天很热,这点不用我解释。在这家破公司工作了四五年了,终于,有了第一次的高温假。
    告别了同事,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回家的我终于踏上了归程。老家不比重庆那般的炎热,没有空调,没有风扇,这个夏天一样可以渡过。走在外面更不会闷的让人觉得呼吸困难。
    一路上转了两三趟车,终于坐上了最后一程车。离家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我放心的松了口气,终于可以摆脱这种痛苦了。其实坐车并不痛苦,最痛苦的是,要连续坐上十几个小时,而且重点是还是那几天。就是女人每个月都有的那几天。
    看着终点即将到来,我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抱着自己那个小背包傻笑了两声,从包里拿出手机,“啊!”轻轻地惊呼了一声,拿手机的时候恰不巧的碰到了那个药瓶子。忘说了,我是一个病号,每日三餐白米饭可以不吃,可那三餐的白色药丸却是不得不吃的。而且每次还得吃上五六颗。
    真是难熬又悲剧的人生。那一罐罐的药已经改朝换代好几回了。家里有一个木箱子,是我拿来专放吃完的空药瓶子的,如今那个木箱子已经满了。
    “唉……”再怎么无奈、难受,这药还是要吃的。
    “喂。”拨通了妹妹的电话。
    “你回来了?”妹妹问。语气有些兴奋。
    我说,“还没,就快到了,你给我买瓶水在车站等我吧。马上就到了。”
    “你就在我们店门口下好了,这么大的太阳,很晒的。”
    我说,“我不知道你们店在哪里?”那是我妹新开的一家店,我还没有去过。
    “你下来看得到我的,我就站在门口,看到我了你就下。”妹妹说。
    我说,“才不要,帮我买瓶水在车站等我。我还没吃药。”
    “姐!这么大的太阳,会把我晒黑的!”妹妹仍旧不愿。
    “那我不管,反正你不来,给你买的东西就没了。”我犟着说。
    “那你到哪里了?”妹妹妥协了。
    “嗯……”我看了看车窗外的风景,“我也不知道,反正就快到了。”虽然我不知道现在所在什么地方,可我知道,只要车再转两个弯就到了。
    “我都没看到有车下来。”妹妹继续说。
    车已经驶进了镇上,我说,“你再等一下,已经到了。注意看啊……”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我也留意着车窗外,直到车进站,我也没看到我妹在什么地方。
    下了车,她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循着前方看去,只见她站在那里,手里什么也没拿。我气恼着问,“不是让你给我买瓶水吗。”说话的时候我的语气当然不是很好,做了一整天的车,一直不停的上车下车,忘了吃药,再加上我本来就是个暴脾气,这个时候更火。(虽然这是我自己造成的,可我的大小、姐脾气从小就养成了,很讨人厌,可我已经习惯了,改不了也难得改了)
    不过还好,我说话就算再怎么凶也不会很凶。平日里发再大的脾气也都是瞪两眼,这也气不了别人,通常都只会把自己气的在一边生闷气。
    “钱!”她恬不知耻的对我伸出了手。
    “你没钱啊?”我不信的问。从口袋里逃出了钱,也还没等我点一下,她就抽走了两张,“这样够了。”
    我摇着头,这才发现我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
    我本来就比我妈高一些,加上又穿了几厘米的高跟鞋,看着我妈还的俯着头看,这让我觉得很不自在。
    我们也就笑了笑,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你怎么来了。”我问我妈。
    “嗯。你爸说你回来了。让我来接你。”妈笑着说,伸手捋了捋我的发。
    “给”妹妹拿过了两瓶矿泉水。吃完了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开始翻我的包,从里面翻出我带给她的礼物,然后跳着走了。
    回了家,我还没坐热,妹妹又来拉着我让我去逛街,说是要我给她买个钱包,很好看的,还是海绵宝宝的图案。……
    毕竟那么久没回来了,就算她的要求在过分一点,我也依然会答应。
    两年前,这个镇就开始搞开发了。这一年来,变化确实够大的,又添了一条新街。
    跟着妹妹走到她说的那家店前,看见的是紧闭着的大门,“哎呀,没开门。”她有些失望的说。
    “那就去别家看看好了。”我说。
    然后我们又从下街走到了上街,一路看了好几家店,都没有让她满意的。直到快走到尽头,看到一家半闭着的门,她是这里的熟客,所以就理直气壮的走了进去,而我则有些不好意思的在外面等着。
    “要关门了吗?”她问。
    我并没有听到回话的声音,等了会儿,半闭着的门打开了。妹妹对我招了招手,然后我才走进去。
    看完了几个包,依然没有满意的,妹妹拉着我说,“给我买对耳环吧。”
    “你自己挑好了。”我依然说的漫不经心的。
    这个镇真的不大,包、耳环,都没有我满意的。也没有我妹妹满意的。所以她边挑边埋怨我为什么不在外面给她买回来。
    我说,“你自己不是开了个店吗,出去进货的时候带点回来不就是了。”
    她熬完了初中就没上学了,混了半年,然后纠缠着老妈给她投资开了个小店。而且她则在她的花季年龄还没到来的时候就给我老妈找了一个让我老妈十分不满意的女婿。那一年她也就十四岁的样子。早恋不解释!虽然我妈不同意,可她太犟了,打骂劝说都没用,也都懒得管了,就由了他们去,那个并不让我老妈满意的女婿在我眼里看来也还不错,自个开了个理发店,据说就在我妹的小店旁边。听上去,这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好像还不错。说来,我这次回来也就是想看看我那个小妹夫。
    “我又不去重庆。”她说。也对,她每次都是在批发厂里拿货,也都是在邻近的县城。从来没有去过市里。
    她拿过一对耳钉,“这个怎么样?”
    “一样的,不好看。”
    “圈呢。”她指着那个大圈圈问。
    我看了看她稚嫩的脸,娇小的身子,再加上她年龄也不大的缘故,“拿纯色的吧。”
    有两对,一对上面镶有红色的钻,当然,是钻是假的。一对是纯色的,说真的,镶有红钻的确实要好看点。可她,还是那对纯色的适合点。
    拿着对比了会儿,她说,“有颜色的好看点。”
    我也点头认可。
    “这个多少钱?”她有颜色的那个圈问。
    “三十五。”年轻的店员说。一听她的声音我怔了怔。刚才进来的时候我没注意,一直当他是个男的,一听他的声音,原来是个女的。
    妹妹的两只大眼睛瞪着我转悠着。我掏出了钱,是一整张的,等待着找零钱。店员转过了身去。妹妹靠在我耳边对我说,“她是个同性恋。”
    “哦”我无奇的应了声。对同性恋这个名词我并不陌生,虽然没有腐上五六年,好歹也三四年了。而且在我的生活圈里也并不缺少这类人,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她找来了零钱,我留意着看了她一眼。长得确实很好看。两道浓眉下,修长的眼睛,长睫毛拉下,挡住了黑眸,但依稀可见她眸中的迷茫,或许并不应该说是迷茫,更多的还是无心,或许她也适应了别人用带有异样的眼光看她。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用这样的眼光去看别人,不过我觉得我还是要先解释一下,这种眼光中绝对没有看不起的意思,我就是对这种人好奇,遇上了就想多去看几眼。如果可以,我更希望可以仔细的去看几眼,不过很多时候我都不敢去看。除了很亲近的朋友,我绝对不会仔细的去盯着别人看,那样会很不礼貌。可很亲近的朋友里并没有这样的。
    可能是因为人少的缘故,我觉得我盯着她看了好久好久。
    妹妹又挑了一个耳钉,“这个多少钱?”是她的那句话将我拉了回来。
    店员又说,“三块钱。”
    妹妹又看了我一眼,我也就很自觉地付了钱,然后走了出去。
    等走远了,我问,“她叫什么名字?”
    “林清青。”妹妹说。
    “林清青。”听完名字,我又不自觉的回过头去看了看,当然,这次看见的也就是店门口的招牌,并没有看到她的人。
    ……
    对哟!写了那么多,忘了说了,我叫萧莲,我妹妹叫萧韵诗,比起来妹妹的名字我更喜欢,可能是因为多了个字,听起来还比较有古风味的缘故吧,。
    林清青,这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却注定要在我心里停留很久很久的人。这个平淡的故事就是从这个平淡的相遇开始的。现在我还不确定什么时候我才能忘记她,不过我更希望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她带给我的快乐和感觉,是别人从未给过我的,也是我从未得到过的。她给我的感觉,从开始的大众化道最后的独一无二,再到最后的念念不忘。在我心里,她渐渐地也成了独一无二的。
 
  ☆、断电
 
夜晚,趴在电脑前,为了我那每个月的几百块全勤,我还趴在电脑前奋斗。争取可以在十二点到来之前写出两千字,那样三百块的全勤就到手了。(如果你对写网文有一定的了解,那么你就一定知道很多小说网站都有全勤奖这个福利,拿全勤奖的前提就是不要断更。)
    ‘哒哒’的码字声,奋斗了半个小时,两千字成功的浮现眼前,我安心的松了口气。两脚一蹬,“欧耶!”发出了一声代表着胜利的呼唤,同时也有些得意。
    “鬼叫什么!”我的韵诗妹子对我霸占电脑极度不满。放下了手里的杂志,走了过来。
    “终于写完了。”我坐直了身子,收回了伸出去的两条腿,闭了半会儿的眼睛在韵诗走过来的时候睁了开,高兴的我捏着她的肩膀摇了几下。
    “唉!电脑可以归我了。”声音还没落下,她人就扑了过来,将我往后一推,滑动的椅子往后直飚了两米远。
    “啊!”我一声鬼叫。
    韵诗还没安全的坐好,我也还没反应过来,椅子还在缓缓地滑动。忽然整个房间就一鬼片中的场景一般,原本明亮的房间倏地变得漆黑一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