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候鸟 作者:九月枫

字体:[ ]

 
文案
三观微不正,剧情略狗血,慎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弘新 ┃ 配角: ┃ 其它:
 
 
  ☆、Chapter 01
 
  这层楼的楼梯间基本上不会有人,因为再往上一层就是老板们的办公室,上班时间抽烟的八卦的都怕哪天冲了黄历被逮住,基本不往这边来,所以这就成了夏弘新专属的吸烟区。她一般都挑临近吃午餐的时候来,这么久了,还真没遇着什么人。
  今天很烦躁,因为亲戚来了,所以都过了下班时间她也不想起身,就坐在台阶上,把水杯当烟灰缸放在一旁。办公室她放了两个杯子,一个带杯盖一个不带杯盖,不带的这个就是她的临时烟灰缸,回办公室前就洗干净,拦了许多回,还是被颜露葵那二货拿着喝了回水。
  颜露葵不和她一个办公室,行政那块的,经常无聊来找她一本正经的聊接待客户费用控制问题,话题是这个,内容就包括什么牌子在打折,哪里新开了餐馆好吃,让她出去见客户带好吃的回来等等。她是市场销售三部的一个业务员,每个月业绩就平均线左右,饿不死也发不了财,也就跟颜露葵这样不求上进的三八能混混。
  当然,颜露葵是她的绝对好姬友,两人之间谁也没那小胆能挑战苏周颂啊,虽然颜露葵也曾不怕死的在苏姑娘面前说过要不要试试3P,结果P字儿没落音差点被苏姑娘的分筋挫骨手把下巴给捏成刘能。
  颜姑娘十五分钟前发来信息问她要不要一起进食,她回让她心无旁骛把自己槽里的食舔干净就好,一定要把伙食费吃够本。公司提供午餐,自助餐的形式,买了这楼顶改成露天餐厅还真是别有情调。听到消防安全门被推开的声音,于是撑着脑袋一脸“我好乖”的看着来人。能来这找她的还能是谁,当然只有她媳妇儿苏周颂。
  苏周颂站那伸手把她拉起来,亲了亲她嘴角,见她又捂着腹部跌坐回去,只得无声的摇摇头,把冲好的冲剂递过去:“先吃药再吃饭。跟你说过多少回了看医生看医生,你...”后边的话没法说,因为被夏弘新这样笑意盈盈的盯着看,真的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
  “反正下午上班刷了卡我就要出去见客户,我也没准备再回公司,干嘛还给我打饭过来。”夏弘新虽然长得攻气十足被不少人私底下御姐御姐的叫,但平时里说话慢条斯理不紧不慢的,加上这会被亲戚缠得没办气,听起来竟十足的撒娇味,苏周颂有点脸红了,顿了一会也没说话,只是把餐盒盖子打开,拿勺子喂她吃。
  “以后经期不要抽烟...”“你妈是不是要过来了...”两人同时说话,夏弘新见苏周颂愣住,于是接过勺子自己吃了几口,把餐盒盖上,接过苏周颂递来的口香糖慢慢的嚼着,沉默了一会还是接着说:“我不是故意看你手机,那天你在洗澡,手机放在我旁边,你妈发短信来...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准备怎么办?”
  “不是不告诉你,是还没想好。弘新,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傻瓜我是你媳妇儿你有什么不好跟我说的,就这样憋着好受?也不用怎么商量了,照以前一样,你妈来的这段时间,我跟露葵家客厅挤挤不碍事。不过媳妇儿,你妈这次来,应该不仅仅是看看你吧。”夏弘新又点燃了一根烟,苏周颂想也没想给拿下来摁杯子里:“是来让我相亲,不过这不新鲜不是么。我不想我们之间因为这些事...”
  苏周颂难过,夏弘新就更不好受,揽着媳妇儿安抚着,却说不出别的什么话来。苏周颂是财务部一普通小职员,两人工资加起来除开租房、吃饭、坐车,平时里跟朋友聚聚,有机会就出去玩,能攒在手里的钱实在不够在东州供房子。前些天商量买辆车代步,这事算是敲定了,可房子,真没敢想。
  “我去洗饭盒,你也别在这呆太久了。”——苏周颂走后,夏弘新又捂着腹部靠在墙上冷汗涔涔,或许真的该看医生了。听到楼上有高根鞋往下踩的声音,她有些虚弱的靠在那里看着,一时也动不了。看清下来的是苏周颂才回国不久的大老板,顿时松了口气:“顾总好。”把杯子不着痕迹的往自己左腿边移着,想站起来。
  顾景秋站在上面对她看了一会,只点了点头就往回走。
  只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带着毛巾牙刷就入住颜露葵家,其他该藏的该收的她不操心,苏周颂肯定做得好。颜露葵爹妈做生意,开连锁餐馆,餐馆东南西北都有,他们两夫妻一年四季不在同一个地儿,这地儿就是颜露葵自个的地盘。对于这个小富婆,夏弘新确实很感激,她和苏周颂两个女人生活又是在同一家公司,需要诸多掩护,这小富婆平日里出了不少力。只因为三人是同期进公司,仿佛就是比别人亲近些。至于这个小富婆为嘛好好的富二代不当要来公司打杂,她不清楚,但她相信,每个人都有必须去做某些事情的理由。
  “老夏,你们家苏苏可真放心我,你说我要是趁着月黑风高来个美人出浴的色/诱...”贴着绿豆面膜的人看起来很瘆的慌,夏弘新懒散的往沙发上一倒避开那张阿凡达脸:“打住吧你,有没有吃的给我弄点。”——颜露葵没真让夏弘新睡客厅,她这三室一厅,除了她的卧室和书房,平日里那间空着她堆着书和杂物,现在夏弘新来了自个动手收拾着住吧。
  只住两个晚上夏弘新感冒了,颜露葵一大早就打趣她说等会到了公司她可就敢当着苏周颂的面说这是两人裸/身纠缠了一晚上的结果。夏弘新也懒得理她,越是敢说的人心里反倒没什么。可是一进公司夏弘新就有点懵,苏周颂竟没来上班。今天是她妈妈到了?也不清楚,她问了,苏周颂不肯说,只说让她放心,一切都应付得来。
  最近跟的项目要和韩国人打交道,夏弘新英语勉勉强强,韩语除了阿里阿撒哟还真不会。记得看《未生》时,那家商社里的人基本都会几门外语,女主更是逮住哪国人说哪国话,虽说现在和外方人员打交道都是英语占主,但其实这也不夸张,这不旁边的任小哥正在用一板一眼的韩语和对方交流。就是怕遇到不会英语的嘛,那你不就占优势了。
  “陈总,我们飞一趟首尔吧。”——任小哥打完电话就到三部老总老陈那去汇报了。老陈眉头紧锁没说话,此次的新产品意在打开日本和韩国市场,日韩都是电子产品研发的老牌国家,给他们提供配件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跟韩国公司这边搭上线是老陈带她和小任一起搞定的,他们的工厂设在中国,采购那块基本没问题,但是对方研发人员和SQE对提供的样品诸多挑刺,但又没挑在点子上,这还是没搞定的意思。小任一直表示最好就是直接飞韩国和他们的大老板去谈,因为他们委派在中国管理工厂的那位阿加西真是挺让人无语。
  这种事自夏弘新入职起就遇到过很多回,实在是因为工厂管理有种小鬼难缠的意思,她曾和陈总数次飞台湾就是为了直接见某个老客户的阎王头。阎王头根本不知道底下管理高层和采购人员、SQE还有基层生产管理人员怎么吃拿卡要,他就要产量要品质要出货,这才是能换钱的东西。
  或许有人会说这种混乱的管理怎么还能做大,但是说句实话,人家的管理还真不混乱,人家的生产安排得井井有条,质量也卡得恰到好处。有时候塞的钱多还真不能直接和质量低次还划等号。大环境是这样,表面上的反腐也喊,开除的也有,但这和政治一样,开除的人不一定就是贪得最多的,留下的不一定就是干净的,这和站没站对队很有关系。
  小任站她面前时,夏弘新可怜巴巴的摇头:“我不要...不要...”“搞得我好像逼良为娼一样叫得那么浪,收拾收拾去韩国见欧巴了。你不是一直喜欢河正宇么...”“喜欢你妹...我要喜欢也是喜欢孙艺珍欧尼。”“我妹在山东你喜欢不着。我让行政的人订下午的机票,你回去收拾吧。”小任摸摸她头,一脸“你没救了”的走了。
  早就预备这一飞,签证什么的早就弄好,班子一搭就是一台戏。夏弘新是真想吐,只盼着自己体温能再升高点过不了安检,可是身体都和她作对,除了打喷嚏想流眼泪声音有点哑,根本一点也不烧。
  去就抱着必胜的决定心,夏弘新赶到机场时,看到除了翻译小宋和研发的小张,陈总旁边站了个人,竟是顾景秋。作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常务副总裁,为什么...哦,应该是人家也有事要去韩国,撞上了。一巴掌拍在脑袋上,总算清醒点了。真的好饿,进了候机区才得空给苏周颂打电话,可电话一接通她吓结巴了:“阿...阿姨好,苏苏在吗?”“哦,她去洗手间了,你哪位,有什么事?”——夏弘新想了想苏周颂手机上存的她的名字,是什么来着,是老婆还是老公还是亲爱的还是少爷还是狗崽子还是什么来的...急得一脑门汗。
  电话那边却忽然听到一男人说:“阿姨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来迟了,实在不好意思。”“哦阿姨我没什么事。”挂了电话夏弘新有点懵,在玻璃窗边来回走了一阵,猛然发现身后有个人,惊得一捂胸:“顾、顾总...”刚还在陈总聊天的人怎么就这了,小任和小宋那还和她助理聊得高兴呢。
  “吓着你了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格林中学毕业的高中时家住斛二路?”“是,是啊。”夏弘新还是有点心有余悸,这是几个意思?盯着顾景秋看了一阵,见对方常年公事公办的脸上有点丝柔和的笑,越看越觉得熟悉,在听了对方说“许老师”三个字后哦了一声:“你!”“对,你高一高二时教过你数学的家教许老师。”——夏弘新心里卧槽了一声,这也太邪门了!不过顾景秋回来任职时很多人都不懂她凭什么年纪轻轻坐上那个位置,现在明白了,公司大老板也姓许啊,真是太迟顿了。
  真是太尴尬了真的很尴尬,一时有点避的对顾景秋点了下头:“许老师,好久不见了。您怎么...”“我母亲姓顾,她和我父亲离婚时我外公希望有个孩子随他姓,所以我姓顾我弟弟姓许。”顾景秋笑意又深了些,夏弘新还是不太敢看她,因为面前的这个人,有过去的气息。八年了,该好的伤都好了,能避的,就避吧,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你妈妈那时候对我很好,我原本打算你高三继续教你,但是我爸爸要求我出国去学习,后来我去那附近找过你们家,但是你们好像搬家了...”“是啊,搬了。顾总,要登机了。”夏弘新没再去看那一脸叙旧的笑容,有些急乱的拖着箱子往前走。                        
作者有话要说:  多多支持~
 
  ☆、Chapter 02
 
  到了首尔夏弘新才知道顾景秋竟是来参加会议谈判的,以公司负责人的身份。听说早先她在公司实习的时候就和韩国这边几家公司的财务人员关系不错,包括此次这家公司的,她来,表示胜算更大。
  这是夏弘新第一次和顾景秋共事,说实话,有点惊艳到,那种遇事果断态度不卑不亢又给对方恰到好处的力度的处事方式她太喜欢。对方也意识到“咸恒春秋”对此次项目合作相当重视,所以他们也在分毫必争,虽然对中国工厂负责人的处事态度不满,但一直护犊子顺着对方先前挑的刺说。
  第一次会议一直开到下午三点,回到酒店四个人吃了点东西继续工作,夏弘新和小张一起和研发部负责人开完视频会议后打给了苏周颂,对方有点着急:“你电话怎么打不通了?”“我现在韩国,昨天走得急,打你电话你妈妈接的。”——听到苏周颂明显舒了口气,夏弘新有点严肃的沉默了一会:“昨天,你是不是去相亲了?”
  苏周颂也沉默了一会才回:“我妈妈一定让我见,我能怎么办。”说实话,真不想示弱,可就是这么一句话,夏弘新就红了眼睛,手罩着眼睛好一会才缓过来:“好了不说了,你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去。”“弘新...”苏周颂急急的叫了一声,停了一瞬才哑哑的说:“我好想你,想你抱着我...”
  打完电话准备回房,结果看到顾景秋的助理吴云鹏从她和小宋的房间里出来,一时有点愣住,这是什么关系?磨蹭了一会才回房,已经洗漱好在敷面膜的小宋欸了一声:“刚才吴助理来找你,说顾总找你有事,但是看你不在又说你回来不用特地过去了。夏弘新,看不出来,和老板关系挺好啊。”夏弘新没接这话,因为她听出来这话里有话,借着这事刺她和陈总那没影的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