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药蛊 作者:厦悲催

字体:[ ]

 
 
她被人炼为药蛊,血做药引可治百病,却流落荒境,躲避世人求生,
她是砂紫楼楼主,为了救人,甘愿拼死闯入禁地,
遇到她,
于是……
名字不会难读!!!
唐昕萏 = 溏心蛋
廉婺 = 莲雾
白偲 = 白菜
廉竼 = 莲蓬
蚩惑 = 吃货
游禺司 = 鱿鱼丝
龙衍 = 龙眼
知世 = 芝士
奉漓苏 = 凤梨酥
笔飒=比萨
唐湖陆=糖葫芦
江湖+蛊毒+灵异+悬疑+各种七七八八,是写着写着觉得挺有趣,于是厚脸皮地写下来..
其余的话:
一本正经什么的果然不擅长啊,然而窝!并!不!是!逗!比!
满心期待着高大上的文名,作为名字废,也是醉了,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灵异神怪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昕萏廉婺 ┃ 配角: ┃ 其它:灵异江湖毒蛊悬疑
 
 
 
☆、第 1 章
 
  论天下富庶之国,乃北国莫属。民富而城富,城富而国富。大南国的富豪多居于都城,不知道的人都误以为此城为北国最富之地。实则不然,号称最富城的江池离这里倒有十万八千里远。那的门店个个享富盛名,却奈何被一江湖门派抢去所有光彩。说到江池,人们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商贾要地、不是云云大家,而是那富可敌国江湖第一的砂紫楼。
  愿与这门派主人结交的人实在多,可惜风满楼的主人深居简出,对结交一事不甚喜欢,害那些揣小心思的人吃力不讨好,最后只得断了念头。
  砂紫楼天下第一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上次武林大会上面的精彩打斗至今仍是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之一。只可惜这位楼主向来以面纱示人,便在比较的时候也是众人看得眼花缭乱之时定下了胜负,人们为见不着真人遗憾万千,只能揣测这位楼主总不肯露面的原因。于是谣言一传十十传百,说着说着民间也就有了千百个版本。
  听过离谱的,但这最离谱的传言是说这主人为永葆青春以嗜血为生,久而久之只能夜里露面,白天见光则会容貌衰竭、满眼血泪。
  于是民间又有了一个说法,在小孩哭闹不乖的时候,父母往往会恐吓说:你若再哭,我便把你送到砂紫楼去,让嬷嬷吃了你。
  这里的嬷嬷,便是那砂紫楼主人——唐昕萏。
  不过这个版本说得实在牵强,长生不老之术大多都被魔化,要引起江湖正派群起攻之的作为又怎么敢在这招摇之地出尽风头?
  砂紫楼建在半山腰。表面上看着普通和普通阁楼并无差异,其实内藏乾坤。除去层层机关,里面的堂皇富丽只有皇宫才能比拟。无论是画是琴是瓶是卷是桌是椅,无一不价值连城。砂紫楼主人向来奢侈,江湖皆知。在江湖,功夫再好不得人心却也是不行,江湖豪杰并不以砂紫楼骄奢为耻,楼主虽然不多好客,人却慷慨大方,解囊襄助也是许多江湖人士甘愿居于其下不与争锋的原因之一。
  只是近来变了。
  虽说足不出户,身为楼主处理的事务还是不少的。半年来,楼主忙得更是不可开交。79日夜操劳睡眠又浅,身子看着要垮。楼中弟子担忧不已,这样下去,楼主迟早要和玉衡宫主一同病倒。
  同样是江湖门派,玉衡宫为江湖正派唾弃不耻,此门派以用毒见长,而且多番打斗中也经常以毒针加以暗算,如此小人伎俩正派肯定不屑一顾,加之上次武林大会上玉衡宫宫主公然施毒,打伤了不少帮派门主,玉衡宫如今已被正派列为公敌。自然的,玉衡宫宫主毒物反噬一事,对江湖中人来说无疑是件大喜事。
  然而谁也不想砂紫楼硬是插手其中,许多门派极为不解,几番劝解唐昕萏而不得,最后变成江湖正派齐声讨伐玉衡宫。
  砂紫楼向来中庸不偏正邪,所以江湖门派与之接触甚少。而正邪自来不两立,如今砂紫楼作为便是倒戈邪派,江湖第一的地位在正派联合讨伐中变得岌岌可危。
  这段时间其他门派在砂紫楼周围多有动作,唐昕萏本来为找人一事多为烦恼,现在被不断挑衅更是头疼。
  “宫主病情如何?”唐昕萏就算万般忙碌也不忘抽出一丝空闲关心床上的人。
  楼中大夫擦擦汗,想必连自己也觉得愧对那江湖神医的招牌:“宫主病情近日加重了许多,毒素已经扩散肌理之外,伴有发乌溃烂症状,属下已将部分坏死之处剜去,然而若是等不来血药,只怕、只怕不出两个月……”
  唐昕萏不动声色,心里终究一沉。许久才缓着声音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掐指一算,领命寻人的右护法已经出门三个月,迟迟不见回来,唐昕萏怕人已遭不测,万分焦虑当下,突然传来展翅的声响,随即有信鸽飞了回来。唐昕萏认出白鸽为右护法所用信物,赶紧将取出书信一览究竟,只是把信条读完之后,神情有了很大变化。
  唐昕萏是宠辱不惊惯了,就算知道噩耗还是将手头事务处理完毕,才起身回屋。不过回屋之前,无一例外会绕到厢房探探那个一直昏睡的人。
  楼中弟子不敢打听,然而性子淡寡的楼主对玉衡宫宫主如此护紧实在令人羡慕。
  将那些侍候的人潜退,唐昕萏在床跟前坐下,久久凝视依旧昏迷不醒的人,她爱怜又疼惜地抚上那张苍白面庞。随即离开,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样子是下了决心:“苏儿,你会醒来的。”
  你会醒来的。
  隔天早上,唐昕萏叫来左护法,告诉一个震惊不已的决定,她决意孤身去南之荒找那个不肯示世的女子。
  “楼主,这万万不行,”左护法龙衍极为反对,“现在正为敌动我不动的关键时刻,各个门派都是铁了要从我砂紫楼夺走玉衡宫宫主,楼主这会儿外出暗遭伏击不说,楼主走后这砂紫楼事务将无人打理,于内,人心惶惶,于外,这正是一个伏击的好时候。楼主万不可随心大意。”
  “如果说,让知世先生易为我的身形,代我处理楼中事务呢?”唐昕萏解释道,“先生乃易容易形高手、机关密道神才,我若是离开,必请先生助我一臂之力。”
  “属下斗胆,知世先生既非楼中之人不懂楼中事务,也不是足以信赖的最佳人选。再说砂紫楼与先生交情尚浅,知事先生又如何肯帮楼主?”龙衍追问。
  “先生独身行走江湖,不与正邪往来,却是极为头疼的人物。如今江湖局面突变,先生乃为江湖一大后患,想要明哲保身并不容易,”唐昕萏耐心说道,“砂紫楼的确与先生交情不深,但也曾帮助过先生,加之玉衡宫宫主是先生的师侄,先生是个重情义的人,帮这等小忙也不算难了。”
  “这……”龙衍被堵住了话,只得一个劲地皱眉,“属下还是担心楼主安危!南之荒有去无回,之前派了几批弟子前往,全全葬身不归,想那妖童武功已经出神入化。如今楼主一人冒险前往,属下不能答应!”
  龙衍极为利索地单膝跪地,抱拳,朗声说:“属下请命,要与楼主一同前往南之荒!”
  “我不许,”唐昕萏声音一向轻缓温柔,终究是信任龙衍的,“留下左护法便是我要说的,协助知世先生处理楼内事务,以防知世先生身份暴露。且楼中属你武功最高强,我走了,你需负起全楼安危的职责。”
  “那就让其他的人随后,属下不能眼睁睁看着楼主孤身冒险!”
  唐昕萏声音轻轻的:“我知道左护法忠心耿耿,但我不能打草惊蛇,再者,这一趟事关重大必须日夜兼程,多一个人只怕会多一日的停留。”
  “但是……”
  “好了,事情就这样定下来,”唐昕萏说,“外出一事且你知我知先生知,左护法记住了。”
  不情愿也莫可奈何,龙衍俯首,再度抱拳:“是。”
 
☆、第 2 章
 
  两日后。
  一更天里,平日这个时候唐昕萏早已回屋歇息,今晚却一反常态迟迟不肯从奉黎苏的屋里离去。
  若这样一直看着该是多好?唐昕萏静静坐着,却收不住嘴边的涩意,苏儿你等我。
  唐昕萏坐在床边静静守了一夜。离开砂紫楼的时候是翌日晨曦,出楼进楼是要验身露面的,唐昕萏为了混淆视听行前让知世先生为易她了张面皮,并请先生进楼以前易了容貌身形防止楼中弟子起疑。晃过众人眼睛以后,唐昕萏并没有撕下面皮,而是戴了一路。一如去南之荒的路,唐昕萏并未选择就近的管道,走了人迹罕至的山林地形避人耳目。
  江湖人士多会仗武功之利行图道路之便,但此举往往会暴露行踪。山路虽然崎岖难行,然而相比官道每日成百上千来往旅者的拥挤,这条路能省下不少时间。
  北国离南之荒有些远,幸而江池在北国南端,只要不是遇上恶劣天气,脚程快的话个把月能到。
  唐昕萏不敢在路上多有停留,三天的路程一天赶,路上硬是累死了两匹汗血马。到后来,山路越发难行人烟越发稀少,唐昕萏根本就寻不着卖马的贩子的踪迹,索性依附轻功前行。唐昕萏轻功上乘,点过树枝不留痕迹。然而日夜兼程地赶路,人怎样也会劳累。
  树梢上片刻休息的功夫,人已经不堪疲倦地睡了过去。再是醒来,天已经有些变颜色。
  唐昕萏走了不多会,呼啸而至的狂风吹得眼前漫天扬土。妖风太过诡异,竟然枝丫折断树木吹歪。唐昕萏运用内力稳住下盘,虽然能如常行走,但天色渐暗意味着接踵而至的滂沱大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加快脚步寻一处避雨的地方。
  这样荒山野林,又哪里寻得避雨的人家?
  天地逐渐融为一片黑暗,前方的路已然消失眼前。唐昕萏护住包袱摸索前行,然而折断的树枝堪比利刃,夹杂着冰雨向她袭来。唐昕萏起先凭声躲开,只是这妖风太大,四面传来的风声早已掩盖了树枝动静。加上之后的滂沱雨声,唐昕萏想要从这源源不断的枝干间全身而退几乎微乎其微。
  黑夜突然闪过雷电,借着刹那的光,唐昕萏看清眼前局势,先前打落地上的石头树枝正被妖风刮起形成一面排山之势的高墙向她急速逼来。唐昕萏聚力一击,直逼眼前的高墙瞬间化灰成烟。
  将威胁消除,唐昕萏依旧不敢大意,平心静气用耳朵仔细分析周遭情况。
  雨越下越大,黄豆大的冰雨砸得浑身疼痛不已。如同鸡蛋大小的冰雹忽然从天而降,生生被妖风吹向了唐昕萏。唐昕萏只觉手臂一痛,抬掌朝身侧劈去。然而冰雹被震碎也不消停,夹杂雨水再度向她打去。
  古怪的天气持续近四个时辰不见转好,唐昕萏一面运功打散树枝冰雹,一面躲开忽远忽近的闪电。方圆几里被雷电劈出一道道冰雨浇灭不去的烈焰火海,生硬地把人囚困中间。唐昕萏正要施展轻功,一道雷电带着火花向她窜去。唐昕萏连忙躲开,不幸被妖风卷起的大石砸中后背,身形空中一晃,不过最后平稳落地。唐昕萏运功调息又朝火圈外飞去,紧追其后的闪电在她脚下炸开花……
  唐昕萏好不容易从火海中逃出来,心有忌惮已经不敢多耗体力,从砸来的断树身上轻盈跃过,不多耽搁地向前驰行。
  雨势过大,雨水已然形成湍急水流,由上流下,在低洼地处聚成翻涌的水潭。而山坡高处,不停滚落的巨石土块正往她的方向过来。唐昕萏接连几掌,将巨石一一劈碎。但这不算完,远处有幽绿的光芒逐渐逼近。
  是蟒。
  再一看,这浮于水面的蛇头竟有一身宽,藏在水底的身长不可估量。头一回见这样大的怪物,唐昕萏心里自然不能平静。目光锁在那双幽亮的眼睛上,人随时准备一决高下。巨蟒像是有了感知,头部倏然潜入水里,绿光消失,唐昕萏一时寻不着蟒的踪迹,身子往后退了几步远离水潭,防止蟒蛇岸边偷袭。
  就在退步的一刹,蛇头突然从水中伸出,血盆大口直直往她这边咬来。唐昕萏迅速摸出腰间银鞭,不及掩耳之势地朝蛇头捆去,蛇嘴被缠反而激起蛇怒。它拼命扭动身子,搅动着身下的潭水。原以为潭水不过及腰深,怎知蛇身掀起的水浪竟有两人高。唐昕萏连连后退,躲过水浪、避开雷电以及甩来的蛇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