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攻略阵营女神 作者:清载

字体:[ ]

 
文案
 
游戏是生活的一种体验,而生活却不能有如游戏一般随意。
或许我还不够强大,只要你站在我身边,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力量。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谌安,陆寒渚 ┃ 配角: ┃ 其它:
 
 
 
  ☆、不作死就不会死
 
  人倒霉时候喝水也塞牙缝,沈谌安终于认命似得坐在了被早前那一场雨淋湿的马路上,沮丧着一张脸,看着来来往往飞速行驶的车辆。时间倒回几分钟前,她还是踩着高跟鞋气势昂扬的走着,手机微微地远离耳侧,依旧能够听到里面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草!”实在是忍不住爆了粗口,啪的一声关了手机,未防脚下,不知道哪个缺德鬼干的,此时她的鞋跟正陷在了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小洞中,脚腕处也是脆生生地疼。之前张莹闹着要分手,她已经够头疼了,那个泼妇一般的女人,想想自己当初是眼瞎了,才会看上。
  身侧行驶过了一辆黑色的跑车,停了一会儿,车窗摇了下去,露出了一个女人冷漠的侧脸。车里的人慢条斯理的将头发拨到了一半,揭下了墨镜,抿着唇定定地望了沈谌安几分钟。
  “沈,你坐下地上干什么?”
  “眼瞎了,没看见我脚扭了。”沈谌安没好气的吼了一声。然后,车窗摇了上去,车子发动,溅了她一身污水。沈谌安有些瞠目结舌的望着那绝尘而去的跑车,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方才的那个人,是她的顶头上司,学校社联的主席,这一回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沈谌安没有住校,图的就是外出方便。费尽千辛万苦的挪到了自己的小公寓里,将自己丢进浴室洗个干净,大字型的躺在柔软的床上,喟叹着这难得的轻松与舒适。合着眼,似是要进入睡眠,却被手机闹铃声给吵醒了。死死地皱着眉,原本还以为是张莹,仔细一瞧,是死党顾意轻打过来的。“喂。”沈谌安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
  “小安子,赶紧游戏上线!”
  “我好困,不要了。”
  “快点,你不是对阵营女神很感兴趣吧?今天这场戏绝对够精彩!”
  “真的?”沈谌安像是一下子来了精神,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朝着书房电脑边移动。“你可别诓我。”
  “别废话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那头的顾意轻有些不耐烦了,说完这句话就搁了电话。
  就再信她一回,摸着下巴,游戏已经在启动中的。沈谌安原本不是喜欢网游的人,只是大学生活缺乏趣事,顾意轻便向她推荐了剑侠情缘三这款游戏。这种武侠风格,人物和剧情布置都显得古色古香,行动处飘然若仙,很是符合沈谌安的心意,因而她这个游戏小白也就坚持玩了下来。要问这个阵营女神是谁,她可是自己玩的这个区的风云人物。并不是靠着千里送八一八才走上了这个位置,在男性阵营指挥的时代,她以一己之力,将恶人这个在本服弱势的阵营,给拉扯起来。这些都是顾意轻说的,作为一个中立党,平日里种菜挖草养马就够了,对于pvp的那些个事情,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这阵营女神能够吸引沈谌安的唯一一点,就是她是个军娘。这游戏里军娘何其多,然而沈谌安看上的也就这么一个。
  【系统消息】玩家一顾意轻邀请您组队。
  过了图才登陆就收到了顾意轻发过来的组队消息,之后就是一个聚义令把她拉到了昆仑。冰天雪地,天空中飘着雪花,空旷的雪白原野,只有一棵孤零零的树站立着。
  【小队】一顾意轻:你自己传送到恶人谷,中立号不用排队的。恶人谷攻防频道:53241,赶紧过去听,今天大攻防女神指挥!
  然后叮的一声,系统消息提示好友一顾意轻已经下线。
  沈谌安玩的是纯阳号,她喜欢道姑那种纤尘不染仙风道骨的气息。原本穿的是破军套,只是她最近爱上了秦风套装,便拓印了一套,对于商城里的时装,倒是没有什么兴趣。她始终觉得服装外观也是一个门派的特色,要是大家都穿着商城里的时装,走在街上一眼望去,都无法区分门派来。
  听着yy里面那略带着清冷的声音,沈谌安忍不住开始想象对面女神的样貌,甚至是将角色的形象给人套入。进入了恶人谷,瞬间从一片冰天雪地进入了一片杀伐萧瑟的世界里,就连场景音乐也变了。听着指令,找到了大部队,她随便的点了一个人跟随,便开始等待着顾意轻口中所说的大事情来。在沈谌安的眼中,那些人都是黄名,而在浩气和恶人彼此的眼中,都是敌对的可恨的红色。不断地有人倒下去,变成灰暗的颜色,又从复活点飞过来,继续战斗。
  “霹雳啪里——”一阵声响掩盖住了游戏音乐,明艳如火一般的颜色在众人脚下炸开来。心形烟花,漂浮着的玫瑰还有冰蓝色的幽光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副炫美的画面。众人仿佛是一下子愣住了,系统消息一条又一条从屏幕正上方划过。
  江湖飞马快报!“凌虚一剑”侠士在恶人谷对“月上寒渚”女侠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
  江湖飞马快报!“凌虚一剑”侠士在恶人谷对“月上寒渚”女侠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
  江湖飞马快报!在恶人谷【有情人】“凌虚一剑”对“月上寒渚”使用了传说中的【千衷不渝】,从此向江湖宣告……
  yy里同时响起一个温柔的男声:“月上,做我情缘好么?”
  这个凌虚一剑可是浩气盟的男神指挥!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人群中仿佛炸开了锅,从世界频道开始刷在一起,那些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复制党也跟着凑热闹。聊天频道被各种相爱相杀的言论充斥着,可以想象那些个小女生眼中泛起了小泡泡。yy里男声响过之后便是一瞬间的静默,浩气阵营指挥自然不是跳到了恶人的攻防的频道来,而是转播过来的声音。所有的人,都等着阵营女神的一个回答。
  “天策上马突过去拍沧月,藏剑鹤归起风车了,剑纯爆无敌……”
  女神的声音响起来,清冷的有些残忍,听到了指挥的命令,那些人风一般冲了上去。在空前的浪漫场景中,将对方团灭,结束了这场攻防。所有的少男心少女心破灭之后,仿佛又恢复了原先敌对的那种样貌,恨不得将对方除之而后快。
  “咦,怎么有个中立的黄名跟着我们,不会是浩气的007吧?”在副麦上的一个汉子这么说了一句。
  “艾迪是什么?”女神问了一句。
  “月落寒江。”立马有人献殷勤似得贴出了这个账号。
  沈谌安杵在了原地,听到了密聊叮叮叮的响动,原来自己的名字被一群人狂刷着。期间还有人问,这人跟女神是什么关系,这情侣名字……
  XXX对你开启了仇杀:54321
  XXX对你开启了仇杀:54321
  ……
  瞬间,面前一片鲜红,作为一个中立党,沈谌安有幸观赏到了这份画面。
  “呵呵,007.”近聊界面还在刷着。
  躺在了凉飕飕的地上,鼠标移动点到了女神,看着她一身火红的破军战甲骑着里飞沙,□□倒握在手中,似是一片肃杀的模样。
  【月上寒渚】我情缘,呵呵,要不是听说有人要撬墙角,我才懒得来。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沈谌安将女神的艾迪给贴出了。
  一片静默。
  月上寒渚对你开启了仇杀。
  5……4……3……2……1
 
  ☆、不作死就不会死
 
  Z大作为H城著名的学府,是众多学子梦寐以求想要考入的,沈谌安无疑是那个幸运的人。她的家境很不错,作为家中的独女,打小顺风顺水,不过沈爸沈妈的教育不错,至少没有养出个纨绔的败家女来。沈谌安不喜欢住校,是因为初中时代住宿时发生的一些事情,沈爸沈妈也便顺着她,在学校附近买下了单身小公寓给她居住。
  沈谌安没有什么大小姐脾气,为人也低调得很,看穿着也看不出是哪家富贵子弟,就连平常出行也是骑着她的那辆宝贝单车,穿着高跟鞋出去绝对是意外,她绝不想再体验之前的那种生活。和沈谌安成为明显对比的是社联主席陆寒渚,出行专车接送,生怕别人注意不到她似的。只是她为人冷峭,冲着她家世和容貌冲上去的献殷勤的人很多,最后都是铩羽而归。在男生中受欢迎的程度和女生中明显是成为反比的。那陆寒渚极少与人说话,总是一副高傲的模样,她身边亲近的好友自然也是极少。
  大三的生活与想象中的一般清闲,沈谌安的父母已经替她安排好未来的轨道,她也不需要考虑之后的工作问题,毕业之后回到自家的公司从底层做起就是,因而她比其他人更显得清闲。学校里的社团五花八门,沈谌安当初入了社联为了练习跟别人打交道,私底下,她还加入了一个诗词社。这社团是新建的,不光是两年光景,里面人也是冷清,除了最初时候设立聚会了一遭,便少有交际。后来,就连例会也省了,这倒让沈谌安产生几分遗憾之意,对于诗词一道,她确实喜欢,有时候难免想要找到同道中人来。
  “一点到一教321来开例会。”
  收到这短信时候,着实令沈谌安惊愕,原本下午没有课的,她已经背上书包准备偷偷溜回家了,只是很遗憾的是,她不能了。这几百年没有什么讯息的社长,一来就发出这么个短信。估摸着好多社员都不回去吧,有些人只是一时好奇来玩玩,兴致过了,再加上诗词社沉寂这么久,早就以为它废了。
  沈谌安的猜测没有错,确实是很多人对这短信不以为然,以至于她到了一教321,数了好几回,还是四个人,算上她在内,一个社长,一个副社长,还有一个冷着脸的主席大人,不知道是哪阵风把她吹出来了,沈谌安显然是忘记了,不管是什么社团的例会,社联都会派人过来记录,只是今日是主席大人亲自动身罢了。诗词社社长一脸尴尬的对着陆寒渚解释,瞧着她越来越冷的脸色,将走近的沈谌安推了一把。
  “你们诗词社例会就这么点人,其他人呢?”翻着手中的名单,陆寒渚的眉头紧紧的皱起,要是一个社团如此死气沉沉不能运作,留着似乎也没有什么用。一抬头撞进了沈谌安那惊讶的眼神,她轻哼一声,“沈谌安,你来做什么?”继续将名单翻下去,发现上头沈谌安的名字,陆寒渚更是讶异地挑眉,怎么看这沈谌安都不像有如此闲情风雅的人。
  “来得正好,虽说你是诗词社的人,但你也是社联的部长,不用我多费口舌,你该知道如此境况如何处理。”一股脑的将名册塞到了沈谌安的手中,看了看腕上的表,眉头紧紧地拧起,“我有事先走了。”
  什么人啊!沈谌安有些瞠目结舌的望着陆寒渚的背影,听着那高跟鞋在地上碰撞发出的噌噌噌的响声。转过身,看着苦着脸的社长,一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想到那冰山也来了,你不要伤心,反正你在她心里也没有形象,你要努力搞好诗词社,让她另眼相待。”还以为社长是因为倾慕陆寒渚被其批评而伤心呢。
  “你说,我发的短信这么没有效力么?怎么都不来?”哭丧着脸,社长哀怨的说道。
  一个大男人,让沈谌安不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将那些花名册随手朝着桌子上一甩,拎起了自己的背包,喊道:“反正也没有人,这会开不成了,我先走了哈。”不顾形象的翻越了桌子,朝着后门快步地走了出去。
  原以为这件事这样子便是完了,只是在傍晚时分接到了一个电话,让沈谌安哀嚎不已。全然陌生的号码,然而显示的是本地的。看了眼游戏界面,幸而此刻并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事情。沈谌安紧拧着眉,控制着自己的语气。
  “是沈谌安吗?”对面传来的声音有些熟悉,似乎是在哪里听过一般。
  “喂,我是沈谌安,你是?”
  “……陆寒渚。”对面沉默了一会儿,才冷淡的回复道。她该是听到了沈谌安这边的声音了,竟然反常的问了一句,“你在玩游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