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个已婚女人的同性纠结史 作者:上世纪的情圣

字体:[ ]

 
 
内容简介:
我叫圆圆,结婚7年了,有个可爱的女儿。老公李青很优秀,三年前博士毕业于清华大学。我们是硕士研究生时的同学。在李青之前,我只谈过一次恋爱,而我则是李青的初恋。结婚初夜,我们在他的老家度过,疲惫不堪,但李青执意要做,二十分钟后却以失败告终,李青的笨拙和经验的匮乏让我认定,这个傻小子,将是我一生可以依赖的人。第二天晚上,鲜红的处女血让李青很安慰,抱着我说,圆圆,我一生都会好好的珍惜你,让你幸福。而那一夜,我感受到的只有身体的疼痛。
 
  ☆、1
 
我叫圆圆,结婚7年了,有个可爱的女儿。老公李青很优秀,三年前博士毕业于清华大学。我们是硕士研究生时的同学。在李青之前,我只谈过一次恋爱,而我则是李青的初恋。结婚初夜,我们在他的老家度过,疲惫不堪,但李青执意要做,二十分钟后却以失败告终,李青的笨拙和经验的匮乏让我认定,这个傻小子,将是我一生可以依赖的人。第二天晚上,鲜红的处女血让李青很安慰,抱着我说,圆圆,我一生都会好好的珍惜你,让你幸福。而那一夜,我感受到的只有身体的疼痛。
    婚后,李青去北京读博,我跟随他去北京找工作未果,李青的还没有稳定的收入,我们无法维持高昂的房租和日常开支,无奈之下,我只得回到父母所在的城市石家庄,两个小时的车程,让我们在思念中煎熬,那时候,只要一听到《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这首歌,我都会泪如雨下。
    我算不上是多么出众的,但一直受到了周围人的关注,小时候妈妈带我去医院,就会被医生护士抱着不停的亲;中学时由于我的个子比较高,一直坐在最后一排,同桌总是男生,无一例外,所有的同桌都追过我,早晨来到学校后课桌上总是有各种的早点。毕业后甚至结婚后,依然会有同事领导的骚扰,一次去领导办公室,领导将门关上,一把抱住了我。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我的哪些言行不恰当了,才会给自己惹来这么多的麻烦。
    好友感叹,你李青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居然能把你娶到。
    而我,爱才。
    我在石家庄找到了一份大学老师的工作,很幸运,不但有编制,还给了十万元的安家费。第二年以后再来的老师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
    那时候,李青几乎没有什么收入,他说电脑很难用,我就花了一万多给他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他说手机太旧了,我就花了3000元给他买了一部新手机。并且要来了爸爸以前在北京南三环的一套单位宿舍给他住,虽然破旧了一些,但起码省了2000元的房租。我当时没有计较什么,因为我认为我们早已是一家人,早晚会生活在一起,白头偕老。
    一个夏天,李青从北京回来看我,那天,安全套用完了,由于经期刚过几天,我就没有执意让他下楼去买。半个月后,我发现我怀孕了。我对怀孕和流产都异常的恐惧,不知所措,妈妈知道我怀孕后,很高兴,李青也说年纪不小了,确实该有个孩子了。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女儿小Q。
    现在想起来生产那天,我还心有余悸,由于我对麻药不敏感,我几乎是在完全感知的情况下被划开了肚皮。我咬着牙没有哭喊,但汗湿了整个床单,女儿出生了,8斤4两,白胖健康。
 
  ☆、2
 
女儿出生后,我的痛苦生活就此开始了。整夜的哭闹和频繁的母乳让我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为了不影响妈妈休息,我在同小区租了一套房子,家具很简陋,一个大纸箱就是桌子,床板的中间还是塌陷的。我好希望能像其他人一样,晚上孩子哭闹时能一个人搭一把手,而我,只有自己。孩子几个月大时,我去北京看他,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了,我不停的哭喊,抓狂的用头撞墙。李青只是说了一句,再坚持一阵子,等我毕业了,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哺乳期结束了,别人都是气吹一般发福,而我却瘦的脱了相,很多同事几乎认不出了我。
    长期抱孩子和睡塌陷的床,让我的腰也落下了病根。
    孩子两岁时,李青博士毕业了。他询问了很多用人单位,都同意接收,但是却不能解决配偶的工作。以他得学历在当时,只要去其他任何一个城市都承诺解决夫妻双方的工作。可是李青执意留在北京,我尽数北京种种生活的不便,李青说,说起北京的不好,我能比你多说100条,但是我就是喜欢留在这里。
    在工作和妻女面前,李青选择了前者。
    李青也要求过我带着孩子到北京打零工,但是他刚毕业的收入并不高,无法维持一家三口的正常开支。无奈之下,两地分居的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了。
    想起来我在怀孕8个月时,自己坐公交车去医院做检查,挺着大肚子跑上跑下的,医生都看不过去了,问,你家属呢,让家属去给你交费。我赌气说了句,我是单亲妈妈。医生无语了。
    下雨的时候,下了班车,其他老师的老公都会等在班车点,有的是开着车来接,有得是骑着自行车,撑一把伞。而我,只能自己趟过水坑,一手撑伞,一手晃晃悠悠的骑回家。衣服每次都会被淋的半湿。我一路骑一路落泪。到家门口,把眼泪擦干,笑着面对妈妈和小Q。
    这样的生活,继续了很多年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本科时的初恋小风联系上了我。我们那时的恋爱,短暂而单纯,妈妈不允许我大学时谈恋爱,一向乖乖女的我,便结束了这段感情。
    再见到小风时,我们已有十年未见。他现在经营着一家高科技公司,下属7家分公司,也算小有成就。他还是一副痞痞的样子,还记得他曾给我讲,小时候打架,跑到浴池用刀片跟片猪肉一般划了那几个裸男,痞气不容分说。但是他学习却很有天分,成绩很好,钢琴画画无一不通。的确,我爱才。
    重聚的饭桌上,小风皱着眉头看着我:圆圆,你怎么现在这么憔悴了。我的泪滴在饭桌上。
    后来得知,小风的妻子儿子也在外地,他独自在石家庄经营了公司。忙碌的工作,寂寞的生活。有一天,他邀请我去他家吃饭,我进门时,看见他正在光着膀子包饺子,一个人和面,擀皮,包饺子……身上汗津津的,我感动了,结婚这么多年来,李青从来没有给我做过一顿饭……那一天,我的身体第一次背叛了李青,跟小风做爱的时候,我居然会有些湿润,也就不像那么疼了。
    小风抱着我:我们都离婚吧,然后我们在一起,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我沉默。李青确实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但是并没有出轨和背叛。我怎么能……
    我纠结着痛苦着,每次都暗下决心不再见小风,可是只要他一打电话,我就无法拒绝他磁性的声音。我被这样的纠结折磨的开始严重失眠,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每天晚上都会无数次的看手机,情绪几乎崩溃。
    暑假到了,按照以前的习惯,我会带着孩子去北京生活一个多月,但是这一次,李青说,我最近忙,每天加班到十来点,也没法陪你们,你还是在家好好照顾小Q吧。
    就这样,我和初恋小风继续约会,直到暑期中旬的一天,我告诉小风,我怀孕了,陪我去做流产吧。小风应下来。
    第二天,我早早赶到医院的后给小风打电话,那边传过来的是没睡醒的懒洋洋的声音。我忽然很失望,现在的男人怎么都这么不负责呢,只管自己爽,完后却不负责。整个流产过程我一个人完成后,连续几天我需要消炎输液,大多时候是我自己躺在病床上,小风偶尔来看我,但经常是接几个电话就匆匆的走了。
 
  ☆、3
 
做完流产后,我的身体极度的虚弱,但是马上就要开学了,我的工作是负责安排课时和找外聘的老师,还有一周开学,还有三门设计课没有找到合适的老师,我急的团团转,这时候,一个老同学给了我一个号码,说是一个有很多年大学教学经验的老师,我急忙拨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生,中低音带着一点点懒懒的声音,但是礼貌职业而客气,很快,我们谈妥,OK,工作终于搞定了。
    我的工作并不忙,我经常是逛淘宝来度过上班时间的。有一天,我忽然想起,那个声音懒懒的叫杨洋的女孩,还没有办外聘手续,我急忙打电话给她。第二天,她带着所有的证件和证书来我办公室,几乎没有多说一句话,还是那样礼貌而客气,办完就走了。
    之后的一个月里,杨洋很少来办公室,每次见到她时,几乎都是在走廊,她背着笔记本,抱着投影急匆匆的样子,头也不抬一下,不给任何人打招呼的机会。杨洋总共来我办公室两回,一次是借插座,一次是办理汽车的出入证,需要我开一个外聘证明,我开完证明,又忙不迭的跑到院长那盖章,完后,我自己诧异了,以前别的老师办出入证的时候都是她们自己去找院长盖章的啊,一向懒惰的我怎么这次代劳了?
    小风偶尔还是给我打电话,内心的忐忑加上失望,我大多都会拒绝,实在推脱不了的时候偶尔还是会一起吃顿饭。李青告诉我给我找了一个出版社的工作,让我下周一去北京面试一下。眼看一家三口团聚在即,可是我怎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
    第一个月结算完工资的那天下午班车上,我接到杨洋的电话:圆圆老师,我的工资是不是算得有问题啊?我说我现在在班车上,明天帮你查一下。第二天一大早,我来到办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帮杨洋查工资,一算,还真是少结算了300块钱,我忙打过去解释,并承诺下个月补上,杨洋客气的说了句,没关系。
    那是个周三,杨洋忽然抱着投影来到我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我赶忙推脱,说,不行啊,我还得回去照顾孩子呢。杨洋张大嘴巴:啊。你都有孩子啦???我还以为咱俩同龄呢。我说,是啊,孩子都四岁了,我是70后,你是80后。杨洋说,好吧,你今天跟家人请示一下,明天晚上我请你吃饭。
    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我给人家算错了工资啊。杨洋后来告诉我,当时她无数次的画个圈圈诅咒我:不请吃饭,连工资都不给好好算。
    第二天上午我莫名的坐立不安,开始在办公室转圈,杨洋昨天不会只是说说而已吧,今天晚上吃饭的事情也许早就忘了。直到下午两点上课之前,杨洋推开办公室门,对我说“我下午几点过来找你啊?”我装傻:“啊?找我干嘛呀?”“吃饭呀,昨天不是说好了嘛,请你吃个饭真费劲。”“不用了吧,我还没跟家人说呢”“那你就现在请示,我先去上课了,5点半下课来找你”
    其实,我昨天晚上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跟妈妈请示,并得到了批准。
    初秋的傍晚,华灯初上,下班的人流拥挤的马路上,我坐在杨洋的车上,她的车是银色的,内饰很简单,不像其他女孩的车里会有很多挂件或者一堆毛绒玩具。杨洋专注的开着车,并不看我,问了句,你跟你家人请示完了?老公同意了?我急忙回答,我跟他婚后一直两地分居,我们几乎没有在一起生活过。杨洋说,那你怎么不过去呢?我说,我也不知道,现在不是很想过去了。杨洋说,去吧,两地分居久了不好。
    我不知道对于一个第一次一起吃饭的女孩,我急于表达着什么。
    我们选择了一家韩国烧烤。吃饭的时候,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她话不多,多数时候是低着头,偶尔抬起头看我一眼。我说,你跟你老公住在哪里?如果远的话,你一会就不用送我了,我自己打车也可以。杨洋说,我跟他不住在一起。我惊愕,还没来得及继续问,她就岔开了话题。吃到七八成饱的时候,杨洋去拿包,我以为她要结账,结果她从包里掏出一盒中南海,在我面前晃了一下,问,抽吗。我忙摇头,“那我抽你不介意吧”我继续摇头,说不介意。
    本身我是很讨厌烟味的,更不习惯看到女孩子抽烟,但杨洋抽烟的动作习惯而帅气,就像洗脸刷牙一样自然,她低着头,不怎么说话,偶尔弹一下烟灰,我注意到,她的手白皙而修长。
    她送我回去的路上,她的车里放着大悲咒,我这才注意到她手腕上超绕着一串佛珠,我问,你信佛?杨洋说,我算不上信,从小被教育的太唯物了,但是郁闷的时候也算是个安慰和寄托吧。我顺便提及了一句量子力学和佛学的关系,杨洋第一次用惊诧的眼神认真的看了我一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