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你才幸福 作者:陆雨桐

字体:[ ]

 
内容简介:
  安蕊自小活泼好动、调皮捣蛋,总爱呆在男孩堆里嬉戏、打闹。随着年龄的长大,女孩走向成熟的第一次终于让她“望男却步”.......
  同桌洁就在这时走进了她的生活,三年的相依相恋因为某种原因两人最终还是没能走到一起,第一次的感情受创让安蕊从此封闭了自己,她带着这份已被冻结的爱离开了家乡,孤身一人在外打拼。
  多年以后的一次意外另一个女人许若琳再一次走进了她的生活,然而安蕊深深爱着的却是洁,直到许若琳的离开,安蕊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许若琳......
  三年后当安蕊找到她的时候迎接她的却是坐在轮椅上的许若琳,一切来得太过突然,面对这样的残酷,安蕊该如何抉择?......
  关键字:安蕊许若琳
 
☆、第二章第二天,许若琳退了房将行李搬去了安蕊的住处。对她的决定安蕊一定气得当场“吐血”。果然不出所料,安蕊气得真想狠狠K她一顿。可最终还是无奈何地“认命”。
  “蕊,我一个人不敢睡,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半夜许若琳抱着枕头从隔壁房跑了过来。
  “不行,赶紧回房去,我习惯一个人睡。”
  “不要嘛,我真的害怕,求求你了。”望着许若琳可怜巴巴的眼神,安蕊心软了。
  “好吧,你睡床上,我睡地下。”安蕊拿着毛毯铺在地下倒头便睡。
  “那怎么可以啊?你不睡床我也不睡。”许若琳爬下床挨着她躺着。
  安蕊坐起来狠瞪着她,“你我究竟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整天缠着我?”
  “我没有缠着你,我只是想报恩。”
  “报恩?你搬来我这说要报恩?MYGOD!你脑袋瓜子没问题吧?”
  “呵呵,就算有问题也是因为你,是你令我失常的,你放心我会付租金的。”
  “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你要住这就得听我的话乖乖地回床上去。”
  “你不睡床我怎么睡得安心啊?”
  “我睡觉很野的担心把你踢下床了。”
  “真的吗?”许若琳怀疑地望着她。
  “快睡去!不然我不要再理你。”许若琳无奈地爬上床。
  几天后,许若琳找到了一份销售的工作。她利用她过目不忘的特长,能言善辩的口才,令公司的业绩急剧上升,得到了公司的肯定,三月不到便提升了销售经理。
  安蕊刚踏进门看到一向从不早归的许若琳正抱着抱枕躺在沙发上。
  “奇怪,你今天怎么下班那么早了?”
  “感冒了,所以请了假。”许若琳声音都变沙哑了。
  安蕊丢下包包用手探下她额头,“天!好烫,不行,我陪你上医院去。”
  “不要,我最怕去医院的。”
  “别耍性子,发烧了就得上医院,这样才会好得快。”
  “不,我求你了,别带我去医院,我吃点药就好了啦。”
  安蕊扶着她回卧室,“好吧,你先到床上躺着去,我给你拿点药吃,若不行再算吧。”
  厚厚的两张棉被仍无法减轻许若琳发冷的身躯。
  “蕊,我好冷。”
  “琳,这样子不行,我还是带你去医院吧。”
  “不要!”许若琳紧紧地抱着她,“我一下就好,蕊,你能抱着我吗?”
  安蕊伸出手把她拥入怀中。
  “蕊,被你抱着的感觉很舒服,真希望自己能一直病着,这样就可以躺在你怀里了。”
  “呃琳,你若好点了,我想出去透透气。”许若琳柔软而滚烫的身子让她感到呼吸困难。
  “不,我要你陪着我。”许若琳搂紧她。安蕊甚感为难只是她身体不舒服只好由着她了。
  之后安蕊仍然打着地铺,虽然她也想破除这种距离,却无法做得到。每当这个时候另一个她却无声无息地浮现在眼前。十年了,对她的爱始终有增无减。在别人眼中她是个有气质、独立自主、干练的女强人,然而没有感情的生活,她活得并不潇洒。睡梦中的她又出现了,但每次都会匆匆而逝,她也总大叫着去追她即逝的身影。这次她没有消失反而主动走上前迎合着她。安蕊受宠若惊也热情地回应着她。然而温暖的躯体,如火似焚的燥热,滋生冲动的抚触,温热的唇舌都是那么的真实而非虚幻。安蕊用力推开身边的“物体”一下惊醒过来。
  “蕊,你”许若琳被她的举动吓坏了,“你刚才做恶梦了吧?”
  安蕊闭上眼轻拍着后脑,也许是自己太过想念她了才会有那么真实的梦境。
  “也许吧,你醒来多久了?我没说什么话吧?”安蕊望着她。
  “你真的不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吗?”安蕊摇头。
  “你刚才抱着我亲了”许若琳脸红的低下头。
  “SHIT!SORRY!我不是故意的。”安蕊羞得赶紧逃离卧室。
  “蕊”许若琳为她的失态感到迷惑,想起刚才的激情她笑了,这就是男女之间的不同,感觉真的很不一样,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第一章安蕊把车停放在车库里,准备回五楼的住处,刚打开大门,一股浓浓的煤气味扑鼻而来,一种不好的预感令她加快了脚步。她刚爬到三楼,浓重的气味熏得她一阵猛咳,她在靠右边的房门前停了下来,冒着可能会煤气中毒的危险,不假思索地用力踹开了门。她冲进房马上打开了窗户找到厨房关闭了煤气,方才打量四周。房子布置得很漂亮,安蕊顾不上欣赏,终于在卧室发现了晕倒在床前的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她当即拔打了120,然后把白衣女抱离卧室。因为中毒太深,白衣女依然昏迷不醒,安蕊不等救护车的到来,背起白衣女直奔医院一月后,安蕊在报上和新闻中看到寻己启事。原来名唤许若琳的白衣女和同居三年的男友发生冲突,男友一气之下竟然丧心病狂的想要致其于死地,便发生了文中的一幕。白衣女醒后把男友告上了法院,却由于证据不足而无法将他定罪。于是,白衣女便登报找寻救命恩人安蕊,希望她能为当时的情形作一见证。安蕊不愿出现,但她憎恨那个男人的无情无义,这样的人若得不到法律的制裁,天理何在?
  于是她拔通了报上的电话答应出庭作证。
  安蕊的出现令许若琳为之一震:她真美,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眼睫毛,小巧的鼻子,一头漂亮的淡红色长发,可爱而帅气,某种感觉令许若琳对她产生了好感和些许遐想。在安蕊的帮助下,那个男人终被判故意伤人罪而送进了监狱。
  “安,请留步!”退庭后许若琳找到了安蕊。
  “有事吗?”亮丽的许若琳竟令她有点不敢直视。
  “我想请你吃顿饭,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了,我帮你纯粹是看不惯那样的男人。”安蕊说完转身而去。
  “安,我是很有诚意的。”安蕊望着她终于微微点点头。
  安蕊话不多,许若琳甚觉尴尬,一餐饭就在两人的沉默中结束。
  安蕊匆匆离去后许若琳感到万分失落,男友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自己的以后该怎么办?三年的甜蜜生活一夕之间化为乌有,为这样的生活自己实在失去了太多。思虑再三她决定随父母归乡,外面的生活是多姿多彩,但从此不再属于她。
  然而平淡的田园生活却无法束缚她的心,知女莫若父母,俩老替女儿收拾了行李将她再次推出了家门。许若琳流着泪告别了父母再次回到了曾令她伤痛过的城市。她发誓要重新开始,一辈子不靠男人自己照样要好好活着。
  “喂?你好!振锋侦探社。”
  “我找安蕊,麻烦你......”安蕊听出了是许若琳的声音。
  “对不起,她不在,你......”
  “我认得你的声音,别挂我电话。”安蕊无奈地拿起电话,“案子已经结束了,你还找我干什么啊?”
  “没特别的事,只想和你喝杯酒跟你聊聊。”
  “对不起,我没空。”
  “你若不来我还会一直烦着你的。”
  “你说吧时间和地点。”电话那头传来了笑声,面对她安蕊不知为何总有点挫败的感觉。
  许若琳不胜酒力,几杯下肚便醉得一塌糊涂。安蕊不知道她住在哪只好把她带回了住处。她实在是个很美的女孩子,安蕊望着这张漂亮的脸蛋,体内燃起了冲动,可惜......
  “啊!头好痛。”许若琳一觉醒来却发觉自己头痛欲裂。
  “不会喝酒学人泡啥酒吧?”安蕊端着碗走了进来,“来,把这个喝了。”
  “呃?这是啥东西呀?”望着碗里黑呼呼的东西许若琳睁大了眼睛。
  “是毒药,你喝不喝?”
  “能死在你手里我愿意,我喝!”许若琳笑了,接过碗一饮而尽。
  “蕊,我怎么会在这?这是你家吗?”
  “你还说,醉得不省人事我怎么知道你住哪?”
  “我已经无家可归,你可以收留我吗?”
  “NO!”安蕊摇着头拿起包包,“我去上班了,你自便,走时记得帮我锁上门。”
  “蕊,给我你的电话。”
  “你不是知道了吗?”
  “我要的是手机号码。”
  “不!”安蕊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你不给我,我今天就赖着不走了。”
  “随便你!”安蕊丢下话开门而去。
  许若琳细细打量着这间两室一厅的房子,整洁、温馨,她毫不犹豫地作了决定。
  今天的案子可真让人头疼,安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住所,正想倒在床上休息片刻却发现没有离去的许若琳:这女人可真跟自己较劲了。安蕊摇摇头不忍吵醒她。
  “真香!蕊,想不到外表酷酷的你还是个厨房高手呢。”香味薰醒了熟睡的许若琳。
  “别拍马屁,IDon`tlikeit!”
  “No!It`strue!”许若琳兴奋地拉着椅子坐下来。
  “废话少说,赶紧吃饭,吃了赶紧走!”
  “蕊,我长得很吓人吗?你干嘛那么讨厌我?反正不给我电话我就不走了!”
  安蕊瞪了她一眼,无奈地低下头不再言语。
  饭后,安蕊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递给许若琳,“你走吧,我愿意妥协。”
  许若琳高兴地接过名片,“哈,原来你是个大侦探呀。”
  “电话已经给你了,你可以走了。”安蕊不愿和她多说。
  “我还要这里的钥匙。”许若琳伸出了手。
  “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不会给的。”
  “那我就再呆一晚吧。”
  “你”安蕊气得直咬牙。而许若琳却对着她嘻皮笑脸的,“别气嘛,一条钥匙而已,不值得呢。”
  “啊”安蕊狠狠地拍了一下胸口,“我真是自讨苦吃,真后悔当初帮了你!现在可好把你个大麻烦惹上了。移动门前右边第三个松动的砖便可拿到钥匙,你再不走我可真会把你给丢出去。”
  “蕊,你生气的样子很酷也很可爱,你若真狠心丢我,当初就不会救我了。对不起,打扰你了。”终于“轰”走了这个“麻烦”,可以舒服地泡浴了。安蕊从不轻易动气,而许若琳竟会使她如此失控令她哭笑不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