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同人)坏人的故事+番外 作者:百里丶

字体:[ ]

 
书名:你是不是看了我的照片?
作者:报纸批发
 
又叫咸猪手攻也有春天。正文√番外√ 
忠犬攻×女王受,受被前任劈腿了,在酒吧里遇到曾经在地铁上对他咸猪手的攻,于是便搞上了。日常甜蜜
  
 
第1章
  梁钦站在地铁里面扶着杆。
  现在正好是下班的时间,地铁里人挨着人,好像都能把人挤成相片,“啪”的一下糊在车壁上,胶水都用不着。他艰难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把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再费力的扯了扯像上吊绳一样的领带,一脸的不耐烦。
  旁边的那个猥琐男一直在挤他!拼命的往他这边靠!那双手还一直不安分!新一代的地铁咸猪手!给他个机会,他就能整个人扑到梁钦身上,手背在梁钦屁股上蹭来蹭去。
  梁钦眉毛拧成一个川字,身上嗖嗖嗖的往外放冷气,堪比中央空调。
  “诶呦——”猥琐男抗寒能力十分强大,他又往前迈了一步,前胸贴着梁钦的后背,左摸摸,右摸摸特别对的起他猥琐男的名字。
  ”摸够了没有。“梁钦从牙关里挤出了两个字,像是一个即将爆发的火山。
  “对不起啊,小哥儿,人太多~太多!”猥琐男粲然一笑,露出与他形象极为不相符的大白牙,白灿灿的泛着光,这要是晚上,一定会成为天空中最亮的星……不,最亮的牙。
  五分钟后,车终于到站。梁钦把手里的手机放回了兜里,一个箭步就冲出了地铁,那架势堪比运动员百米冲刺勇夺冠军。
  走到了家楼下的的时候他抬手看了一眼表,下午五点整,天色溟濛。
  家里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人,因为李诚还没下班,而且梁钦本来也应该加班,就是提前结束了工作。
  梁钦又累又饿,终于能回家了,挤地铁挤的他他现在浑身酸疼,一点力气都没有,好像被人打了一顿。
  五点十分的时候,他站到在防盗门的门口,从包里掏出钥匙打开门。
  门没锁,可能是李诚出门忘了,回头一定要提醒他一下。梁钦想,现在贼挺多的。
  想着想着,他就进了门。
  客厅黑漆漆的,一丝灯光从卧室的门底下漏了出来,暖色的光铺满了一方地板。
  欢迎他的却是卧室的昏暗灯光,证明了着这房子里面有人。
  这不符合常理,如果李诚在家的话,一定第一时间就出来迎接他了。
  ……房子里面好像还有点别的声音,当然也可能是错觉,这间房子的隔音一直不太好。
  里面传出了粗重喘息声和些许从喉咙中溢出的呻吟声。
  这声音此起彼伏,抑扬顿挫,千回百转,精彩绝伦。
  梁钦听见这声音一下子就愣住了,他站在门口站了能有两分钟,才堪堪回过神。
  “啪——”他抬手把客厅的灯打开,然后低头就看见了摆放整齐的两双男士皮鞋,又愣了半分钟,他侧侧头,似乎在仔细听着屋子里面的动静,在确认着什么。
  任何一个正常的成年人都能分辨出这种声音,这种做’爱时发出的暧昧声音。
  ——没错了,里面的两个人正在上床,而且正在酣战,绝对不是错觉!
  要是被人一不小心打扰的话,没准都会直接萎了,下半生的幸福都会成问题,做这种事实在不道德。
  面对这种情况,大多数人的第一个举动是去捉jiān,但是梁钦明显不太正常。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之后,没立刻冲到卧室,而是慢条斯理的脱下了黑色的毛呢外套,随手搭在了沙发背上,然后他走了两步猛地一回手把防盗门关上了。
  “砰——”防盗门与门框子之间来了一个剧烈碰撞,房梁貌似也颤了颤,足以让整间屋子都听见声音。
  卧室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即传来的是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听力太好实在不是什么优点。
  梁钦的脸色有一些苍白,他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往杯子里面倒了点热水喝。
  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支烟放进嘴里,把打火机拿了出来点烟。
  屋子的窗户开着,外面的风呼呼地刮了进来。
  也不知道是外面的风太大,还是梁钦的手在抖,烟一直都点不着。
  “十分钟了,你们穿衣服的速度可真是不太快。”
  
 
第2章 。
  十分钟后,梁钦嘬了一口烟,吐出了一个烟圈,对着从卧室里面出来的其中一人说。
  卧室里面出来的两个人全都衣衫不整,扣子都系串了几个,一脸事后。
  看的出来这是有点急了,否则李诚这个人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脖子上还带着赤色的吻痕,李诚把衬衫的领子立了立,企图遮挡些什么。
  “宝贝儿,你听我解释。”李诚急急忙忙的说道。
  “诶,他叫你呢。”梁钦冲着李诚身后的人扬了扬下巴,眼睛却恶狠狠的盯着李诚。
  李诚身后的是个漂亮的男孩,眉目一看就很乖顺,现在他两个眼睛通红通红,还有一些手足无措,活像一只被人欺负了的小白兔,怎么欺负的就不一定了。
  听见了梁钦的话,小白兔的脑袋却抬了起来,挑衅的看着梁钦,脖子上还带着未褪粉红色。
  他和李诚的样子还真是要多暧昧有多暧昧,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刚刚结束了一场xìng.爱。
  梁钦把烟熄灭,缓缓低下头,左手的指甲都快陷到掌心的肉里。
  “李诚,我就不明白了。”梁钦摩挲着自己的虎口,他皱了皱眉,烟的劲太大,辣的他眼睛有点红,“你睾丸的功能有这么强大吗?我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呢?你这是精虫上脑还是色令智昏?约炮约到家里来了?你连开房的钱都没有吗!”说到最后,他声音嘶哑,比小男孩刚刚千回百转的声音难听多了。
  “我们不是约炮!”小兔子企图为自己正名,倔强地喊回去。
  “你闭嘴!”李诚把自己的衣角从小兔子手里抢救了出来,冲他吼回去。
  小兔子的眼睛又红了红,紧紧的咬住了下唇,眼泪终于淌了下来,这回他学聪明了就没再说话。
  “你说约炮还约了个没脑子的。”梁钦冷笑了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那两个jiān夫jiān夫走了过去。
  小兔子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看起来可怜极了,眼睛骨碌碌的转。
  梁钦慢悠悠地说,“偷情被人都发现了,你们是不是约炮是重点吗?床都他妈上了谁关心你们是友谊炮还是爱情炮啊!我得多有病才跟你俩探讨爱情到底有多深啊?!这要是个脾气不好的,不得把你俩都打进医院啊?”梁钦的情绪突然平静了下来,他摇了摇头“这也就是我脾气好……”
  “哗啦——”
  他一抬手,就把半杯子热水都扬到了李诚和小兔子脸上。
  一人一半,特别均等,上衣都湿了。
  “对了,李诚你刚刚不是要解释吗?”梁钦坐回原位,双腿交叠,斯文的不忍直视,“你说,我听,你是要交代出轨起源还是经过还是现在的结局?需要先打一个草稿吗?”
  “阿诚——”小兔子这回真哭了,这可是纯纯的开水啊!一点不掺杂的啊,“我疼。”
  李诚理都没理他,眼睛一直看着梁钦,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放弃了这个想法。
  跟这个小兔的现场直播都让梁钦听见了,也确实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总不能说他们两个人在团结友好地看钙片,事情本来就黑的不能再黑了 ,就别再描了,徒增尴尬。
  “对不起。”李诚擦了一把脸,闭着眼睛对梁钦说。
  “还行,看来新恋情没让你智商降为负。”梁钦放下腿,抬头看着李诚,“还好你没说什么酒后乱性,一时间冲动之类的鬼话,要不然我会忍不住把这杯子砸你脸上,鼻子砸断了的话我还得包你医药费当做分手费,有点亏。”
  李诚低下头,神情痛苦。
  梁钦扯了一下嘴角,“这个小白兔质量有点差,不得不说你眼光下降了,他动过鼻子眼睛和下巴,幸好男男生不出孩子,他这基因可不太好,孩子长相没保障,我头一次发现同性恋也是有好处的,还得谢谢你俩。”
  “你这人有病吧!”小兔子被戳到了痛处,他终于忍不住了,冲着梁钦大声喊道,“我长的再丑也没关系,你自己又是个什么东西啊!我整个容可比你那些奇怪的性癖好多了!你知道阿诚忍你多久了吗?!”
  ==========================
  QAQ七、七更会肾虚吧……
  嗷,没事的话周末两更,工作日更新不定= =最近路由器总坏。
  
 
第3章
  “这我还真不知道。”梁钦有些错愕的看了李诚一眼,脸变得苍白。
  半晌,他突然笑了起来。他侧身把放在沙发上的外套穿了起来,他声音低低的,“李诚,分手吧,也算我识人不清,你不用忍我了。”
  说完,梁钦立刻开门走了出去。
  他没上电梯,反而在楼梯的阴暗处站了一会儿,身体笔直,像是在跟人做斗争。
  楼梯间很黑,黑到压抑,梁钦觉得自己快要窒息。
  直到现在,梁钦还觉得有点不真实。
  他被出轨了。
  他摸着墙壁一点点下楼梯,脚步声很小,呼吸声却很重。只有用力的呼吸,才能让他觉得顺畅一些,才能让他感觉到自己心脏的跳动。
  梁钦下了楼,寒风瑟瑟,从他的皮肤吹到心脏,一路呼啸而过,毫不停滞,寒气从表面侵入内心。
  风像是一把钢刀刺进他的胸膛,才心脏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痕,被割裂的位置一点一点留下鲜红的血液,痛感从心房传递着大脑,痛觉中枢通路弥散,流至四肢百骸。
  他跟李诚在一起两年,一直相亲相爱,就连吵架都很少。脑电波基本一致,兴趣爱好更是难得合拍,除了他的一些事情之外。
  梁钦靠在墙上,手指有些颤,点了几次火都没能将烟点燃。
  零散的记忆被冷风刮碎,梁钦靠在角落处的墙壁抽烟,直到火烧至烟末端烫了下手,他才冷静了下来。
  他平时用的东西全都在李诚的那里,他自己的家已经很久没回去过了,想必地板都会落了一层薄灰,而且日常用品少的可怜。
  他刚刚已经无比干净利落的跟李诚说了分手,难道现在还回去取下东西?
  开什么玩笑。
  旧的东西不要了,明天去买新的就得了,但是他现在也不想回自己那个冷冰冰的家。
  想着想着,梁钦抬腿就往不远处的酒吧走了过去。
  酒吧里面光线极暗,梁钦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点了些度数较高的酒。
  自己跟自己喝的特高兴,特兴奋。
  好在他这桌没人,要不指他的酒品,还不一定出什么事呢。
  虽然酒量不佳,但是架不住这人有一颗想喝多的心!没多大一会,梁钦就头晕了,眼前的酒杯都变成了双影。
  耳边歌手唱歌的声音小了许多,酒精是极好的麻醉剂。
  “小哥~喝杯酒不?”恍惚间,一个牙特别白的男人一屁股坐到了他身边。
  梁钦眯眯眼,这人脸是双影。
  再眯眯眼,他还是双影。
  “你别晃!”梁钦冷冷地说。
  双影立刻重合了。
  梁钦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是他作为一个资深脸盲症,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人了。
  而且酒吧灯光昏暗,这人脸还不白,都快跟背景色混搭在一起了,像认出来就更难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