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山野人家gl(美食) 作者:冰川蝴蝶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山野人家gl(美食)
  作者:冰川蝴蝶
 
  文案
  大辽向来民风古朴,男女平等。历来出过三任女帝,朝堂之上常有女子踪迹。当朝翼王亦是女子,然而朝野权臣斗争,使其被迫卷入,被贼人所害,遗落民间消息全无……
  青山村的苏凝,现年芳二十还未曾嫁娶。然而当她捡到一个傻子之后,从此过上了发家致富养傻子的生活。
  傻子虽傻,却暖心得紧,让自幼孤苦无依的苏凝恨不得把心都给了对方。
  然而当傻子不傻的时候,好像她的身份却不简单了。
  作者的话:萧霓丹x苏凝,甜文,无虐。作者是个取名废。虽是王爷却不是爷T,@x@
  就是那种捡人回来养出感情,最后还被人拐跑了心和身的故事,最后还被安上王妃的头衔……
  家常美食为主~(≧▽≦)/~求收藏求评论~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美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凝,萧霓丹 ┃ 配角: ┃ 其它:美食,甜文
  ==================
  
 
☆、捡人回家(修错字)
  青山村位于三山环绕之间,常年景色似画,四季分明,春夏秋冬场景各有其神韵。
  山脚处零星似繁星坐落了一些农舍,若是夜晚点灯,便似漫天星辰散布其中。外界的尘嚣不染此地,也因为三山围绕,进出往来皆麻烦的很,导致此地消息贫瘠。
  正值夏日,山涧碧水轻淌,山林绿野鸟鸣,好一派行云野鹤之意。
  天方初晓,鸡未打鸣,早起的农夫扛着锄头三五成群相拥着朝农田而去。
  此时非农忙之际,少有出来帮忙的农妇,多半是在家里绣花做些手帕,巾子的物件。等到了赶集的日子让当家的带到集市上换些散钱补贴家用。
  唯独有一家不同,虽然天色稍早,小院里鸡鸭为了不沾染露水而染上病都还关在笼子里。可这户小院中也有一女人早早的起来收拾院落。
  庭院中的女子一身素衣,瞧着双十光华,面色清秀。要是村里的其他姑娘这年纪早膝下儿女成双,她却是一人照料着一切。
  “苏凝,苏凝,快些开门!”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农妇拍门喊道,丝毫不怕惊扰了院里的人。
  名为苏凝的女子,穿着素朴,打扮虽然不精致,可是面色却带着一股淡然之资。
  苏凝放下扫把,急忙打开门一看,发现是邻居嬷嬷。对方嘶哑着声音说:“你今日还是托我帮你带米回来?”
  苏凝思量一瞬便点点头,答道:“嬷嬷,就按之前一样。我农田里还有些活,今日怕是进不得城了。”
  嬷嬷听了,沟壑一般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之前她和苏凝有约定,要是苏凝拜托她进城带米,自己便能够勺一竹筒的米当报酬。
  要是相处的好的邻里,这等小事帮个忙而已。只是这苏凝家里无长辈,做农活也忙不过来,她不同意自己的要求,总不可能一连半个月没有米吃。
  嬷嬷问完就高兴的走了。她就知道是这样,要是苏凝自己进城买米,这一竹筒的米可就得不到了。
  苏凝无奈的摇摇头,这村里的人哪个待见她?也就这嬷嬷为了小利肯帮这个忙了。
  苏凝瞧着对方离开了,转身进去端出一个木盆,里面都是昨日换下来的衣服。早上溪水寒冷,村里的妇女都是日头出来才洗衣,可是苏凝还得忙农活,只好大早就去洗衣服了。
  山上流淌下来的溪水,苏凝家里是离得最近的一户,也是最源头的位置。因为多次被说弄脏了水,导致不能洗菜煮饭后。苏绕便在溪边挖了个小池子。小池子连着溪水,用时把石头搬开,溪水便流进小池子里。
  她自己用着方便,村里人也终于不再多说什么。
  只是那时候她年纪还小,挖这池子,搬来大,青石垫在池子底下为了防止水浊。这些都是她一个人完成的。忙完之后身上满是淤青,在床上躺了四五日。可是村里人知道却没有一个来看她,苏凝少不得抹眼泪。后来看惯了苏凝也不难过伤心了。
  今日,苏凝挽起衣袖正想搬开堵着进水口的石头,却停住了手,水中不仅有红色的血丝,空气还传来阵阵的血腥味。
  苏凝顺着水往上走了一会儿,猛然看见溪边伏着一个人。跑过去一看,头磕在大石头上。肩膀上又有一处大伤口,这才导致阵阵血腥味。
  苏凝赶忙把对方翻过来一看,心道好俊的女子。虽然闭着眼睛,五官神情却是一种丝毫不曾软弱的英气。头发虽然乱了,可是依稀看得出是盘着美鬓,发丝之间斜斜插着一根碧玉簪子。
  “姑娘,姑娘?”苏凝喊了几句,对方似是听到了,嗯嗯的回了几句痛苦的**。
  “救我……”对方无意识呢喃了一句。
  苏凝心中纠结,到底要不要救她呢?这个女子穿戴皆不是凡品,但是突然出现在此处,又受了刀伤,怕是哪家外出游玩富贵人家的小姐被山贼遇上了。
  山贼抢东西,从来不留活口。要是被山贼知道自己救了这女子,怕是青山村村民都难逃此劫。若是让村长来定夺此事,怕是这女子会被抛却。
  苏凝瞧着对方和自己一般的光景,想来大户人家吃喝好,显得年轻。想来是比自己大一些才对。这女子和自己年龄相仿却遭此劫难,心中难免不忍。村中村民又多是无情的,苏凝心道对方只是一个女子,想来也不会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
  自己先救了她再说,等她伤好全了让她自行离去。
  思量好一切之后,苏凝毫不犹豫的背起对方快速的回了自己的小院。
  因为村中没有大夫,苏凝就自己去采摘了一些止血的伤药,捣碎了敷在对方的伤口,幸好对方伤的不重。
  苏凝不晓得失血过多之人该喝些什么药。但是补血是肯定的,于是她又去熬了些产妇月子期间喝的汤水,只等对方醒了再给端过去。也许会有用?
  进去的时候,对方已经醒了正睁着一双眼睛正打量这里。
  苏凝过去扶起对方,轻声问:“你是哪里人,家住何方?”
  对方并未曾搭话,只会傻傻的笑着。虽然笑的灿烂,一双眼睛说不出的有神,可是苏凝还是发现了此人怕是磕到了头成了傻子。
  之前换衣服的时候,发现对方腰间的一块玉佩上刻着一个丹字,想来是和她有些渊源的字。苏凝问了几遍也没有问出对方名字,只得拿那个丹字取了小名。“日后我叫你阿丹如何?你若不反对,那就这样吧。”
  苏凝这般说就是同意对方住在这里了。原本她是想等她伤好就让对方离开。可是现在这情况要是赶对方走,怕是还没有遇上歹人就早会饿死野外。
  好在她这里离村子里远了些,想来多了一个人也无人发现的。先让阿丹在自己这里住一段时间,若是记起来一切她就让对方离开,寻自己的家。若是记不起……
  苏凝拉住对方手说:“娘告诉我,救人一命深造七级浮屠,我不知道你是好人坏人,但是我暂且是信你。”
  阿丹并未曾回她,只顾着笑。
  苏凝指着自己,缓声道:“我的名字,苏凝”
  阿丹愣愣的说:“苏……凝…凝凝……凝凝!”说着还乐哈哈的抱住了苏凝。
  苏凝实在无奈的紧便由着对方抱着,心道遭受了这般的劫难,最后却是傻了还能乐呵的过日子其实也是一种幸运。
  说不定还能给自己的日子带来一丝欣慰,把炖在炉火上的汤水端来。心道吃东西应该还是会的吧,说:“喝了它,我先去厨房收拾了东西。”
  等苏凝回来的时候,发现阿丹还是捧着碗没喝。急忙过去问:“怎么了,不好喝?”
  过去一看发现喝了一半,不知道为什么还剩下半碗死活不肯喝。对方笑颜,捧过剩下的半碗说:“喝~”
  苏凝一时愣在原地,心中说不出的感动。这么些年,阿丹倒是第一个和自己分享食物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萧霓丹x苏凝,傻子不傻,甜文加美食,简单的过日子,后期会涉及一点权利,咱萧霓丹好歹也是皇室~\(≧▽≦)/~新文求收藏求评论。可能更新会比较慢,但是绝对不坑,亲们的收藏是最好的支持~
  一个比较老的梗了,也许没有新意,但是冰川会认真写,心意,更新在晚上十点左右。断更会请假
  
 
☆、人情冷漠(修错字)
  苏凝并没有喝下那碗汤,而是伸手将阿丹的手缓缓的推回。
  阿丹不解的看着她,表情实在无辜还带着疑惑不解。见苏凝不肯喝也只捧着不愿意喝下去。
  这傻子……倒是挺会疼人的。只是这汤水是自己专门为对方熬制的,自己喝了算怎么回事?
  苏凝把衣服给她披上,柔声哄她:“喝了吧,你喝了我才会高兴。”
  因为苏凝这般说,阿丹咧嘴笑了。端起碗,拿起勺子,一口一口的抿着。举止端重含蓄,不急躁,低头垂眸饮用之时丝毫未发出喝汤时的“呼哧”声响。
  这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女子,苏凝打量对方之后得出结论。就算是傻了,从小培养出来的气质,行为都在规范着她的一举一动。
  阿丹以前也许是名门望族,只是现在傻了,怕是也问不出什么话。贸然带她出去去见官老爷,也不妥当。
  苏凝思来想去,琢磨了好一阵才做下决定。先让阿丹待在自己的家中,说不定日后就记起些什么了。
  阿丹喝完了汤,把碗朝她面前一递。苏凝还以为是叫自己放碗,伸手去拿哪知阿丹不肯撒手,语气有些着急的说:“看,喝完了!”
  苏凝一愣,低头看了眼,的确是喝的精光。阿丹见苏凝查看,不禁咧嘴笑了。
  苏凝苦笑不得,这乐什么啊,还真是孩子心性。
  “我去给你盛饭菜过来,想必你饿了。”苏凝拿走碗,起身时却被阿丹扯住了衣袖,她只好解释一番。
  阿丹不舍松开了手,苏凝不忍让她久等,急忙去端来了饭菜。
  小端板上放着一碗白米饭,一碟清水焯过的白萝卜,还有一碗山药炖鸡肉,香气扑鼻。苏凝一进来,便听见阿丹肚子的咕噜叫声。把饭菜端到桌上,苏凝去扶阿丹。
  “你失血过多,就应该多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补,但是这吃好自然是比饿着强。”苏凝把她扶到桌边,喃喃自语说。
  阿丹这幅模样,约摸着很多时候她讲话都是听不进去的。苏凝平素一个人惯了,突然家里多了个人忍不住啰嗦了些。
  “怎么?不合你胃口。”苏凝见对方迟迟不动筷子,不禁问。
  她家里的境地一向算不得好,平日里就是炒一个小菜搭着米饭,但是多半就是去吃那涩口的高梁饭。
  今日特地做了两个菜。那清水焯过的萝卜虽然简单,但是却清脆爽口。白萝卜生吃有辛辣之味,清水焯过之后便可去掉。
  瞧着萝卜丝透明变软,最后撒上一点盐。白萝卜的清爽原汁原味的呈现出来,实在下饭。苏凝往日要是没时间,就随便来上这么一盘,拌饭吃颇有一翻滋味。
  因为考虑到阿丹的伤口虽然不大,可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苏凝还给做了一碗山药炖鸡给她补补。
  山药是她趁着阿丹还没有苏醒之时跑去后山上挖来的,去皮洗净,滚刀切块。再把家里的那只老母鸡杀了,拔毛处理了内脏。
  温水洗净,也切块备用。院子里的菜地里掰块老姜下来,切大块,和鸡肉放到锅里炖。等鸡汤炖好之后再放到砂锅里,大火烧开之后再倒入山药块小火慢熬。等熬好了之后加盐,最后盛好撒葱花。
  那香气勾的苏凝都差点忍不住,她许久没吃肉了。往年也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要是那户杀猪了,她去买点。但是肉价实在太贵,能够买个几两加餐也算是好伙食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