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件事想告诉你 作者:宁远(中)

字体:[ ]

 
    有些事你等待着,它偏偏不来;当你不去想时,它就来了。
    发件人:bearxxx内容:很遗憾地告诉你,因为我介入到你的世界,很多事情被改变了,是的,我的生活也有了些不该有的变化,但这都是我一早就料到的。我不能告诉你太过详细的事情,那样必然引起更大的混乱。对于你的问题,我只能告诉你,你已经见过她了。
    作者有话要说:
    所谓过渡章,不是没有情节瞎掰,而是必须有的铺垫。身为坐者我不能保证我写的故事能让所有人满意,只能说我保证每章里都有情节推进,感情线也好剧情线也好,不会出现一个人洗澡洗三章的情况哒b( ̄▽ ̄)d
 
    第52章
    
    两人走到走廊尽头,四下无人,叶晓君的神情看上去略有慌张,嘴边的话欲言又止,陆静笙心旷神怡地期待着。
    “不知道这次我再和你说这些,你又会怎么想,或许像上次一样把我想成对你不利的人,但有些事我还是想说。在说之前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叶晓君这么一说陆静笙就知道自己多心了。
    “什么事?”稍微有那么点儿失望。
    “我只负责说,你别问我为什么,怎么知道的。”叶晓君直视着陆静笙,非常诚恳,“你只需相信,我完全没有害你的心思。”
    陆静笙:“这件事非常重要?告诉我之后对你会有什么不利的影响?”
    叶晓君:“现在暂时还不知道。”
    “又是上次提到的‘姐姐’?”
    叶晓君的确没想到陆静笙的方向感这么好,一时有些被打乱了阵脚:“或许和这个‘姐姐’有关,但能肯定的是一直在暗中摆布虞明庭和陈耳的人已经出现,至少已经在我面前出现。”
    “你面前?”
    “是。”
    “什么叫出现在你面前?你……”
    “说好不问的。”
    “……”
    叶晓君说:“我交际圈很窄,除了同事和剧组之外几乎不接触其他人,最近一段时间更没和什么人有接触,其实这个排查范围很小。而且我相信你也见过这个人。”
    陆静笙很遵守承诺,只听她说没有问,但脸庞上很难掩饰探索稀奇的神情:“如果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你大可直接告诉我,我的承诺不会变。”
    “如果我知道我肯定一早就告诉你了,可惜我现在还不知道。”
    “嗯,好,我明白了。”陆静笙拍拍叶晓君的胳膊,“谢谢你,我会让小季继续查这件事。”
    叶晓君点了点头,似乎还在思索着什么。
    “你自己要小心。”陆静笙补了一句。
    “……”叶晓君怎么听都像是头儿嘱咐无间的台词,天地良心她真不是无间,只不过碰到一个说话老是只说一半的熊孩子。
    “我会的。”叶晓君只有认命,“还有‘姐姐’这件事,我只有这一个关键词,如果你有想到任何可能性,别忘记和我说。”
    “行,改天我爸妈给我生个姐姐一定告诉你。”
    “……”说实话,叶晓君还是蛮喜欢陆静笙这份淡定之中带着一股悠然的笑话苦手感。
    员工旅游叶晓君没有参加,她要随火速组建起的剧组拍戏去了。
    员工旅行前夕,陆静笙让小季暂时把手里的活儿放一放,就算再忙年还是要过。小季有些担忧,问幕后那人的事怎么办?陆静笙说这事儿现在不急了,最重要的是养精蓄锐,就算查到了什么也要按兵不动,保留实力。待吴之墨导演的电影拍完之后一举反击。
    至于叶晓君再次提醒的“姐姐”,陆静笙还是没有主意。
    这是个暗示?符号性的存在?还是一个事实?
    叶晓君果然很古怪,但她不说自然有不说的理由。经历过这些烂事之后,她就算怀疑身边任何一个人,也会选择相信叶晓君。
    吴之墨和叶晓君充分沟通后,打算将这个故事的背景扩大,有一部分需要到海外取景,叶晓君也一同跟去了,第一次至少要三个月才能回来。
    陆静笙收到叶晓君外派申请单时才缓过神来,这意味着她们至少要三个月的时间见不到面。
    “这次跟组是导演组的意思?”陆静笙捏着申请单,慢慢地问道。
    “是的。”
    “那,你家的猫怎么办?”
    “提到它,正好想跟你商量一下。”
    陆静笙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这三个月里能不能麻烦你帮忙照顾一下它?它才刚刚满月,放到外面寄养我不太放心……”
    “交给我养难道你就放心?”陆静笙强调,“我从来没养过猫,而且我讨厌猫!”
    叶晓君一副失望的模样。
    陆静笙心里被拧了一把似的,咬牙道:“……所以,如果你回来发现它面黄肌瘦,可别赖我。”
    叶晓君立即决定:“实在太感谢了,下班你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陆静笙很从容地点点头:“应该有,下班之前确定了再跟你说。”
    “顺便去接它吧。”
    陆静笙暗惊:“今天就接?”
    “你签完字我明天就出发了。”
    “……这么快?”
    叶晓君瞄了一眼还在陆老板手里攥着的外派单,上面外派起始和结束日期写得明明白白,敢情她根本没看……对着她微微一笑:“陆小姐做什么事都能做得很好,把猫交给你,我就放心了。”
    高帽子就这样往陆静笙脑袋上扣,根本就不给躲闪的机会。
    快下班的时候陆静笙还在磨磨蹭蹭,给小季说今天不必等她,她有事。叶晓君在微信上问她是否下班了,她一边看明星八卦一边回复:“还在忙。”
    又等了十五分钟这才慢悠悠地收拾东西往外走,还特意补了妆。合上手包的那一刻忽然想起童幼宁说的“男人猥琐女人矫情”,她今天还真是亲自验证自己有多矫情。
    大冬天的而且快要过新年了,陆静笙从办公室里出来时,公司里已经没几个人。顶灯已经关了大半,只有叶晓君头顶上的还亮着。
    叶晓君正对着她的电脑出神,听见动静抬头:“你忙完了?走吧。”
    这一张心无城府的脸让陆静笙莫名地感觉罪恶,一想到晚间的独处,食谱和酒单都在脑海里列出,忽然手机响了。
    生生恶兆!
    “你在公司吗?”童幼宁的语速快,听出她有点儿不爽。
    “嗯,在啊。”
    “我在你公司楼下,你下来,姐姐今天心情不好,咱们狠狠吃一顿去。”
    陆静笙看了叶晓君一眼,真是左右为难。
    见陆静笙犹豫,童幼宁马上猜到:“你有约是么?”
    “是。”
    “跟谁啊。”
    “叶晓君。”
    听到这三个字童幼宁立即开心了:“敢情好,叫上你家叶大编剧一起吃,我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
    虽不知童幼宁到底被什么事儿堵了心口,但可以肯定,她现在找到了乐子。
    估摸着再不下楼这位闺蜜能杀上来拆了她办公室,陆静笙只好和叶晓君实话实说。叶晓君倒是不怎么介意,多一个人共进晚餐而已。
    看她不介意得如此真心实意,陆静笙感觉自己矫情能力等级一下子满级了。
    不出所料,当她们达到地库的时候,童幼宁和她的助理坐在车窗大敞的埃尔法中,正对陆静笙笑得像个看见小兔子已经上钩的大灰狼。
    陆静笙走近,见她唇红齿白老jiān巨猾之态,眼睛都没落在自己身上,直勾勾地盯着她身后的叶晓君看。地库灯光再暗当事人也感受到自己正被注视,别别扭扭地走过来。
    “叶编剧你好。”童幼宁今天头顶上系一个极其夸张的粉色蝴蝶结,一身lolita装扮化的还是低龄幼女妆,别说叶晓君被吓得一哆嗦,作为多年挚友以为已经习惯她人后诡异风格的陆静笙也有点缓不过劲来。
    “……你好。”看把人家正直女青年吓的,打招呼都慢半拍了。
    “经常听壮壮提起你,知道你是博展第一大才女。”二位一上车,童幼宁就迫不及待地恭维了起来。
    叶晓君疑惑:“壮壮?”
    陆静笙一个手包拍了过来,连带她的优雅她的气质一并砸向童幼宁的脸。童幼宁早也料到,身子往后轻轻一荡便躲过了:“壮壮别淘气,我和叶编剧聊天呢。”
    陆静笙简直横生要当场杀了童幼宁的心,叶晓君轻轻地“噗”了一声,憋笑憋得相当辛苦。
    “所以壮壮是陆小姐的小名?”见陆静笙蹬童幼宁快瞪到七孔流血,叶晓君赶紧上来宽慰她,“挺可爱的,我小外甥的乳名也叫壮壮。”
    行吧,给你当完孙子又当外甥。
    “是,我也这么觉得。”童幼宁很真心地赞同。
    陆静笙拉了车门作势就要下车,被童幼宁一把抱了回来:“宝贝别走——人家失恋了,别离开人家。”
    今晚童幼宁是真犯病了。
    也难怪她觉得新鲜,叶晓君算是陆静笙这辈子第一次主动承认有好感的人,跟藏羚羊一样珍贵,可得好好玩一玩。不过今晚她性情大变且换了这么一身和她平时风格大相径庭的行头,还真是要怪罪到乔劭纶头上。
    去餐厅的路上童幼宁说我讲个笑话让你们乐一乐。
    前几日她的宝贝女友带她回家,特别神秘地领她上阁楼。阁楼小圆窗里透进来一缕阳光照在墙面上的当下童幼宁就傻眼了——满墙都是相框,相框里都是同一个女人,有女人单独照片也有抱着个小姑娘的照片。不用说,只一眼童幼宁就知道这人是谁。
    乔劭纶恋母,童幼宁早也知道,但她还来显摆就不对了。更让童幼宁暴青筋的是乔劭纶拿下过世母亲的相框,特别深情地对童幼宁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比同龄人要成熟很多,你看,你和我妈妈是不是很像?”
    一点都不像。
    秉持着对先人的尊敬,童幼宁当场并没有发作,甚至压下了火气保持微笑,赞叹她母亲长得美丽。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昨晚在乔劭纶家留宿,脱了衣服正搂作一团互啃,乔劭纶忽然喊了声“妈妈”,激得童幼宁猛一哆嗦当即就停了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