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势必成为坏人甲(连姐妹线) 作者:万言不值一块钱

字体:[ ]

 
书名:势必成为坏人甲(连姐妹线)
作者:万言不值一块钱
 
文案
如何重生,你会怎么办?
 
莫君绝:我要成为世界上最坏最坏的人……哈哈哈哈……
 
如果你重生后附带个姐姐怎么办?
 
莫君绝:我要姐夫成不了男人!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君绝;连云裳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孟离是村里最准的算命先生,闲来无事,念念诗是他最大的乐趣。
  今日既没刮风,也没下雨,如此平淡的如同每个夜晚。念想中,诗已经从脑海中蹦出。
  他摇头晃脑,闭目冥想,仿佛回到了曾经的孩童年代。
  duang duang duang
  今夜的风儿有点喧嚣,连同那木板一起敲的嘎嘎作响。
  孟离没有在意,依然拿着手中那本已经有些年月的诗集专注的念着。
  “老先生,你在吗?我是隔壁莫家村的,有事情想要拜托你。”那木板声音没有停止,反而汇集成了人类的声音,硬是把孟离拉回了21世纪。
  孟离有些不悦,没有出声严厉的斥喝,更没有装作不在家。他懂天文地理,也懂生辰八字,再加上农村人没有什么见识,更是不知不觉成为了村里的神算子。
  这不,隔壁莫家村的竟然也听到了他的大名。
  想到这里,孟离有点飘飘然。他清了清嗓子,这才出声道:“来了。”
  孟离一派书生儒雅气息,穿的墨蓝色中山装更显得得体。这是他最喜欢的一身衣服,哪怕穿的如此破旧,却也不舍得丢弃。而这件衣服,也是他那老伴送给他最后的礼物。每当孟离心情好的时候,总会穿上那么一穿。
  若不是因为心情好,孟离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打扰他雅兴的野蛮人。
  “老先生,你是我们村里最准的神卦,能不能给我们家女儿起个好点的名字。”门外面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妻。
  灯光昏暗,孟离怕浪费电,更是没有开灯的习惯,黑夜中,孟离只看到了男子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而那女子怯生生的站在丈夫后面,虽不知道长相,想到农村里的女孩子都嫁得早,孟离也就推断对方只有十六七岁。
  孟离看了一眼被稳稳抱在怀中的婴儿,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刚才那首诗,“就做君绝吧。”
  “好好好,就叫君绝吧,老先生,君绝两个字怎么写。”年轻男子显然没有对名字有多大的意见,这让孟离准备卖弄的文采硬生生的噎了回去。
  “我写给你,你在这里等一下。”孟离答应着,却没有请他们进入房间的意思。
  房间凌乱,唯独书桌摆放的异常整体。
  他翻出那有些铁锈的英雄钢笔,写下了君绝两个字。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显得大气而不失柔情。
  孟离看着自己写的字,有点沾沾自喜。
  “嗯,给你,这以后就是你的孩子的名字了。”孟离将那纸递给年轻的夫妻。
  “谢谢……。”年轻男子兴奋的接过了那张纸,将那纸张紧紧的握在手中。能看出年轻男子的情绪激动,孟离的眼睛却不由盯着那被□□的纸张。
  这可是他这边最贵的纸张,竟然被眼前的无理之人!罢了罢了,谁让自己今天心情好。孟离不忍再看,很快的送离了他们。
  孟离的小世界再度回复了平静……
  而他的大世界开始了混乱。
  “先生,先生,我要看孙悟空。”那对年轻的夫妻为了给莫君绝创造更好的生活,开始外出打工,将莫君绝留下由着婆婆照顾。而一来二往,寂寞的莫君绝总是来孟离家里做客。孟离咬紧牙关终于买了第一台彩色电视,却被莫君绝这个小霸王当成了所有物。每次学校放学,孟离的家中总会多个不速之客。
  若不是因为莫君绝的父母平日里经常性的邮寄东西过来,孟离绝对不会搭理这个小魔头,更不会把她放进自己那个已经凌乱不堪的家中。
  “君绝啊,这个到底有什么好看。”孟离已经八十多岁了,他实在不理解一个只有几岁小孩喜欢的东西。那些在□□时代,绝对会被人□□的东西。
  “孙悟空好看……我以后也要当孙悟空,打倒那些坏人!”纯真的莫君绝如此讲诉着她对孙悟空的爱,哪里还有点女孩子的样子。
  “傻孩子,这个世界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孟离叹息,却不忍破坏莫君绝的美好愿望。
  “嗯,先生你说什么?”莫君绝回头。
  “没有,我说,莫君绝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孟离笑了笑,摆弄着那折扇,掩饰着心中最深的落寞。
  莫君绝渐渐长大,喜欢的东西越来越多。从动画到电影,再到电视剧,不管怎么样,她都喜欢英雄。
  后来的后来,莫君绝成为了她心目中的英雄——警察。
  “你知道吗?莫君绝的意思?”说话的人双手被手铐所牵制住,正双膝跪在地面之上,四周是被冰冷水泥包裹的城墙,周围寸草不生,弥漫着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腥臭味。
  她穿着一身囚犯的服装,那依稀能看出轮廓的面容却被几道明显已经结疤很久的伤痕所覆盖,发丝早已凌乱,上面的各种污渍隐约可见。这个人,本是被人捧在手心的警花,却被岁月如此无情的摧残成了这样子。
  仅仅十年,她从原来初出茅庐的小警察变成了副局长,大起大落期间,她为了正义失去了一切。而现在的她,更是因为正义去跟那局长对立而干,被填上了莫须有的罪名,而那局长,迫不及待的想要除去她,买通了法院。没有缓期,更没有延期,在敲定罪证后,她以大大小小七宗罪,对她判处了立即枪决的决定。
  这里是监狱死刑之地,莫君绝觉得自己幸运的是,局长并没有折磨自己,而是如此爽快的给了一个枪毙的决定,这一点,她是感激的,可在面对着死亡,哪怕她在如何经历生死,在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有点小小的紧张。
  “嗯?”警员随意的附和了一句,他的脸上没有多大的表情,见惯了那么多面临死亡的犯人,还是第一个听到如此提问的人,让他稍微有了点兴趣看了看眼前这个女人。
  一个看起来很有故事的女人。
  大约三十左右上下,作为一个女性的副局长身份,太过年轻,她的双眼清澈依然,却能从那种柔弱的面容上看到坚毅,这样子的人,应该为维护正义而战,根本不是为了那点贿赂而断送了自己美好的前程。
  警员觉得自己电视剧看太多了,在这个如今贪官盛行的时代,哪有什么正义,他只要每天念着‘阿弥陀佛’保命为好。
  警员甩掉脑海中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检查好一切,退开莫君绝的身边,让自己的同事执行最后的葬礼。
  “先生告诉我,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只要去努力,就一定能实现的……。”
  莫君绝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对着警员诉说。
  “我成为警察,偏偏要打击罪犯……爸爸妈妈怎么说也不听……于是,他们被那些报复我的罪犯所杀……我爱的人,也被他们杀掉……本以为自己伸张了正义,没想到,我不是被罪犯杀死,竟然是被同行……,”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与那脸上的污渍混为一体。她早已不在乎,在她把生命交给国家后,她已经不在乎生死,可这样子的死,却让她觉得不甘心。
  为什么,好人永远都不得善终,为什么,坏人要一定活在世界上。
  “喂,那边的帅哥,假如你可以重生,你会做点什么。”莫君绝将视线转移到了退在一旁的警员身上。
  “哎,我嘛?除了当警察,什么工作都愿意做。”想着处刑的人距离自己非常远,他稍微一愣,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顷刻,他又觉得不对劲,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这才发觉自己竟然真的说了出来。如此矛盾,却让莫君绝觉得好笑。
  “我啊,假如可以重生……我要成为世界上最坏的人……哈哈哈哈……最坏……,”枪声响起,用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朝着莫君绝射来。
  她没有在意,既然知道已经要死了,何必在意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死了就没有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是帝王攻一块钱(虽然到现在还没有一块钱)
因为群里的债(万)主(年)们(受)对洛姐姐特别喜欢,
所以为了大家对洛姐姐的喜欢,这篇的主线就是姐妹线了。
为了写这个,我可牺牲了我的国庆(伤心)
希望大家喜欢。
 
 
 
 
  第2章 笨手笨脚的姐姐(不同剧情)
 
  “妹妹,妹妹……,”梦中,有人晃着自己的身子。那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她想要动弹,却觉得全身使不上任何的力气。
  眼前的一切都觉得模糊,如此感觉,道不像是被枪毙,反而像是睡醒的那种朦胧,她想要努力的打量周围的环境,却猛然间被一个疑是人类的少女报了个满怀。
  莫君绝觉得一头雾水,她想要问对方是谁,可嘴唇刚张,就感觉到了口腔里的沙哑,哑到她发不出什么声音,只能发出小小的shen吟。
  “柳姐姐,我妹妹这是怎么了,她……她不会死吧。”莫君绝整个人被揽在怀中,没有感觉到半分舒适,却意外的透不过来气,她想要挣扎,身体却不停她的使唤。
  “云裳,你妹妹是不是想要喝水……,”看那个被称为云裳的女孩将莫君绝抱的如此紧,一个模糊的人影凑了上来,对着莫君绝动手动脚的摸索了一番,这才下了定论。
  “水……真是的,看我急的……我去弄水……,”那云裳这才恍然醒悟,连忙放下莫君绝,一路小跑离开了。
  莫君绝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个姐姐,更别说认识什么叫做云裳的人了,如此的情况,怎么不让人心生可疑,最为辛苦的是,她偏偏在这个时候动脚不能动弹,像是被下了什么麻痹神经的药物。
  她的脑袋飞快的运转着,可却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这到底是药物,像麻醉药,却又有着细微的不同。还有,本来被枪毙的自己怎么会出现这里。
  莫君绝稍微定下心神,准备倾听附近人的话语来稍微了解下环境,可那隐约可见的人影轮廓,却没有一个人出声的,她们安静的,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那种气氛很压抑,就算是监狱,也没有这种压抑的让人觉得窒息的感觉,莫君绝却实在想不出这里到底是哪里?
  难道不是华夏国。
  不,她们说的话自己都能听懂。
  “妹妹……妹妹,水……,”那自称是自己姐姐的人朝着自己靠近,莫君绝刚想张嘴说声谢谢,瞬间已感觉凉意迎面而来,而那本来是喂食到口中的水,毫无保留的撒在了莫君绝的脸上……
  如此笨手笨脚,比起她那个天然呆的下属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不起妹妹……妹妹,你没事吧。”云裳更是着急的用着那带脏衣服擦着莫君绝的脸,她想要瞪云裳,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眼前的一切瞬间清晰了起来,包括眼前所谓的姐姐的长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