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被掰弯的初恋 作者:雪雾

字体:[ ]

 
 
 
书名:被掰弯的初恋(gl)
作者:雪雾
 
一个天生乖乖女,喜欢结交不一样的朋友;一个从小麻烦缠身,想拥有最纯粹的陪伴。
主受视角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小慢,窦晗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  十一月,窗外梧桐的叶子已经枯了,只有松树上的松针还坚/挺的绿着,微风不动,透着生人勿进的冷意。
  莫小慢坐在靠近过道的座位上晨读,不时地拢一拢校服外面披着的绒衣,露出的指尖一片冰凉。学校已经开始供暖了,可是对于她这个畏寒体质的人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
  “给。”
  前排的于露递给她一个盛满热水的塑料杯。莫小慢道了声谢,马上把杯子抱在了怀里。
  “还没下雪呢,你都快穿上羽绒服了。”于露调侃她。
  “你的棉衣比我还厚,还说我。”莫小慢说。
  身上的寒意去了,她挺直了背,说话也带上了笑意。
  “还不是我妈逼我穿的,这么厚,难看死了。”于露嫌弃的看了眼身上的棉服,“我妈说这两天可能下雪。”
  莫小慢看了看天,阴沉沉的,确实可能下雪。这几年的天气预报仅供参考,还不如爸妈的经验准确。
  下雪啊……
  莫小慢想,我明天还是穿上羽绒服好了。
  她已经高二了,自认为爱美的心比同龄人晚熟那么一点,可是也已经到了注意形象的年龄。每次被爸妈逼着穿上惨不忍睹的秋裤时,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注意那些筷子一样的美腿,也很想像他们一样把自己的季节时针调慢那么一点点。可惜……
  “阿嚏——”擦了擦鼻子,莫小慢想,还是算了吧,我就是个永远走在换装前端的命。
  “奇怪,圈圈怎么还没来?”
  圈圈是全班人对班主任的昵称。他目测四十多岁,五短身材,笑眯眯的眼睛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肚子上长着销魂的游泳圈,站在老师堆里的时候简直一目了然。
  莫小慢的学校属于市重点,很多学生自发的提前自习。可是据知情人透露,圈圈总是能在学生到之前驻守办公室里,然后在自习开始的前五分钟守在门口“逮捕”迟到的学生。今天自习都上了十几分钟,圈圈还没有出现,确实很不正常。
  “我听说来了个转学生。”魏亚飞挤眉弄眼的插话,“听说还是个美女,是吧。”
  他朝后排的李立贱笑一声。李立“唔”了一声,没多说。
  魏亚飞:“我们来的时候看见圈圈带她去办公室了,背了个双肩包,长得非常白,头发还染了黄色。”
  于露:“你怎么知道是转学的?”
  魏亚飞:“她手里拿着学生手册,肯定是转学的。”
  魏亚飞这个小道消息收集癖患者,平时十句话里有八句是瞎掰,这次倒是靠谱了一次。
  不到五分钟,圈圈就挺着肚子从正门晃了进来,后面跟着个一身黑色衣服的美女。
  美女头发微黄、长发齐肩;上身短款的黑色毛呢外套,外套上唯二的扣子敞开,露出里面的黑色T恤;下身是黑色紧身牛仔裤;脚上穿着匡威经典款,也是黑色。她裸/露的锁骨和脖子很白,配上疑似冻得苍白的脸,确实很有吸引力。
  于露:“真的是美女诶。”
  莫小慢点了点头。眼神定在那双美腿上,一脸羡慕。
  “她叫窦晗,今天转到了我们班,以后要好好相处。”圈圈公式化的介绍了,也没让窦晗说话,就为她临时指定了最后排的空位。
  “圈圈好像不太喜欢她啊。”于露说。
  这点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每个人都知道原因——班主任最讨厌的学生就是平时不按规定穿校服的人,窦晗不但没有穿校服,还散着半长的头发,走动间甚至露出了银色的耳钉,圈圈对她的第一印象不好实属正常。
  那天在坐的所有同学中,对她第一印象不好地恐怕不止班主任一个。莫小慢巡视教室的时候,看见有几双眼睛好奇的追着她直到坐下,有几双眼睛流露出些许惊艳,有几双眼睛不屑扫过就回看到手里的书上,还有很多人丝毫不在意地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第一眼印象对我们的影响总是那么深刻,少年时候尤其如此。走入一个教室,走近一个团体,我们总是能最快速的辨识出同伴的气息。这种不知名的吸引很多时候精准的可怕,可以在几秒内选定我们几年甚至一生的好友。
  那一眼,莫小慢想,啊、好漂亮。目送她坐到教室另一侧座位后就收回目光,把这件事这个人隔绝到了脑外。她想,这个人和我大概不会有什么交集。
  外面的天越来越暗,终于在临近中午的时候落下了这一冬的初雪。
  莫小慢抱着重新换了热水的塑料杯,踮起脚尖,瑟缩的身体半蜷在桌子上,扭着头和朋友们一起欣赏外面飘落的白雪。
  白雪翩然落下,沾到了松针上,沾到了冬柏上,不一会儿就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冰雪世界。那个世界稚嫩的如同刚刚出生的孩子,仿佛一阵风吹过就能惊动没有贴牢的雪花,仿佛一缕暖意的阳光就能让稚子的不安融化。?
 
☆、第二章
  窦晗的转学最初并没有在班级里引起什么反应,大部分的原因大概是她转来的时候正是一次月考的前夕。
  那时候同学还没有被月考考的太疲惫,只当是稍微巩固这一个月的所学。莫小慢是个怪咖,从小就对考试情有独钟。对她来说,这就像是打游戏升级,每一次考试似乎都能看见自己的经验值具象化的增加了那么一点,让她有莫名其妙的成就感。因此每次考前都是她最专注的时候,专注到根本忘记了和自己隔着一个教室远的转学生。
  直到考试结束,座位每月例行右移,她与窦晗位置临近的时候,才想起这么一个大美女来。
  窦晗已经穿上了校服,校服外面是保暖的棉衣,裤子和鞋也患上了冬款,头发按照规定束起,耳钉全部去掉,看起来完完全全是高中生的样子了。
  值得一提的是,她在班里拥有了自己固定的朋友——算作吊车尾的王梦佳,班级里有名的碧池。
  王梦佳的名字在圈圈那个叫做《重点观察对象》的小本本上,之前在班里很低调,碧池的称号完全成因于她在班级之外混乱的私生活,把这个称号带进来的是外班的一个男生。至于在内部,她的这个雅号似乎只在男生中流传深远。
  看到窦晗和王梦佳同进同出的时候,所有的女生都是叹息一声,把她分到了那个“不思进取吊车尾”的圈子里。莫小慢的内心深处也难免有这样的判定。
  然后在月考成绩出来的时候,他们被集体打脸了……
  窦晗的总成绩并没有那么出彩,最多中等,但是英语考卷上华丽丽的一百分和语文作文的满分着实亮瞎了一众看客的眼睛。
  “窦晗,你的英语这么好!作文可以让我看看吗?”
  她的身边开始慢慢地形成圈子。窦晗在其中略显寡言,却不会拒绝任何人的要求。
  严格来说,文科班的数学似乎是提升分数的手段,英语和语文本身就比理科班的平均成绩好很多。可是即使在文科班,作文满分也是不多见的现象,何况学校的初期月考比高考的评分更严格。
  于露肩膀撞了撞莫小慢,说:“英语满分诶!你最弱的一科。”
  “是啊,没想到窦晗的英语这么好。”莫小慢说。
  “她的底子很好啊,好好学能提升不少呢,别跟王梦佳学坏了就好。”
  从那天起,窦晗在班级里的存在感提升了。
  首先引人注意的是圈圈找她谈了话,回来她的座位稍作了调整,与王梦佳不再是前后排(最初的位置是在王梦佳的后排),但是在学校的她依然和王梦佳同进同出。
  然后有人注意到,在王梦佳的引荐下有男生开始追求窦晗,可是一口被她回绝在了教室门外。
  再然后……大概在一个月后,窦晗混进了莫小慢的圈子。
  莫小慢和窦晗的第一次接触是在公交车上。
  冬意深深,第一场雪后莫小慢开始坐公交车上学。从家到学校的六站地,没有同路的朋友,莫小慢每次都会在学校门口与朋友告别。但是有一天,她在公交站点见到了窦晗。
  窦晗的家比莫小慢家远两站地,做的是同一班车。初次碰面的时候有点尴尬,两个人磕磕绊绊的聊了天各自分散。莫小慢以为只是偶尔一次的巧合,没想到第二天上学的公交车上,两个人再次遇见了。
  接触了几次,莫小慢和窦晗终于找到了共同的喜好——动漫。莫小慢初中时候开始在网上看漫画,最初的喜好是宫崎骏,后来喜欢上了各种连载漫,初中有个发小和她一起混迹二次元,高中以后身边突然没有了喜欢卡卡西喜欢柯南,偶尔还聊聊犬夜叉的朋友,她只好一个人默默地犯花痴。
  “我初中的时候玩过cosplay。”窦晗说。
  “真的吗?”莫小慢兴奋地问,“cos的谁?”
  “小白。”窦晗说,“死神里的。”
  “……”
  “那时候还没有发育,cos了好多正太。夏娜也cos过。”
  “……”
  “别人分配的角色。我没看过夏娜,也没看过死神。我喜欢海贼王。”
  “我想看海贼来着,但是太长了。”当时似乎已经连载到了300级,莫小慢遗憾地说,“我一天只被允许看两集动画,海贼补不起。”
  窦晗:“是吗?”
  莫小慢:“海贼王讲什么的?”
  窦晗:“友情,没有爱情,看是时候不是大哭就是大笑。”
  莫小慢:“那我以后一定要补上。我喜欢友情的动漫。”
  窦晗:“恩。”
  那天起,她们开始一起乘坐公交车。
  和窦晗做了朋友以后,莫小慢发现了她很多的闪光点。
  比如她话不多,但是却很有想法,不管与她聊什么她都有自己的体会,从不批判或者盲目的赞扬;
  比如说她上课的时候总是很安静,即使王梦佳给她扔来了纸条也只是下课后再回话(王梦佳对此有过很多不满)。
  莫小慢发现她真的很喜欢英语,不喜欢的课和休息时总是捧着英语书翻看。英语课也比其他时候积极很多。
  莫小慢问过她为什么那么努力学英语。她说,我以后要出国留学。
  莫小慢把她介绍给了自己的朋友。
  于露、冰冰、小白、阿静都很乐于接受她的加入。从此,窦晗的朋友圈就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王梦佳,另一部分是莫小慢。
  终于,元旦到来了。
  莫小慢从小在妈妈的逼迫下学习小提琴,直到能作为才艺勉强演出才罢休。莫小慢自知没有音乐天赋,平时只偶尔弹奏不让琴技太生疏,然后在每年的联欢会前苦练几首曲子来表演。
  今年她准备了D大调波兰舞曲,完全受月森莲的影响。去年没人能理解她为了动漫偶像努力练琴的心情,今年认识了窦晗,莫小慢在联欢会前就兴奋地剧透了自己的表演。
  “我很期待看见你的表演。”
  这天窦晗不在状态,莫小慢也发现了。
  “你怎么了?”莫小慢问。
  “没什么?今天你自己回家吧,我有点事要晚点走。”窦晗说。
  她指的回家已经是晚自习后,九点多,莫小慢不理解那么晚为什么还要“晚点走”。不过她没有问,因为王梦佳走过来了,径自带走了窦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