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爸,我睡了你情人+番外 作者:安阳乐

字体:[ ]

 
 
文案:
从十岁开始就跟母亲生活在一起的纪羡鱼,几乎忘了她还有一个父亲,等到十七岁的时候这个父亲才带着大款出现在她面前。顺带,一个女人也出现在她面前。
“嗨,小鱼儿,我是你爸的情人。”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老爸的情人是她的老师。
在莫名其妙419之后,难道她要对她爸说:“嗨爸!我睡了你的情人!”别开玩笑了,跟女人睡了就算了,这双层关系是怎么回事!
烦心事接踵而至,还要应付这只犯贱的妖精。“小鱼儿,我们这样算不算偷情。”
谁能来收了这妖孽!
矛盾升温,谁都没有捅破这层危险关系。临渊羡鱼,报以琼琚。那么是该退而结网,还是投以木瓜?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羡鱼,华琼琚 ┃ 配角:纪大海,柯简楠,陈嘉敏,杨朵朵,······各类炮灰 ┃ 其它:师生恋
==================
 
  ☆、第1章 前科就是这么结下的
 
  如果纪羡鱼没有遇到华琼琚,那么那些该说的话那些不该做的事,是不是会随着时间的漫长和岁月的洪流变得不值一提?
  九月是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季节,不过对于广大学子来说九月确实不是什么太好的日子。特别是像纪羡鱼这种混日子的人而言,委实是个大大的灾难。
  高二是个承上启下的学习阶段,用通俗的话说那就是个学渣和学霸的转折点。纪羡鱼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学渣,学霸什么的对于她而言实在太过遥远,何况她还身处s市最好的高中,只是别人家的孩子是从前门进来的她是从后门进来的罢了。后来她仔细地想了想,这两者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分别。
  纪羡鱼是被她老妈叫醒的,毕竟今天是开学第一天,老妈一大早就把自己打发出去,顺带塞了几块钱买早餐去。纪羡鱼估摸着自己应该没有这么早起床过,于是兜里揣着几块钱,在m记买了个包然后趴着睡一会。果然□□的东西不能看太多,h文什么的真的会害死人,看她现在都困死了。
  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感觉有人在幌自己的肩膀,纪羡鱼不满地嘀咕一声,结果对方的动作更加粗鲁,纪羡鱼猛地坐了起来,靠!“你当姐是hello kitty啊!”睁开眼,站在面前的是错愕的店员,他估计是没想到这小姑娘脾气这么大,“小妹妹,你是s高的学生吧。其实我是想说,现在快要8点了,你看,是不是……”
  纪羡鱼眯着眼睛思考了一阵,然后像反应过来什么似的,抄起书包蹭蹭蹭风地离开。要死了!她可不想在第一天就迟到,班主任那灭绝师太附带技能狮吼功她可不想再次领教。
  S高的大门已经关闭了,只留了门房阿伯开的一扇小门。学校现在几乎看不到学生的人影,毕竟这个时候全校师生都集中在操场召开升旗仪式外加开学典礼。纪羡鱼很想从小门那偷偷的溜进去,这种想法的自然不止她一个人,走在前面的炮灰同学想借着自身瘦小的优势躲过门房阿伯的眼睛,就在他顺利地突破阿伯的防线,内心欢呼起来时,一双纤纤玉手挡住了他的去路,然后她觉得自己完蛋了。那双玉手的主人挑眉看着她,姣好的容颜隐隐有怒色:"你是哪个班的学生?难道不知道现在已经8点多了么!”
  那声音听起来确实很让人享受,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不过纪羡鱼现在真的没有心思去听什么落玉盘,站在门口那个美女明显就是登记迟到的教师,只是眼前这个美女不管哪方面都和人民教师这种古板的职业搭不上边。这种级别的美女老师应该是让人过目不忘的,怎么自己从来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
  炮灰的名字被眼前的美女老师登记在迟到那一栏里,炮灰哀怨地看一眼登记表,然后泱泱离去。他这一走,反倒让美女老师注意到愣在一旁的纪羡鱼,或许是错觉,纪羡鱼总觉得美女老师看见她的时候嘴边似乎勾起一抹玩味的笑。一定是错觉!
  纪羡鱼认命地走上前,装作一副我是好学生的模样,用这辈子最无辜的眼神看着美女老师“老师~”那声音要多软就有多软。美女老师笑着看着她,纪羡鱼总觉得这笑总有点不怀好意。“同学,你迟到了。”废话,我当然知道自己迟到了!“老师,我今天的闹钟坏了,真的坏了!”果然,蹩脚的理由总是那么几个。“哦,那你还是迟到了。你叫什么名字?”
  靠,就知道这招没用,姐当然不会白白供出自己的名字,于是毫不犹豫地把死党柯简楠的大名供出来“我叫柯简楠!”
  什么叫做好朋友,纪羡鱼会用行动告诉你,朋友就是用来出卖的。美女老师捧着纪羡鱼的“大名”,意味声场的笑了笑,纪羡鱼觉得,美女老师这狭促的笑,是这世界上最难懂的语言。
  “柯简楠是么,希望下次不会再见到你。”
  “谁想见到你。”纪羡鱼拔腿赶紧开溜,背后吹来一阵阴风,艾玛,这美女的眼神可冻人了。
  避过这次风波,纪羡鱼回到教室后第一时间就是把书包往抽屉一扔,然后趴在桌子上装死。听到身旁的动静,纪羡鱼知道,是柯简楠来了,转而又想到今早自己把她出卖了,当下总觉得有些愧疚。“呃,楠楠,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柯简楠这个名字很中性,人却长得很讨人喜欢,特别是男生的喜欢,柯简楠这种又白又嫩的软妹形象,当然是S高众多男生心目中女神的最佳人选。柯简楠轻轻地放下手中书包,淡淡一笑:“木鱼,该不会又闯祸了吧?”
  果然是知我者,柯简楠也,不过,这事实在不好意思说。纪羡鱼笑得很勉强:“我!我能有什么事。”纪羡鱼低着头不敢看柯简楠的眼睛,柯简楠意味深长地睨了她一眼,这家伙准没好事。
  “我听教导主任说我们政治老师调职了。”既然纪羡鱼不肯交代,那她干脆转移话题。
  “真的假的!那个地中海终于走了!太好了,之前那地中海在的时候就一直揪着我的小辫子不放,现在他走了我终于解放了。”纪羡鱼现在真想欢呼,不过她还得注意一下她的形象。“楠楠,那我们新的政治老师是谁啊,该不会是上一届高□□下来那个吧,不要啊!”
  柯简楠被她风云变幻的脸逗笑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我听班主任说是校长推荐的,听说是个美女,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说到美女,纪羡鱼又想到尽头早上见到的那个美女老师,心里突地一跳,不会这么巧吧。直到第三节政治课的时候,纪羡鱼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美女教师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走进教室的时候,纪羡鱼很想对天喊上一句:“no zuo no die whyyou try!”,美女老师站在讲台上的时候,犀利的眼眸扫了眼底下窃窃私语的一干学生,个别同学被她强大的气场折服,不得不说,这新来的老师绝对不辱没美女二字,干净干练,成熟的魅力轻易就能让广大男性同胞折服。纪羡鱼现在没空去欣赏美女,她总觉得这妖精般的女人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徘徊。
  美女老师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三个字:“我叫华琼琚,你们的政治课从今年开始由我来带。我给你们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我说什么你们就必须做什么,当然前提条件是你们不想在期末政治这一科挂得很难看。如果有些同学对我的教学有什么看法,我不介意你到办公室来找我,我们一起探讨探讨。”那‘探讨’二字,华琼琚加重了咬字和发音。老师第一堂课放狠话的不少,但放这么狠的话的实在少见,很快,华女王的威名在班级里传开。          
 
  ☆、第2章 吃个饭还能再遇
 
  对于纪羡鱼来说,自己的家庭实在算不上一个完整的家庭。在纪羡鱼十三岁的时候,她的父亲纪大海就因为工作的理由离开了家,去了中国西部地区做自己的事业。将母亲,姐姐与自己留在南部沿海。
  在自己还小的时候,每当有人问起来纪羡鱼最喜欢的人是谁,那个时候的纪羡鱼总会回答:“爸爸!”爸爸总会给自己带来不同的玩具,跟自己有着相同的爱好。可是自从纪大海去了西部开始,每年回来一两次,纪羡鱼和他的关系便就此疏远了。纪大海在纪羡鱼人生阶段中最好建立感情,对需要人生指引的青春岁月里,沦为一个过客。
  而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她看到了家庭的变故,父母之间已经没有以往那种爱情,长久的分居婚姻关系名存实亡,纪羡鱼也明白父母之间那种微妙的关系,可是她从来没有正面去理会和处理。其实呢,如果自家母后想跟纪大海离婚自己肯定是支持的,何必为了这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坚持到底呢。纪羡鱼一直认为,母后这种总是想挽回纪大海的做法实在不科学,有句话说的话哦,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自家母后委实当局者迷。
  纪羡鱼百无聊赖地坐在电脑前看美剧,手里还端着吃到一半的合味道海鲜味,她正盘腿坐在凳子上,蓝色的校服裤差一点就被汤滴到。
  “纪羡鱼不是叫你少吃点这种东西!我做的汤你不喝,老是吃这些没营养的,当自己的胃有碧生源啊,吃什么清什么。”纪羡鱼的母后一边拖地一边骂道。纪羡鱼扶额,自从姐姐纪羡空去读大学之后,母后将两人份的唠叨施加在自己身上。纪羡鱼翻了个白眼:“妈,你做的那是油不是汤,现在油贵,你都不知道替咱们家省省吗。”母后不干了:“你懂什么,那个汤我从昨晚就开始熬,一直熬到现在······”母后还要继续唠叨,纪羡鱼手机铃声很恰当地响起了。
  “喂?”凑到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让纪羡鱼蹙起了眉头:“爸。”电话那头,纪大海的声音带着沧桑的沙哑。纪羡鱼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懵,纪大海已经将近一年没有打电话给自己了,这个时候打给自己究竟是什么意思。“鱼啊,我现在在S市。”自从自己发出那个单音节的“爸”字之后,母后便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手头的电话。“为什么突然来了?”纪羡鱼的话里面带着一丝察觉不易的疏离,纪大海与她怎么说也是血亲,当然听得出纪羡鱼口中的疏离。“明晚出来吃顿饭吧,爸爸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好久不见,当然是好久了,纪羡鱼对这个父亲实在没有什么感觉,即便有,也因为时间的原因而淡化。“嗯······”回他一个单音节,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就在纪羡鱼靠着单音节考虑的时候,母后那闪闪发光的眼神让自己不得不重新考虑,无声地呼出口气,纪羡鱼妥协:“好,明天晚上几点,什么地方?”“明晚六点半,XX饭店,我已经订好了座位,你明天放学后坐车到就可以了。”
  挂掉电话,纪羡鱼迎上母后亮晶晶的眼神:“你爸的电话吧,叫你去吃饭?明天记得早点到啊,在你爸面前可要好好表现,别让他说你妈我将你带得这么大了却没教好你。”纪羡鱼扶额:“知道知道,不就是个纪大海吗。我一定遵照母后您的指示做个端庄贤淑,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孝敬长辈,比孝庄还要孝庄,比长孙皇后还要皇后······”“少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明天别给我丢脸就成了,跟你爸这餐饭就好好吃吧。”
  纪羡鱼觉得,自家母后落寞的背影,叫人想想那餐饭便开心不起来。
  XX饭店离自己的学校并不远,纪羡鱼平日里都是坐公交车回家的,沿途便经过这家饭店。说起来这家饭算得上S市最好的饭店之一了,纪大海这几年在西部干的肯定不错,否则也不会约在这里吃饭。因为是开学的第一天,班主任那个上了年纪的黑珍珠霸占了宝贵的时间,一直在滔滔不绝,所以当纪羡鱼赶到饭店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
  或许是因为自己穿着一身校服,门口接待的礼仪小姐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服务生也没有过来招待她。算了,哪有穿着校服就来这种高级的地方吃饭的,纪羡鱼这么一走下来,倒是吸引了不少眼球。走进包厢的时候,纪大海已经坐在位置上等着自己,桌子上的茶能见底,可见他已经等了自己好长时间。
  见是纪羡鱼到了,纪大海连忙招呼她坐下,叫服务员上菜。纪羡鱼这才认真观察纪大海,他这一身得体的衣物说明纪大海这几年过得也算事业有成。只是鬓角多了几缕白发,脸上的皱纹比以前多了几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