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最佳主播 作者:倾落九霄

字体:[ ]

 
《重回男神之路/重生之最佳主播》作者:倾落九霄
 
文案:
重生前,为了争夺YY年度盛典最佳主播,楚源一直在勾心斗角、阴谋手段。
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他才发现这短暂的一生过得有多么糟糕透顶,从来没为自己好好活过。
重生后,他成了前世劲敌“YY年度盛典最佳男主播”名不见经传的徒弟“褚芫”(chu yuan)。
前尘往事,过眼云烟,他是否还要“重回男神之路”,夺下属于他的辉煌。
 
【注意】褚芫(chu yuan)、芫须(yan xu)
【设定】余景煊(攻)、褚芫(chu第三声、yuan第二声、受)
【备注】本文原名《重回男神之路》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网配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景煊,褚芫 ┃ 配角:弦外之音 ┃ 其它:倾落九霄,重回男神之路
==================
 
  ☆、第1章 01:重生(1)
 
  楚源睡得很熟,突然一阵急促的闹钟铃声将他吵醒,朦朦胧胧地翻了个身,将被子拉起来蒙住头,闹钟铃声响了一阵就停了,房间里恢复一片安静,终于可以继续睡了,五分钟后闹钟再次响了。
  楚源下意识地皱起眉头,眯着眼睛伸出胳膊向声源摸去,胡乱地摸了一通,最后抓起一个手机举到眼前,将铃声关掉后,握着手机闭上了眼,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睁开眼,双眼一片清明。
  掀开被子坐起身,顿时剧烈的头疼席卷而来,楚源下意识地撑住额头,双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使劲按揉太阳穴,待头疼稍稍缓和,抬起双眼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
  房间的面积不大,装饰温馨又不失典雅,淡蓝色的落地窗帘随风轻轻飘动。
  楚源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他常年居住国外,眼前这个极富中国风的房间,许是居住在他隔壁的那对华人老夫妻的家了,那对老夫妻姓史,心疼他小小年纪就一个人身居异国他乡,对他很是照顾。
  记忆渐渐回笼,今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出去晨跑,跑完半个小时后按原路返回,路过隔壁那对老夫妻的家时,两位老人正在花园里浇花,他刚跟老人家打完招呼,突然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楚源轻轻松了口气,想来是那对老夫妻看他突然晕倒,将他带了回来,就在他失去知觉前,还听到老夫妻焦急万分地呼叫,想到这里,担心两位老人放心不下他,赶紧起床去给两位老人报平安。
  楚源走到门口打开房门,眼前的景象让他再次呆住了,这根本不是他熟悉的客厅,那对老夫妻非常淳朴,客厅装饰得非常古朴典雅,绝不是这么年轻朝气的现代化装饰,难怪他会觉得房间很违和。
  两位老人对他很热情,每次做了好吃的都会邀请他过去一起吃,他忙于学业时,两位老人还会亲自给他送吃的,久而久之,他对两位老人的家已是非常熟悉,但房间属于私人空间,他从未进去过。
  楚源还抓着门把的手不断收紧,心跳不由得加速跳动,一时间竟慌了神,他明明是倒在了老夫妻家的花园门口,倒下时还听到熟悉的声音,怎么醒来既不是在医院,也不是在自己家和老夫妻的家?
  此时客厅里的另一扇门开了,走出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女人身上还穿着围裙。
  “小芫,怎么了?干嘛站在门口发呆?”女人见他脸色苍白,走上前来关切地询问。
  楚源只觉得浑身冰冷,好不容易缓解的头疼再次席卷而来,疼得仿佛要裂开一般,无力的双腿发软打颤,随即一瞬间失去了力气,浑身颤抖地倚靠在门上,抱住脑袋沿着门板缓缓滑落在地。
  “小芫,小芫,你怎么了?不要吓妈妈……”女人被吓得脸色发白,赶紧抱住楚源。
  楚源双手紧紧捂住脑袋,嘴唇被咬得发紫,他很想安慰对方几句,但疼得一句话都说不来,此时脑海中突然快速闪过几个零星的片段,那些片段对他而言非常陌生,根本不是属于他的记忆。
  片段中一张陌生的年轻脸庞渐渐清晰,和眼前这名满脸焦急和担忧的女人有几分相似,因此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脑海中这张年轻的脸过于精致和漂亮,但那张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快乐的笑容。
  那张脸的主人有一个和他读音相似的名字——褚芫!
  “小芫,小芫,快告诉妈妈,哪里不舒服?”女人的声音带上了浓浓的鼻音,眼眶渐渐泛红,紧紧抱着他蜷缩起来的身体,“小芫,妈妈在这里,不要怕,妈妈这就打电话给你爸,送你去医院。”
  楚源放开捂住脑袋的双手,颤抖着拉住眼前这个不知所措的女人,抖了抖嘴唇,勉强挤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妈,我没事……我只是头很疼,大、大概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让我休息一下。”
  “你这孩子,要吓死妈妈了。”女人心有余悸地用力抱住楚源,好气又好笑地使劲揉着宝贝儿子的脑袋,“以后不要再这样吓妈妈了,妈妈年纪大了,经不起你这样惊吓,来,妈妈扶你去休息。”
  “嗯。”楚源轻轻应了一声,在女人的搀扶下回到房间,又躺回了床上。
  “千叮万嘱让你晚上早点睡觉,你偏偏不听,有句话说得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别以为自己年轻就肆意挥霍身体的资本,等到年纪大了,就知道悔不当初。”女人一边唠叨一边给他盖被子。
  “还有,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剩下几天你该好好复习功课了,别整天就想着玩什么YY直播,爸妈赚的钱够你生活得有滋有润,不需要你开什么直播间赚大钱,你现在的重点应该放在学业上……”
  女人还在絮絮叨叨地教训他,楚源双眼一亮,露出一个笑容道:“妈,我知道了。”
  “知道就给我乖乖听话,再睡一觉,待会儿起来吃早餐。”女人拍拍被子走出了房间。
  楚源抽出藏在被子底下的手,举到头顶将手背盖在额头上,他现在的脑子很乱,脑海中突然多出的一部分记忆没头没尾,让他搞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比如为什么刚才的女人会自称是他妈妈?
  楚源将双手举到眼前,白皙的双手十指修长,是一双极其漂亮的手,却十分陌生,然而这根本就不是他的手,其实他早该想到了,从那女人自称妈妈开始,他就该想到了,这个不可思议的结果。
  楚源嘴角露出一个苦笑,他现在的这种情况该叫什么?灵魂出窍?还是鬼附身?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没有病,也许多年来的日夜颠倒,他的身体早就已经出了毛病,只是他平时没有多加注意,才会导致跑完步突然晕倒,所以他其实已经死了,但又不知道为什么又活过来了。
  这样也好,他若是死了,没有了他这个沉重的包袱,母亲在余家的日子才能够更轻松。
  楚源这样想着,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只要母亲过得好,他自己是死是活都无所谓。
  再一次醒来,楚源是被饿醒的,紧锁着眉头摸摸扁平的肚子,眯着眼睛从被子里爬起来,透过睁开的缝隙,看到周围陌生的摆设,惊得他迅速睁大了眼,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不由得轻笑摇头。
  恐怕他要很久才能习惯,他死后重生这个诡异的“奇迹”。
  楚源打开柜子,偌大的柜子里满满当当都是衣服,清爽大气又不失时尚,倒也是他非常喜欢的品味,看得出来,身体的原主褚芫在家里很受宠,父母都将褚芫疼到了骨子里。
  房间里开着冷气,楚源拉开落地窗帘,外面骄阳似火,正直夏天最热的季节。
  楚源换下身上的睡袍,摸索着走进浴室,宽敞明亮的浴室干爽整洁,地钻干干净净,毫无一点水渍,梳妆台上的洗漱用品也摆得整整齐齐,不禁笑了笑,看来这个楚源的性格和生活习惯跟他很像。
  大概这就是缘分吧,所以他才会重生到这具身体内,只是不知道褚芫去哪了。
  楚源用冷水洗了把脸,抬起头望着镜子,水珠顺着白皙饱满的脸庞滴落下来,镜子里的这张脸,他在多出的记忆中看到过,如今透过镜子显得越发清晰,很引人注目的一张脸,微微带点稚嫩。
  洗漱完走出房间时,褚母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茶几上摊着一大叠打印稿,另一个单人沙发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男子的侧脸还显得很饱满,眼角眉梢多了几条皱纹,手中正拿着一份报纸。
  “小芫,你醒了?”褚母放下手中的稿件,起身走到褚芫身边,“感觉好点没?”
  “怎么回事?”褚父皱起一对剑眉,“从今天开始,晚上十点前必须给我睡觉。”
  楚源心下一紧,他对这个家庭的记忆有限,保险起见,他只能老老实实地保持沉默。
  “凶什么?儿子身体不舒服你还凶他?”褚母对褚父的态度很不满,狠狠瞪了回去,回头又换上一张温柔关切的笑脸,扶着楚源往餐厅走去,“饿坏了吧,妈妈给你做的早餐还放在保温箱里。”
  褚父无可奈何地抖抖报纸,却不敢有半句反驳的话,默默低头继续看报纸。
  楚源淡淡一笑,很有趣很温馨的一对父母,难怪记忆中的褚芫笑得那么幸福快乐。
  吃完了早餐,楚源借口回书房复习功课,褚父褚母没有任何异议,摆摆手让他走人。
  楚源轻轻掩上书房的门,站在门口打量了一番,书房宽敞明亮,靠墙一个庞大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籍,靠窗的位置摆着一套舒适的沙发,沙发前一个茶几,另一边靠墙的位置放着书桌和电脑。
  楚源一眼就看到了电脑桌上价值不菲的K歌设备,脑海中回想起褚母的话,原主褚芫似乎也是一名YY直播间的主播,根据他多年的主播经验,他与大部分风云主播都互相熟识,但不记得有褚芫。
  楚源按下电脑开机键,褚芫有这么一张漂亮的脸蛋,但他却没有丝毫印象,只有可能褚芫还是个刚刚起步的新人,等电脑开机后,他率先点开YY图标,庆幸褚芫设置了“记住密码”,直接就可以登入。
  YY登入后,褚芫点击头像,跳出一个资料框——弦外之音☆芫须☆天籁歌手!
  楚源非常惊讶,这褚芫竟然是弦外之音的歌手,想了想再次点开YY图标,果然还有另外一个YY账号,同样设置了记住密码,很快他又登入了另一个YY,当看到YY的个人资料时,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YY马甲竟是——芫须☆师尊斜阳!                        
 
  ☆、第2章 02:重生(2)
 
  楚源对着个人资料里的马甲愣神许久,忽然感到哭笑不得,这大概就是传闻中的冤家路窄,或者用更贴切一点的讲法,人们常说的不是冤家不聚头,几乎整个YY的人都知道他和斜阳是劲敌。
  楚源会玩YY纯属巧合,但是一玩就是好几年。
  楚源不是从小就在国外长大,他会常年居住在国外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他姓楚,而不是姓余,他算余家人,但他身上没有留着余家的血液,余家老爷子对于他这个半路进入余家的孩子并不认可。
  将他送到国外留学,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都不会落人口舌,说起来是给了他发展机会。
  楚源笑笑不以为意,也幸亏了当年他年纪小不懂事,母亲含泪送他出国时,他还在为能够出国留学而沾沾自喜,反过来安慰母亲,等到长大后,慢慢看清了很多事,那时才清楚明白自己的处境。
  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习惯了国外的生活,余家终究没有亏待和苛刻他,他在国外住好吃好,也有人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只是阻断了他的回国之路,只要他不回去,老爷子对他也是爱理不理。
  楚源不觉得多难过,他本身就不是真正的余家人,只是跟随母亲嫁入余家的外姓人,对余家也没有多少感情,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从小疼他入骨的母亲,不过现在也不用担心,他死了之后,老爷子应该可以放心了。
  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留学的日子,有时候也会很寂寞,偶尔还会想起儿时的玩伴和往事,楚源渐渐地学会了看书和玩游戏打发时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