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间歇性缺失 作者:川時

字体:[ ]

 
 
书名:间歇性缺失
作者:川時
 
文案
易禾一向不喜欢自己折腾自己,既然喜欢那个人,那就喜欢了呗。对别人她再蹩脚的谎都能撒,骗自己再高明的谎都没用。她一直在努力尝试着融入和谐社会,偏偏她也知道自己最合适跟地痞流氓混在一起,她觉得自己只有和他们待在一起的时候,分辨率和画质才在同一水平上——那也难怪她看不上她;那也难怪她不敢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最后希望你们可以尊重流氓这个职业,他们通常把心里话明说了都会被人当耳旁风。需要关爱。
 
PS:因为设定的缘故,有时候不得不提到枪械名字或者是其他一些不太和善的东西的时候,可能会被屏蔽掉,即使用了谐音字。总之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词突然出现啦。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禾,周娴 ┃ 配角:顾岚,秦二,莫语秋,程礼洋,于苒,郑毅杉,杨晋雄 ┃ 其它:HE
 
 
 
  ☆、第一章
 
  第一章
  “阿禾,还玩什么手机,秦二说他们刚刚杀了一个人,我看我们这趟还是算了吧!”杨晋雄慌慌张张地拐进巷子,朝前面的人喊。
  摆摆手,示意他声音小点,易禾拿着一把短刀,准备朝巷子口杨晋雄跑来的方向走去。
  杨晋雄停下脚步,见易禾并没有要和他一起撤的意思,又喊了一句:“大哥让我们拿不到东西就算了,别东西没到手,反而把自己弄伤了!”
  “就你声音最大!”
  易禾回头白了他一眼,不就是杀了个人么,死的人又不是他,瞧他那怂样。“你先过去,让大哥等我五分钟!这次的货这么纯,不顺回去真是对不起你弟弟胸前的红领巾,难道等着他们买给那些学生吗?还不如给我们!”
  杨晋雄其实心里也没数。他知道易禾身手好,但这次对方可是亡命之徒,他刚刚见那些人下手那劲儿都没想着要给对方留口气,各个都是身材高壮的主,易禾个女孩子再怎么也……在他犹豫着没表态的空挡,易禾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邹巴巴的口罩戴上了,又把连衣帽套上,然后握紧刀子就跑走了,她想趁那伙人还没走出这片窄街之前把东西抢到手。
  既然如此自己是不是应该过去帮她?又在原地挣扎了两三秒,杨晋雄还是没那个勇气,掉头往巷子深处逃走了,他没跑多久,就在纵横交错的巷子里遇到了秦二。
  两人一起回到了高毅杉那,连情况都没描述完,易禾就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回来了。
  塑料袋看上去很破旧,而且很脏,怎么看都像是垃圾桶边上捡的。
  易禾走进仓库,在一个货柜后面见到了聚在一起的大伙儿,她走过去随意地把手里东西往地上一丢,自己先走到墙边贴着墙滑坐到地上,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啊……那些人还算是能打,这东西可不好搞啊,但是值这个价!”
  秦二立马上前两步把那个袋子捡起来,拆开以后里面还有一个塑料袋,拆到最后发现里面是两包冰读。只是整包拿在手里粗浅地看了一下,秦二就兴奋地走到高毅杉旁边:“大哥大哥,你看这纯度!”
  “来,看看!”高毅杉拆开袋子从里面挑了一两片拿在手中瞧,秦二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试上一试,高毅杉让他给周围几个人都拿点。
  “易禾,你不试试?”秦二问她。
  摆摆手,表示不要。易禾歇够了,她撑着膝盖站起身准备走:“不了,我还有课,先回去了!我的那份就找个人卖掉吧,回头找你们拿钱。”其他人似乎对她这样也习惯了,由得她去。
  易禾的学校离这儿不近不远的,走也能走过去,搭公车就快些,她估摸了一下时间,还是往公交车站那边走去。在这个城市的大学城一片,她的学校在其中排名挺靠前的,其中的设施和制度都很完善且先进,学生的平均素养都很高,而易禾这种人走在学校里面,就属于拉低平均素质的那一类。
  到课室时还没上课,人来的三三两两,她连课本都没带,随便找了个不显眼的角落位置,坐下以后便趴着准备睡了。不听也无所谓,课程内容对她来说太繁琐,或者说,她觉得那些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从那死板的老师口中念出来就变得麻烦死了。
  睡到下课以后同桌的同学把她叫醒,易禾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站起身准备回去了。回去的途中顺路去超市买了菜,带着三分困意回到租房,她出门时锁了门,现在却可以直接打开,不用过多猜想也知道那个人又来了。
  进门以后就可以听到房间里面传来男女欢爱的声音,她想对此装作过耳不闻的样子,但总是会听得真切。就知道那人在这人,所以她菜的分量买得很多。
  先把汤和饭煮起来,然后把菜洗了,最后等易禾把菜坐好端上饭桌时,房间的门开了。
  一个和易禾差不多年龄的女生走了出来,她五官生的很好看,是一眼就能在人群中发现的那一类,简单披着一件长款的外套,厚长的头发披在肩上。易禾皱着眉,伸手把那人外套拉链往上拉拉:“里面没穿衣服还这么随便,习惯挺好啊!”
  周娴白了她一眼,这时房间里又走出来一个男人,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出来,见到易禾时跟她点了点头表示问好,然后对周娴道:“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朋友?”
  “是啊,你在这儿吃饭和我们一起吃饭吧!”周娴不给男人拒绝的机会,拉着他到饭桌边坐下,先给他盛了一碗汤。
  易禾站在原地沉着脸,本来就不和善的面容更加阴沉了,她刚走回饭桌边,就听那男人对她笑笑,道:“那我就打扰了,你做饭的手艺很不错!”
  “你能不能先把裤链拉上再跟我说话?”厉声地就这么喊上了一句,没看男人呆滞的脸,重重地把椅子拖出来,坐下去。因为汤勺周娴在用着,她就给自己装饭,勺子刚下去就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道:“哦对了,因为不知道你会来,毕竟周娴约人打上一炮这事儿没有规律可循,所以我只煮了两个人份呢,你吃少点晚上会不会饿?”
  “你不说话安静一顿饭的时间行不行?”周娴替身边的男人嚷回去,然后又对旁边的人道:“你看,我就说她整天以损人为乐吧,你别在意就行了。”
  易禾拖着下巴,挤了一个很难看的表情。
  周娴在自己的碗里盛了饭,然后放到男人面前,对易禾道:“那他吃我那份总行了吧!还有,今天顾岚说你早上的课又没去上。”
  “你别管。”
  易禾口气很差,动作粗鲁地夹了几口菜塞进嘴里,她本来就不是特别饿,现在没胃口更没心情吃,边嚼边起身离席:“难吃死了。”
  “还不是你自己做的……你又去哪!”
  周娴见她一口饭没动就不吃了,想叫住她,但易禾明显没有把她的话当一回事儿,连答应都懒得答应。易禾转身去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又回到饭桌前把自己那碗饭推到周娴面前,然后就出门去了。
  周娴听她把门用力地甩上,不知那人又在想什么,不过她也早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回头对自己男朋友安慰了几句,说她那人就是这样的,对谁都这样,别在意就是。
  易禾拿着冰啤酒上了楼顶,翻身坐到了围栏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因为她经常跑上楼顶来这么坐着,才不至于让偶尔和她一样上楼顶来吹吹风的人误会她有轻生的念头,该解释的也都解释过了。
  猛地灌了下去大半罐,易禾忽然发觉,自己比最初的时候要平静多了。
  最初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有点记不清了,可能更多的是不愿意去想。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周娴三天两头把男友领回自己租房里,按照周娴的说法儿,她又不能带男友回家,正好易禾租房在附近,也就过来了。易禾租房的房东其实是周娴家,所以周娴有钥匙,她的这种行为屡禁不止,起初易禾的反应是很暴躁的,好几次还在周娴转身走后,就把她带来的男友拽到阳台打了一顿,当下确实有点效果,但总不能各个都打吧,她自己也累。
  当然,更多的是胸口里弥漫着的窒息感,这是心塞的一种。
  她这个人呢,一向不喜欢自己为难自己,不愿意去想就别想。
  要是闷得慌,像现在这样,一个人跑出来吹吹风喝喝酒,清净点,也舒服点。她确实记不太清自己到底是在哪一刻对那人萌生了意思,但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情感,可她不能说,首先她就不认为周娴愿意接受同样是女生的她,其次,她哪点都比不上周娴所交过的任何一任男朋友。
  说了肯定没什么好结果,那就闭嘴吧。
  周娴人很不错,至少在易禾看来,她很有人情味,家里条件优越,无论是学业还是家里的公司事务方面都能兼顾,而且生得也好看……唯一的毛病,当然指的是在易禾眼中那是个毛病,周娴太多情,男朋友三天两头地换,这件事情在易禾喜欢上她之前就一直存在着,所以易禾对此没什么态要表。
  “嗯?这么快就没了,看上去挺足量的一罐,太不经喝了!”
  手上的一罐酒没几口就给她灌完了,按照她那个喝法儿,确实三两下就该没了。于是从口袋里又摸出一罐新的,打开:“好再多带了。”
  摸摸裤袋想掏东西,结果是空的——唉,可惜没带烟上来,放在床头了吧。
  是的,她回去的时候周娴和她男朋友在用她的房间,如果可以她根本不想进去。想到这个心头一堵,就着栏杆上站起身,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她有些摇摇晃晃,险些失去平衡往前倾,但她看上去毫无危险意识。
  让自己站稳了以后,把手上那个空啤酒罐用力掷向对面住宅楼的楼顶,由于晚风的缘故那罐子在半空中就被吹落了。夜晚的住宅区并不吵闹,易禾还可以隐约听到一点点铝罐坠地的清脆,她瘪瘪嘴,觉得没劲儿。
  “无聊!无聊死了!”烦躁了起来,易禾转身从围栏上下来了,在天台上来回踱步,她以前要是烦躁,可以走出门就拉个人打起来,或者走几分钟路去射击室开几枪,哪像现在……不对,她什么时候像现在这么憋屈过?
  烦。
  在手上那罐也给她几口倒空了之后,易禾把空罐子扔地上,用力踢下了楼。结束了又一次高空抛物,她终于没事可干了,手插在口袋里,重心不稳地下楼梯准备回去。期间还因为没看到楼梯上的水而滑了一下,没摔着,但是确确实实地撞上了墙,脸上擦红了一小块,但是不显眼。
  她也不在意,对着空白的天花板笑了笑。
  摸摸擦红了的皮肤,继续下楼。回到屋子里时,周娴的男友已经走了,周娴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她见易禾进了屋,两人对上了视线,但易禾很快便把视线移开了。
  “你还不滚回去?”易禾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周娴家距离这里并不远,易禾的租房是专门面向大学城里的学生的,所以规模不大,尽管客厅和房间都不小,但也只是一房一厅而已,床足够大,偶尔也有周娴在这里过夜的情况,或是和易禾,或是易禾不在的时候跟她的男友。
  周娴翻了个白眼:“反正那么近,什么时候走都可以啦……喂,你没吃什么就光喝酒啊?”
  “喔,你关心我啊?”易禾半倚着餐桌,边笑边抿了口。
  “随口一问你别蹬鼻子上脸。”
  “……”
  易禾继续笑笑,没再理会她,走到阳台上吹风,她确实没吃什么东西,可也没饿的感觉,真要觉得饿了她不会亏待自己的,见到什么就会跑去吃了。因为易禾租房的楼层并不高,所以看不到什么景色,只能依稀见到对面楼的窗户里有点什么,即使是这样,她也乐意盯着外面看。
  “易禾——”周娴忽然跑到她身边,挨着她,也顺着她的视线往前面看,但似乎没见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于是就把视线移到了身边人的身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