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皇女影后(GL)/娱乐圈之修真皇女(GL)+番外 作者:相思

字体:[ ]

 
重生之皇女影后(GL)
作者:相思南芥枝
 
文案
 
去他妈的前男友,去他妈的好闺蜜。小演员车祸后重生,唯一念想就是虐死那对渣男贱女,称霸娱乐圈。谁知道天天睡觉都能梦到修真高手,每天装装逼来聊聊天。
 
某天修真高手娇羞道:我们面基吧。
小演员吓到飞起:这他妈还能面基?
 
卧槽,为什么我的经纪人竟然是修真高手。高手大喊着皇女万岁万岁万万岁,要将她带回古代。
小演员严肃地表示拒绝,一统天下什么的不好吧?
 
#皇女陛下、国相大人,金牌经纪人,总裁美人蛇鼠一窝,一团乱。#
#经纪人每天说话文绉绉的听不懂啊怎么办在线等#
 
内容标签:娱乐圈 现代架空 仙侠修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chapter001
 
周围一片寂静,顾羡溪靠在床头上,看向窗外。天空难得一片星光熠熠,却衬托出她更加灰暗的心情。
    顾羡溪前世叫顾离,是一个不算出名的小演员,前世她有个相恋十年的男朋友,却在几天前事实告诉她那都是一场残忍的笑话。
    当顾羡溪听到杨衫飞和自己闺蜜从酒店走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她之前的那些预感已经成真。
    她当时心都凉透了,脑袋一片空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携手而去,那副模样仿若他们才是情投意合的一对小情侣。
    她从来不愿怀疑他们有暧昧,会背叛她,她甚至认为杨衫飞就会是她这辈子最后的归宿。她在这娱乐圈沉浮十几年,没有大红大紫过,却也阅人无数,冷眼旁观过太多的算计和背叛。她以为她看透了,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在她头上。她也以为她够坚强了,到头来,她发现这些都是一场笑话。
    顾羡溪觉得自己是一个十足十的失败者。她情场失意,事业更是没有半点起色。前世,她是专业科班出身的演员,跑了十年的龙套,仍然是个不入流的小演员。她已经30岁了,不年轻了,在更新换代迅速的娱乐圈她已经几乎没有红起来的机会了。
    她不是没有潜质,老师曾经认为她会一炮而红,而如今……顾羡溪轻笑出声,说不出的悲凉。
    大概是她执拗、固执,把所谓的自我和尊严看得太重,不愿被潜规则,所以没人愿意捧她。没有过硬的后台和专业的团队,想要成为当红演员,这几乎就是个奢望。
    不是没有过红的机会的,她饰演古装剧《大唐王朝》中的陈雪娇既固情又任性,内在却是刚性和坚强。这个角色当时确是获得许多观众的喜爱和认可的。她将诗人笔下的“娥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的悲情女子演得入目三分。
    当时甚至有米分丝成立了后援会和论坛,正当她以为自己的机会来的时候,因为挡了某当红女演员路,就被爆出了和杨衫飞的恋情。她没有赶上娱乐圈的好时候,当时大部分米分丝都无法理解和接受偶像的恋情。那时这条爆料微博被各大营销号转发,大肆编造她的黑料,说她为了上位陪/睡,为了拿到好的资源抱杨衫飞大腿,她的人气还未大爆就极速下降。
    杨衫飞的人脉广,总是能为她接到剧本,小到龙套,大到配角。但她不愿靠杨衫飞的帮助,况且她若是接受他的帮助,那么她会遭到更多的鄙视和更严重的网络暴力。因此,她接的剧本质量不如以前。再然后,她就发现了杨衫飞和闺蜜间的jiān/情,
    然后莫名的车祸,重生。
    她鼻子一酸,她忙仰起头,抵抗她几乎要滑落的眼泪。这有什么?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老天爷既然重新给了一次重活的机会,她定不会像之前那么窝囊。其他的,见鬼去吧!
    顾羡溪摇摇头,下床走进浴室。她洗了一把脸,抬眼盯着眼中那个陌生的自己。
    这是一张相当漂亮的面孔。弯弯的柳叶眉,眼睛大而富有灵气,薄唇鹅蛋脸,唇角微微扬起的时候,弧度很优美。她的美和娱乐圈如今复制的整容脸不同,她的辨识度很高,甜甜的外表,同时却带着一丝不知名的侵略性。
    这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到来。她向来生性坚韧,她外表在娱乐圈虽然不算出色,具有侵略性的美颜的气质却是让人眼前一亮,她前世走的就是实打实的御姐女王的路线。
    这具身体很年轻,仅仅20岁,正是花样年华,风华无双的时候。她找过屋里所有的资料,原来的女孩顾羡溪和她就读同一所学校,专业确实商务英语。18岁因长相出众在街上被星探挖掘,随后和另外相同年龄的女孩组成女子团队出道,一开始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但因为后劲不足,这个团队就慢慢糊了。
    团队解散后,顾羡溪处境和曝光的机会更是少的可怜。在她的记忆中,这个女孩十分沉默,不善言辞,这样的个性在演艺圈中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发展。再然后,她吞药自杀了,原因复杂。
    也不知怎的,顾离莫名其妙地进入了她的身体,顶替了她。顾羡溪定定地看着镜中的自己,缓缓扯起了嘴角。她笑得诡异,眼中也是一片冰冷。
    她从来就不是圣母,她受的这些伤,遭到的背叛,她要一一地讨回来。
    睚眦必报,是她人生的信条。
    翌日,当顾羡溪还没有醒的时候,就听见“嘭嘭嘭”门被瞧得震天响的声音。她不耐地睁开眼睛,游魂似的打开门,鼻音浓浓地开口问:“谁啊?”
    “顾羡溪,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明天要试镜了?”来人怒气冲冲。顾羡溪听到这句话一愣,她上下地打量着眼前的瘦小的女人,难以想象竟然脾气如此火爆。
    话说回来,就原主人这坑爹的个性和演技,竟然还能争取到试镜的机会?顾羡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说话啊。”对方难听的话张嘴就来,“是不是哑巴了?装可怜给谁看?”
    顾羡溪:“……”
    这年头小姑娘脾气都这么差吗?会老的快哟。顾羡溪微笑着开口,直截了当地发问:“经纪人?”
    “你脑壳被车撞了,问出这么个傻问题?”女人不屑地盯着她,“明天你去试镜
    《天使之恋》,今晚刚好有个聚会,导演监制也在那,你也去看看。”
    聚会?说得好听,怕是yín会吧?顾羡溪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冷冷一笑,“免了,大姐,你替我去吧。”说罢,她狠狠地关上门,也将外面那个女人的叫骂隔绝开了。
    这顾羡溪命也真是不好,自己本身条件就很难在娱乐圈混,还摊上个这么坑人的经纪人。怕是在这娱乐圈待一辈子,也混不出什么名堂来。想到这,她叹了口气,又想想自己□□里所剩不多的存款,看来,她也得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发展。
    悲伤的是,她……刚刚好像已经得罪了自己经纪人了?反正想也想不出结果,她爬上床上,翻了个身,打算先睡一觉再说,却没有注意到她脖子上的项链绿光一闪。
    顾羡溪像是来到了陌生的地方,她眼前是一栋高耸入云的宫殿,大气磅礴却给人
    难以名状的压迫感。
    她莫名地有些害怕,这里面总有一些让人感觉不好的东西。她转身想走的时候,却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一般,带了进去。自己腰间的束缚似乎是缓缓地离开了,她轻盈地落地,环顾着四周,心中的怪异感更加强烈。这是一个苏州园林似的花园,花开得正艳,她叫不出名字。
    “有人吗?”她皱了皱眉,试探性地开口。无人应答,她有些心慌,开始尝试着找出路。她转身往一条小径走去,走进深处时竟发现前方有一人身着白衣,曲线曼妙,微微弯腰在给花草浇水。
    令顾羡溪惊异的是,她只需手一挥,水便会凭空出现,自行浇灌花草。被浇灌的植物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生机勃勃。
    太诡异了,她语塞了半天,这是在做梦吧?
    顾羡溪等了一会儿,那人也只是在侍弄花草,不说一句话。她也快没耐心了,正打算发问的时候,那人总算开口了。
    “你来啦。”声音柔和悦耳,听起来就像泉水“叮咚叮咚”地流过,说不出的逸然。
    顾羡溪有些晃神,仿佛隔了几辈子,这声音她莫名觉得有些熟悉,“你是?”
    “唤我轻让便可。”这人说话怎么文绉绉的,真像个古人,穿着也像。顾羡溪挑了挑眉,开始对来人有了兴趣。
    对方似是思考了许久,终是转身,微微一笑,眼中却是带了些苦涩,“羡溪,你怕是不记得我了。”
    看到她的模样,顾羡溪有些呆了。她环佩腰间扣,衣袂飘飘,遗世而独立,容貌几乎挑不出一丝缺点,细眉如栽,美目顾盼,目若秋水,眼波流转,真真是“明眸渐开横秋水,明眸剪水玉为肌”。
    这真是她这辈子看到的人当中最符合小龙女形象的人了,仙气袭人。
    “你……”她表情恍然,喃喃道,“……神仙姐姐?”
    见她这副傻样,轻让轻声笑出声,还未开口,却见顾羡溪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她的喜色还来不及收回,顾羡溪便完全消失了。
    她甩了甩了袖子,有些嗔怒,“岂有此理,竟是醒得这般快。”还未来得及看清她此生的面容。轻让好生失望,她长叹一口气。
    罢罢罢,来日方长。
    她还记得那个女娃娃万分委屈地投入她的怀里,哭得声嘶力竭,抽抽噎噎奶声奶气地唤着自己国师大人。
    她总是抚着她细软的头发,柔声安慰着,“不哭不哭……”
    羡溪身为一代皇女,承受的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满朝的豺狼虎豹,后宫的明争暗斗,她一个豆蔻少女怎生承受得来。自己本想护她周全,愿她一世无忧,怎知……
    轻让回过神来,有些不是滋味。想起来,竟是往事如风,追忆不得。
    羡溪,若是以后让你随我走,你可愿意?轻让敛眉,风吹得她衣袖猎猎作响。有生之年,能并肩至白头,便是上天垂怜于我。
    轻让站在原地良久,终是甩袖离开了。
    羡溪,你未曾知否,当年,这天下不及你红衣长袖。
 
☆、第2章 chapter002
 
树影依稀,万花飘落,正是人间温柔四月里。清风微拂,一轮明月十倾。
    风月亭中,依旧身着白衣的轻让举袖给对面的人倒酒,她柔声道:“不知你竟会寻我,略备了些薄酒。”对面的人轻笑出声,轻让顿了顿,继续道:“这万花酿滋味清甜,最是适合你这刁钻的口味了。”
    “师姐,许久未见,你怎的还这么喜欢打趣我?”万永宁咯咯地轻笑,她仔细瞧着轻让,见她唇边含笑,眉宇却是浓浓的郁结,想起之前师父所说之事,她的笑容淡了下来,“师姐,皇女是否仍未醒来?”
    轻让眼神一黯,缓缓摇了摇头,“未曾。我昨日却是见到了她。”
    “哦?此话怎讲?”
    “前几日,我感觉到了坛水玉的气息,循着过去竟发现如今她身在异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