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赖上冰山神君+番外 作者:文雅的老鸨(上)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糊涂妖精勾搭上了冰山神君的故事。
 
胡璃:神君大人,小妖求包养!
 
恋舒:…滚…
 
胡璃:神君大人,我饿了。。
 
恋舒:关我什么事?
 
胡璃:神君大人,我爱你。
 
恋舒:嗯,那是你的事。
 
胡璃:神君大人,你好冷~
 
恋舒:那是我的事。
 
一个小妖精不小心闯进了一个神君大人的生活,从此开始了融化冰山大革命。
 
恋舒:胡璃!
 
胡璃:伦家不是狐狸,伦家是蛇精~
 
恋舒:…(蛇精病)…
 
保证HE, 有木有大虐可要看看作者的后妈属性有多强大了~
 
此文乃百合gl文,误入的,不喜的看官请点叉叉退出,老鸨拜谢~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璃,恋舒 ┃ 配角:各种神君,各种仙君,各种妖魔鬼怪,还有些凡人 ┃ 其它:
 
 
 
    
    ☆、抱大腿的初遇
 
      毒龙谷是众所周知的妖山,独霸毒龙谷的便是蛇妖族,其中实力最为强大的蛇妖族便是‘玄蛇’。作为毒龙谷首领的女儿,胡璃现在却是非常苦恼的在毒龙谷徘徊着,时不时传来几声叹息。
  让我们回到半个时辰前…
  “你说你修炼成人之后修为怎么就不再见长进了呢?”胡璃的爹,毒龙谷的首领胡震天在苦苦思索,脸上渐渐露出气急败坏的神色。作为玄蛇的后代,修炼成人后修为不再见长不说,其他蛇族的后代得到毒龙潭的辅助,修为更是进展飞快,唯独自己的宝贝女儿这副德性。
  “可能我体质异于常蛇吧,毒龙潭里的灵力我根本吸收不到。”当事人胡璃还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继续倚在她闺房的贵妃椅上美美地睡个午觉。
  “那你怎么继承我毒龙潭首领之位?” 胡震天看着自己不成材的女儿,顿时气得有点晕头转向。
  “你跟娘再生一个就好啦!”胡璃无所谓地说着,却听见胡震天生气地拍了拍手边的木桌。
  “放肆!”
  “怎么了孩子她爹~” 此时,一个美妇人从门外缓缓进入胡璃的闺房,她看到的情景是她的丈夫气急败坏地拍了拍那昂贵的檀木桌,而她的宝贝女儿则吓了一跳地从贵妃椅上坐了起来,眨着她那大而有神的大眼睛。
  “我决定了,我要你出去历练,拜师也好,无师自通也好!总之三年内你的修为必须达到元婴期!如果做不到,那你就永远不用回来毒龙谷了!” 胡震天站起来,大袖一拂,头也不回地走了。
  “什么!?”“什么!?”
  就这样,这场悲剧就在胡璃和胡璃她娘的错愕中结束了。
  任胡璃她娘苦苦哀求,胡震天也不改变主意,那么胡璃也只有悲催地走上这条历练之路了。
  胡璃徘徊在毒龙谷谷口,手中拿着她娘给的‘腾蛇剑’,一脸苦恼。
  “娘啊…你怎么就没有给我人类用的银子呢…我怎么活啊…”默默嘀咕着,然后才舍得三步一回头的走了。
  离毒龙谷不远有个百草林,百草林也盘踞了不少妖类,其中以狐族的法力最为高强,胡璃平时也时不时会来找狐族的霓裳玩,如今被迫离家,她唯一能想到的也只有青梅足马的霓裳了。
  胡璃挨着饿,终于走到百草林的‘白狐居’。
  “守门哥哥,我叫胡璃,是来找霓裳的。”胡璃有点饿,她必须要找霓裳要点东西吃。
  守门的狐狸看了看她,然后便进去通传了。
  大厅里,一个美妇穿得暴露,胸前一片风光几乎都暴露于人前了,而她的样貌也妩媚非常,眼波流转,那双眸像是无时无刻都在勾人,身后盘着六条雪白的大尾巴,缓缓摆动。她是白狐居的主人,霓虹。
  “夫人,有只狐狸来找少主。”
  “狐狸?哼~一身毒龙谷的蛇腥味,是胡璃那货吧!”霓虹不屑地嗤鼻,但是却摆了摆手,算是放行了。
  不久,胡璃一身鹅黄色的衣装,加上那精致清秀的脸庞带上的楚楚可怜出现在霓虹面前。
  “哟~毒龙谷的少主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霓虹眼也不抬地摆弄着自己的尾巴,她一向不喜欢蛇的味道,能放行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
  “咦!?刚才没有风啊!我自己走来的啊!”胡璃说完,还望了望白狐居的入口。方才有风吗?
  “你!…”霓虹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站了起来。
  “我的亲亲阿璃!你可算来找我了!”此时一个身着红衣的少女从大门进入大厅,外貌看起来十八岁左右,但是那美貌却是继承了霓虹的媚,但是却不媚俗,倒是美得有几分出尘。
  “霓裳!呜呜呜~~”胡璃保住飞奔过来的霓裳,委屈的哭,哭得霓裳也想跟着哭了。
  看见两人像是久别重逢的样子(其实大概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没见面),霓虹也悄悄退出了大厅,免得打扰了少女们的时间,主要是她受不了那股蛇的味道。
  “怎么了亲亲阿璃?“霓裳放开胡璃,胡璃擦擦脸上的泪痕,慢慢地把这钞悲剧’娓娓道来。
  “你爹爹太狠心了吧!”霓裳拉着胡璃坐下,帮她倒了杯茶。
  “对啊!我出门居然都没给我些人类要用的银子和食物!我最爱吃的蛇吞果啊!霓裳,不如你跟我一起走吧!”
  霓裳连连点头,然后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钱袋递给胡璃。
  “娘亲最近要我闭关修炼,我不能和你一起同行了,这些人界用的银子就给你吧!”霓裳同情地轻拍着胡璃的背。
  “我的亲亲霓裳,就你对我最好了!呜呜呜~”胡璃再向霓裳讨了些食物,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白狐居。
  百草林后就是人类的市镇了,胡璃其实很害怕,她修炼了四百年,就只有一次去人类市镇的经验,那时候还有娘亲陪着,如今却是孤身前行,各种心慌漫上心头。
  刚走出百草林,在一个山道上,胡璃感受到了两股很强的压迫感,仿佛有两个很厉害的人物就在这个山道的附近,吓得她连那修长的双腿都在隐隐发抖。
  随后,她果然听见了兵器相碰的清脆声,和一阵烧焦味传来,她马上躲在草丛里,多希望自己现在能隐形啊,天啊~想我堂堂毒龙谷少主,居然要出师未捷身先死!
  此时,山道有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从天而降,一头如瀑的黑发随意散落,一双水眸波光如月,高挺的鼻子,淡粉色的薄唇,额间一点淡淡的朱砂,神情淡漠,容貌绝色,一身白色宫装,如天阙上的月光女神,高雅而不可亵渎,胡璃这一眼却是看痴了,这个女子,比自称美貌无双的白狐族还要美上好多!
  此时一道灵力火光从天射下,直飞那个白衣飘飘的女子,只见女子身形一闪,那道火光便烧焦了女子身旁的草丛,烧焦味便是这样传来的。只见那个白衣女子依然淡然地站立着,如寒梅一般孤傲,而她手中已经从储物戒指中化出一把银光闪闪,通体透明的长剑,一看便知道此剑非凡品。
  一个红衣女子御剑而来,她的容貌也是非常出色的,但是比之那个白色女子,实在失色不少,始终是少了那出尘脱俗的气质。“我今天定要和你分个胜负!”那红衣女子气势非常高昂,说话时那眼瞳竟是红光闪烁,像是一团火般燃烧着她的视线。
  “你并非本座的对手,走吧。”那白衣女子开了口,声音甚是动听,但是语气却是和她的神色一般,淡漠非常。那红衣女子非但不走,手中还幻化出一团紫红色的火光,神色得意。那白衣女子并不在意,只见她的红唇念念有词,随即她手中的剑竟是泛起了寒气,连躲在草丛里的胡璃都能感受到那种刺骨的寒冷,何况是那个离那白衣女子那么近的红衣姑娘呢。
  只见那红衣女子全身僵硬的地站立着,手中那团紫红色的火光消失得无影无终,而且她的脸色也从本来的得意变得挫败。那白衣女子一个剑指指向红衣女子,那女子被击中的瞬间,周遭的寒冷消失了,而那个红衣女子狠狠地看来白衣女子一眼,愤恨地御剑逃离。
  胡璃看得眼珠子都快调出来了,口中呢喃着:救星啊~救星啊~
  随后,她便不管不顾地从草丛中蹦出来,直飞身前的白衣女子。那白衣女子其实早就探测到胡璃的存在,而如今胡璃的异动让她手中凝聚了一股灵力,只要她有不轨的意图,她便要她魂飞魄散,但是随着胡璃的靠近感觉到胡璃的实力羸弱,而且来者并无半点杀气,她便驱散了手中了灵力。
  岂料,那个灵力羸弱的小妖居然保住了自己的大腿!
  “大仙,大神,大人,求你收我为徒吧!小女子愿意为奴为婢,奉茶递水也在所不惜啊!”胡璃保住了白衣女子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抹在白衣女子的衣袂上。
  白衣女子的神色少见地出现了愠怒地表情,本来淡漠的脸色如今更是蒙上了一层雪霜。
  “放手…”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第一次写小说,文笔神马的还是生涩和幼稚得很,请各位看官包容包容。还有作者君目前还在念大学,更新时间不稳定,但是保证不坑。
本文的修仙阶别:练气,凝神,筑基,金丹,元婴,合体,化神,渡劫。    
    ☆、作死的小妖
 
      “放手…”
  那冰冷的语气传来,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虽然蛇是冷血动物,但是胡璃还是感受到了何谓寒气逼蛇,她泪眼汪汪地抬了抬头,却看见那个白衣女子像是在睥睨天下般地俯视着她,那表情比起刚才更是冷了几分。
  那双手像是不受控制地放开来,白衣女子嫌弃般地拂了拂袖,正要离去。
  “大仙!大人!我的救星啊!求你收我为徒吧!”看见自己的救星正要离开,胡璃终于回过神来,又叩又拜地,像个虔诚的信徒。
  白衣女子回头,道:“小妖,你可知本座是谁?”
  那懵懂的小妖摇了摇头,却见那白衣女子冷笑了一声。
  “本座乃天界神君,那你可知本座下凡可是为了什么?”
  那只小妖依旧摇了摇头。
  神的敌对对象是魔,而大部分的妖都低了神一个等级,对神来说,大部分的妖根本可以不屑一顾。
  白衣女子俯下身来,端起胡璃的下巴,与她对视。
  “本座是奉旨下凡除妖。”
  距离太近,一抹冷香钻入鼻尖,让空气多了几分迷乱,但是那冰冷的语气,加上‘下凡除妖’这句话,简直是让人,不,让蛇感觉到只要她轻轻一指,她便得灰飞烟灭了。
  下凡除妖……
  胡璃倒吸了一口凉气,干笑几声。道:“咳咳…神君大人您慢走。”
  白衣女子直起身来,正要御风离去。
  看见正要离开的背影,突然想到老爹三年之约,突然想到毒龙谷的蛇吞果,突然想到自己闺房的那张贵妃椅!突然想到了…
  “那个!…”
  胡璃又再次叫停了身前的神君大人,白衣女子似是真的有点不耐烦了,回头的瞬间,冷冽的眼神投射过来。
  哎!死就死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