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是我的魇 作者:葬心未亡人(一)

字体:[ ]

 
 
文案
 
大学时代谢晓悠爱上了齐若,所以她为了齐若的梦想创办艺术学校倾尽所有,不辞劳苦。
 
齐若为了利益放弃了和她一起白手起家的谢晓悠,和高官养在外面小三单珊珊在一起。
 
在谢晓悠选择出柜的当天分手。
 
谢晓悠离开了,什么都没有带走,包括她应该得到的学校股份。
 
一年后谢晓悠遇到了万俟翼,一个和她一样拥有双重身份的女人。
 
生死关头,一心牵挂谢晓悠安全的人。
 
可是看到负伤流血,还护着自己的万俟翼,谢晓悠自责万分。
 
为了保护万俟翼,谢晓悠选择了回到黑暗,保护那个把自己看的比生命还重的人……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现代架空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晓悠,万俟翼 ┃ 配角:贺斌,谢天,苏峰,古姿言,马亮,齐若,郑琳琳 ┃ 其它:百合,谢晓悠
 
==================
 
  ☆、第1章 出柜
 
后背笔直,跪在冰冷的瓷砖上,谢晓悠握着拳头,忍着那后背不断传来擀面杖落下之后的疼痛。
    谢晓悠忽然有些庆幸,自己是选在了自己家老佛爷包饺子的时候说的这件事,所以老佛爷只是抡起了擀面杖,如果是老佛爷在切菜的时候,大概就会像自己抡起菜刀了。
    想来也是,生了女儿,养了二十几年,大学毕业,好不容易以为自己的女儿长大了,自己可以看着女儿穿上漂亮的婚纱嫁人了,自己也可以三世同堂,抱孙子了。
    孩子却和自己说自己喜欢女人,这辈子都不会嫁人。
    换作哪个做含辛茹苦的父母,都是会情绪失控的。
    所以朋友才会和自己说,别人出柜的时候,都要哭的死去活来的,让父母知道女儿是爱着他们的,只是自己选择的人和别人有些不同,但是那丝毫不影响她们对父母的孝顺。
    虽然知道是这么个理,可自己的眼睛里干巴巴的,完全哭不出来。
    自己从来不是爱哭的人,长大之后更是忘记了眼泪的味道。
    别的女孩子摔倒了会哭,而自己摔倒了,父亲会站在自己前面,对自己说自己站起来。久而久之,自己也习惯了遇到什么事都只是报喜不报忧,不让父母担心。
    选择放弃家里找好的工作,选择创业的时候,父亲曾对自己说,不要后悔,路是你自己的走的,我们能为做的只是给你一条路,既然你不走,那么以后你就是饿死在外面,也别回家要饭。
    那个时候谢晓悠只是笑,纯粹的笑着对父亲说,放心!我自己选的路,就算跪着,也会走下去。
    不知道低头,只是硬气的回了父亲一句话,就带着行李和母亲给的创业钱离开了家。
    在外面算是小有所成,一年前买了不少东西,快递回家。
    离开家两年,第一次回家,不只是为了看望父母,也为了郑重的和父母说出自己人生的又一个重大的选择。
    “老佛爷,我是认真的。”抬起头看着已经气得五官移位的母亲,声音里有些颤。
    “认真?你有多认真?你喜欢女人?你喜欢的那个女人在哪里?她怎么没和你一起来?让她来,如果她能跟你一起跪在我面前,说你们能很正常的夫妻一样一辈子,我就不再提让你结婚的事。”母亲看着脸上的表情认真而坚决的女儿,哭着扔下了手里的擀面杖,又气又心疼的抱住了女儿。
    ------
    谢晓悠跪在地上抱着哭的痛心的母亲,不知所措。
    虽然回来和母亲说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在被母亲用擀面杖打的时候,都没有掉一滴眼泪的谢晓悠,看到母亲那伤心欲绝的样子,眼泪止不住落了下来。
    那个人会和自己一起面对的,一定会的。
    在谢晓悠打通了那个认识了五年,在一起三年,其.中.共.同.奋.斗,过了两年苦日子人的电话之前。
    自己终于决定和家里说清楚,自己不会结婚的今天,被从小就疼自己的母亲,打了自己一顿,也因为自己说要和女人一辈子而被气得不轻,最后还是在自己的打死也要坚持和她在一起之后,母亲也妥协之后,她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打给了齐若,可这个电话却让她整个人都跌到了万丈深渊的冰湖中。
    在听到谢晓悠说,让自己和她见家长出柜的时候。
    齐若沉默了一会。
    “我们分手吧!”
    旁边一个不属于齐若声音的女声,娇滴滴的问齐若是谁的电话。
    齐若匆匆的说就这样吧!
    就挂断了谢晓悠的电话。
    谢晓悠拿着电话看了很久,笑得前仰后合,无法控制,笑声中有太多的悲怆和苦涩。
    看样子自己的死党楚琰说的是真的。
    可自己当时却怎样都无法相信那个和自己吃了三个月一袋五十块钱的土豆,和一袋五十块钱的白菜,一天两块钱买六个馒头,一个人一天三个馒头做主食,一顿一个馒头,一碗水煮的白菜炖土豆,步行两个多小时上班,三个月水电费只用了不到八十块钱,十块钱一个月的水费,除了洗澡用热水器,用电炒锅做菜热馒头,洗衣机洗衣服,两个人三个月,花了不到五百块钱的人,会在日子刚刚好起来的时候,会为了利益背叛自己。
    可是齐若刚刚的反应就是答案。
    齐若真的是在身边找了一个,所谓可以帮助她事业的女人。
    都说男人耐不住寂寞,看来女人也是一样的。
    异地恋两年,自己付出了所有可以付出的,所有的积蓄,母亲给的创业资金,工作的前程,父母的关心,朋友的友爱……
    可是最后,在自己想要和她走在阳光下,可以得到父母认同的时候,她却选择了和自己分手。而不是和自己面对,承担。
    自己真的是瞎了眼,为了这样的人一无所有。
    谢晓悠拿起挎包,直接奔向了火车站,不是为了挽回什么,也不是为了拿回什么。
    只是想让自己彻底死了心。
    其实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一切都无法挽回,已经输得一败涂地,她也想亲眼见见那个女人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想当面和齐若说清楚。
 
  ☆、第2章 陌路
 
单珊珊是一个比齐若大了五岁的女人,身上充满了沧桑和岁月的痕迹。
    坐在谢晓悠面前,她耀武扬威的晒着自己和齐若的幸福照片。
    “你知道这两年,齐若是怎么过的吗?”单珊珊用涂着水果色冰淇淋的指甲,点着咖啡厅的餐桌那纯木质的桌面。
    “齐若在骗你,也在骗我。”单珊珊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眼睛一挑,在咖啡杯上留下了自己樱桃红的唇膏印记。
    “她不想和你分手的。其实你们也不必分手,我和她只是玩玩。她想在我这里骗点钱,然后和我分手,回去继续和你过日子。你们可以继续在一起的。那天晚上电话里,我是故意叫她老公,给你听的,就是想让你知道,你一直被她骗着。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你是真心爱她的,但是她不值得。”
    单珊珊看着对面从见面就一直淡淡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这个女人长得不是多么漂亮,长发飘逸,没有染色,没有烫卷发,简单的直发齐刘海,娃娃脸,眉眼清秀,骨肉均匀,穿着黑色的牛仔裤,灰色的蝙蝠毛衣,似乎穿着矮根的短靴。休闲而带着些文雅。
    这个女人默默的为了齐若付出了不少,据说齐若现在创办成功的学校,其中有一半的资金是这个女人出的,这个女人可是为齐若四处奔波招生,还是齐若背后的贤妻良母。
    听齐若提过这个女人不止一次,不管一天忙下来多累,回家都会为齐若做好饭菜,为齐若准备好洗澡水,给齐若放好换洗衣物,自己去洗衣服。
    那个时候两个人刚刚开始创业,只能住在一个月六百块钱的老楼里,夏天阴潮,冬天供热不好,窗户漏风。
    距离办学校的地方做公交车要两个小时,忙了一天回到家在齐若去洗澡的空隙,谢晓悠总是会把脏衣服放到洗衣机里,那边洗衣服,这边拿出暖霸把被褥烘热,铺好,再去做饭,齐若洗完澡出来饭菜已经做好了。
    每次在应酬的时候,齐若都会对谢晓悠赞不绝口,说自己有个好的搭档和伙伴,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都被照顾的无微不至。
    单珊珊以为谢晓悠这个一直不肯走到目前的女人,是个又老又丑,无法带出门见人的女人。
    可是单珊珊没要想到那样一个贤妻良母的女人,既然看起来这么年轻淡漠恬静。
    “齐若想让我帮她,还想留住你,想让我们一个陪她在外面应酬,一个可以在背后照顾她。”单珊珊见谢晓悠一直像个局外人一样,淡漠的看着自己,想了想叹了口气,收起桌上自己和齐若的照片。
    “我和齐若已经分手了,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只是想见见你。不死心吧!”谢晓悠苦笑了下,低着头拿着手里的吸管,搅动这杯子里的牛奶。
    没有去和对面这个从见面,就故意压制自己几分,打扮入时,分外艳丽的女人争锋相对。
    自己已经输了,输给了这个张狂的女人。
    “我是回来收拾我的东西的。总不能让别人扔掉我的东西,即使是脏了的东西,我也要自己扔。”谢晓悠的声音很平淡,不过单珊珊还是可以听得出谢晓悠平日声音的甜美。
    原来爱,不是得到,而是放手。
    看来谢晓悠这个女人真的很爱齐若,可惜齐若选错了。
    为了名利,齐若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现在可以因为自己有利用价值而对谢晓悠始乱终弃,以后在比自己对齐若更有帮助的人出现的时候,齐若也一样可以把自己如垃圾一样扔开。
    不过自己可不是谢晓悠,这个一心一意都为齐若的女人。
    齐若是一头无情无义的狼,所以自己是不会留一个养不熟的狼在身边的。
    齐若在自己这里什么都得不到,不过自己在齐若那里,是一定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谢晓悠,你放心,齐若欠你的,我替你为她讨回来。
    “属于我的东西,我会都带走的,不属于我的一样我都不会多拿。”谢晓悠这样说。
    可是谢晓悠最后还是在离开的时候,还没有拿走属于自己的那一半和齐若合伙开的学校的股份。
    谢晓悠来去如风,一天的时间,她见了单珊珊,回了自己以前到现在一直租住的那个老楼房里,把自己在那座城市的东西都收拾走了,可是她发现,原来自己在这里真的有太多的东西了,根本那不走,屋子里的一切几乎都是自己买的。
    谢晓悠苦笑的看着自己曾经和齐若在创业的日子里住的地方。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傻。
    这两年为了让齐若可以一心一意的办学校,自己到处跑,到处招生,最后自己得到的是齐若这样的回报,无论是心理的背叛,还是*的背叛,对于她来说,都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