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人,犯人又不见了 作者:南宫凡水

字体:[ ]

 
 
文案:
作为一名优秀的捕快,最基本的职责就是:找出坏人,抓住坏人,并时刻提防坏人越狱逃跑。
作为一名优秀的贼人,最基础的技能就是:消灭证据,躲避追踪,并时刻更新自己的越狱方案。
 
郁苒在碰上司空翎之前,破案率一直高达百分之百,郁苒在碰上司空翎之后,犯人逃狱率高达百分之百。
 
你追我跑日常——
司空翎:你天天这么追我,难道是喜欢上我了……脸红什么,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哎呦我去,追就追,怎么还拿石头子砸人呢……
郁苒:废话少说,把赃物都交出来!
 
给你就给你日常——
司空翎:呐!这是今天偷得鸡,昨天摸得狗,还有前天牵的牛……还看着我干什么,都给你了!
郁苒:还有今天偷得玉镯子,昨天摸得翡翠钗,前天顺的金佛像!
 
正义捕头VS猥琐小贼,秀智商,秀下限,食用注意饮水。
 
内容标签:强强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苒,司空翎 ┃ 配角: ┃ 其它:
==================
    上卷
  ☆、第一章
 
  陵川是个天高皇帝远的小县城,这里风调雨顺,民风淳朴,虽说不上繁荣,倒也富足。
  却也少不得些孤儿乞丐,好在人心热情,县衙日日有捕快沿街巡视,从未见过哪个饿死路边的。
  再说到陵川的县衙门,一年办的差事也没有个三五件,偶尔县太爷咋呼有大案,也无非王家的姑娘和李家的姑娘因为赵家的公子闹了不痛快,两个女人当街撕扯,最后赵公子落了单,两个姑娘好上了。
  不过这都是茶余饭后的闲话,说多了也不知真假,但捕快们无所事事已经是许久的事情。原本城里安详和谐是好事,可如此衙门没了差事,县老爷正准备打发人手节省开支,于是捕快们个个人心惶惶了。
  正在这茬点上,捕快们众望所归,城里终于闹案子了。县太爷的老花眼眯成线,这打发人的事也就这么被搁置了。而后捕快们在郁捕头的带领下,踩着欢快的脚步,去了案发现场。
  郁苒十五岁就在县衙当差,实际上,她两三岁的时候就被县太爷捡回家当义女养大,这么多年,衙门换过不少捕快,但怎么也换不到她的头上。
  所以这案子一出,别的捕快满面春风,唯独她冷着个脸,完全没什么值得开心的地方。
  “郁捕头,那花瓶可是我去年从西域带回来的圣陶瓷,花了大价钱的!”失主是城里颇有名气的商贾,捕快们一路走来,那宅院奢华岂止衙门百倍?
  “您别急,这事我们衙门定帮您办妥了!”不等郁苒开口,就有嘴快的捕快拍胸脯保证道,“这小贼再厉害我们也能抓到,让她把花瓶交出来还给您!”
  “好好好!”
  郁苒张张嘴,来不及说什么又闭了回去。
  一行绕过长长的回廊,终于来到书房,失主说那花瓶便是在这里丢的。郁苒站在门边大致的打量了一遍,发现这书房里除了那丢失的花瓶,其他古器也不少。
  “郁捕头,我的花瓶,原本就是放在这里的。”
  郁苒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说来也怪,这屋内值钱的东西不少,比花瓶更值钱的也比比皆是,那小贼莫非是个不识货的?
  “你们在这找找线索。”郁苒交代了一句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观察了一番这屋外的地势,房前屋后都看过了之后,又跳上房顶走了一遍。
  “大人,这小贼太狡猾了,什么线索也没留下!”有一会儿后,有捕快从屋里出来,苦着脸对房檐上的郁苒禀告道。
  这结果倒也在郁苒的意料之中,屋内摆设一切如常,就连门锁窗沿,也找不到任何有人出入的痕迹。就好像,这人凭空出现在屋子里,拿起花瓶又凭空消失了。
  ……
  案子因为贼人太精明而陷入一筹莫展的状态,捕快们起初的热情也渐渐淡释了,就在大家以为县太爷要老生常谈起减员的话题时,城里又出了一桩事。
  这次换了另一家大户,丢的是幅价格不菲的楼兰画卷,重点是贼人作案手法与上一桩如出一辙。
  “老、老大!这,这这丫是惯犯啊、啊!”
  旁边有人敲说话捕快的脑袋,“结巴刘,你丫才发现啊!”
  “陈,陈秃子子,你你你丫……”
  “……”郁苒摇摇头,走的远了些。
  城里因为接连出现失窃,百姓也都谨慎起来,入夜门窗都关得紧紧的,白天出门的人也尽量少带值钱的东西在身上,甚至镖局都表示贼人抓到之前只送些不值钱的信件。
  郁苒走在街上,心头有所思虑,所以走得格外慢些。以往的案子虽也有过复杂的,但再复杂的三五日她也能看出头绪,从没有失策过,哪像这次,那贼人好似故意耍着他们似的,偏偏他们还拿这人没有办法。
  “听说了嘛,前几天杜员外家也被光顾了。”
  “哎,最近可真不太平!这么想起来,前几天我家院子里少了两只鸡,我还以为被野狗叼走了,现在想想也被那贼偷去吃了吧?”
  “对对对,你这么一说,俺家昨个也丢了一只羊,俺还以为是俺娃放羊的时候弄丢了,可冤枉了俺娃!”
  “可咱这事找哪说去,衙门现在被那些大户占着,咱就认亏吧!”
  闲话的大娘们齐齐长叹了一口气,直叹道郁苒心眼里了。
  迫于种种压力,以及郁苒不可挑衅的自尊心,郁苒想了个法子:“引蛇出洞!”
  入夜捕快们三两成队,暗地将目标宅子包围住了,宅子里放着准备好的吐蕃象牙珠,只要那小贼一出现,他们就能抓他个现行。
  对此结巴刘表示疑惑,“老老大,你、你怎么,知知……”
  “老大,你怎么知道这贼就会来?”陈秃子忍不住了,替他问道,“这贼人喜好奇特,往往都挑着不那么最值钱的东西拿。”
  郁苒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噤声。
  不远处的屋外,果然出现了一个黑衣身影。惊叹于老大的先见之明,一众下属皆表示佩服不已。
  突然窜出去的捕快将还来不及进屋的小贼堵了个水泄不通,郁苒沉着眉头看小贼蒙着面的脸,因为夜黑,其实什么也看不清。她刚准备开口,那小贼竟突然一跃而起,而后蹬着令人咋舌的小轻功,不一会就飘出去了好远。
  众捕快目瞪口呆,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时候,连郁苒的身影也找不到了。
  其实郁苒刚升上捕头的时候,不服的人很多,可是后来就逐渐没有了,如今所有人都能心服口服的在她手底下做事。其原因不过是她过人的武功,饶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也难在她手下讨着半点好彩头。
  郁苒紧追其后,掠过了少说七八条街,她不曾想这贼人轻功比她的作案手法还要了得,就算她倾尽全力也无法做到与她同速,如此时间越久,两人之间的距离反而越来越远了。
  郁苒从经过的房屋上捡起一粒瓦砾子,再下一个转弯口处勉强拉近距离时,甩手扔出去。
  “唔!”
  听闻这一声吃痛低呼,郁苒不由一惊——竟还是个女子!                        
 
  ☆、第二章
 
  “老大!老大你回来了!”
  “老大?”
  “老大……”
  郁苒一进门就板着个脸,她坐下来,立刻有人给她倒了一杯水。全县衙的捕快都围着,等着她这一口水喝下去,能说点什么。
  郁苒不负众望,润了润喉,终于开了口。
  “被她跑了。”
  众捕快面面相觑,或垂首,或摇头,或叹气,或咋舌。没人敢说一句郁苒的不是,但是情绪上却又明白的都表达到了。
  郁苒一阵烦躁,难得多强调了一句:“那贼人轻功了得!”
  “比,比老大大……”还要厉害?
  结巴刘一句话没说完就被陈秃子捂着嘴拖到一边去。
  屋子里又安静了,没人说话,各有心思。郁苒又喝了一口水,才打破沉寂:“她受伤了,伤口在右手手腕上,另外,她是个女人。”
  “女人?”众人一听更加诧异。
  郁苒不管他们,只顾接着道:“明日开始,你们便装在城中巡查,找这样的女人。她身形与我相似,因为脚力过人,步伐应该很轻盈。”
  “为,为什么,伤在在手,手上?”结巴刘一个没忍住,又问了话,这次没人拦他,大家都有些好奇。
  郁苒瞥他一眼,她难道要说她是对着那女人膝盖扔的暗器,但是对方动作太快,所以她打偏了?结果打偏了之后,那女人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速度不但一点没慢,反而一个爆发,猛窜几步就没人影了!
  真是奇了怪了,那女人听声音也不过二九年华,难不成在娘胎里就开始学走路了?这速度别说是郁苒,就算是师父在,也未必是她对手。
  众捕快还在等着郁苒的回答,她却一抬头阴霾的目光将他们一个个扫过,吼道:“都看什么,散了!”
  隔天衙门倾巢出动,个个便衣,混在人群里在城里各个街巷溜达,郁苒和衙门里最小的师弟一组,那小师弟叫卢月,刚刚成年,还带着一脸稚气。衙门里的人常笑话他名字像个姑娘,郁苒却觉得不然,她觉得这小师弟不但名字像姑娘,人长得也像姑娘。
  全衙门里,郁苒最喜欢卢月,因为他明眸高鼻,唇红齿白的俊俏模样,让她瞧着莫名舒服。不过这话只搁在心里头了。
  “老大,我有个问题一直很好奇。”卢月清爽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
  郁苒双手习惯背在身后,耳朵听着他的话,视线却毫无松懈的经过路上的每一个人,“问吧。”
  “你怎么知道,昨天那小贼就会来呢?”
  郁苒看他一眼,半晌吐出两个字,“猜的。”
  “猜的?”
  “西域花瓶,楼兰画卷,那贼人似乎很喜欢异域的东西,钱家的象牙珠在城里也算小有些名头,我猜她会去罢了。”
  “不是说引蛇出洞么?”
  “我让人放了些消息,说钱家老爷这几日外出,府上会疏于防卫。”
  卢月一脸敬仰。
  郁苒抬了抬下巴,感觉自己脑袋上多出了一个闪亮亮的光环。
  前面路段有人闹事,郁苒不由停了下来。
  “让你偷包子!让你偷!年纪轻轻就不学好!学什么不行学人家偷东西!我打死你个小叫花子!”
  郁苒眉头一皱,那小叫花手里拿着一个已经脏了的包子,一边被那包子摊贩打的泣不成声,一边却还忙不迭的把包子往嘴里塞。
  周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指指点点倒也没一个出手帮忙的。约莫是这几日城里偷窃案多了,大家对小偷都没有好感,难得有几个心软的看不下去走了,其他的都在指责这小乞丐的不该。
  “还吃!我让你吃!我……”
  “住手!”郁苒几步上前,抬手拦住了小贩的拳头。
  “郁捕头?”郁苒在城里也算颇有名头,没几个人不认识她。这会她一出面,小贩也给她面子收了手,“郁捕头,您明察啊,这小叫花子偷东西,不教训不成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