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十三故(GL) 作者:十三世子

字体:[ ]

 
 
文案
“阿辞,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你一定要成为一个贤明的女君王。”
“玄烨,我不要当什么皇帝,我不要什么江山,我只要你,求求你,不要再离开我。”
 
“墨枫,对不起,我骗了你,你还是忘了我吧。”
“明阳,哪怕我这一生只能记住一个人,这个人也一定是你。”
 
“玄烨,日出美不美?”
“美是美,却不如你美。”
 
“明阳,我们要回家了。”
“墨枫,我想吃糖葫芦,只要你给我买,我就跟你回家。”
 
公元前501年,中原大地两国崛起,分别是轩辕国和炎国,从此,两国战争不断,周围小国不断被两大国吞并,逐年减少。至公元前102年,百余个小国就只剩下宇国、梁国、喆乾三个较为强大的国家。同时,这片被五国割裂的中原大地上,出现了一把名叫“乾元”的宝剑,谁拥有了这把宝剑,谁就有了强大的力量,谁就会成为百国之王,统一中原。公元100年,轩辕国皇帝轩辕允健有幸得到此剑,同年,吞并炎国、宇国、梁国、喆乾国四国,一统天下,并将乾元剑称为“圣剑”,供奉于剑祠中。
公元153年,轩辕允健病逝,太子轩辕焱即位,轩辕焱认为,乾元剑是一把蕴藏强大力量的邪剑,便将其封于昊山之颠,并规定世代不得将其开启。170年后的一个夏夜,昊山电闪雷鸣,风雨交加,而乾元剑也重现人间。
公元324年,昭明帝病逝,公主轩辕墨辞即位,号称昭元帝。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科幻 女强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少玄烨,轩辕墨辞 ┃ 配角:明阳(十一),轩辕墨枫,宇延皓 ┃ 其它:魑灵,乾元剑,轩辕国,中原
 
 
  ☆、下山(改)
 
  玉昆山,三月,冰雪消融,万物复苏,天高云淡。
  竹林中,一少年正拔剑起舞,衣袂翻飞,步履灵动,神行无踪。
  一老者缓步走来,眼中略带笑意:“小十三,你这玉昆剑法第十式‘雁落九天’已经练得有模有样了,只是挥剑不稳,步伐稍有些凌乱,而且破绽百出,应付普通的敌人足以,但若遇到高手,你的小命,就难保喽。”
  名叫十三的少年听闻,立刻停下手中的剑,撩起衣襟随意一擦脸上的汗,快步走向老者,问道:“师父,您当年练习这招‘雁落九天’,用了多长时间啊?”
  老者捋着白胡子,回忆片刻:“大概用了一年吧。”
  少年闻言笑起来:“师父,我比你强哦,这招‘雁落九天’我会在七天之内练成它。”
  老者仰天大笑:“好,小十三,你若在七天之内练成它,我便同意你下山,并且把最后二式一并教给你。你若没在七天内练成它,那就等着后二式一并练成再下山吧。”
  十三闻言双眸中充满惊喜:“师父,此话当真?”
  老者点点头:“此话当真。”
  十三在心中暗暗思忖:“这‘雁落九天’我练了五天便已练的五六成,再来七天,还怕练不成剩下的吗。这次,我一定要下山。”
  一股清香缓缓飘来,十三一闻这香,便知是她来了,立刻放下手中的剑,扑向来者怀中,软软的叫了声:“师姐~”
  老者看着在紫衣少女怀中撒娇的小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十一,你太宠他了。”
  小十三从师姐怀中探出脑袋,顽皮一笑:“师父,难道你也想撒撒娇?”说着,吐了吐自己的小舌头。
  老者闻言不但未生气,反而抚掌大笑起来:“五十年前,你师父也曾在你师公怀里如你这般撒娇呢。”
  十一“噗嗤”一笑:“还真想不出来一个少年在一个老头怀里撒娇是什么样子。”听到这话后,十三也忍俊不禁。
  老者未在意自己的两名弟子笑得这样开心,沉浸于回忆中:“那时我还只是个十岁的小顽童,师父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而正是这样漂亮的女人,却甘愿隐于玉昆山间,照顾我长大,传授我武功。这玉昆剑法便是她创立的,虽说是你们的师公,但也是师祖啊。”老者的话语中竟透着无可奈何,有些淡淡的伤感。
  十一不解:“现在师公也才刚七十余岁,古稀之年,那现在师公在哪里呢?”
  老者摇摇头,缓步向竹林外走去,不再多说一句话:“不知道啊。”
  十三眉头微皱,有些疑惑:“以前我从未听师父说起师公之事,师姐听师父说起过吗?”
  “不曾。”
  十三生性好玩,不愿被拘束,渴望自由,还有那令人向往、不拘小节的江湖。一听说他还有个未曾谋面的师公,不自觉的咧开嘴角,笑起来,眼中精光一闪,充满了期待。
  十一虽说是十三的师姐,但也只是十八岁的少女,十三如今十六岁,可以说十一这十八年来,有十六年是和十三混在一起的,哪怕一年前十一已经下山,可她总是回来来看她这个小师妹。是的,十三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少女,像男孩子一样的少女,准确的来说,是比男孩子还野、还坏的少女。
  所以,十一见小十三露出这副模样,就知道她心中所想了。
  十一皱着眉头,问道:“师妹,你想下山?”
  小十三毫不隐晦,面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仿佛看到了自己行走江湖的样子:“没错,师姐,我想下山,而且师父已经答应我了,只要我在七天之内练好‘雁落九天’,就准许我下山。”
  十一讶然:“师妹,你想下山想疯了吧,当初我练这招‘雁落九天’还用了三个月呢,七天练成,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十三目光坚定,充满了自信,:“师姐,七天虽然很短暂,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师姐,你应该知道,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所以,我一定能做到。”
  十一深知,自己的这个师妹最大的特点就是自信,再就是固执,自己认准的事,就一定要做完,并且做好,自己这个做师姐的,只能默默支持她了:“好,师妹,师姐相信你。”
  十三扬起小脸,脸上呈现的是自信的微笑,捡起地上的生死剑,为自己的目标,奋斗。
  月夜,皇宫御书房内。
  女帝轩辕墨辞看着手中密信,眉头深锁,屏退周围的侍女和太监,清冷的面容上微微露出了疲惫之色。自己在位已一年多,若不知那些朝臣和各地藩王的阴谋,自己岂不是太傻。当年三位皇兄不惜一切代价争夺皇位,而父皇为保住的皇位,竟残害的儿子。最后,朝堂的血雨腥风,自己也参了一笔,逼父皇传位于自己的同胞兄长,为的只是事后保住自己的命,可没想到的是,父皇竟把皇位传给了自己,自己是父皇最疼爱的孩子,那也只是有七分长的像母后的原因吧。成为一代女帝,不知这于自己来说是福还是祸啊!
  女帝将密信放于烛火之上,看着它化为缕缕青烟:“来人。”
  未见烛影晃动,室内已多一人,女帝自案几上拿起拟好的另一封信,交给面前的暗卫,冷声道:“交至暮将军。”
  暗卫领命而去。
  女帝走到门外,看明月皎洁,竹影微动,和有虫鸣,如此幽寂之景,在皇宫内,却充满着肃杀之气。
  竹林中,十一坐在一块石头上,嘴里叼着一根草,看着不远处练剑的十三,心中暗想:“这丫头进步竟如此之快,这才几天,竟练到了十成,看来,明天她就能收拾收拾行李下山了。”
  隐在林中的慕容冲捋着花白的胡子,看着十三的眼神明暗交错,这孩子迟早是要下山的吧,毕竟自己不能护她一辈子啊,有些事迟早是要自己面对,与其躲在山中,倒不如让她自己出去历练,增强见识。十三聪明非常,做事有分寸,应该能够保护好自己。
  慕容冲自林中走出,对练剑的十三道:“小十三,你过来。”
  十三停下手中的剑,面上没有惊喜,却是满脸诧异:“师父,找弟子有事吗?”坐在不远处的十一见师父唤十三,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这是六天来,师父第一次找师妹。莫不是师父要耍什么阴谋阻止师妹下山?
  慕容冲眼中露出了慈爱的笑意,这使十一和十三心中更加疑惑,师父这是怎么了,怎么和往常不大一样啊?难道是看我快练成了,想要反悔吧。想到这里,十三忍不住颤了一下,内心更加不安起来。
  慕容冲当然明白这两个孩子心中想什么,眼中的笑意更浓:“十三,明天你就下山吧。‘雁落九天’你也练成了,现在,为师就教你玉昆剑法第九式‘长河落日’和第十式‘月变沧海’,不过,日后你要多加练习,这两式要比‘雁落九天’难很多。为师不在身边了,可不能偷懒啊。”
  十三听见师父同意她下山,并且明天就可以下山,强压下心中的激动,用较为平缓的语气回答:“师父,弟子明白。”然后又用不确定的语气问道:“师父,你真同意弟子下山?”
  十一也问:“师父,你不是一直不同意师妹下山吗,怎么今天主动要求师妹下山,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
  慕容冲佯怒:“师父哪有什么阴谋,你们就这么不相信你们师父吗,竟然怀疑自己师父。”
  小十三怕真惹怒师父,师父不让自己下山,连忙转移话题:“师父,下山之前徒儿想问您一件事。”
  慕容冲看着笑的一脸清纯的十三,深知自己的这个徒弟异常聪明,也知道她问的问题肯定不是一般的问题,自己得想好该怎么应付过去:“问吧。”
  果然,十三偷偷向自己的师姐吐了吐舌头,眨眨眼,笑得灿烂,十一恍然明白了自己的师妹要问什么,也私下偷偷捂着嘴笑了笑。
  十三开口了:“那个,师父,您能不能给我和师姐讲一讲师公的事啊?”
  慕容冲脸一抽,甩下一句话,走了:“等你会了玉昆剑法最后两式,再来问吧。”
  “你走了谁教我啊?”
  “你师姐是干什么吃的!”
  夕阳西下,大地被染成橘黄色,天空中飘着这几片金黄的云彩,几只飞鸟在其中穿行。
  小十三躺在山坡上,双臂交叉,枕在脑后,嘴里叼着根草,望着天空,不知在想着什么。十一在她身旁坐下,看着师妹发呆的样子,问道:“在想师公?”
  “恩。”十三回答,“师公一定是个漂亮的女子。”
  十一看十三这呆呆的模样,忍不住笑道:“师公再漂亮,现在也老啦,也许,现在已不在人世了呢。”说到此处,十一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十三忽然坐起,眼中一亮:“师姐,我们再去问问师父吧,反正那两式我已经学会了,明天我就要下山了,再不问,恐怕就没机会了呢。”
  “好。”
  经不住两个徒弟的一再恳求,慕容冲缓缓道出了自己与师父的故事:“师父她不是人类。”十三和十一惊讶的对视一眼:师公她竟然不是人类,那她是……“她是魑灵。”
  两名少女惊讶的对视一眼:“师父,什么是魑灵?”
  “魑灵就是天地自衍出的一种生物,因吸取日月精华、万物灵气而生,因此他们长得妖艳无比。我是师父捡回来的孩子,师父她隐于玉昆山中,自创了一套剑法,就是你们练的玉昆剑法。 我自幼跟师父习武,十六岁年少气盛,志在江湖,征得师父同意后下山,与各武林高手比试武艺。两年后回到山中发现,师父她在我下山后就已离开,桌子上只留下了一封信。直到现在,我竟再未见过师父。也不知师父这几年来生活的好不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