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穿今之给皇后娘娘请安 作者:温璨

字体:[ ]

 
文案
 
有一天,魏曼疑好心捡了个穿着古装昏倒在门口的女人,谁知对方一醒来就指着她破口大骂,“你这个狐媚惑主的贱/人!”
  
  魏曼疑听了后很无语,这个女人是疯子吗?虽然她知道自己长得还不错但也没有对方说的那么夸张吧?
  
  她本想把这个疯女人送走,熟料在生活的点滴中却牵扯出她与她跨越二百多年时空一段隐秘感情,以及那段被历史尘封的恩怨。
 
当一切都明了的时候,魏曼疑看向那人:“都说一辈子只有一次没羞没臊的爱人的机会,我用了两世的机遇,你可否会认真的看我一眼?”
 
金手指也许会有,但含金量不会太高。
 
文中也许会有很多错别字有空二璨会尽快修改,请各位小天使见谅。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恩怨情仇 边缘恋歌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乌善姝,魏曼疑 ┃ 配角: ┃ 其它:无谓妇妇
 
  第1章 论乌皇后生平(一)
 
  魏家坐落在M市一个古朴具有江南水乡风格的小镇上,听魏家的老一辈儿的人说,魏氏家族是从两百多年前搬迁到这里来的,坊间传言说魏家是没落皇族,也有人传言魏家的祖上是樾朝末代的大官,因躲避仇家才逃到这里来。
  即使后来发生战乱也没有离开这个镇。
  而魏氏也在这里树立了百年的威信,其家里出了不少优秀的人才和社会精英。有时候镇长也要给魏家几分薄面。
  这天席习溪很高兴,邀请了很多亲戚,所以一大早就准备了很多好吃的饭菜。
  因为她的小女儿今天拿到了历史系博士证书,可把她高兴坏了。
  除去大儿子魏轩二儿子魏扬,曼疑已经是她们家第三个博士了。想到这里,她的眼里闪过丝自豪,她觉得自己的子女总算是没有辱没魏家的门楣,这样她在老祖宗面前就更能抬得起头来了。
  “妈,自家人吃个饭就行了,何必这么张扬请他们来……”
  一个柳眉杏目的女子有些不赞同的说着,高挺的琼鼻下那双薄厚相宜的唇紧抿着。
  “曼疑,我知道你低调,可你三婶总是嘲笑我们家不如她家,他们家老大大学都没毕业就未婚生子,还整天跟我炫耀她女儿嫁的好!
  这次说什么我都要在她面前一雪前耻!”
  席习溪一提到那个三弟妹表情就变得有些扭曲,可见对对方是有很多的芥蒂。
  闻言,魏曼疑无奈的一笑没再说什么。
  说话间,被请来的人都到了场,魏国看了她们一眼摇了摇头。
  “吃饭吧。”
  饭桌上魏国跟几个兄弟说了博物馆的琐事,而魏曼疑的三婶——水芩,看不惯席习溪那喜上眉梢的样子,忍不住出口讽刺。
  “大老远让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吃顿饭?我说大嫂以前你儿子考上博士,你也没这么大张旗鼓吧?
  现在金融业才吃香,历史学那么冷门,真不明白大哥跟曼疑是怎么想的。
  依我看,这女孩子学历再高再好都不如找个有好人家嫁了,别看曼疑现在长的跟朵芍药花似的,可是这花儿终有凋谢的那天。你看现在有几个女博士不是到了一把年纪才结的婚。”
  席习溪听了后眼里闪过一丝怒色,然后又换上气定神闲的表情。
  “历史学也没有弟妹说的这么差吧?自M市的历史博物馆建立以来,就由魏家人担任馆长。
  别忘了里面的文物也关乎魏家的荣誉,而我们家曼疑自然也会向她爸那样守护家族的荣耀和秘密。
  至于嫁人自然要选一个品格家世相等的,我们曼疑可不像某些随便嫁给个暴发户就沾沾自喜忘乎所以的那种人。”
  “大嫂说的是。”水芩讪讪的一笑,握紧了手里的筷子,又补了句,“暴发户也许是没什么品味不过也比只有才华和名声,价廉却穷困潦倒的好。”
  席习溪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魏国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他眼神漠然的看着上挑眼角的水芩。
  而魏曼疑则是低头吃着碗里的饭,让人看不清她此刻的神情。
  魏平见事情气氛不对,就推了推水芩的胳膊。
  “你少说一句不行吗?”
  “行,当然行。”
  水芩撇撇嘴角,后果真再也多说半句。
  就在这时,一个来电铃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魏曼疑接完后眉头微皱,然后忽然起身看向众人。
  “各位慢用,博物馆那边还有事,曼疑就先过去了。”
  “路上小心点。”
  席习溪眼神担忧的看着她,而她只是点点头就出门了。
  就在魏曼疑走后没多久,水芩和魏平也找借口走了。
  然后魏国才脸色阴沉的看着自家老婆。
  “你当着孩子的面说瞎说什么,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已经过去了两百多年,还提它作甚?”
  “当初是谁逼着她读历史学的?你要真无所谓那为什么每天看都眉头深锁,若真的天谴报应啊也该是那位先祖该承担的,实在来不及不是还有景家的人吗。”
  席习溪不以为意的说着,其实她对于那些所有的秘密是保持怀疑的态度的,要真有传说的那么玄乎,魏家还能存在到今天?
  “你个女人家懂什么,你以为就只是这么简单吗?而且景家现在一代不如一代,我信不过她们……”
  魏国低声呵斥了她一句,神色凝重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不懂,就你这个历史专家懂行了吧?”
  席习溪白了他一眼,也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然后动手收拾桌上的剩菜和碗筷。
  魏曼疑来到博物馆时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就看到苏然忙不迭的往她这边跑。
  “魏大博士你可算来了!”
  “突然这么恭维我……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让我去查?”
  “嘿嘿,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啦……就是想让你帮我查蒲紘他皇后的资料。”
  苏然抬起那张圆润可爱的小脸,眼神真诚的看着神情木然的那人。
  “隆暹帝?你不是一向喜欢把宫斗剧当历史的吗,什么时候对他感兴趣了?”魏曼疑淡淡的问着,然后从包里拿出平板,又问,“隆暹帝一生正式册立包括后来追封的纯一,一共有三任皇后,你要查的是哪个?”
  “就是那个因为巫蛊事件,被收缴后印和四份册宝的最后被打入冷宫第二年就死了的乌皇后!
  百科我都看过了,一点实际的卵用都没有,我就是想知道隆暹帝为何要对她那么狠!”
  苏然一脸愤慨的说着,似乎很同情这位乌皇后的遭遇。
  “很少见你对历史这么兴趣……”
  魏曼疑关掉搜索结果网页,把平板放下,去了旁边的书架找了本《樾书》,翻到了[乌皇后传]看到最后一行字时,胸口忽然一阵心悸,她坐在旁边眼神幽幽的望着那些文字。
  “好吧……事实是……我男神要写给一个历史栏目写剧本,他说很少有栏目乌皇后做主题,然后我就给他找了明珠郡主、如妃传什么的,结果他来了句这些剧本都是歪曲历史妖魔化乌皇后!
  我就想我好心居然就这样被他当成了驴肝肺,然后他找他的资料,我继续看我的电视剧。
  看到最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乌皇后心疼和可怜,然后我才去百科搜了她的资料……才发现我男神说的都是对的。”
  苏然说完,长长的叹了口气,记得历史上隆暹帝曾经说过乌皇后是个英姿飒爽性格纯良又很聪明的人,而且巫蛊是历朝历代的忌讳,乌皇后怎么可能会明知故犯?
  “这么心疼莫不是你俩前世有什么?你不是很喜欢俪妃传吗,里面有个角色就是乌皇后的原型。史书没有记载她的名字,和卫子夫比起来她的结局算是好的了。
  真相也许没有剧情那么夸张,但是……
  后宫的争斗本来就很残酷,难保乌皇后不会为了她唯一的嫡子做些什么诡异的事。”
  魏曼疑的语气带着一丝调侃,想起刚才的心悸眸光微闪,近来也没有什么事堵心,难道是那几日熬夜没休息好吗?
  苏然听了后立即就不高兴了,连忙反驳。
  “她已经够悲惨了,能不能别再黑她了?!一定是魏氏那个狐媚子陷害我家娘娘的!要不然怎么乌皇后一死,她就掌管了后宫大权?
  有时候我在想,会不会像同人小说里那样,是魏氏杀了蕙皇贵妃和妶纯皇后呢?
  话说你到底有没有查到什么,你们都姓魏说不定你俩才是有渊源咧。”
  闻言,魏曼疑轻笑出声,她合上了手里的书,眼神静谧的看着对面的人。
  “你姓苏难不成你是苏东坡的后代?史书上对乌皇后的记载很少,从隆暹帝还是王爷的时候就是他的侧妃,到隆暹登基,她被封为妃。
  从妃子到贵妃再从贵妃升到皇贵妃,然后就是成为继后。
  可以说她的封后之路一直都是循序渐进的,可是她一生只生下两子一女,除了长子其他两个都在幼年夭折。其后又没有生育,跟生育子女多,又被隆暹帝说性子温婉善良的魏氏比起来,自然逊色一筹。
  而且魏氏比乌氏小了九岁,所谓色衰而爱弛,皇帝当然会喜欢年轻貌美的那个。
  巫蛊事件和汉朝的那次很雷同,也有学者认为有人效仿当年的江充陷害卫子夫那样,陷害乌皇后。
  至于死因,很有可能是因为皇帝的冷落和苛待,才让乌氏在隆暹三十一年郁郁而终。”
  说到魏氏的时候,魏曼疑眉头微皱,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只是个死了二百四十年的妃子,为什
  么她的心里会有种似曾相识和无奈的感觉呢?
  与此同时在平行的另一个时空,在一个杂草丛生被荒弃的勉强可以称为宫殿的前院里,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妇人,端着食盒走了进来。
  “娘娘该用膳了。”
  “当年遇见他还以为是因缘邂逅,如今从魏氏口里我才知道,一切都是……
  害的然娘你跟我一起受苦,都是我的错。”
  一个样貌大概三、四十多岁穿着素服的女人,坐在门前遥望前方的屋顶。原本丰腴的身段,也因为被打入这冷宫的一年里日渐消瘦,皮肤也变得粗糙和暗黄,她伸手摸着头上那枝造型特异却没有任何珠翠点缀,只有一颗水晶的簪子。
  看着水晶的折射着夕阳点点的余辉,嘴角勾起一抹笑,眼神却变得讳莫如深。
  然娘看着一直在笑的女人,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她想定是巫蛊的事皇上相信魏氏的片面之辞,才让娘娘心寒的吧
 
 
 
 
  第2章 论乌皇后生平(二)
 
  “娘娘别听那个狐媚子危言耸听,吃饱了才有力气和她斗下去。”
  说完,然娘把饭菜端出来里面只有一碟凉拌的荠菜,是那种院里墙角都会长着的野菜,而且里面的菜没有洗干净,还混合着干枯的杂草。剩下的也就只有两碗米饭。
  “一定是魏氏那个小贱/人唆使的!
  怎么说她也是您一手调/教出来的,竟然忘恩负义的偷偷跑去勾引皇上!要不是娘娘你救了她,她早就被打发到永巷了!”
  “是我自己识人不清,像她那样生的貌美心比天高的人,怎么可能甘愿一辈子做个端茶倒水的小宫女。”
  魏善姝没有去动饭菜,缓缓拔下簪子看向怒火中烧的然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