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酒医之铸乾坤 作者:曲落无痕

字体:[ ]

 
 
文案
绝厉堂副堂主神秘失踪,化骨心想要独享权利巅峰的快乐,但却始终没有参透碧海长琴的秘密。
 
很久之前就有传闻,只有懂它的人,才能发现它的奥妙。
 
也许它里面藏着旷世奇宝,也有可能是武功秘籍。
 
所以碧海长琴,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各派执掌争夺的目标。
 
新一届的武林争锋即将展开,各派年轻执掌汇聚川州群鹤山,路途中遭到意外屠杀。
 
谁想将各派一网打尽?谁想权倾武林?
 
一切,都只是一个简单的布局而已。拨开迷雾……你们想到了谁……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晴迁,柳长歌 ┃ 配角:楚念,莫灵,公孙棋,沈怀明,化骨心,无情,田子谦,飞檐,雪凌霄,敛眉霜,昆展群,凛严,魏明西 ┃ 其它:酒医
 
 
  ☆、第 1 章
 
  这幅画上的山水,很漂亮,也很壮观。伟岸的山川笼罩着一片碧绿色的汪洋。这条河,如此的熟悉,如此的荡然心魄。
  那山,是川州的群鹤山,号称天下第一山的群鹤山。每当日出时分,山上自然而然散发出一层层的仙光。仿佛晚霞飘落,仿佛画中仙境。
  仙鹤在山峰上盘旋,仿佛对这壮丽的景色流连忘返,眷恋而不舍。群鹤山下,是一条庞大的河流,很极端,很流畅,很磅礴,很有气势。
  一直以来,她都想来川州看一看,到底是这群鹤山壮丽,还是那条磅礴的河流更为华丽。她未曾亲眼所见,今夕,却在这幅画上,领略了山河的美好。
  她穿着一件白衣,是那种很素雅的淡色。唯有淡这个字,才能体现她的性格。也只有优雅两个字,才能形容她此刻的状态。
  画展行的男掌柜站在柜台后,手抓算盘,双眼不移地盯着那名女子。她的背影好优雅,她就那样悠然自得的站在那里,观看墙壁上山水画。
  她真识货啊!那幅画的作者,是天下最著名的书画师,凤舞子著作的。世人虽称她为画师,但,她的作画境界与造诣,早就到达仙境了。叫她画仙也不为过。
  但凤舞子为人低调,她想作画的时候,谁也拦不住她,随意而发,随意而画。但她不想作画的时候,谁也勉强不了她,因为即便画出,那也是死景,没有半点感情。更,没有灵气。
  所以,作画是需要心境的,只有拥有美妙闲雅的心境,才能画出绝妙的作品。老板与凤舞子有一面之缘,意气相投之下,凤舞子便赠送了这幅画。
  老板爱不释手,但却没有自私的珍藏起来,而是挂在很显眼的地方。识货的人自然能欣赏画仙的手笔,领略画中意境。但,不识货的人,却根本看不出这幅画的妙处。
  这间画展行的范围很大,里里外外都是川州有名望的员外,他们来这里不仅仅是欣赏画作,而是要买些回去挂在厅堂。
  但是门口那幅画,只是一幅平常的山水画,像这种画,满大街都是,真不懂那漂亮女子为何独独留恋着它。
  她扫了眼周围的目光,不甚在意的笑了笑。素白的手,摘下腰间的酒囊,轻轻的饮。微笑的目光又返回了那幅山水画上。这幅画没有落款,但她却知道,作画之人是谁。
  她转身来到柜台前,看着男掌柜发呆的眼神,她拂袖一敛,掌柜立刻回神,只觉得面前柔风洒过,带起阵阵花香,是桃花的香味……
  男掌柜有些尴尬,他竟然看这女子看发呆了,真的不识大体。赶忙道歉:“对不起姑娘,我……”
  “好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想知道,那幅画,是不是挂在那里很久很久,一直无人问津。”百里晴迁说到这,又将目光扫向那幅画。
  如果长歌看到了,一定会很开心的。因为长歌,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这锦绣河山的美丽与富饶。
  男掌柜忽然嘲讽的笑了,低声说:“自然,姑娘慧眼识物。但是有些人,宝贝偏偏在眼下,目光却始终往上看,自然欣赏不到那种别样的美丽。作画者位居高雅,手下岂有俗作。大家只看外表,却没有耐心去体会画里的境界,从而与之擦肩而过。”
  百里晴迁因此多看了他几眼,这个掌柜,倒是个识物之人。她笑的意味深长,“别人不懂欣赏,我自然懂得。我一眼就看上那幅画了,请问,你们老板可在?”
  男掌柜知道女子想要那幅画,但这画是老板的心头爱,根本就不会给一个外人。所以,他首先就拒绝了她,“我们老板在后院,但是,他是不会给你画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想要那幅画?”百里晴迁笑的柔雅,看着男掌柜怔愣的表情,她淡淡地说:“我想见你们老板。麻烦你了。”
  为了这幅画,她竟然想见老板……
  一幅美丽的画,能够使人心境美好,心情舒畅。那么音乐,则会使人沉醉在如梦似幻之中,不可自拔。
  这首琴曲,真的很美,弹奏它的人,却是个清雅绝丽的少年。
  天空飘起了雪花,最近一直在下雪。冬季的雪,格外清澈,覆盖大地,片刻即化。深冬的雪,格外纯净。这优美的琴声,却更让人望而却步。
  张明楚伸出手,雪花落在了掌上,他的掌心布满了茧,这是只常年握刀的手。他的刀,入土三寸,静静的立在他的身边。
  这个地方原本很空旷,却在数月前,盖起了一座优雅的楼阁。这座小楼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风琴楼。
  他眼中的少年,拥有一张清丽的轮廓,眉眼祥和,一副善面。但她实在是太年轻了,太青涩了。她想用成熟来隐藏她的青涩,但这琴声,却暴漏了她的情感。
  她在思念某个人吧,否则,这琴声,怎么会如此的悱恻缠绵,明显是心有思念,却又无法表露,只能通过琴声来传递,是希望远方的情人,能够听到她的心声吗?
  张明楚坐在最后面,前方全是川州有名望的世家公子与小姐,他们在少年的手下学琴,学的有模有样,但,他们真的能够领悟那少年的情怀吗?
  张明楚没有琴,他只是来听琴的。因为最近衙门有件大事困扰着他,令他心忧。手下的几个捕快办事能力低下,真是让他头疼。也许夜晚,才是他行动的时机,现在嘛,他只想让心静下来,唯有听少年弹琴,他才能心静,才能思考。
  张明楚静静的望着少年,望着她的一举一动,那样的流畅优雅,她的手像是女人的手,那样雪白纤细。让他有种错觉,弹琴的不是个少年,而是个美丽的少女。一种莫名的悸动徘徊在心间,他的双眼,漆黑深邃,明亮清晰。眼里心里,都是她。
  柳长歌忽然抬眸,与张明楚的眼神对视。拂指纵弦,曲调忽然高了。许是高处不胜寒吧,令那些弹琴的公子与小姐们望尘莫及,只得纷纷停手,安静地望着少年。
  柳长歌闭上眼,也许那男人的目光太直接了,直接的破坏了她弹琴的雅兴。但,他的目光虽然直接,却没有任何杂念。他心中必定有困扰的事,否则,他不会带着刀,来听琴。
  川州的治安一向很好,但最近,仿佛不同了。那男人的刀,是衙门的专属捕刀,他是个捕快。捕快应该去做捕快的事,来听琴,除非是为了查案。
  柳长歌心已平静,平静的心让她的动作也慢慢的缓和,当最后一个音符弹奏完毕时,她停下手,睁开眼。
  那个男人却不见了,从头到尾,他都是那么安静。他不是来查案的吗?柳长歌真的不知道,她的风琴楼,会跟某件案子有关。好吧,也许是她多心了。
  “倾歌老师,您方才,是否心乱了?”陈员外家的公子陈涛忽然开口。他的眼睛一直不离长歌,仿佛要将她看穿。她实在太清丽了,脸颊的轮廓如此柔美,恍如女子。
  “并没有,只是有些困惑而已,无碍。”柳长歌淡淡地微笑,目光温和地望着他们,“晌午了,大家回去休息吧。”
  虽然明知长歌授业时间只是一上午,但那些学生都想在这多待一会。以至于,张员外的千金,李员外的少爷,西城守卫家的双胞胎姐妹,还有护城河道慕将军的外甥,都一副舍不得离开的样子。
  陈涛伸手指了指琴弦,身旁的家丁立刻掏出手绢,擦拭琴弦,擦拭完毕后,撤掉琴,将保温食盒提上来。“少爷,这是您今早吩咐厨房,特意为倾歌先生做的美食。还有两壶好酒呢。这酒可是今天刚酿出来的,醇香无比。倾歌先生真是有口福了!”
  “要你多话。”陈涛瞥了家丁一眼,这台词原本是他的!
  陈涛拎着食盒来到长歌面前,蹲在她身边,将食盒打开。
  美味飘香,却难以掩盖那阵阵的酒香。长歌对饭菜没有过高的要求,不难吃就行。但闻这酒的气息,像是东街名人酒坊的桂花酿,便笑道:“这酒倒是好酒。”
  陈涛一看长歌来了兴致,便乘胜追击,“那学生,便与老师同饮一杯如何?”
  “嗯?”
  “啊?”
  “什么!同饮一杯?”
  “我靠!”
  众人的目光像是狼,恨不得将陈涛的皮扒下来。简直岂有此理,一壶酒就想勾搭倾歌老师,白日做梦的节奏!还同饮一杯……不要脸!
  柳长歌微张着嘴,显然惊诧自己听到的。
  陈涛红着脸,连忙解释,“不,不是那个意思,老师不要误会。学生方才发音不准,是痛饮一杯,“痛”饮,一杯!”
  柳长歌轻声咳嗽,用手抚上喉咙,“最近我的嗓子有些不舒服,不能喝酒。倒是,辜负了陈公子的一片心意。这酒虽好,我却没有口福了。”
  “你的确没有口福啊。”一声轻叹从人群后方传来。众人回头望去,目光顿时闪亮。
  那女子好优雅啊!一举一动充满了洒脱的风情。白衣胜雪,芳华聚敛。额前白发飘然荡,洒脱柔美难静心。
  众人回神时,她已经来到了长歌的身旁,眯眼轻嗅着那壶酒的味道,明显意有所动。
  长歌一把拉住她的手,颦眉嗔道:“我不许。”
 
  ☆、第 2 章
 
  百里晴迁无奈地摇头,任由长歌拉着她走进楼阁。将喧闹与惊叹的声音挡在门外。那个陈涛明显是对长歌有意,只是,他还没有真正的看清自己的心。
  晴迁并不吃醋,因为倾慕长歌的人多了去了,她要是吃醋呀,非把自己酸死不可!
  长歌为晴迁倒了杯茶,倾身向前,闻了闻她身上的味道。那是一种很浓的墨汁味,便问:“你去哪了,一身书香气。”
  晴迁微微一笑,“你猜猜。”
  “川州这么大,我怎么猜得到呢?”柳长歌坐在晴迁的对面,用手绢仔细擦着手指。每次她弹完琴,都会仔细的擦手,这是她的习惯。
  百里晴迁喝了口茶,挑眉看着长歌,“我去了东街的画展行。”
  原来是去了画展行,柳长歌点点头,随意问:“那有没有看上的画呢?”
  “有。”晴迁语气肯定。但,那幅画,她暂时还拿不到,确切的是说,借不到。
  之前她已经与画展行的老板碰过面了,令晴迁诧异的是,那老板是个年轻人,外表很稚嫩的年轻人。他对她说,他酷爱下围棋。若她想借走那幅画观赏,就必须在围棋上赢了他,才会借给她。
  这件事让百里晴迁很头疼,唯独不喜欢围棋。她也不想插手围棋,因为下围棋的人,脑筋都很复杂。复杂的事情对于她来说,真的是避恐不及的。
  长歌好奇地问:“是什么样的大作,会让你这么肯定呢。我好奇想要知道。”
  百里晴迁只是笑了笑,并未多说。转头,望着岑白的天空,那些飘落的雪花,缠缠绵绵,清雅独绝。将这诗情画意的山河,装点了一片宁静的祥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