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莫道无心(现代篇) 作者:敛舟(下)

字体:[ ]

 
☆、第61章 接受
  她的脚一蹬胡同的高墙,身子已经凌空,另一只脚再蹬另一面墙。人已经从众人头上跃了过去。那人跑了没两步,眼前一花,被杨琼一脚踹了回来。
  “事儿没解决就想跑?谁允许了?”杨琼一脚踹趴下人还不够,又一脚将人踹回到众人面前。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光头男被这股子邪性的身手彻底镇住了。
  “沈秋华的保镖。光头你的表现惊吓到我的雇主了,所以派我来平事。你别以为人多就行了,你说你要叫多少人来才够我打的?”
  吕邵杰听了都忍不住摇头,这也太嚣张了!
  “你们都听着,我是来平事的。事情解决了马上就走。沈家,沈秋华,还有他。”她一指一直充当看客的吕邵杰,“你们都别打什么主意。咱们好说好商量,井水不犯河水。如果来硬的……”杨琼说到这不再说下去,看着光头男开始冷笑。
  光头男也算见过世面,几时有人能在他面前这么横过?想再动手,可是自己胳膊上还有被杨琼的棍子砸出来的伤,这时候一动就疼。
  他扭头朝着一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个子比较小,看着就是个机灵的。接收到光头男的目光,他开口道:“这位大姐,咱们服了还不行吗?我尿急,你放我去上厕所呗。”
  杨琼真是没打算为难这些人,话说清楚了就够了。难道真把人都打坏了?那样人家还不报警?当下就放了那个小个子。
  小个子从杨琼身前走过,还点头哈腰的极是恭敬。但是一到了杨琼背后,立刻凶光毕露,掏出腰上的匕首,奔着杨琼的后背就刺了过去。
  “小心!”吕邵杰看到了急忙出声提醒。
  杨琼没想到还有这么不上道的。耳听着背后风声不善,受过训练的她没有蠢到回头去看。身体前倾的同时向后一脚踹出。
  小个子眼看着要得手,正在高兴,下面就被踢了一脚,这一脚几乎要了他的命。匕首也握不住了,直接脱手飞了出去。
  光头男等人也不是光看着,小个子出手的一刹那,他们也都各举着手里的家伙奔着杨琼过来。万万没想到小个子被一招就解决了。杨琼一跃接住了匕首,落地一个漂亮的剑花直接将匕首架到了光头男的脖子上。
  所有人的动作都定格了。
  “跟我玩这种把戏?看来不出点血你们不会甘心啊。”说着手中匕首轻轻移动了半分,光头男脖子上一疼,一抹血痕出现。鲜血蜿蜒而下。
  “停停!你别动手!”其实脖子上的伤口并没有多疼。但是这伤口在脖子上,实在太考验人的意志力了。
  “你嘴里最好不要说出我不想听的话,否则,第二道伤口就不会这么浅了。”杨琼这会儿的神情十分的变态,如同嗜血的恶魔。
  “我知道了。这事就到此为止。我们以后都不会找沈秋华和吕邵杰的麻烦。”光头男额上的汗淌个没完。
  “还有沈家。”杨琼强调。
  “对,还有沈家。总之以后和沈秋华有关的我们都不招惹,这样总行了吧?”
  杨琼颇为满意地点点头。“算你识相。”她说着抽回了匕首。
  “嘶!”匕首抽回的同时在光头男的脖子上留下了第二道伤口,比第一道深了不少。鲜血一下子流了下来,沾湿了光头男的衣服。
  “这道伤口是让你记得今天的话。放心,死不了人的。”将匕首丢在地上,杨琼朝吕邵杰一招手,“我们走。你记得把这些人的地址都给我。”
  吕邵杰忍着笑,跟在杨琼后面。这些人自动让开道路,眼看着两人离开。
  “你真的要那些人的地址?”出了巷子,天色已经越来越黑。
  “当然是假的。我要地址干什么?那些人应该学乖了。不过你以后也要小心点。”杨琼已经在路边准备叫出租车了。
  “别叫了。我车在那边,送你回去。”吕邵杰招呼着,两人上了车。
  “看你刚才那样子,可不像个当兵的。倒像黑道上的大姐头。”吕邵杰神情轻松,也开起了玩笑。
  杨琼靠在椅背上,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和神经。“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啊!我是干什么的?整天打击坏蛋,这种事,看两眼就会了。”
  “那只能说你天分高。”
  杨琼听着这话怎么就这么别扭呢?想了半天,扭头道:“合着你拐着弯骂我是坏蛋是吧?”
  吕邵杰急忙摇头。但是嘴角那一丝笑意还是暴露了他。“你这种身手的确比我更适合保护她。好好护着她,我会感谢你的。”
  这话杨琼听了就是觉得怪怪的。怎么像托孤似的?秋华本来就是我的,几时轮到你说这话了?
  “这话轮不到你说。秋华我自然会护着,而且会护得周全。”
  吕邵杰没有争辩什么。他这个人本就不是多话的人。车里一时陷入了沉默。转眼已经快到沈家,他突然道:“她接受你了?”
  “啥?”杨琼没听清。
  车子缓缓停下,吕邵杰看着杨琼,目光里充满了探寻。“秋华接受你了?”
  杨琼咬着唇没说话。
  “你也不用瞒我。你们俩的关系我早就看出来不寻常。秋华是个很清冷的人,上次同学聚会的时候你为了救那个男生差点出事,当时秋华那种神情一看就有问题。我只是无法相信你们两个……”吕邵杰的神情还是有些迷茫。
  “我们两个怎么了?女人和女人就不行吗?”杨琼立刻炸毛反问。
  这个……这让吕邵杰怎么说?他当然无法接受。可是他不接受,不代表这种事情就是错的。这种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只要她开心、幸福就够了。”他说着准备发动车子。
  杨琼拦了一下。“你是不是觉得你这么多年为了秋华付出这么多很伟大?你以为自己是情圣呢?”
  吕邵杰听了这话也不生气,只是等着她的下文。
  “你付出这么多都得不到她的心是你魅力不够。你为了保护她坐牢是你能力不足。吕邵杰,你是个爷们儿,但是说到保护她,还差了一点。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只是要说,你该有自己的生活了。秋华以后会过得很幸福,希望你也能过得幸福。”秋华会有她的保护,她不希望有人还在某个角落惦记着。
  吕邵杰的手忍不住去摸烟盒,想了想,又收了回来。“看你动手的时候挺吓人的。我还真替秋华担心,要是你家暴什么的……”
  杨琼撇嘴。就算家暴她也是被打的那个。娘娘的气场一开谁敢招惹啊!这人真是太不了解她家秋华了。
  “我早就放手了。”最后嘟囔了一句,吕邵杰发动了车子。当杨琼下车时,他喊道:“好好对她,我可还是她认的大哥呢。”
  “大舅哥好!”杨琼没正经地回了一句,立刻加快脚步去找沈秋华了。
  吕邵杰留在原地,好半天也想不明白两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产生爱情的。
  “真是见了鬼了!”
  杨琼回到沈家,随意敷衍了沈母两句,拉着沈秋华回了房间。
  “都解决了?”看见杨琼神情轻松地回来,她也就放心了。
  “小菜一碟。你哥根本就没动手,那么点人还不够我一划拉的。”杨琼比比划划的,眼睛里都闪着光。
  “我哥?”
  “吕邵杰啊,你不是认了他做哥的吗?”
  沈秋华失笑。认是认了,但是不常接触,倒是把这层关系忘记了。“没事就好。事情解决了,我们回去也不用担心了。”
  杨琼点头。然后眼睛眯成了月牙儿,“秋华,我能干吧?”
  沈秋华仿佛又看到杨琼背后的大灰狼尾巴甩来甩去。她无奈地低声道:“你脑子里就不能想点别的?”
  “喂喂!我疼爱我老婆不行吗?”杨琼不满。
  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沈秋华都无语了。“每次一打架你就这么兴奋,倒是天生打架的材料。”不得已,她只有转移话题。
  “也不是。我从小可是个很老实的孩子。”杨琼抱着她坐在沙发上,伸手将她束发的簪子抽了出来。一头青丝瀑布般披散下来,在灯光下闪着光泽。
  “还真看不出来。”沈秋华的身子贴在杨琼的身上,她穿得毛衣很薄,那玲珑有致的曲线十分明显。
  杨琼尽量不让自己的眼睛乱瞟。她在这方面的自制力可是差到人神共愤的地步。“我在部队这么多年,每天都是最暴力的训练和任务,再老实的人也会变的。退伍后,动手的机会少了,有时候手很痒的。”在成长的关键阶段,她在部队接受训练。性格在那时候形成,很难更改。那种出手就直接杀伤人命的习惯她也是在退伍后努力改了很久,不然这会儿早就进去了。
  他们这种人,很多后来都因为各种暴力犯了罪。就是因为习惯已经形成,出手时很难控制自己。那种血液沸腾的澎湃感,让他们整个人都仿佛回到了入伍的岁月,回到了个人价值最大体现的时光。
  杨琼不后悔过去的经历,她坚信所有的成长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不当兵,她也许会一辈子困在大山里面。那样的人生必然比现在还不如。
  
 
☆、第62章 作业
  “杨琼。”沈秋华看着正经起来的杨琼,总是感到很心疼。她一定经历过很多过往的伤痛和辛酸,可是她很少说出来,也很少表现出来。她只知道珍惜眼前拥有的。因为失去过很多,所以一旦拥有了,拼了命也不放手。这就是杨琼,整天吊儿郎当,没个正经样子的女人。
  “秋……秋华……你别这么看着我,那个……我会受不了的。”杨琼咽着口水。被这样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直勾勾看着,她的心跳都加快了。
  沈秋华的美,一直都是端庄温婉,那是世家大族书香门第长期浸润出来的沉稳。可是她毕竟做了多年宠妃,取悦帝心的功夫也是有的。眼角眉梢微微一动,就是万种春色。她低下头,在杨琼的耳边轻声道:“我有些冷。”
  杨琼这会儿觉得呼吸都粗重起来。抱着佳人的手臂收紧,令沈秋华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身上。她的耳朵被沈秋华的唇轻轻碰着,不用看也知道红成什么样子了。突然,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沈秋华,后者调皮地眨着眼。眸子里满是恶作剧的光芒。
  “你的耳朵总是特别敏感。我才舔了一下就这么大反应。”沈秋华的脸就在杨琼面前,两人近到鼻尖顶着鼻尖。
  啊呜!杨琼心里哀嚎。她的秋华学坏了!自从做了一次攻,她的秋华就总是喜欢调戏她。这么勾魂的手段都用出来了,看来自己得拿出来点真本事,振振夫纲了。
  眼前的唇粉嫩诱人,随着那一开一合的小嘴,粉红色的小舌若隐若现。杨琼毫不客气,张口吻住沈秋华的樱唇,舌头长驱直入,纠缠住那粉红色的小舌,不让这张嘴再说出一个字。
  沈秋华的手臂缠住了杨琼的脖子。整个人更加贴近杨琼,她微微张嘴,让杨琼的舌进入得更加彻底深入,一阵阵让人耳热的声音传了出来。
  良久,杨琼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热得快自燃了。她放开沈秋华的唇舌,看着怀中人星眸半闭,一副予取予求的模样。这是多么大的诱惑?杨琼的手伸进了她的毛衣中,解开了内衣的背扣。
  刚刚被蹂躏过的红唇微启,娇柔的声音响在耳边:“到床上去。”
  杨琼听话地抱起怀中人,将她轻轻放到床上,而后转到门边锁了门。再度转身的时候,发现床上的人已经扯过被子盖在了身上。正红着一张小脸看着她。
  那勾魂的小眼神,让杨琼瞬间就现了原形。大灰狼“嗷”一声扑过去,两下就把沈秋华身上的被子给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