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刀雨 作者:丑客

字体:[ ]

书名:刀雨
作者:丑客
 
文案
西北荒漠上,赏金猎人左千卫买下被卖为奴隶萧何并把她培养成自己的助手,千里追寻一个神秘的通缉犯。萧何随着左千卫走上了江湖路,为了找回自己的那个不被世间容纳的爱情。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女)萧荷,(男)左千卫 ┃ 配角:(女)赤君 ┃ 其它:
 
 
  ☆、行者风尘路
 
  西北关外,是一片黄土。荒漠中有一队人马在缓步前行。风卷起的尘土遮盖了那些人的身影。那一拨人马是两个骑着马的官差押送着一群被上了枷锁还有手铐脚镣的囚犯,而且都是女的。她们被判发往边关,这些人里大多数的罪名都是因为行为不捡,辱没礼节。很多人死在了路上,因为她们不得不带着沉重的枷锁徒步走几百里的路,当中偶尔喝点水,或者休息休息,由负责押送的官差做这些事,他们很粗暴,也并不关心。很多人就这样在半路上体力不支的倒下了。倒下之后,队伍不得不停下来,官差下了马,走过去踢两脚,等发现是真的死了,或者是严重昏迷了,就把身上的手铐脚镣解开,把人扔到路边曝尸荒野,不再多管,继续赶路。
  出关以后还有没多少路就要到驿站了,在关口和驿站之间还有一个小镇,队伍早上到达了小镇,在镇上休息了一下之后,到了快半晚的时候继续启程,囚犯们就席地而坐,喝点水,吃点干粮,然后被官差叫起来继续赶路。
  半夜很冷,每个人都过上了一条脏兮兮的稻草编的外套就当是用来保暖的了,其实压根没什么作用。官差穿着暖和的外套,提着灯,骑在马上在前面开路,后面的女人们缓步前行,她们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一开始上路的时候有十几个人,如今只剩下六个了。
  远处隐隐约约的传来了马蹄声,官差看见,前面一片漆黑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个光点,看起来就像鬼火一样。领头的官差拉住了套索,让马停下来。
  “吁~~~~~”
  “怎么了?”另一个官差走上前来询问道,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前路上的那个“鬼火”。
  光电慢慢靠近了,官差才看清楚那是和自己手里拿着的一样的一个纸糊的灯笼,外面用竹片绑成一个笼子,糊上油纸,里面点上蜡烛。两个官差警惕的把手放到自己的佩刀刀柄上。
  “什么人!?”官差喊话,先声夺人。
  “晚上好……晚上好。”对面的人走近了,来者骑着一匹黑色的马,身穿黑色的袍服背上挂着一个斗笠。官差看了看那个人手上还配戴着梆手,看起来像是个走江湖的人,不禁皱了皱眉头,手稍稍用力的握紧刀柄。
  “你是什么人?!”随着对方走近,一名官差已经拔出了自己的佩刀,
  “莫慌,莫慌,在下只是个夜路行者,今日有点冷。”对方骑着马走到了队伍面前停下脚步,嘴上虽然说着打招呼的话,却是把路拦住了。
  “你要干什么?”另一名官差看出了他的意图,也拔出了自己佩刀刀锋相向。
  “哇哇哇,且慢!且慢!我只是想要打听一点事情。”对方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是这样的,我听说这一队囚犯是上月末被判罚往边疆的民事罪犯。其中有一个人应该是在浙府被判罪送过来的对吗?”
  “有又怎么样?”官差不耐烦的问道,刀锋任然指着对方。
  “如果她还在的话那就太好了,在下有一事想要请她指教指教。”
  “给我说人话!”
  “呃~~我意思说我有事要问她,很重要。喂!你们!你们有谁是从浙府的青竹庄来的?”来者对着囚犯们问话,没有再多理睬那两个官差。
  “我……我是从那里来的。”一个清冷的女声从里面传来。
  “是谁说的?”来者没有看清谁动了嘴巴,因为大晚上的这段距离灯光照的不清楚。来者下了马,提着灯笼走下个囚犯的队伍,在走过两个官差的中间的时候他向他们笑了一笑以示友好,同时还从腰包里拿出了一些碎银子放到两个官差的腰包里。官差还举着刀,但是没有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
  他走到那一队囚犯那里,举起灯照过去,那都是女子,有的长得一般,眼神中带着绝望,有的还算漂亮,但一路的风尘让年轻的脸蛋失去光彩。她们害怕得发抖,但是当他走过倒数第二个女人的时候,他又退了回去,把灯笼举高看向那个女人。那是一张有些消瘦但是很俊秀的脸庞,长发有些凌乱的,身子也被冻的有些瑟瑟发抖,但是她的眼神中却透着一种神采,一种对于活下去的坚定。
  “刚才是你说的话吗?”来者走过去轻轻的询问道,那女子犹豫了一下,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也就是说你是来自青竹庄了对吗?”
  那女子又点点头。
  “你在那里是干什么的?”
  “侍女……”
  “那么你对那个地方的所有人还有地理位置都很熟悉是吗?”来者继续追问。
  “是的。”
  “庄主是谁?”
  “老太君,老太君名叫陈碧青,年纪很大了。”女子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她没有了刚才的颤抖,人显得很镇定。
  “太好了,踏破铁鞋无觅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左千卫……我……”左千卫说道一半忽然被两个官差打断了。
  “喂!别那样和她们说话!”
  “别哪样?”左千卫疑惑地抬起头回问官差。
  “别那样!”官差指了指左千卫和那个女子,意指左千卫说话的口气太客气。
  “两位~~两位官爷,在下只是一个夜行者,有事想要询问,正巧来者既是知情人,在下有些喜不自胜罢了……”
  “给我说人话!”官差有一次不耐烦的打断了左千卫。
  “我意思说我想出钱买下一个人,你看可以吗?”左千卫问道。
  “你别开玩笑了,赶紧给我滚!”官差不耐烦左千卫不停的纠缠。
  “得了,别傻了,她们都可以买不是吗?而且我愿意出一个高一点的价格给你们,这么好的买卖谁不想要?”左千卫提着灯笼朝官差走了几步。官差又把刀举起来对着他。
  “不卖!赶快给我滚!不然就对你不客气了!”官差发出最后通牒。
  “这位官爷,您是口头威胁我一下,还是真的打算对我动刀?”左千卫露出天真的表情看着官差,官差不耐烦的架起了刀,刀尖指到了左千卫的额头。官差抖了抖手,刀尖划破了左千卫额头的皮肤流出了血,这算是回答了左千卫的问题。
  “哦……好吧,既然这样的话……”左千卫话音刚落,右手放掉灯笼的瞬间从腰间拔出一把单环刀,举着刀的官差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清左千卫的动作,眼前的画面还停留在他凝视着灯笼,就觉着拿着刀的手臂感到一阵冰凉,他低下头去,自己的右手已被斩落,他表情未变,眼前瞬间闪过什么,耳边听到另一个官差的叫喊声时,他的喉咙已经被割断了,血如泉涌。另一个官差举刀还没来得及动,刀锋已到眼前,眼前一黑,与此同时左千卫的刀划过他的脖子。只是转瞬之间左千卫又回到了刚才站的地方把单环刀收回腰间然后提起灯笼,重新把里面的蜡烛点燃,他做完这些动作之后,两个官差才从马上摔了下来。
  一瞬间的变故使得那六个女囚犯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以至于的左千卫提着灯笼走到她们身边时被吓了一大跳。左千卫走到刚才那个女子身边继续询问。
  “那么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叫什么名字?”
  “萧荷。”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那个萧何?”
  “不是,荷花的荷。”
  “萧何……萧荷,一字之差意境就完全不一样了……”左千卫喃喃自语,萧荷不解的歪着头看着左千卫。
  “我决定了,你得跟我走。”左千卫说着不等萧荷回答就转身走到倒在地上的官差身边,从官差身上把钥匙找了出来,左千卫低头帮萧荷解开了脚镣,然后左千卫站直身子,突然抽出单环刀,萧荷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还没等反应过来只听得“咔嚓”一声,身上的枷锁和手铐已经被全部斩断了。
  “不好意思吓着你了,这种锁我不太会开,有钥匙也没用,我看不懂锁……”萧荷站在原地有些呆呆的看着左千卫,不知道下一步要干什么。
  “去把他们的衣服换上,虽然是男装但是保暖,不然你会冻死的。”左千卫低头去吧每一个女囚犯的脚镣全部解开,跟着银光一闪,所有人的枷锁全部解体落了地。
  “至于你们,想去哪去哪吧。”左千卫说着就不再管那些人,转身去看萧荷。萧荷已经把官差的官服传到了身上,萧荷简单的扎起自己的长发,然后穿上官靴。左千卫看着萧荷的打扮不禁笑了起来,虽然看起来有点脏但却是一个俊俏的压抑,萧荷身上隐隐的透出一股英气,与寻常女子很不相同。萧荷捡起了一把佩刀,然后熟练点配带在了身上,这个动作让左千卫有点惊讶。
  “我们骑马赶路吧,要去玉门镇还有一段路呢,我觉得用脚走很不合适。”左千卫对着萧荷说道。萧荷转头看了一眼左千卫,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到一匹马边上,一脚踏上翻身骑到了马上。左千卫也走回自己的马边上,骑上了马。剩下的那些女人还呆呆的站在那里不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命运的礼物,她们不敢相信自己这就自由了。左千卫和萧荷骑上马,萧荷回头看了一眼那群呆若木鸡的女人,然后就跟着左千卫走了。
  第二天,左千卫和萧荷骑了一晚上的马,终于到达了一个小镇。一晚上两个人之间没有多做什么交流,萧荷一直是面无表情,而左千卫则专心的赶路。进了小镇以后,两人放缓了速度,慢慢地走在小镇的街道上,周围的人群看见左千卫他们之后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他们在好奇些什么呢?”左千卫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群好奇的问道。
  “他们只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穿着官服还骑着马。”萧荷一晚上以来第一次开口说道。
  “哦~~~”左千卫再多说什么,两个人骑着马,一直走到了一家客栈。
  “我们下马吧,去弄点吃的。”左千卫说着就下了马,萧荷也跟着下了马,两个人把马拴在了客栈外面的木桩上。
  “小二?有人吗?”左千卫对着客栈里面喊道。
  “客官,您二位……二位……”店小二走过来招呼左千卫他们,当他看见萧荷之后有些惊讶的不会说话了。
  “我说……我说!”左千卫不得不放大声音,把店小二的魂叫回来。
  “呃……是……是……客官您二位要点什么?”店小二回过神来。
  “来点水,然后随便来点吃的。简单点能填饱肚子就行。”左千卫说着掏出一点碎银子放到店小二的手里,店小二赶紧鞠躬谢过客官之后到后厨那里去了。
  “我们坐吧。”左千卫对萧荷说道,萧荷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照做了。
  等着上菜的时候,左千卫仔细观察起萧荷来,萧荷虽然对着当下的事情非常迷茫,但是却并不惊慌,反而非常从容,这份气度在女子中非常的少见。
  “你看起来很冷静。”左千卫对着萧荷说道,听到这句话萧荷抬起头看向了左千卫,眼前这个男人的打量着自己,有些玩味和探究,但是却很有礼貌,保持着一些距离,不会让她感到不适。
  “还好吧。”萧荷有些放松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