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冥婚之了鬼?+番外 作者:格毕老王

字体:[ ]

 
 
文案
只因一时财迷心窍,就被恶鬼?盯上。
 
比被恶鬼缠上更可怕的是被恶鬼逼亲。
 
“我把那些东西还给你,拜托不要再缠着我了”王琳无奈说。
 
“拿了我的聘礼,便是应下了这门亲事,”白衣长发的女鬼道。
 
可能是短篇也可能是中篇。比较轻松哒文。
 
俩都是貌美如花。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琳赵家大小姐 ┃ 配角:于御,刘蕊儿 ┃ 其它:
 
 
 
  ☆、第 1 章
 
  “……这是个定语从句,看,“王琳手指停在逗号后面的下划线上,”缺少个先行词,是让我们选先行词的话那首先就要排除AC了,然后看D,你看这里有个逗号,是非限制性定语从句,that不能引导非限制性,所以我们要选B which对不对”
  王琳表现的十足耐心,手指移到B选项点了点,声音一贯的轻柔,看着小姑娘的侧脸,“听明白了吗?”
  然而小姑娘木着脸低垂着头一声不吭,捏着笔在原来错误的选项上用力划了黑黑的一团,在后面写了B。
  看她这反应王琳心里微微失落,抬眼看了看旁边的闹钟,原来已经九点多了,好在这张试卷也已经讲完了,她坐了几个小时腰也酸了,王琳站起来捏了捏腰,看着她书桌上的几张英语试卷。
  “你主要是选择题丢分太多,选择大多考的是语法,这证明你语法掌握的还不够牢固,多看看错题是错哪,如果能做到一看题就知道它要考的什么语法那应该就没问题了”
  小姑娘闷不吭声把卷纸收起来,然后又从书包里拿出一张数学试卷来做,王琳是晚上六点来的,她来那会小姑娘似乎也才回家,接着三个小时都坐在这,一直帮她看英语试卷,这期间小姑娘和她一样坐在椅子上就没挪过。
  再拼也不能这样。
  “你晚上吃过了吗?先吃了再做吧!”
  小姑娘低头做试卷没搭理她,她知道这孩子不喜欢她,她也能理解,“你各科的成绩都很好,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晚上要早点休息……”
  “你收了钱就快点滚!”小姑娘猛地偏过头恶狠狠的瞪着她,忽然发狠,“我爸请你来是给我辅导英语,你还想登堂入室?!”
  屋外小姑娘的爸爸正好端着杯水经过,闻声赶紧推开门进来,在一脸错愕的王琳和目光凶狠的小姑娘身上看了一圈,最后目光放自己孩子身上,语气看似严厉倒不如说是嫌弃,“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没礼貌……”
  “您误会了”王琳也被她吓了一跳,回过神赶紧说,“蕊儿很乖,我们刚才只是在讨论一道题”
  小姑娘爸爸明显不信看着她俩,“是吗?”
  “是啊”说着王琳还低头笑着看着小姑娘,小姑娘怨毒的看了她一眼又闷声低着头趴桌子上做试卷。
  “你这孩子真是欠教育!”看小姑娘这反应,男人一脸凶狠,仿佛面前这个根本就不是他亲生女儿,而是仇人,抬起手掌就想打她。
  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什么王琳心里忽然升起一丝悲凉和疲惫,伸手挡着他。
  “现在都已经九点钟,刘先生我该回去了”她也累了一天,她现在只想回家,至于刘蕊儿和她父亲,她相信她离开了他们的矛盾也就迎刃而解。
  “哦对对对”刘先生立刻换上一张笑脸,走上来手十分自然的要放王琳腰后,“王老师忙到现在还没吃晚饭的,要不干脆就留下来吃个饭吧”
  “不用了”王琳忍住心里的不适,不着痕迹躲开,往前快走了两步,笑着说,“刘先生太客气了,现在时间已经不早,再晚了可能就没车了,”
  说着王琳拿起自己的包,走出刘蕊儿的房间走到房门口,刘先生一直紧跟她后面,听她这么说,连忙说,“我有车,可以送你回”
  换好鞋王琳转身站在门口,俯视着这个矮胖的男人,在她眼里他仿佛就是个表演拙劣的小丑,让她觉得既可笑又可悲,王琳面笑心不笑打断他,“不用了”
  然后看了眼刘蕊儿房间门口,王琳眼里闪过一丝愧疚,“现在时间不早了,您劝劝蕊儿,让她早点休息,成绩再重要也没身体重要”
  “这丫头饿一两顿也死不了”这个男人完全不在意的说道,说着还又堆着笑脸往门口凑过来,“王老师啊,什么时候……”
  不等他说完,王琳转身打开门,“时候不早了,我先告辞了”
  出来后带上身后的门微微用了些力,声音有些大,王琳眉头一皱顿了顿,回头看了眼房门,为没有控制好自己情绪而有些懊恼。
  王琳捏了捏肩上的包,回头看着前方,大步离开。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在幽暗长长的走廊上不断发生回音。
  到底错在谁?她由始至终什么都没做,她有错吗?
  可是她这种逃避的态度无异于是在纵容那个男人,只会让他更加肆无忌惮。
  如果说那个男人事罪魁祸首,那她是无形的帮凶,受害者是刘蕊儿,她是最无辜的。
  她不是初出社会的菜鸟,这种被骚/扰经历没有八次也有七次,她知道这种情况不能心存侥幸,只会让对方变本加厉。
  可是这次不一样,她现在急需要钱,任何来钱的可能,为了这些她可以忍。
  这个男人盯着她看的眼神让她感到不适,可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而刘蕊儿她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做不了。
  刘蕊儿今年初三,除了英语其它各项科目成绩都很好,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参加中考。
  刘蕊儿不喜欢她,甚至还恨她,在这种情况下她留下对她的帮助远没有对她的伤害大。
  她真的是个很漂亮很懂事的孩子,是个好孩子,能让她说出刚刚那种话,心里也许已经压抑了很久,伤心难受到极致。
  王琳步子渐渐慢了下来。
  她对不起刘蕊儿,她心疼她,她也不想再继续下去,可是她真的没办法,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怪做父亲的。
  为什么作为一个父亲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反而还要给孩子带去伤害呢?!
  响亮的高跟鞋声音忽然停下来,只余残音回响,王琳修长的身影停在走廊上,幽暗的灯光打在她背后,王琳低着头,双肩在细微的颤抖。
  “这样的爸爸为什么不去死!”阴影下她脸上混杂着恨和不甘还有一些不易察觉的伤痛,眼眶发红,她抬手按了按湿润的眼眶,“为什么还要害人”
  片刻之后她才抬起头来,脸上也已经恢复平静,却还是看得出一些痕迹。
  前面就是电梯,王琳走进电梯,电梯里只有她一个人,电梯门合上时,她才发现在电梯里面的一个角落里整整齐齐放着一个大红布包,喜庆的红色在这种环境显得有些诡异。
  布包叠得四四方方在那,一点都不像是人落下的,上面几乎没有一丝摺子和尘土,反倒像是谁特意放那的。
  失主应该稍后就会找回来,王琳回头看着电梯门目不斜视,她该做的就是当没看到。
  可是,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更何况这包东西这么违和古怪,王琳犹豫了会,看了眼电梯才下到九楼,还是忍不住走到那个角落前,包放在身前蹲下,两只手小心翼翼打开了布包。
  这布触感又滑又凉质感很像是绸缎,有些地方摸着咯手,细看是绣着花纹,她头往后偏了偏,迎着光她手上的东西隐约闪耀着暗金色。
  该不会是金线绣的吧,王琳暗想,这么讲究,用这么名贵的绸缎包在里面的到底会是什么。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打开后,看到里面的东西王琳还是傻眼了。
  呆愣愣的看了好几秒,王琳忍不住伸手去摸摸。
  摸得到,是真的,不是她的幻觉,在她眼前确实是一大包的金银首饰,颇具时代感的金饰闪着黯哑的金光。
  王琳的心都被这金光闪得轻飘飘了。
  金银首饰下面似乎还有东西,她正想翻开看,电梯忽然停下,电梯门也打开了,王琳心一提下意识往后一看,电梯外面没人。
  没有人……王琳回过头来看着这堆东西,几乎听得见自己胸腔心脏的跳动声,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把金银首饰重新包好,抱起沉甸甸的一大包东西,走到电梯口看了眼外面。
  大堂没有一个人,一片寂静,只有门卫室里依稀传出咿咿呀呀的戏曲声。
  王琳只觉得自己腿都在抖,眼睛盯着正对着她的玻璃大门,迈开步子往大门口走去。
  眼睛一直盯着那扇越来越近的玻璃门,耳边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她的步子也越来越快,走出这栋大楼后王琳直接拦了辆的士回家。
  坐在车上,抱着这个大红布包,王琳低头看着满目猩红色两眼发直。
  她一辈子平平淡淡规规矩矩,从没做过亏心事。
  可是这一次……
  她不是个贪财的人,真的,要不是有四十万的债要还,她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
  她是一家私立学校的老师,每月工资加各种津贴也有五六千块,在这个城市养活自己绰绰有余,就是日子过得紧凑,她也绝对不会昧着良心拿这不义之财。
  她是真的没办法了,都怪……都怪她那个爸爸,欠下这一屁股的赌债。
  那些人都是混混,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她也会害怕的,她真的是没办法了。
  而且如果有了这笔钱,她也不用再去辅导刘蕊儿,也不会再弄得她们父女不和。
  她……她真的是被逼得没办法了。
  王琳紧抿着唇,眼泪滴滴答答落在红布包上,上面染上斑斑暗红色,比原先喜庆的颜色更添了分诡异。
  “小姐小姐到了”司机扯着嗓子喊。
  王琳恍惚中回过神来,赶紧从包里拿出钱给他,声音略显哽咽,“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司机看她脸上有泪觉得奇怪,可也没多问,谁都有自己的不如意,王琳下车后,他嘟囔两声就开车走了。
  下了车站在街上,这一片灯红酒绿热闹非常,她泪眼朦胧四下看了一圈,腾生出一种不真实感,抬起步子失魂落魄的往自己住的公寓去。
  她爸爸就是个人渣,酒鬼赌徒,害人害己。
  妈妈也是被他打跑的,除了儿时那点美好的回忆,长大后的生活里只有他呼喝怒骂声,身上永远散发着酒臭味,从来都是醉醺醺的模样。
  这个混蛋,还她妈妈!还她小时候宠她的爸爸!
  他真该死,为什么不死,他就是个人渣就是个败类。
  可他怎么还不死呢!还在这害人!
  走在楼道里,王琳一只手死死捂着嘴,仍是阻挡不了断断续续泻出的呜咽声,眼泪从她眼角滑下,全部落入她的指缝,湿了她整只手。
  这样一个混蛋,让她瞧不起的混蛋,现在她要因为这个混蛋而成为另一个混蛋,成为让她自己都厌恶唾弃的混蛋,让她与他沦为一类。
  王琳满脸是泪摇头,“不可能!”她不要做这种人。
  抱着红绸缎的手慢慢变紧,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的妆容因为泪水都花了,显得有些狼狈,却比之前都要清醒,她低头看着怀里的东西,她必须把这物归原主。                        
作者有话要说:  似乎不怎么萌,对手指,
 
  ☆、第 2 章
 
  “咦?”一边的房门忽然打开,一个化着妖艳浓妆的女人,看见站外面发愣的王琳,满脸疑惑,“王琳你怎么不进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