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倾城雪 作者:夭与折

字体:[ ]

 
 
文案
 
——十四年的母女分离,空白该如何填补?
——乖巧到发傻的孩子,如何俘获不装会死的傲娇老妈的芳心!?
——能装又不会死的霸气师傅,与傲娇母亲又有何渊源?
——还有干娘与亲娘那亲昵的举止……
——且看傻孩子如何被四个女人耍的团团转!
——本文主讲,一个渣妈的改变史!!!!!!!!!!!!!!!!!!改变!!!!!
 
内容标签:女强 恩怨情仇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倾雪,牧天侑 ┃ 配角:安凉,洛紫依,洛雪 ┃ 其它:微sp向,母女
 
 
 
  ☆、第一章    牧天侑
 
  将军府的书房内,牧天侑正满面愁容的抱着一本《论语》苦读。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曾子曰……”
  不想这时窗边却冒出一个小脑袋来。
  “天侑,天侑!”来人敲了敲窗框,轻呼天侑。
  天侑扭头一看,顿时一个头八个大!
  “洛雪,不是跟你说过,我背书的时候没空陪你玩吗。”天侑嘴上虽是如此说,却还是起身将房门打开,迎洛雪进屋。
  “谁来找你玩的了,我有天大的事要跟你说!”洛雪一脸的兴奋,进屋后左右瞧了瞧。
  “咦,安师傅不在啊?”
  “你找师傅啊?她一会就回来了。”天侑笑了笑。
  洛雪口中的安师傅,是天侑的授业恩师,安凉。而洛雪可是出了名的怕安凉。
  “不是不是,她不在就最好了。”洛雪放下心,大大咧咧的往椅子上一躺。
  “说吧,什么天大的事?”天侑心不在焉的应付着洛雪,一门心思还想着“子曰……曾子曰……”呢,反正洛雪口中再天大的事,也大不过她养的小兔子跳山摔断了腿。
  一看自己没受到应有的重视,洛雪一脸的不开心,“牧天侑!这件事可跟你有关!”
  “嗯,等等再说,让我背完书先。”说完,天侑摇头晃脑的念诵着论语。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鲜果仁?”洛雪似乎听岔了什么……
  “干娘早上没有给你吃饭吗!?”天侑十分无语的看着洛雪,本来自己这书就背不下去,洛雪这么一捣乱,更别想背了!
  “嘿……嘿嘿,天侑你别生气,我是真的好心来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的!”洛雪讪讪的吐了吐舌头,小碎步跑到天侑身边,拉着她的袖口一脸无辜的模样。
  “你说吧。”天侑最受不了洛雪这个样子,将书放到一旁,举双手投降。
  “嘿嘿,我告诉你,你娘要回来啦!”洛雪异常激动,说到后半句,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
  然而天侑听到这个,却依旧是面无表情,沉思了片刻之后,起身不由分说,推着洛雪便往门外走去。
  “哎哎天侑,你撵我干什么啊?”洛雪不明就里,被天侑推着到了门口。
  “这个理由你半年前让我陪你上山抓兔子的时候用过了,那一次我记得很清楚,回来被师傅赏了二十大板,三天没下床!”
  “哎哎天侑,这次是真的!真的是真的!你就相信我一次吧!”洛雪双手死死的推着门,不让天侑关门。
  “我的小公主,这次换我求你,求求你饶了小的吧,师傅出门前交代我背完为政篇,我现在连学而篇都没读完呢!”天侑是铁了心的要赶走这个小祸害了。
  “可是……”
  “砰”地一声,门被关上。
  “牧天侑!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把本公主拒之门外!”
  “砰砰砰!”洛雪在外面猛凿房门。
  “牧天侑你给我开门!”
  天侑则是背靠着房门,一言不发,期盼着这小祖宗一会累了就自己走了。
  “牧天侑!牧……”
  “雪儿公主来了,怎么不进屋坐坐?”
  就在这时,院中不知何时站了个女子,笑盈盈地看着洛雪。
  洛雪听到这个声音,瞬间安静下来,缓缓转身。
  这女子姣好的面容本该让人垂涎,却不想这洛雪看到女子,却像看到鬼一样,花容失色!
  “安……安……安师傅……”洛雪弱弱的吞咽着口水,安凉则是自始至终微笑的看着她,丝毫看不出哪里可怕。
  屋内的天侑听到安凉的声音,心中暗道不好,万分不情愿的转身打开房门。
  然而洛雪正倚靠着房门,天侑这一开门,倒让洛雪没了重心,跌倒在天侑怀里。
  “洛雪你没事吧……”眼看着刚刚还嚣张跋扈的小公主此刻如同惊弓之鸟,天侑也是想笑不敢笑,一脸无奈的看向安凉。
  “师傅。”
  “嗯,将公主扶去屋内歇会。”安凉抬了抬手吩咐道,一面往屋内走去。
  眼看着安凉离自己越来越近,洛雪突然陷入了某段不美好的回忆中,一双小手不自觉的按在身后,猛地一个激灵。
  “不不不不,不用了,我突然想起我肚子疼,就不打扰了,我先走了!”说罢,洛雪丝毫不顾及形象,张牙舞爪的便往外跑。
  “喂,不用我陪你玩啦?”天侑坏笑着调侃跑远了的洛雪。
  洛雪只当没听到,一口气跑出将军府,才敢回头数落天侑没良心,不帮她。
  “天侑,论语背的怎么样了?”
  孩子间的事,安凉只是一笑置之,然而天侑的功课,她可是丝毫都不懈怠。
  “呃……还……还好……”天侑目光有些闪躲,没敢直视安凉。
  看她这副模样,安凉自然是心知肚明。
  “好,那便先考问昨日让你背诵的学而篇。”
  天侑暗松口气,还好刚刚恶补了一下学而篇,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吧……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天侑略微思索,对答如流。
  “嗯。子曰:道千乘之国。”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天侑暗自庆幸,果然临阵磨枪还是有点用处!
  “嗯,再来。子曰:巧言令色。”
  “子曰:巧言令色,鲜果仁。”话一出口,天侑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懊恼的拍了拍脑门,都怪洛雪!
  “咳……”连安凉都没把持住,一声轻笑。
  “呸!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背书背的你肚子都饿了?”安凉罕见的打趣道。
  天侑则是一脸的难为情。
  “继续。子曰:非其鬼而祭之。”
  完了!这是为政篇的内容,这句隐隐记得,可又记不真切。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呃……嗯……”天侑一边念叨着,一边在屋中踱着步子努力回想,然而脑子里没有的东西又怎么想的起来?
  又待了片刻,天侑依旧没有答出。
  “子曰:视其所以。”
  “呃……呃……”
  安凉换了个题目询问,然而结果依旧不理想,天侑支支吾吾半天,还是没有作答。
  安凉有些不悦的清了清嗓子,天侑偷瞄了她一眼,又连忙低下头。
  “子曰:为政以德。”
  “师傅我错了,为政篇,我……我还没……还没背……”眼看着安凉脸色越来越难看,天侑果断认错,期盼着宽大处理。
  安凉冷哼一声,不予理会。
  天侑则乖乖的跪在地上,然而却是如芒在背。
  良久,安凉叹了口气。“去把门关上。”
  天侑一个激灵,万分不情愿的起身将门关上,等她返身回屋的时候,安凉不知何时已经在书桌前负手而立,等待着什么了。
 
  ☆、第二章    责罚
 
  “师傅。”天侑自知有错在先,走到书桌旁拿起那把檀木戒尺,双手呈递到安凉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这戒尺跟着安凉十年了,两指宽,半寸厚,半臂长,重约一斤二两,檀木打造,坚硬异常,天侑这些年,没少吃这戒尺的苦头。
  安凉低头看了一眼,天侑态度诚恳,并且主动认错,按理说,该轻罚一点。不过下一秒,安凉便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这孩子背书已然成了难事,前几次,她也是这么主动认错而逃脱了惩罚。
  沉吟片刻,安凉心中已是下了决定,接过戒尺,在手中略微掂量了一下。
  与此同时,天侑撩起衣服下摆系在腰间,上身伏在书桌上,口中咬着衣袖,已然做好了准备。
  “唉。”安凉叹了口气,戒尺在天侑屁股上轻点两下,随后高高举起。
  随着戒尺举高,天侑深吸一口气。
  安凉看了她一眼,神色一厉,手中的戒尺夹杂着呼呼地风声,狠狠的抽在了天侑臀腿之间。
  “啪!”天侑猛地仰起身子,一声痛呼险些脱口而出,即便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板子真正落到身上的时候,依旧是那么的猝不及防。
  这一板子毫不留情,一点水都没有放。安凉收回手,静静地看着天侑,等着她消化完这一下的疼痛。
  而天侑也仅仅是在板子触碰到身体的那个瞬间失控,待消化了这疼痛后,天侑再次伏在桌上,等待着下一板的到来。
  安凉是习武出身,手劲大的不是一星半点,曾经就是用这把戒尺,将天侑打的三天不能行走,而那次,她也仅仅打了天侑二十戒尺而已。
  看着天侑归于平静,安凉再次将戒尺放到天侑屁股上轻点两下。
  然而这看似随意的动作却让天侑的神经瞬间紧绷。
  安凉打人有个习惯,指哪打哪。而刚刚戒尺所指的地方,正是前一板的落点!
  糟了……天侑心中正如此想着,冷不防屁股上一记重板!
  “呃啊……”天侑一声闷哼,挺直了身子,左手反射性的伸到身后捂着伤处。
  “嘶……呃……”这一板子后劲不小,天侑又哼唧了两声才安静下来。
  稍微停顿了一会,安凉再次抬手,而这一次,戒尺预示的落点,竟然还是那个地方!
  天侑瞬间一身冷汗,回想上次被二十板打的三天不能行走,是师傅盛怒之下连续四板落在同一个地方,而往常,师傅的惩罚,最多不会超过两板落在同处。
  “师傅……”目测了一下自己的承受能力,天侑不得已开口求饶。
  “师傅,天侑……知错了。”
  安凉止住正欲抬起的手,看了天侑一眼,仅两板,天侑额上便已经有了不少细微的汗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