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木讷神探+番外 作者:鸡头米

字体:[ ]

 
书名:木讷神探
作者:鸡头米
 
文案
某木讷颜说“我碰到过jiān尸,烹尸,碎尸,肢解,谋杀,情杀这些我都没有害怕过,我想说这辈子唯一让我害怕的事情就是你不在我身边”。
某文说,“我解剖过的尸体比你吃的盐都多,顺着他们的纹理一刀一刀下来,我能很清楚的知道他们生前的生活习惯,甚至能猜测他们生前的脾气怎么样,但是你这么一个活人我却怎么也看不透,也是最简单的才是最难看清的”。
让我们一边破案一边寻欢作乐吧n(*≧▽≦*)n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恐怖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渊,文夏 ┃ 配角:韩落,颜茴,许岩,李涛 ┃ 其它:怦然心动
 
 
  ☆、雨中的奇怪女人
 
  颜渊已经在路边招了一个多小时的手,可能是她被雨淋湿的长发贴在脸上让她看上去像个女鬼,所以路过的车没有一辆愿意停下来帮她一把的。她抬头看看天空,雨水细密如织,编成一张网罩在了她的身上,当然还有她那辆倒霉的小奇瑞上。
  “该死的”颜渊愤恨的踢了那辆可怜的小车,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那雨渐渐的大了起来,剜了一眼乌黑的天空,她恨恨的甩了甩头发,颓废的坐进了车子里,点了根烟摇下车窗,靠着车窗吞云吐雾起来。
  今天是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民间所谓的鬼节,按照传统这天是要给逝去的亲人烧纸的,不过现在已经不时兴烧纸,到了这种日子捧束花到墓地看看逝去的亲人聊表思念之意就好了。墓地一般都在郊区的山上,去的人也不会很多,颜渊那辆小破车好巧不巧的在她回来的时候抛锚了,还是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这个鬼地方信号不好,想打个电话给拖车公司都不行,她现在是只能等着好心人把她拖到市里。手里的烟吸了一半,她透过后视镜看到有一辆红色的车正往她的方向开来,她立马灭了烟快速的下了车。
  文夏开车向来是不做别的事情的,总是很专注,和她做事风格一样,所以在颜渊突然从她那辆小破车里窜出来的时候她及时的刹住了车,不过看到车窗前突然出现的鬼似的女人她还是惊了一身的冷汗。正当她要下车把那个突然闪出来的人教训一番时,她就看到车窗外面贴着一张笑眯眯的脸,不过脸色苍白,要不是白天她还真以为自己撞见了鬼。
  “嗨”颜渊敲了敲车窗,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微笑,像朵向日葵一样贴在文夏的车窗上。如果文夏现在下了车,她一定是像个老朋友一样拍着她的肩膀,然后毫不脸红的坐进她的车里。
  文夏见她是个女的,她脸上的笑容也不像是一个坏人,再看看四周没有别的人她才将车窗摇了下来,不知道这个女人有什么事情。
  “抱歉啊,吓着你了吧”颜渊弯着腰看了车里的女人一眼,笑呵呵的将被雨淋透的头发往耳朵后面一掖,眼前的女人还真是让她眼前一亮,她心里窃喜,自己是猜对了,这个女人就是她今天的救星。
  “你有什么事情”多年的工作经验使得文夏的嗅觉异于常人,她自然是闻到了颜渊身上淡的不易察觉的烟草味,虽然不难闻甚至还有一丝夹杂着空气中浮动的淡淡青草香,不过她还是不喜欢女人抽烟,特别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那个,我的车子抛锚了,你能不能把我载回去,然后我再打电话给拖车公司让他们把车拖回去”颜渊居然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心里是想那辆破车就算是放在这里一年也不会有人偷,现在最要紧的是回家泡个热水澡,至于车的事情自然有交警来办啦。颜渊美滋滋的想着,嘴角甚至扬起了一丝得意洋洋的笑。
  “上来吧”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还这么开心,不过看到她脸上那可怜兮兮的表情文夏还是心软了,把车门给她打开。
  “谢谢喽,文昌街”颜渊笑嘻嘻的坐进了副驾驶,也顾不得身上的雨水。自报家门之后她就眯着眼睛哼起歌来,完全不介意自己正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坐在一起。
  文夏看她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心想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胆大,也不管是好人坏人都相信。
  “你一定在想我怎么胆子这么大对不对?”突然颜渊睁开眼睛,看着文夏说了这么一句,她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
  “嗯?”文夏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这个小姑娘是怎么猜透自己在想什么的。
  “其实刚刚我偷偷看着你来着,见你又摇头又笑的,一定是在想我为什么就毫无戒备的坐了你的车”颜渊半眯着眼睛,身子垮垮的靠在座椅上,如果现在有空间她一定是悠闲的将脚搭在车前,优哉游哉了。
  “这个小姑娘有点意思”文夏心里暗想,不过没有搭她的话,她看她的样子一定是还要分析一番她为什么就那么放心的坐了她的车。
  “首先呢,这种红色的奔驰车一般女性开的比较多,而且看你的车速就知道一定是个女人,如果是男人的话一般在这种人少的路上车速会很快的,第二,能开得起这种车子的人经济状况不会太差,开车的人也犯不着做坏事,所以喽,我就放心大胆的坐进你的车了”颜渊像是说个笑话一般把她短短几秒钟判断的依据说给文夏听了。文夏听了心里不禁对这个小女孩另眼相看,真没想到她能推理的这么严丝合缝,即使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嘿嘿,我还知道你的工作是和医学有关,如果没推断错的话,你是位法医”颜渊眯着眼睛打量了文夏一番,然后很肯定的对她点点头,表示自己的推断一定没错。
  “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文夏听她这么一说,来了兴趣,她一面专心致志的开车一面还要分心听她的分析。
  “其实很简单,从你开车的态度上,就可以知道你是个工作严谨的人,当然啦工作严谨只是个泛说,我是在你偷偷闻我身上的烟味时发现的,一般人对几乎闻不到的气味是不会有反应的,可是法医就不一样了,他们工作的时候经常会用到鼻子,所以我就推断你是法医喽”说完她还朝文夏扯了个鬼脸,像个调皮的孩子。不过她那苍白的脸色让她这俏皮的动作变了味,让她活像个鬼。
  “挺厉害啊”文夏没想到自己不动声色的嗅她的烟味都被她发现了,心里有点难为情,不过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听到她的夸奖,颜渊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竟然咧着嘴笑出声。文夏听到她心无城府的笑声,脸上的笑容也舒展开来。
  “这个人挺有意思”她心里想着,车子就拐进了文昌街。
 
  ☆、重生
 
  文昌街文夏还是知道的,这是安兴市里唯一一处有四合院的地方,据说是政府为烈士家属特意划出地来建造的。她前夫的父母以前也是住在这里,不过后来他们去世后,这里的房子就被她前夫转给别人了,想想她也有一两年没有来这里了。文昌街不是在黄金地段,不过也是在市中心辐射范围内,在这寸土寸金的安兴市里,这里的地皮也是不便宜。她按照颜渊指的路将车子停在了一座四合院处。
  “今天谢谢你啦,要是还能相见就请你喝茶哈”颜渊下了车站在她家的屋檐下对文夏大声说着,生怕自己声音小了她听不见似的。
  “好好洗个热水澡,别生病了,拜拜”文夏简短说了一句,对她摆了摆手,对于她说再次相见的事情没放在心上。世界那么大,两个陌生人相遇两次也不是太可能。她笑了笑关了车窗,表达了自己的一点关心,就开着车离开了。颜渊摸了摸自己头,看着她的车子消失在街头才进了屋。
  四合院在雨幕下显得灰蒙蒙的,一丝灯火都没有。颜渊静静的站在院子中间,雨水肆无忌惮的从她的脸上流到了衣服里,她的脸上没有了微笑,反而显得落寞。西墙角荼蘼架上的金银花已经过了花期,只寂寂的在雨水的抚摸下慢慢生长,吸饱了水的枝叶像是蘸了墨水的毛笔,充满了生机,荼蘼架下是她种的一些青菜,蒜,葱,香菜之类的,她没事的时候就喜欢侍弄这些东西。院子上面的空间几乎被她种下的葡萄藤遮满了,葡萄架下挂着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葡萄,再过些日子就能吃到甜甜的葡萄了。
  “唉”看着这些勃勃生长的植物,她却叹了口气,然后甩了甩已经喝满了水的袖子进了屋。洗了个热水澡她的心情就好多了,甚至还想了想那个送她回家的美女,嘴角翘翘。趁着好心情她就捧了本书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看了起来。
  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第二天她睁眼的时候窗外的白光在昭示着今天会是个好天气,同时也告诉她懊热的天气又开始了。她想自己大概是感冒了,头有点疼,清了清嗓子,试着唱两嗓子,张开嘴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沙哑,不禁对自己竖了个中指。
  “小身板还不行啊”。
  她搭了条毛巾,穿上一身运动衣就出去跑步,跑了一个小时,回来看了一下时间不多不少正好七点,离上班还有一个半小时。回来洗个澡,在她的菜园子边刷了牙,又用凉水洗了把脸,才感觉自己精神提了一点。今天是她从文昌街小街警调到安兴市公安局的第一天,怎么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进了市公安局她离她想要了解的真相又近了一步。想到这,她暗暗的捏紧了拳头,告诫自己一定要认真对待这份工作,不能像现在这样吊儿郎当的。
  夏天七点半的时候太阳都快升到头顶了,颜渊拾掇了一下自己的花花草草然后把警服放进背包里,推出自己的摩托车,戴上头盔就飞了出去。第一天可不能迟到。到了警局,已经有值班的警员在工作了,她问了一下更衣室的地点就去将自己的便装换了下来,穿上一身警服她就变成了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整个人都神采奕奕的。对着镜子她再次整理了一下衣服,心里隐隐约约有一种第一次穿上警服的感觉,有点紧张又带着点欣喜,她知道自己这次是重生了。最后一次对着镜子正了正帽子,她才迈着利索的步伐走出了更衣室。在更衣室外面打扫的大妈看她一副光彩熠熠的样子都忍不住多看一眼,大妈心里还嘀咕着警队何时来了这么一个水灵的姑娘。
  “各位各位,停一停手下的工作,我来介绍一位新同事”局长牛忠诚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停止手中的事情听他说话。大家听他这么说纷纷将目光转到了他这里。
  “这位是颜渊,小颜同志,从文昌警局调来的,你们可要好好照顾她,特别是你俩,不要使坏”说着牛局长指了指坐在那里喝着茶的两位男刑警,一脸慈祥。
  “放心吧局长大人,我们不会使坏的”两个警察中年纪较长的警察笑着开口说道,不好意思的挠了挠板寸对颜渊点了点头。
  “局长大人,你怎么能这样呢,小颜她刚来你就揭我们底,还怎么让我们在新同事面前竖立一个良好的形象啊”较年轻的那个警察脸做苦状的转了转自己的帽子,脸色微微红了。
  “好了,你们就别贫了,好好招呼一下”牛局长对他们挥了挥手,佯装出一脸严肃。那些警察也不再开玩笑了,开始手头的工作。
  “小颜呐,以后你就坐在那里,那个就是你的工作岗位,如果有案件你就跟着一起去”牛局指着靠着窗户的一个空位置和蔼的对颜渊说道。从他们刚刚的表现中颜渊就看出来这个局子里的人都是很好相处的,她对牛局道了声谢就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夏天可是案件的高发期,大家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不要有丝毫的懈怠,否则出了问题,你们可有苦头吃了”牛局瞪着眼睛扫了一眼他们,说完就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颜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随手翻了翻桌子上的报纸,扫了几眼没有兴趣就放下报纸,抽出桌子上摆着的几本书中的一本刑事案件看了起来。
  “喝杯绿豆汤,天热,多补充点水分”她看书的时候坐在她旁边的同事递过来一杯绿莹莹的绿豆汤,语气很是亲切。
  “小颜,你好,我是许岩”那个年轻的刑警探过头来,热情的对着颜渊傻乐,就差伸出手和颜渊握握手了。
  “许岩,你哈喇子要流出来了”那位给她递绿豆汤的女同事指了指许岩的下巴,笑着揶揄他。其他的同事见牛局走了也都活泛起来,不多会儿大家都混熟了,互相通了姓名。颜渊本就是性格活泼的人,也乐于和他们相处,没多久办公室里就响起了他们的笑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