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酒医之天象棋局 作者:曲落无痕

字体:[ ]

 
文案:
     西域圣地,天现异象,天泉之水,天象棋局。
 
西域王者妄图争霸中原,展开天象棋局,聚拢八方强者。
 
棋如人生,人如棋子。
 
谁是这盘棋中的获胜者,谁就是西域未来的霸主,也将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礼物。
 
“生死皆由天命,命运却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
 
曾经的预言是否是真实的?
 
柳长歌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母后的柔情,父皇的溺爱,呈王的伪善,还有她……那双温情的眸子……
 
传闻,喝了天泉水的结晶能够令生人死去,令死人“起死回生”。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晴迁,柳长歌 ┃ 配角:冷玉,仓涟若,孟知书,司马云海,旷远,简寻子,宁波,卫伏松,弗瑾月 ┃ 其它:酒医
 
 
==================
 
  ☆、第 1 章
 
  “皇姐!求求你救救我,皇姐……”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皇姐,求你,别和父皇说……”
  “皇姐!我一定改过自新,我一定不会再拿百姓的性命开玩笑了皇姐……”
  “皇姐,你好狠啊!”
  那是个十分清澈的眼神,从眼神里,她看到了一种隔世的祥和。为什么?是错觉吗?她觉得那个眼神里仿佛暗藏深意,一个特别的深意。
  深宫之中,只有一个地方可以独善其身,也只有那个地方能够被称为乐土,就是凤阁。凤阁曾是仙逝皇后的故居,后改为公主的居住地,更名为“长歌亭”。
  夜半钟声,打破了宫闱的寂静。
  一滴汗珠从额上滑落,柳长歌的脸色很苍白,方才她尖叫了一声,是因为又梦到了那件事,梦到了那个早已被幽禁的人。
  父皇满脸失望的神情还停留在脑海深处,她的心更是隐隐作痛。
  也许柳允兆不在乎时间长短,因为天下最终会是他的,他不急于一时。他更在意的是一个人,一个难以捉摸,又无法掌控的女人。
  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穿过长廊,路径一片花海之地。虽然未见了桃花,可这是皇宫,必须要种植其他的花卉,必须要是华贵的象征,才能彰显皇家的贵气与荣华。
  她从花团锦簇的地域穿过,直奔二楼。
  宫女们在廊前守候,方才听到公主的叫声,以为公主发生什么事了,所以都焦急的赶来,想要入阁中探个究竟。却被公主一声令下,“谁也不准进来。”
  宫女们战战兢兢的排在外面,长歌亭仿佛成了她们的天下,整个宽广的区域都被宫女的身影占领。
  仿佛闻到了一阵酒香,清澈甘甜,舒适清爽。她们都明白,皇宫里唯一一个身散这种酒香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医仙百里大人。
  宫女们自动让出一条道,对这名款款经过的女人毕恭毕敬。
  优雅仿佛不足以形容她的气质,平淡里透着孤傲,她是鹤立群芳的花卉,在万众华贵中脱颖而出。
  这个女人是公主最亲近的人,自公主回宫这半个月来,便与这个女人形影不离。今夜,亦是个不平凡的夜晚,公主怕是,又做噩梦了……
  柳长歌是做噩梦了,不但梦见柳允兆跪地向她求饶,更梦见了呈王那张伪善的嘴脸,还有父皇凄苦的神情,以及母后的温柔面庞。那一张张脸,在一点点的扭曲。
  满身是汗的柳长歌整个人都虚脱了,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脸色苍白至极,心慌气短。她没有让侍女们进来,因为她不想把自己的脆弱暴露给别人。没有烛光的世界是可怕的,就像陷入了黑暗的深渊,抓不到半点光明。
  她开始慌乱,挣扎着要从深渊里爬出来,她想要见到一丝光明,想要见到那个能给她温暖的人,柳长歌放声哭泣,“晴迁……你在哪里?”
  熟悉的酒香味道将她包围,柳长歌被一双温暖的手臂搂住。她躲进这人的怀里,急促呼吸着,反手将之抱紧,颤抖的音节带着一丝埋怨,“你怎么才来?”
  百里晴迁摸了摸长歌的头发,感受长歌的身体在颤抖,她皱了一下眉,温和地问:“做噩梦了?”
  柳长歌闭着眼,紧贴在晴迁的怀里。只有晴迁的怀抱才能让她安心,为何最近老是觉得心慌呢?“我只是想你了。”
  “深更半夜的想我,想的睡不着?”百里晴迁用轻缓的语气来平复长歌绷紧的神经,将一个吻印在长歌的额头上,轻拍着她的背,“睡吧,我陪着你。”
  柳长歌借着月光端详百里晴迁的容颜,和温柔的神情。忽然觉得自己很幸福,能够得到这个女人的情,是上天对她的眷顾。
  只是,她有一个疑惑,必须要问清楚,不然今晚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的。“你和卫伏松之间,到底有什么约定?自从回宫之后,我总觉得你神神秘秘的。”
  百里晴迁轻笑一声:“哪有神秘呀,我只不过是奔走于长歌亭与御医楼之间。怎么,你怪我没有过多的陪你吗?”
  柳长歌靠在晴迁的怀里,眼中是一朵朵的清雅花卉,她漫不经心地笑:“你好像与陈明哲走的很近。”
  百里晴迁眉峰一挑,将长歌的脸转过来,盯住她的眼睛,“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柳长歌咬了咬唇,两人静静的凝视彼此。夜风清凉,吹走了些疲惫,长歌觉得身体好多了,偏过头,“你不解释一下吗?”
  “不需要解释,因为我和他坦荡荡。”百里晴迁微笑着取下酒囊,却被长歌夺走,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掌,她无奈地叹息,“让我喝一口,就一口。”
  柳长歌将酒囊扔到一边,捧起晴迁的脸,认真地说:“告诉我,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要知道你的计划。”
  “什么计划啊丫头片子,我现在只想喝酒。”百里晴迁的酒瘾犯了,每晚这个时候,她都要喝酒,以排解她的酒瘾。可是长歌,好像摸透了她的习惯,以此为要挟。
  柳长歌握住晴迁的手,阻止她去拿酒囊,并笑着说:“如果你不说,今晚你就别想喝到一滴酒。”
  百里晴迁悠悠然地笑着,“你真以为,我拿不到酒囊就喝不到酒了吗?”
  柳长歌怔愣了一下,见百里晴迁一招手,桌上的酒杯已经落入她的手上。雪白的手,修长的指,银色的月光,清冷的酒水,浅尝即止。
  她把玩着酒杯,微微一笑,“好酒,大内好像又新进御酒了。长歌,如此美酒你却独饮,让我好生伤心啊!”
  柳长歌轻捶了她一下,嗔道:“你这个酒鬼。”
  百里晴迁咯咯一乐,此刻美酒入腹,佳人投怀,她应该更放肆一点。
  将柳长歌抱紧,二人之间不留一丝缝隙。百里晴迁的声音充满了别样的魅惑,温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长歌的脖颈,“想不想?”
  这气氛太恰当,银色的月光洒满了床榻,身边人是那样的美好。她的声音仿佛是一曲绝妙的音律,带着迷情的挑拨,撼动着心弦。
  如瀑般的发丝柔和的散在枕边,柳长歌羞红着脸,微闭着眼,任凭晴迁的吻轻轻的,柔柔的,像是春雨般,洒落在颊边。
  她全身没了力气,却依然快乐的享受在温柔乡里。也许百里晴迁不会知道,她的每一个吻,对于自己而言,都是如此的珍贵。
  她将吻印在长歌的腮边,迫使长歌仰起头,她便顺着那雪白的脖颈一直向下,吻始终是浅浅的,像柔风划过时的感觉一样温柔。令长歌心痒痒,每一处肌肤都因这个吻而颤抖的浮起一层明显的粉红。
  百里晴迁吻着吻着却笑了,她将长歌紧紧的抱在怀里,轻声抚慰:“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会慢慢的告诉你。现下有一事,需要征求你的意见。”
  柳长歌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她像个猫咪一样懒懒的眯着双眼,唇贴着晴迁的锁骨,偶尔轻微摩擦,“说吧。”
  百里晴迁抚摸长歌的发,撩起一撮抹过鼻端,清香,迷人。“我要去西域。”
  柳长歌心一惊,不动声色地问:“是不是与卫伏松的约定有关?”
  “不错。”百里晴迁的眸中划过一抹细微的芒,瞬间即逝。若要追寻心中的答案,就必须要去西域走一趟。
  柳长歌抬眸问:“你和他到底有什么约定?”
  百里晴迁对长歌淡淡一笑,眼中划过一丝莫测,“卫伏松的目的与简寻子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救人。救一个,比他们自己的命还要重要的人。”
  “简寻子找到你,是为了救他女儿。而卫伏松又是为了救谁呢?”柳长歌不明其意地询问晴迁,并加以猜测,“看他那么妖娆,那张面具下的脸必然祸国殃民。难道他要救的人,是他的情人不成?”
  “你可真是冰雪聪明,这都被你猜中了。”百里晴迁回想着与卫伏松那场竹林间的打斗。
  当时卫伏松求她办一件事,她没有立刻答应。因为造成百姓中毒身亡主要人物,就是他。若没有卫伏松献毒一计,那些百姓也许不会受牵连。
  但卫伏松却说,即便没有他的参与,整件事情也会顺利进行下去。因为太子有野心,这个野心并不是急于登位,而是因为你,百里晴迁。
  为了得到一个女人,竟不惜用天下百姓的性命去换取。是该说太子痴情呢,还是该说他愚蠢。
  木已成舟,死了的人活不了。一切的罪责都逃不过天罗地网,上天是有眼睛的,最终没有让太子的计策得逞。而卫伏松曾透露,西域王与皇朝一个举足轻重的人有着密切的联系,很可能已经将野心之手伸到了宫廷。
  为了拨开迷雾,只能从卫伏松身上下手。而且她还探得一个有关于西域王族的秘密,一个令天下人都为之疯狂的秘密。
  “西域八使者死在中原,西域王不会善罢甘休。且会想方设法的进攻中原,这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一个让天下人都不敢有异议的理由。”百里晴迁枕着双手,闭着眼仿佛要睡着。
  柳长歌搂住了晴迁,彼此的身体贴合的亲密无间。闻着晴迁身上的酒香味,困倦感袭来,声音细若游丝,“我不管。你若去西域,就要带着我。”
  百里晴迁在暗夜里无声一笑,“当然,西域之行路途遥远,我也不舍得与你分离。”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部开坑,感谢大家支持。
 
  ☆、第 2 章
 
  北山峰上的空气很冷,冰冷之中透着冻人的寒霜。那是一座高台的轮廓,在烟雾里似真似幻。楼台玉宇,清冷至极。无情宫仿佛是一座冷冽的空城,到处都充满了萧条的苍白。
  自从她离开之后,他便在这座冰冷的空城中独自一人,感受着孤独。唯有这把琴,与他相伴。
  你一直都在乎这架琴,仿佛每次抚摸都很小心翼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我的心更疼。你真的在乎这架琴吗?还是在意琴背后的含义?
  一曲离人殇被静静的弹奏出来,院子里的花卉绽放在他的眼里。这一双深不见底的眸,里面的色彩是那样的苍凉与哀愁。他仿佛不是在弹琴,而是在抚摸沉睡已久的恋人。
  他的恋人在哪里呢?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晓。他把她藏了起来,任何人都无法找到她。
  只有他自己,能够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去看看她,看着她在自己怀中沉睡的模样。尽管她越来越瘦,越来越轻,可他还是执着的认为,她有一天会苏醒过来。一定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