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那一年…… 作者:隗墨

字体:[ ]

 
书名:那一年……
作者:隗墨
 
谨以此篇,纪念一段似梦似幻、无悔的青春岁月!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轻雨 ┃ 配角:慕容若水 ┃ 其它:校园
 
 
 
☆、莫轻雨
 
?  莫轻雨一直都没有忘记过那个午后,以后也会一直记得。那天,遇到的那个人,动摇了她一直以来为之奋斗的信念。
  九月的午后,阳光还是很耀眼,所以才会在那个静寂教室中、唯一的人身上渡出一层金边,也才会在一瞬间点亮了她的双眼,让她情不自禁的微微眯眼打量那个人,然后露出一抹微笑,之后轻轻地低叹了一声。
  那声低叹很轻,堪比银针落地的声音,但在那个异常安静的午后,也足以引得对方的注意了。
  而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果然,站在窗前的人回过头,看到莫轻雨的时候稍稍吃惊了一下。
  那个人是慕容若水,是个一眼看上去就给人柔柔顺顺、很好欺负的女孩子。在她没有转身之前,莫轻雨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班里的所有人,她都已经了然于胸。
  那天下午没有课,大家都在偷懒,教学楼才会那么安静,而窗前的那个人是因为看到有同她一样早到的同学而吃惊吧!莫轻雨如是想着。
  老实说,莫轻雨是个很不好相处的人,不,应该说是极度难相处的人。
  这不是说她性格怪异,也不是说她是个冷心冷面的“冰人”。正相反,她是一个很开朗的人,人前永远是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对谁都说笑与之,很少见她皱眉头生气的。而且,只要她想,跟任何人都搭得上话。这在任何人眼中,她都是一个绝对的可交朋友的对象。她的朋友也确实是包括很多种人:好学生、坏学生、痞子、混混、受歧视一族,老师,有钱人家的子女,她都有朋友。
  但是,这样一个人,却对任何事情都被动应之,你很少见她主动跟人搭讪,也几乎从来不参与什么八卦论坛,她永远都孤立在人群一角,微笑着静静地看着身边一切事情的发展。她可以是任何人的朋友,也可以倾听你的不满,无条件的帮助你解决问题,但她绝对不会向你交出她的心。
  她喜欢看到周围人都满足幸福的样子,却绝不容许别人抓到她的脆弱。
  莫轻雨,一直都是一个太理智的人,太成熟,所以小小年纪开始,她就懂得淡漠、冷情永远都是保护自己的最好的屏障,她的自我保护机制太强,也让她少了很多的作为青春年少时该有的恣意、畅快。但,却没有失掉她一腔的热血豪情。
  所以说,莫轻雨是个极度难相处的人,把她当朋友的人都会被她对自己无所谓的态度给气疯了,然后回过头来还是要做她的朋友。因为她的太过冷漠会让人心疼,也因为,她真的是拿你当朋友,虽然她不愿交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只是,这持续了将近十八年的一切即将被打破,而莫轻雨还犹不自知。
  她没有发现,一向淡漠的自己现在竟然起了戏谑之心,引起对方主意后,没有开口打招呼,反而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优哉游哉的拿起桌上的武侠小说慢慢读起来,把人尴尬的晾在一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而立在窗边的慕容若水,显然也发现了引起她注意的人是莫轻雨,只是对于莫轻雨的态度,她也只能摇摇头,不敢有任何严辞。
  慕容若水很早就听说过莫轻雨,从不同的人口中听过不同版本的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的光辉事迹。
  传说,这个人刚来就把校长飞扬跋扈的儿子狠狠教训了一顿,还让校长无话可说,反而又将自己的儿子给教训了一顿,但之后,校长的儿子不但没有记仇,竟然还交了她这个朋友;传说,这个人在来之后的第二个月,就将学校内欺负、勒索弱势同学的痞子帮二十几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给一一撂在了地上,在动手之前,她竟然说服了那帮混混单打独斗,一个一个的上,这仗才赢得漂亮,否则,即使是她身手了得,也终究不是二十几人的对手,而之后,她却也结交了那群混混,当然还有那些弱势同学群体;还有,传说,她成功劝下了一名想要跳楼轻生的女生,之后单枪匹马去了被历届学生评为“最毒舌老师”的杨老师家中,一下午之后,不知她做了什么,杨老师后来竟然收敛了许多,很少再说出过度打击学生的话语了……
  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慕容若水都没有在场,所以,她也不知道这些事情的真实性究竟有多少,但她确实见过她同校长的儿子在一起散步,也见过她同那群头上染着杂七杂八颜色的混混们谈笑风生,更见过她在课间或者放学后陪在那些不得老师宠信或者经常遭人欺负的同学身边开导他们……
  她确实不知道莫轻雨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她以前的种种事迹,却让这个新的班级中的同学都畏惧她三分,虽然,从刚开学到现在的不到两个星期中,她都安静得令人怀疑她究竟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莫轻雨。
  但,受先入为主的思想的影响,在她当着全班的面说出自己的名字是莫轻雨的时候,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也直到现在,班上仍然没有几个同学敢同她打招呼,而她也一派淡然的接受了这种“冷遇”的待遇,清闲舒适安静得度过了难得安静的两周。
  想到这里,慕容若水悄悄偷瞄了一眼坐在同她一条水平线、但南北分隔五排座位的莫轻雨,暗暗在心底下了个“人不可貌相”的定论。
  那个倚墙而坐的女子,一头及腰的瀑布似的黑发被一条普通的淡绿色发绳高高束成马尾,柔顺的铺满了她的后背,在秋日初现、但依然天气炎热的时节,穿了一件白色束腰的长体连衣裙,勾勒出日渐丰满的少女苗条曲线,白皙的皮肤,精巧的五官,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之貌,却也是天姿国色,少有的漂亮之人。她安静的坐在那里翻着手中的书,一派闲适安然,书页翻动时清脆的声响回荡在教室中,空灵而梦幻,不真实的像一个梦境。
  慕容若水心里忽然涌出一股酸涩。这个人似乎是太出色了点,出色到令所有人为之嫉妒。
  那个安静的午后,是新学年开始,文理大分班后的第二周周末,那一年,她们高二,十八岁,在文科班26班真正的初识。
  但是,那个下午什么都没有发生,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各自的位子上,一个陷入了血雨腥风的江湖世界,一个就那样呆呆的在座位上坐了一整个下午。?
 
☆、事情的转机
 
?  之后的日子里,两个人很长时间都再没有了单独的交集。
  高中的日子很忙碌,忙着学习新知识,忙着巩固旧知识,忙着听老师的唠叨不休,忙着应付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到来的高考的压力,也在忙里偷闲,听听流行歌曲,扒拉扒拉明星们的绯闻逸事,花痴花痴某个国家某个男明星,讨论一下世界杯、NBA,篮球场上多了某个小帅哥,哪个班里有漂亮的班花……
  高中的日子就在这种既忙碌又混乱的状况下如流水般飞逝,转眼间,已经过了两个月。 
  两个月,班里的人都开始熟悉起来,也渐渐的开始形成小团体,三个一伙五个一队,上课吃饭也都成群结队,安静的教室中也渐渐开始喧嚣起来。
  只是,这热闹中,却总有一个地方永远都是那么安静。莫轻雨所在的那个空间,一向都宁静的不似在人间,同整个教室中热火朝天的氛围格格不入。
  从那次午后邂逅以后,慕容若水就更加频繁的开始注意莫轻雨的一举一动。其实,班级里任何人都在有意无意的偷偷观察莫轻雨,这个人太特别,他们又都处于“好奇心可以杀死猫”的青少年阶段,再加上她那些辉煌的“战绩”,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可是,慕容若水的注意却要更加的仔细一些,她会在上课的时候“不经意间”地偷偷打量莫轻雨,会在别人谈论她时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关于她的所有事,甚至是看到她同不同的人走在一起的时候刻意走得近些,听听她同他们在一起说些什么……
  慕容若水都感觉到自己快着魔了,莫轻雨这三个字,挑起了她少有的好奇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月,她认为自己几乎已经了解了莫轻雨这个人:她知道她喜欢看书,小说、科普、财经、军事、阴阳五行……各种类型的书都有所涉猎;她知道她练太极,每天早自习前晚自习后都会在操场西南角的柳树下演练一遍;她知道她不住在校内,而是在学校东门外的楼内单独租住一间房间;她知道她偶尔会同校长的儿子或者那群小混混在一起吃饭,大多数时候是陪那些弱势群体同学吃饭,很少见她有单独的时候,这说明她在原来班级混得挺不错的;她知道她不喜欢吃青椒,每次吃饭都要将素三鲜中的青椒单独挑出来,而她喜欢吃辣,每顿饭都必不可少;她知道她不太喜欢现有的学校教程,虽然在学习上花的功夫并不多,但是每一门功课都很好,到不了绝顶好的程度,可也没有在七八十个人的班级中下来过前十名,而且,在学校排名中永远在前五十;她知道她其实是个很好的交朋友的对象,大方,待人和善,对谁都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可是,虽然知道莫轻雨这么多事情,她依旧是没有勇气去上前和她搭讪。虽然自从开学的第三个星期莫轻雨已经被任命为班长,之后时间长了混得熟了,大家也都渐渐了解了她,知道她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是个多么可怕的人,有不少同学去套近乎也满心欢喜的回来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不敢去交这个朋友。
  日子就这样在慕容若水的纠结中过去了,转眼间就到了每个月月末放假的日子。
  莫轻雨一向走的都很晚,她班长的责任让她必须“鞠躬尽瘁,死而后己”。在她像往常一样在所有同学走后又检查了一遍窗锁、插座,这才关门落锁走人,此时,整个教学楼中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向门卫老伯打过招呼后,她转到教学楼后的车棚取车。由于天色已晚,本来就背光的车棚此时已经接近昏暗了,可是,她还是在空荡荡的车棚中碰到了除她之外的另一人。
  那个人背对着她,所以只能看到她长长的马尾甩在身后,穿一件灰色的薄外套,正弯着腰捣鼓面前的自行车,似乎是久攻不下,所以显得有点焦躁。
  “同学,需要帮忙吗?”
  莫轻雨本来很不想管的,可是在看到偌大的车棚中只剩自己与她两人、天又晚了的情况后,她还是忍不住出声询问,更何况,自己的车子就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停着,这样的视而不见似乎太恶劣了点儿。
  那个人显然被身后突现的声音吓了一跳,整个身子不由的抖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站起身体转身看向身后的人。
  看清对方的样子的时候,莫轻雨的眼眉不由地向上挑了挑,然后唇角勾起,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对方竟然是慕容若水,那个坚持不懈的探究了自己近两个月的同班女同学。通常只有男生才会过分的注意她,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对自己有那么大好奇心的女生,所以,想不知道这个人也难。
  莫轻雨从来就不是个简单的人,被人盯了近两个月,她也有点好奇对方的意图了,今天在此遇到,那就顺便套套对方的话吧!
  想到这里,她没等对方出声,就径直走上前去,弯下腰查看对方的自行车。
  慕容若水显然也没有料想到来人竟然会是莫轻雨,所以就呆愣在了当场,直到她走近查看她的自行车她才反应过来。
  “是掉链子了,不过链盒太结实了,我也上不上,只能找个人修理了,可是现在天晚了,这里距修车铺又太远,等修理好你也不用回家了。”
  看了一下,她直起身子,冲站在身边的慕容若水说道。
  听了莫轻雨的话,刚刚反应过来的慕容若水忽然就红了脸,是被气的。
  慕容若水明白莫轻雨的话,如果在刚刚发现凭自己根本就上不上链子后,马上推着车去修理铺修理,那现在估计也到修理铺子了。可是外表柔弱内心倔强的她是个不服输的人,倔强到最后,吃亏的却还是自己,这会儿又被莫轻雨暗讽,要是放在平时或者换成是其他人,她敢保证自己会保持一向的淑女风度,轻轻松松地反驳回去,可是面对莫轻雨,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能。
  看看逐渐暗下来的天,忽然,她就觉得很委屈,眼圈一红,差点就要哭出来。这吓了她一跳,什么时候她慕容若水竟这么没出息了,还当着个外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