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闲来相思(GL) 作者:阿酒的酒

字体:[ ]

 
 
文案
断袖为媒,相思为聘
 
从此愿
 
为你朝画眉夜解衣,朝朝暮暮相依相伴
 
与你春簪花秋煮酒,月月年年不离不弃
 
——————————————————
 
阿婧13岁时,她说:姐姐,尝尝阿婧的舌比之西施舌如何
 
阿婧15岁时,她说:姐姐,我想对姐姐这么做很久了
 
阿婧19岁时,她说:姐姐,今日不许引诱我
 
——————————————————————
其实这就是个简单的小故事
游山玩水,谈情说爱,就这么简单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相思 ┃ 配角:张婧姝 ┃ 其它:青楼
 
 
 
  ☆、1、断袖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说
当我开始敲下字时,我想等我写多了总会写的好的
谢谢大家关注
  一曲舞毕,汗微湿了背,行了礼正待随着众人徐徐退下。
  “美人~”
  衣袖被人扯住,不得不回身,看着那扯住衣袖的人,不由蹙了蹙眉。
  “美人,陪本公子喝几杯吧!”那人踉跄着一手扯我衣袖,一手向着我腰身搂抱而来。
  “蒋公子,哈哈哈,蒋公子我这边尚有好酒未上,你怎可离开?”张景一拦了那蒋公子,一把拉住那向我搂抱而来的手臂,面上微赧向我做了个请的动作,“相思姑娘,蒋公子饮多了酒唐突了些,还请姑娘勿怪!”言毕,拉了那蒋公子就走。
  那蒋公子一见李景一拦了自己便知自己猛浪了,“多有唐突,多有唐突......”面上讪讪,急急欲离去,却忘了手上还抓着我的衣袖......
  “呲~”随着一声衣帛的撕裂声,有衣料摩擦着手臂迅速脱离而去,我惊慌的伸手去抓那一截衣袖,那抹红色却从指尖滑过,落了地,我莹白的手臂便完全爆露在众人眼中。
  蒋公子因着拉扯的关系回转了身,刹时便张了嘴瞪了眼,张景一也随着蒋公子一付怔然的样子,边上几人也停了酒,齐齐望将过来,失了神。远处的众人未有所觉,自然也没有看向这边,我虽不惧万众瞩目,却也不想在这样的情形下,如猎物般被盯着瞧。
  那些人的眼神我自是明白的,身子微微轻颤,一手握紧,指甲刺着手心提醒自己不要慌乱。身边的小桃也在一瞬间惊吓过后,连忙捡了断袖掩了我的手臂,拉了我匆忙离去。身后传来一些喟叹声,似可惜,似失望,似回味,还夹杂着那蒋公子一迭声的抱歉声。
  张景一给我安排暂做休息的地方离这座园子有点远,一柱香的路程是可以遇上很多人的!小桃一手扶了我的手,一手紧按在我肩臂断袖处,若我动作不大,倒也不会太明显。我定了下神,就算衣不遮体,也不能失了风仪堕了薄名,从容携着小桃回了院子。
  这是我第一次随姐妹们出楼到客人府中表演,我不是什么大家,不过稍有些薄名,却也从未这般狼狈过。想起离开时厅中那些大人公子们的眼神,心下叹了口气,纵是那些人客气有礼,其实在他们心底也不过是比那些以色伺人的人强了一些。也对呀,不是有好些姐妹便成了那样的人么,也怪不得这些人这般□□的看我。
  今天之所以会来张府,是应了张景一盛情相邀才免为其难而来,之前也只答应以一舞助兴便返,所以并没有带多余衣物出来。小桃想去问姐妹们借衣裙,我拦了小桃,只让小桃拿了我头上插在暗处的那根细细的发簪,又在断袖处抽了根纱线,让她用发簪在断袖两边都各刺了数孔用纱线粗粗缝了一圈。我看了眼接好袖子的舞衣,心下暗想,总比把手臂□□在外要好,于是点点头示意小桃帮我穿上。
  “笃,笃~”传来敲门声,大概是张景一着人送衣衫过来了。是的,我自然是知道他会送衣衫给我换的,只是我不喜穿别人的衣衫,况且我也是有些着恼他的。
  “相思姑娘,老爷让奴婢来给姑娘更衣。”丫环在门外轻声道,声音带了些微喘息,大概是一路急行而来。
  示意小桃开了门,小桃一步跨出。
  “我们姑娘无需更衣,告诉你们家老爷,我家姑娘回去了。”说完还哼了一声以示不满,小桃是有些恼的。我心下哂然,并未喝止小桃。
  小桃是从未见过这样放肆的客人的,那些客人来楼里,哪个不是规规矩矩的,不说像我这样微有薄名的人,就是楼里普通的姑娘也不曾被人这般轻薄过的。客人们不是自诩清高,就是自命风流,不是才子便是高官,来楼里是来高山流水寻求知音的,是来谈诗论道来展示才华的,再不济至少也是来附庸风雅的,是不屑于做出一些下作的举止的。就算是遇上一些孟浪的客人,也不过是言语上稍微放荡些罢了。
  小桃以为我该是被人捧着宠着甚至是敬慕着的,她不知道在那些翩翩君子心里我们其实只是玩物,不过是高级些的玩物而已。而我却是知道的。
  而张景一此人在我所见过的客人中还算尚可,至少,他肯为我一掷千金,会捧着我,宠着我。生气归生气,我自然也不会真把他拒之门外。我还没资格对客人太过挑剔。
  “多谢你家老爷美意,这衣衫,相思便不换了。”
  “是。”丫环偷偷拿眼看了一下我的左袖,又福了身子说:“老爷说,相思姑娘在此暂作休息,有什么需要皆可吩咐奴婢,老爷等会便来看姑娘。”
  “哦?”我点头,勾了勾唇。
  那丫环似怔了怔,又赶紧低了头躬身道:“相思姑娘可唤奴婢秋月。”
  “那便劳秋月姑娘去回禀你们老爷,多谢他赠衣,待他来楼里,相思薄酒相候。相思这便告辞了!”话刚说完,早等在一旁的小桃,急不可耐的伸手拉了我便走。
  “相思姑娘,”秋月紧随了几步,急道:“老爷说如果相思姑娘要回去,就让秋月送相思姑娘出门,老爷已着人备了马车。”
  我嗔怪了小桃一眼,轻轻挣脱了她的扶持,又捋了捋我的衣袖,还好没有裂开。小桃这才发现她拉了我那断了的左袖,吐了吐舌,躲去了秋月身后。我暗暗笑着摇了摇头,总归还小。
  “那便有劳秋月姑娘了。”我对着秋月微微颔首。
  “请相思姑娘随我来。”秋月走在了我前面,示意我随她走。
  随着秋月踏过一个拱月门,不远处藤蔓相缠的走廊曲曲折折,与那宴客的园子外那一处十分相似。大概府中的走廊都是差不多样子的吧,心下暗想。不料前方却传来高歌声,该是哪位客人一时兴起而歌。我心下暗叹,叫住秋月。
  “秋月姑娘,不知是否还有别的路可出府?”盈盈站住不动,蹙眉问道。
  “啊,有的,只是会有点远。”秋月恍然大悟,悄悄瞧了一眼我的袖子,“对不起,相思姑娘,我这便带你去。”
  “无妨,麻烦秋月姑娘了。”不过刚到申时,正是诗词歌赋最是兴浓时,我不想从那群人旁边行过,或许他们不会看到我,但我不想要这个或许。
  回头又路过先前暂歇的偏院,之后又走了约两刻钟,不禁有点气息不稳,额间显汗。之前刚跳完一曲舞未曾休息,又走了这许多路,脚有点疼真是有些累了。也不知还要走多久才能出去,有心想喊住秋月暂歇一下,心思一回转,张府不可能过于庞大,应该是快到门口了。此时秋月也正好回头说再有一盏茶的时间便到了。
  小桃这会儿跟着秋月走在前头,一口一个秋月姐姐一个劲在那跟秋月叽喳说笑,都忘了还有我这个姑娘在了,也别指望她能扶我一把了。我暗暗咬牙,且再坚持一会。
  默默随着秋月缓缓走着,看了看前方,再转过那道弯就可以看到出府的门了。心下欣喜,不觉脚步都有些轻松了,眼里也带了些笑意。又随意瞥了一眼边上那棵合欢树,那树后的人缩着身露着半张脸瞧着我,我勾了勾唇缓步而行。之前还在远处时,便已看到有人躲在树后,大概是偷懒的小丫环吧,我自不在意。
  因着我的缓慢,与秋月和小桃离了好些距离,她们俩人已转过了那道弯,看不到身影。此时我反到不急了,也不差那么一时半会,不是吗。
  正当我也接近那道转角时,后面传来了急急的奔跑声......
  “姐姐,姐姐,你等等我......”声音轻脆而干净。
  我转身。
 
  ☆、2、出府
 
  
  我转身。
  但见踏步声中,绿衫飘动,不过须臾,身前便婷婷立了一个娇俏少女。那少女十三四岁的年纪,圆圆的鹅蛋脸,脸颊粉嫩,一双晶亮大眼,眼珠子乌溜溜的,眉眼说不出的灵动。此时正拿她那黑漆漆的大眼盯着我,湛湛有神。
  “姐姐,你是不是要出府去呀?”声音清脆如银铃。而她一说话,便有一对小酒涡在颊边隐现,更显得她俏丽可人。
  “姐姐你带我一同出府去吧!”不等我回答,她又急急说道。
  “为何?”我觑眼看她微微攥紧了衣角,不动声色。
  “啊,为何?”她低了头,手攥的更紧了。“没有为何啊。”
  “没有为何,那我为何要带你出去呢?”我轻笑了一声。
  听到笑声,她抬了头看我,似愣了一下,然后又皱了小脸说道:“你带我出去,便不能不问为何么?”
  “自是不能,你我素不相识,若我不问便带了你出去,万一你是个小贼呢,那我就成了贼人的同党,别人便也把我当成贼人了,我可不想当个贼人连个门也不敢进出。”我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瞬时掩了眼角的笑意,一本正经的说。
  “小贼!我才不是小贼呢!我是.....”她瞪大了双眼,愤愤然。
  “嗯,是什么?”我嘴角含笑。
  “我是......”她一口憋住,突然低了头去。
  “是什么呢?难不成是要出去会小情郎?”她小小的耳朵微微泛着红,阳光照的她粉嫩的耳廓呈半透明状,那上面细细的茸毛,煞是可爱。我抿紧唇,磨了下牙。
  “我才没有会小情郎,我,我不同你说了!”她跺了跺脚,一张小脸绯色盎然,却又一脸愤然的盯着我,似恨不得在我脸上挠上几下才舒心。
  “不说了呀,那我便走了哦。”我故意缓缓转了身,举步欲走。
  “你莫走,你,你就带上我吧!”声音惶急,且一把扯住了我的衣袖。
  我急忙用手攥紧了袖子,顺势退了一步转向她,真是怕她一用力而扯下我好不容易接上的衣袖。我不得不再次叹息,怎么今日都喜欢扯我的袖子呢。
  “你且先放手。”我柔声说。
  “噢,”她似看到了我衣袖的异样,乖乖放了手,忸怩了一下,“对不住,我不是故意想扯你衣袖的,是你走太快了。”
  嗯?我走太快了?我才举步而已。
  “无妨,不怪你。”顿了顿,“那你究竟为何要我带你出府呢?”
  “其实是,其实我,其实......”她支支吾吾,偏了头看向一边。
  “嗯?”其实出府的门就在不远处,不知她为何非要我带她出门,我还真是起了些许好奇之心了。
  “其实我是被迫的。”她眼神潋潋,似有水汽要泛滥而出,又一脸慽慽的仰头看着我。“对,我是被迫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