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倚栏含笑看柳娘 作者:阳和

字体:[ ]

 
 
文案 
 
爹爹一死,柳娘便被祖母卖进学士府做小。
本以为自此命若浮萍。
哪知夫君是名动长安、惊才绝艳的风流才子。
她满以为这便是老天怜她的后福。
可入府那天才恍然大悟。
后福不是这府邸里的郎君,而是他素有贤名的妻子。
一句话文案:急急急!!在线等!!我爱上老公的大老婆了肿么破!!ヽ(o`皿′o)/
* CP:柳娘X平君 1V1 HE
 
内容标签:报仇雪恨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娘,王平君 ┃ 配角:赵世卿 ┃ 其它:妻妾
 
==================
 
☆、第1章 柳娘初入府
 
  柳娘顿住脚步,怯生生的转头望了一眼赵府三间五架、绿油漆了的大门和两旁张牙舞爪的石狮子,只觉得这门似乎一瞬间变成要吃人的怪兽,张大嘴,懒洋洋的盯着她看。吹着酽冽的北风,她不由得从脚底生出一股寒意,瑟缩着打了一个颤。
  “小娘子,你还是快些吧!”走在前头的牙婆回过头来不耐的催促着。
  柳娘赶忙底下头,轻轻的嗳了一声,手里紧紧的捏着自己少少的行李,有些害怕的紧跟了上去。
  那牙婆埋怨的瞪了她一眼,嘴里还在絮絮叨叨数落她:“小娘子,赵郎君是咱们长安城数一数二年轻有为的大好儿郎,不过是你的八字更合适,你可是好大的福气!”她顿了一顿,压低了声音说,“更别提府中那位娘子,顶顶有名的贤惠人,你要是肚子争气……”
  “嗳。”柳娘直把头压的更低了,她局促的扯着手中的行李,耳边嗡嗡响着,牙婆的话左耳进右耳出,扰得她更糊涂了。
  这也是好福气吗,柳娘不禁想到,原来不做正头妻子,单单做个妾,也有许多人要夸一声好福气呀。又想到爹爹死之前时常吹胡子瞪眼的叱责自己,说自己一脸狐媚,不似他那般人的女儿,不由得苦笑着摸摸自己的脸。
  牙婆嘴里不停,脚下不慢,领着柳娘从赵府正门大街上拐到西边的角门边上,敲了敲门,朝门房说了两句,不一会门里就走出一个身材敦实,样貌平常的老嬷嬷。
  牙婆一身油肉,寒冬腊月走了一会儿仍能出一头大汗,她拿着手帕颤颤的擦着汗,一脸堆笑的朝老嬷嬷说道:“可让老姐姐好等了!”
  又将背后缩的像只鹌鹑的柳娘拉出来,抬起她的下巴让老嬷嬷细看。
  老嬷嬷板着脸,凝神看了柳娘的脸,只见她白嫩的小脸被风吹的发红,眼睛水汪汪的,鼻子小巧可爱,双唇微微嘟起,却是个少见的美人儿,又扯着她走了几步,才点了头嗯了一声,从袖子里拿出一小袋银子抛给中人大娘。
  牙婆也不避讳,拿出银戥子仔仔细细的称了重量,心中计算一番,方才笑道:“确是三十两。”又在袖中摸索一番,拿出一张文书来递给老嬷嬷,“这是小娘子的卖身契。”——一边柳娘总算忍不住抬头瞅了一眼那张薄薄的纸。——老嬷嬷眯起眼睛看了,又点了一下头,朝着牙婆拱了拱手。
  牙婆得趣的告了退,门房将角门关上。老嬷嬷便带着柳娘朝着府中走去。她一边走,一边平平对柳娘说道:“府中有府中的规矩,先带你见过了娘子,再得教教你我们这的行事。”
  柳娘又嗳一声,这回声音又轻又抖,引的那老嬷嬷多看了她一眼,放慢了声音对她安抚的说道:“你到也别怕,我们家娘子是个不为难人的,只要你本本分分的便好。”看她有些稚气未脱的模样,又问她“你今年可有十五?”
  “过了十五有月余了。”柳娘答道。
  老嬷嬷怜悯的看了她一眼,几不可见的撇了撇嘴:“看着也太小了。”
  之后两人便再无话,老嬷嬷领着她穿过长长的夹道,左拐右拐,期间碰见不少穿墨色棉袄形色匆匆的婢女,无不对老嬷嬷行礼,柳娘一路上应接不暇,屏气凝神,只觉得这辈子都没有来过这样富贵的地方,好容易才踏进了一间院子,敲了门,几个小婢女忙来开了门,跨过垂花门,又过一个穿堂,之后是三间厅,有个穿黛色棉斗篷的婢女正笑盈盈的候着。
  老嬷嬷见了她,总算露出几分和缓颜色,笑道:“怎么是你这个泼皮亲自出来,那几个小的呢?”
  那婢女看着二十上下,生的鹅蛋脸,杏仁眼,天生一副笑模样,让人看着便觉得可亲,她上前迎了老嬷嬷,携了她的手,又回头看了鹌鹑似得柳娘一眼,答道:“是三娘子差人送了冬至礼过来,娘子便让那些小的去开库房取回礼了。”
  她又拉过柳娘的手,仔细的瞧了两眼,轻轻叹了口气,和老嬷嬷对视一眼,摇头道:“真是个小美人儿,可惜了。”又嘱咐柳娘,“小娘子先在这里候着,待我跟老嬷嬷进去跟娘子回了话。”
  这时柳娘才知道这个老嬷嬷真的姓老,闻言乖顺的点了点头,目送她俩回了上房。这厅又大又空,单单摆着四把圈椅,两方小几并几个素色花瓶,索性房门半闭,风倒也吹不进来,柳娘也怕坐的,呆呆站着,只对刚刚她们的话外之意有些疑惑。
  柳娘是被亲祖母卖进赵府做妾的。她家本是个寻常小户人家,家中靠着秀才爹爹给人写信,祖母阿娘做针线活过日子。爹爹前些日子去了,办丧事花了一笔钱,小弟小小年纪又中了秀才,之后读书考举人更是少不了开销,家中一时之间穷的开不了锅。
  恰好这时候赵大学士府要给赵家独苗苗采买良妾,点名要葭月十五日酉时出生的标致小娘子,备着给赵家郎君出孝转运之用,有牙婆跟柳娘家住的近,也就找上了门来。
  柳娘爹爹生前一直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对自己这个美貌逼人的女儿一直看不过眼,她长到这么大,也就识得几个字,在家里动辄得咎,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祖母看着争气的孙儿,左思右想之下,一咬牙写了卖身契,将柳娘卖给了赵府,得了六十两银子。
  她阿娘一辈子懦弱,舍不得女儿,又不敢忤逆婆母,只得细细的替她打探赵府的底细,临走前一晚再悄悄的告诉柳娘。
  原来赵府总共也就一个正经郎君,名叫赵世卿,弱冠之年金榜题名,考的二甲头名,传胪之身,打马游街时也不知引了多少长安女儿丢了魂去,端的是惊才绝艳的风流人物,娶妻是定国将军府的长女王平君,也是个颇有贤名的女儿,只可惜刚点了庶吉士一年有余,赵大学士便生了急病,拖了半年也驾鹤西去了,这赵世卿便告了丁忧回家守孝。
  如今三年孝期将满,不知听了谁的话,要一个八字相合的良妾转运,这才有了柳娘的运道。她阿娘含着泪,一遍又一遍的摸着她的小脸,低声背着祖母嘱咐她,要她乖顺听话,不要顶撞大妇,将来有了一儿半女傍身,也算的上好福气了,擦了泪,又偷偷塞给她一枚好玉,那是阿娘唯一值钱的嫁妆。
  柳娘脑子里乱糟糟的想着阿娘的话,手伸进袖子捏着阿娘给的玉,又想到老嬷嬷的神色,婢女轻轻的摇头,她们口中的三娘子,混沌之中似乎觉得这赵府不像外人看来那般烈火烹油、鲜花着锦。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那样貌可亲的婢女便出来唤她,柳娘连忙整理了衣着,朝她走去。婢女立在门边,伸手帮柳娘打起厚厚的团花素锦棉帘子,屋内和着暗香的暖气便迎面朝她袭来,柳娘被暖气一熏,就有些晕晕的,只见眼前这间房也是素素净净,地上铺着素色缂毛毯,只放着两把圈椅,一方八仙桌,后面摆着一方翘头案,均是紫檀木,这些到也没什么特别的,可是那翘头案上,却端端正正的架着一柄好剑。
  柳娘心里有些惊诧,联想到娘子出身武将家庭,也不做多想,低下头再不敢看什么。婢女引着她进了里间,笑着说:“娘子,小娘子带进来啦。”
  里间摆着一件罗汉床,旁边站着老嬷嬷并几个婢女,均是样貌清秀,举止不俗,见她们进来一齐朝着柳娘看来。
  婢女又推了柳娘一把,柳娘得意,只把头埋到胸前,小心翼翼的朝罗汉床前行礼道:“见过娘子。”
  罗汉床倚坐那人轻笑一声,声音似金玉相击,道:“何不抬起头来让我见见?”
  婢女们都善意的笑了起来,把柳娘领进来那位婢女又笑道:“小娘子何故如此惧怕我们家娘子?我们家娘子不吃人呀!”
  柳娘羞得小脸通红,在众人轻笑声中扭捏的抬头看向娘子,这一看,只觉脑中轰的一声,竟不舍得移开目光。
  娘子斜斜的倚在罗汉床上,手中握着一盏清茶,屋外北风呼啸,她上着殷红色缕金蜀锦襦,下着靛青色素软缎裙,挽着妃色披帛,头上简简单单挽了一个百合髻,只插了一只玉簪。
  她见柳娘迷迷茫茫的看着自己,反倒轻笑一声,澄如秋水的双眸微微弯起,饶有趣味挑起入鬓的剑眉。
  柳娘从未见过这般美貌的女子!她日日被爹爹责骂,说她是狐媚长相,早就对自己这般我见犹怜的长相唾弃万分,今日见到娘子这般剑眉星目,风姿绰约的女子,恨不得朝她顶礼膜拜,早已是看的痴了。
  婢女们见此情景,更是相视偷笑,老嬷嬷到底沉稳,见柳娘失了态,便咳嗽一声。
  柳娘一个机灵,发觉自己样子难看,不由得脸红到脖子根,一时又舍不得不看娘子,一时又觉得自己十分失礼,直瞧着娘子嗫喏着说不出话来。
  房中烧了火墙,十分暖和,柳娘又穿着棉夹袄,这会又羞又恼,没一会儿大汗淋漓,更是手足无措。娘子见她生的可爱,心中满是怜惜,不忍让她尴尬,敛了神色问道:“小娘子姓什么?”
  柳娘好似松了一口气,答道:“我叫李柳娘。”她见娘子和颜悦色,忍不住又开口:“因为我生下来时家门口有一颗柳树,所以我爹爹给我取名柳娘。”
  娘子闻言失笑,道:“那我以后便叫你柳娘吧。”她又朝领头的婢女一抬下巴,“你的婢女明天才过来,今天让杏仁儿带你去小香院吧。”
  柳娘答应了一声,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娘子一眼,便跟着杏仁儿退下了。
  待柳娘一走,娘子神色一变,问老嬷嬷:“这小娘子可满十五?”
  老嬷嬷道:“已满了。”
  娘子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凉意:“赵世卿真是能耐人啊。还未出孝便闹的满长安都知道。”
  底下几个婢女几个也是面含不屑,似乎都不把郎君放在眼里。
  娘子回想起柳娘那张懵懵懂懂的小脸,有些莫名躁动,心中计较一番,对着婢女们说道:“李子,你去前院说一声,让赵世卿回来了到我这来一趟。”
  李子恭恭敬敬的回道:“婢子知道。”
 
☆、第2章 府里好些人呐
 
  那边柳娘跟着杏仁儿朝小香院走去,边走杏仁儿边跟柳娘说些府上的事:“你住在小香院里,那院子原住了章姑娘跟谢姑娘,章姑娘带着她的小郎君住在正房里,谢姑娘住东厢房,你便住那西厢房。”
  柳娘凝神听着,闻言应了一声。
  这府上说大并不特别大,但也不小,杏仁儿也不急,就拉着柳娘缓缓的走,这才出了娘子住的正院。
  她又说道:“原本每个姑娘都是配一个贴身婢女的,只可惜原分给你那婢女急事告了假,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只得辛苦你一天,明日她就过来。”
  柳娘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伺候过,心下恹恹的,也说不清什么感觉,一时又想到娘子,又想到自己这些妾,便问杏仁儿:“郎君可是只有三个妾?”
  杏仁儿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也是一派天真,摇头答道:“李姑娘这话问的不应该。”不等柳娘反应过来,又冷然道:“郎君现在只有三个良妾罢了。”
  这话背后的意味不得不让人毛骨悚然,柳娘只觉得背脊上一股寒气上来,刺的她头脑空白。
  杏仁儿见她脸色发白,知道她是想得岔了,急忙安抚她:“倒是想些什么呢?郎君并不常纳妾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