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同人)冥王+番外 作者:百里

字体:[ ]

 
《冥王》作者:百里丶
 
文案:
——你怎么不讲规则?
——我舍不得让你疼。
内容标签:HP 天之骄子 虐恋情深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斯塔洛特·马尔福,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 ┃ 配角:HP一众 ┃ 其它:鬼畜,年下,治愈
 
 
==================
 
  ☆、第 1 章
 
  夜凉如水,不单单是因为外面的大雪铺天盖地,无论是谁都不想在这种日子里踏出家门一步。泰德·唐克斯也不想,他更想围抱着妻子和刚刚不满一周的女儿围在火炉前好好的烤烤火。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这雪已经下了挺久的了,久到人们的脚踏上去,就可能会没入整条膝盖。
  泰德在窗户那里看了已经不是一个来回了。
  “泰迪,可以把奶瓶给我么,朵拉好像又饿了。”棕色卷发的女人,优雅漂亮,女人有着大而有神的眼睛,头发是棕色的卷发,她怀里还抱着一个,这个孩子可和女人不大一样,鲜艳的头发,精致的小脸,而且那头发颜色变来变去的,哦,对了,这是一个天生的阿尼玛格斯,这孩子可真好运。
  被名为泰迪的泰德点点头,又瞧了瞧窗户外面。执行了妻子的命令。奶瓶里的牛奶还是温热的,屋子里怎么说都暖的厉害,可是外面。
  “你在看什么,从昨天你就一直待在那里看。”泰德的妻子这样问着,泰德有点紧张的看向已经哄睡了小女儿的妻子向这边走过来,赶忙拉上了窗帘说“没什么,多米达。你昨天忙了一个晚上早就累了,早点上楼上休息去吧。”
  “还没事呢,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安多米达,迷惑的说。泰德赶紧拉上窗帘,可是结果却晚了一步。安迪已经走过来了,而且她也看到了。
  “那是什么?我们家里什么时候多了那个?”
  “没什么?昨天看见的。”泰德有点不知所措的说,“没事,那应该不是人——”
  “你说那是一个人?梅林在上他在冰天雪地里待了一宿!你怎么不早说,快去把他叫到屋子里来呀!”安迪富有善心而紧张的说。泰德连忙摇头“不行,多米达,他在保护罩外面,我们不能冒险。”
  “什么?就因为这个理由?泰迪,我们可能害死他!!!”
  “多米达,听我说,说不定他是神秘人的人,我们不能暴露了自己!”
  “他是一个人!他快要死了,梅林在上,那片黑乎乎的是血,神秘人的人也不见得会杀了他的救命恩人,你快去救他!”
  “不行——”
  “那我去!”安迪说着就要拉开门,是有冲出去的样子,她手里紧紧的攥着魔杖,说不害怕是假的,可是她又不能让自己就这么不去帮助一个此刻应该需要被帮助的人。
  “等等!多米达,等等,我去,我去救他,你看好朵拉!”泰德说,也攥紧了手中的魔杖。
  门终究是打开了。外面的冰天雪地,里面是温暖如春,这可真够要命的。泰德想,大雪真的能没过膝盖,这是真事。泰德小心翼翼的挪动着步伐,总算是到了保护罩的边缘。现在他和那个看起来像是个人的有着那么一个保护罩的距离。泰德抽空看了一眼在屋子里的安迪,他能看见女人紧张的模样。宽大的手掌贴靠在无色的保护罩上,然后一瞬间金光蔓延出来,像是一层水一样。就这么踏出去,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可是危险的事情是眼前的人。
  泰德说不出来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他整个身子都埋在雪堆里,只能瞧见一丁点黑乎乎的袍子,泰德松了口气,那黑乎乎袍子的材质不是食死徒特有的丝绸袍子,而是粗糙的麻布,穿在身上算不上舒服,但是绝对结实。食死徒们不穿这种袍子,他们都是,对了,高贵的纯血统。
  “你还活着呢么?”泰德小声的问了一下,可是那并没有回答。
  入手是有点滚烫的身体,这人还活着,只是在发烧。泰德心中有了答案。然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把人从雪堆里□□了。这下子他看清楚了。
  白皙的和漫天大雪有的一拼的脸色,俊秀美丽的模样,是个女孩。哦,梅林再上竟然是个女人。除了右眼处那道划过整只眼睛的疤之外,这女人长得可真不错。泰德想着别的,但是现在他能肯定了,这家伙肯定不是食死徒,食死徒里面只有一位女性,而很不巧,他认识那位女性。拦腰就把女人抱起,然后连带着的还有两把武器。没错,是武器,长刀,两把,一把是雪白色的无论是刀鞘还是刀柄都是雪一样的白色,那上面甚至还有一条银色的缎带系在刀鞘处。那可真是一把漂亮的好刀,就算是泰德不懂这个,单纯以审美的角度来讲,那真是漂亮的不得了。可是另一把不怎么样,纯黑色的,像是深渊一样的黑。泰德拽了两下,想要把这两个玩意从女人身上拿下来,但是,那效果不大。
  “多米达,来点水,她好像是个麻瓜,我没从她身上感受到魔力。”泰德大声的说,安迪惊呼了一声,立马把沙发腾出来,让泰德抱着女人躺在上面。然后又弄旺了壁炉里的火。入目的是一头银色的长发,这有点莫名的熟悉,然后当安迪看向那张脸的时候,却更加的迷惑了。漂亮的让人吃惊的美丽,就算是有那道疤痕也丝毫不能破坏女人的美感。熟悉又有点陌生。
  “可是,我们不知道怎么治疗麻瓜呀。”安迪迷惑的问,泰德也不知道,但是还是说了一句“总之先给她退烧是没错的。”
  治疗麻瓜的发烧,说真的这可真为难两个巫师。但是就算是再难,也是难道不了他们的。他们有的是时间来处理这些。但是比较遗憾的是女人的烧一直没退,而且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泰德眼睁睁的看着自家沙发因为过高的温度而燃烧起来,说真的,他已经算是了解麻瓜了,毕竟他父母都是麻瓜,可是没见过哪个麻瓜发烧能把沙发烧起来。而庆幸的是,这次之后,女人的温度总算是平稳了一点,即便还是热的有点吓人,但是情况好多了。家里还有一间客房,泰德和安迪想想就把女人送到了那里。这真是漫长的一天,两个巫师这样想,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晚上了。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铺,还有陌生的气息。
  被救了。某种意义上来说。
  泰德上来的时候,不得不说看到的场面挺吃惊的,黑色麻布袍子敞胸露背。白皙的身体白皙背部是烙印着漆黑色的黑暗堕天使。她没穿上衣,女性特征在她身上算不上傲人,再用绷带绑住一点,只是微微隆起。可是凹凸有致的锁骨,光洁的肩膀,怎么说都有点不合适。女人是盘膝坐在木质地板上的,这天气有点凉。她闭着眼睛,说真的这样泰德不知道她是醒了还是没有。不过那把漂亮的白刀就放在桌子上,不像是那把黑色的长刀,横放在女人的膝盖上。泰德收回了视线,有点好奇那把漂亮的东西。缓缓的伸手,他挺想拿来起来看看的。
  “别动。”
  沙哑冰冷的声音,一如女人的脸色。泰德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手,有点尴尬的说“抱歉,打扰到你了,你好点了么?”
  “啊……”很冷的声音。
  按理说,得说个谢谢什么的。泰德想,然后没在意那些东西,就说“多米达,我是说,我的妻子做了些热汤,你昨天发烧烧的不轻,下楼来喝点,身体没有事了吧。”
  “……”
  无声。泰德站了半天,尴尬的不行,他是想要说什么话,可是这会儿简直是逼仄的要命,索性直接下楼了。安迪看着他下来,面上有点担忧,她这正抱着一岁多点的朵拉,给小孩子喂着肉汤,随口就问“她醒了么?还在发烧么?泰迪这可不行,我们得把她送到医院去。”她是笃定女人没醒,可是泰德摇摇头,“她醒了。”
  “圣芒戈不行,至少送她去麻瓜医院——什么?你说什么?”
  安迪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她刚一抬头就看见让人吃惊的一幕。女人敞胸露怀,黑袍若非有腰带紧紧的束缚着,不然这袍子一定掉下来。她上身什么都没穿,只有用绷带包裹住了胸部。然后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女人拄着雪白的刀,一下一下敲击着木质地板。
  她是一个盲人。
  “梅林!泰迪,你快去扶她,你已经醒了!”
  这下连泰德都吃惊了。他没想到这个女人是个瞎子。有点紧张的上前,刚要伸手,然后传来的声音足够让这间房子所有的人都感受到冷风过境的气息。
  “不用。”
  这可真冷。
  女人说,一步步下楼,长刀有节奏的敲击,她甚至绕过了摆在一边的盆栽仙人球。然后她就在所有人吃惊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拉起了一把椅子,坐在上面了。
  “水。”
  很冷的声音,泰德和安迪对视一眼,然后前者慌忙去拿了。送上手边的温水,泰德瞧见了女人白皙光洁的手掌不像是经常握刀的人,就算是他的手掌在拿魔杖的地方都有一块茧子,安迪也是。
  温水灌入身体里,缓解了胸腔中的燃烧感,如果记得不错的话,她失去意识的原因,应该是太热了。
  “谢谢。”女人说,安迪赶紧说“不,不客气,小姐,我叫安多米达·唐克斯,你可以叫我安迪。小姐,你好点了么?”
  女人点头,微微皱眉重复“安多米达……”这个名字很熟悉,然后她又说“你们是巫师?”真是准确到精确。安迪悄悄的瞪了一眼泰德,他说这个人是个麻瓜。
  “是的,小姐也是巫师么?外面那么冷,我们昨天——”
  “不是。”女人打断了她的话,“本座要去翻倒巷,迷路了。这是哪里?”
  这可真是奇怪的自称,而且一个麻瓜要去翻倒巷,安迪偷偷的想,可是她还是说了“这里是伦敦外的一片荒郊,你不知道巫师们正在打仗——”
  “安多米达。”女人突然说,打断了她的话,“安多米达·布莱克跟你是什么关系?”
  安迪一愣,她真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至少她就不认识她。然后有点错愕的说“我就——”
  “多米达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人,名字只是一个巧合。”泰德抢先说,他现在紧张的出汗,他已经看见女人把手握在那把漆黑的刀上面了,这个人很危险,直觉告诉他的,而且他也悄悄握紧魔杖了,这太危险。
  “撒谎。”女人说的冷冰冰的,这次双手都握在了刀上,泰德抽出了魔杖,可是就在那一瞬间,雪白的刀出鞘,没有人能看清她的动作,那美丽优雅的长刀就已经架在了安迪的脖子上。阴冷的声音从女人身上散发出来,一如外面的冰天雪地。
  “安多米达·德鲁埃拉·布莱克,棕发蓝眼,1955年3月12日出生,1966年进入霍格沃茨斯莱特林学院。告诉本座,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还活着呢么?”
  那场面真够混乱的,朵拉的啼哭声,安迪的尖叫声,泰德的威胁声,全都混杂在一起了。
  “闭嘴!”
  一声阴冷沙哑的咆哮,让所有的一切归于无声。女人收刀,美丽的长刀回归到了它该有的地方,然后就在这片刻的时间里,一瞬间寂灭了,那些愤怒的情绪都没有了。有的只是有点无所谓的模样。然后泰德听着她说。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他们明明没有说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为什么她知道?泰德疑问,可是女人站起来逼迫的声音的让他不得不好好对待。可是他又怎么能知道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是怎么死的呢?!
  “死于龙疫梅毒。”
  “……”
  女人沉默了半天,却让两个人紧张的不行,安迪真怕朵拉会再次哭起来了,她小心的安慰着朵拉,没一会儿听见了女人的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