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门谣 作者:穆荀风

字体:[ ]

 
书名:天门谣
作者:穆荀风
 
文案
 
“家仇国恨在身,你为什么来楚都濮城助我?”
“你跟符蘅是师姐妹,按理说更亲厚,你帮我对付她,可真是无情的很,这又是为何?”
“你的双脚为何残废的呢?需要我替你遍寻名医么?”
如果一切问题都可以轻易回答,何必去抽丝剥茧?
世人皆能说她殷无意双脚残废,唯有楚非欢一人不能。
逆着光见到了是她那一半隐藏在暗影里面残忍的笑意。
其实她也想问:楚非欢,你可记得我曾经的样貌?
 
一个是前朝皇族之后,为爱弃家国之恨而不顾。
一个是楚国长公主,一心谋取天下。
三年后再见,她双腿残废,而她将往事尽忘。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无意,楚非欢 ┃ 配角:封镜,沧蓝 ┃ 其它:亡国,一统,失忆
 
 
  ☆、001
 
  仲夏七月,一片骄阳似火。久经战乱的山河,终于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随着一纸盟约,秦楚以南淮河为界,二分天下。天下百姓欢呼奔号着,唱着和平之歌。而远在天门山上的不咎宫里,不受俗世所侵扰,依然是一派清凉寂静之态。
  “承平二十七年,春。楚世子离入朝,与殷太子弈,不甚恭。殷太子怒起,反为楚世子失手所杀。即日,楚世子逃。天子怒,发兵伐楚,大败。”一阵山风吹起了亭子边的帐幔,露出了面色苍白的素衣女子,她坐在轮椅上,手中拈着一卷书,口中则喃喃念道。“二十多年战乱停歇了,从此天下再无殷天子。”
  书卷从手中滑落,女子复又低低一笑,手拨动着那沉重的轮椅,沿着长长的石阶移动着。那花园里头,鲜花怒放,色彩斑斓,然而等到秋风一起,便都会凋零不是么?美好的东西总是短暂的啊,恨恨地锤了下自己的双腿,那淡漠的眼眸里终究流露出一股子的伤来。
  “小姐小姐,秦都又来信了。”如同黄鹂儿一般清脆的声音,一个绿衫女孩蹦蹦跳跳朝着她所在的方向跑来。接过了女孩手中的淡粉色的信笺,女子向往常一般展开扫了一眼。
  “无意,近来可好?秦楚将互相定下盟约,两不相犯。依我秦国之兵力,败于楚,实在不甘心,不过,总有我大秦一统天下的那一日,那时候我便接你回秦都。符蘅留。”冷笑一声,殷无意手中一用劲,那信笺便化作了齑粉,消散在了风中。
  “小姐,小姐?”小女孩手在殷无意眼前使劲的晃了晃,口中夹带着担忧。她是三年前来到天门山的,知晓的每隔一个月,便会从秦都送来一封信,可每次小姐看后,心情都会很不好。怀揣着少女的心思,猜测是小姐的情郎寄过来的,许是为了不能相见而悲伤吧。只是自家主子的心思向来沉得很,到底是怎么样的,她一个小小的丫环哪里能够猜得透。
  “我要下山,你去把苏扶叫过来。”殷无意冷淡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黄衫儿小丫环离开没多久,殷无意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个配着长剑的黑衣男子,毕恭毕敬的站立在她的身侧。
  “我们去楚都。”殷无意捏起了一瓣落花,在掌心摩挲着许久,展开后,手掌中被染上了一层鲜艳的色泽,她的眼眸是半眯着的,泻出来的神采依然是深沉的,让人难以看透。
  天门山临近南淮河,向北去秦,向南则往楚。山下的小镇子里,依然是破败荒凉,这战争留下来的疮痍,还不知要多少年才能够平复。楚国王都坐落在濮城,距离南淮河不过是四五日的脚程。可殷无意的身子到底是有些不爽利,等她到了那边,已经过去了半月。
  这濮城里面倒是一派繁华盛景,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百姓,还有那四面叫嚣着的小贩。一辆素雅的马车顺着大街前行,在分岔路口又朝右拐了个方向,那边是通往宣城书院的。在这楚都之中,里面的戒备比之一品大臣府还森严。在书院之前,东西两个方向立着两块青石碑文,乃是“下马碑”,文为“文武官员军民人等至此驻轿下马”云云。然而这马车直接无视了碑文,朝前赶去。
  书院门口挡着禁卫,只是看见了从马车里面递送出来的牌子,便立马让开放行。在广阔的院落里,马车终于停下。一只手撩开了帐子,转而又探出了头来。苏扶见状,便弯下了身子,钻入了车厢中,之后便将里面的女子横抱出来。这一番动静,引来了书院里的贵族子弟们的围观,苏扶只是抱着人挺直着身子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哒哒哒的马蹄声响起,楚都中能享受这策马入书院待遇的,除了面前这一位陌生人,还有楚国宣城长公主,毕竟这整座书院都是以宣城的封号来命名的。这位向来傲然冷肃的楚国长公主,此时正利索的翻身下马,看也不看地上跪成一片的人,只是从黑衣男子手中接过了殷无意,仰着头向前头的正堂走去。尽管面有好奇之色,只是再给那些人几个胆子,也不敢跟上去一瞧究竟。
  “你终于肯下山了,除开了画像,第一次看到你的容貌。”楚非欢面上的神情略有些柔化,拨弄着手中的茶盏,她的眼睫下垂,淡声说道。
  “宣城公主多次相邀,我怎么能不下山来。”第一次,呵。殷无意心中一痛,面上却是掀起了嘲讽的一笑。
  楚非欢这个人比之符蘅,可更是有几分能耐。当年的世子楚离,逃离国都,后带兵抵御天子的军队。楚离确实有雄霸一方的大才,可是他的儿子没有。战乱还没有平息,楚离便病逝,秦军趁楚国国丧日偷袭,却被这宣城公主领兵痛击损失惨重。秦国比起楚国,确实要强上一些。然而又能如何?看如今这二分天下的局面,可都是这位公主硬生生的扭转过来的。
  “殷姑娘腿脚不便,倒也真是麻烦了。”楚非欢面上的笑容不达眼底,眸光已经不知道上下打量这殷无意多少回了。“只是不知姑娘这腿是如何伤的?可需广招神医为姑娘医治否?”
  “不必了。”只有殷无意自己才知道费了多大的心思才能够把那滔天的情绪给强压下去,指甲深深地钻入了掌心,眸光如同一道冷峭的剑刃,逼在了楚非欢的身上。
  “我很好奇,明明殷朝因我楚国而亡,为何作为殷王室遗裔的你,愿意帮我楚国,而不是秦国?再者殷姑娘你跟秦国三公主符蘅是师姐妹吧?这般无情是为何?”楚非欢猛地站起身,逼近了殷无意,在她的耳畔轻轻地说了一声。
  这般无情可是为何?心头冷笑,要不是腿脚不便,她早就站起身来。死死地盯着楚非欢,殷无意的眸中终于转回了一片死寂。
 
  ☆、002
 
  宣城书院,位于楚都濮城的中心地带,建起来不过五六年光景,却已经享誉楚国,楚国新一任的臣子,可都是从这宣城书院里面出来的。原本建书院便是宣城公主的旨意,连名字都是按照她的名头来。在这宣城书院之中,可没有门第之见,而且比之其他书院更多了一个女子学院,一些官宦家的小姐,也可在这书院中学习。
  园子里,百花怒放,殷无意坐在了池头,手中的食物碎屑一点点的投入了池子中,看着那些欢快游动的锦鲤,她的面上浮现了一丝笑意,眸中又有几分的艳羡,直到身后的声音响了起来,她才敛住了所有的神思。
  “主子,符三公主已经知晓您来到楚都了。”一身黑衣的苏扶站在殷无意的身后,小心翼翼地说道。他对这位双腿残废了的主子惧心可不少于从前,虽然这位面上总是淡淡的,可那手段,却令人忍不住颤抖,在这乱世之中生存了下来,还成为了秦楚两国公主的座上宾,没有一点儿能耐是不成的。
  “不必管她。”殷无意懒懒地应了一声,转过身看着苏扶那拘谨恭敬的面庞。“苏扶,你跟着我很久了吧,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楚都吗?”
  “是为了国仇家恨?”苏扶回答道,他知道殷无意的身份,在二十几年前,殷氏并没有被诸侯国的兵马灭尽,至少,逃开的便有天子早些年便与人私奔的长公主,而她所生下的女儿,便是殷无意。做为殷王室最后的血脉,那些蠢蠢欲动的想要复国,亦或是借着这理由想要夺得天下的人,无不对她趋之若鹜。可最后,这些人要不是彻底地降服,便是化作天门山脚的一抔黄土。
  “苏扶,说出你心里真正所想的,不要敷衍我。”殷无意的声音冷下来些许。
  “是……为了宣城殿下?”苏扶顿了顿,最后才说出了心中的念头,有一段尘封的往事,他只知道些许,然而他也明白,那一切之于殷无意,是多么的重要。在很久以前,他以为殷无意最在乎的人当属秦三公主,后来才知道是大错特错。
  殷无意沉默了,眼神从苏扶的身上挪开,滑动着轮椅,捏起了一瓣花凑在了鼻尖,深吸了一口气,她的脸上泛起了笑容,说道:“苏扶,你回天门山去吧,这里我一个人就足够了。我会同你们联系的。”
  “是。”对于殷无意的吩咐,苏扶永远只有肯定的应答声。
  消失的苏扶就像是从没有出现过一般,殷无意瞧了瞧自己的指尖,微微有些泛红,怕是被那花瓣沾染的。缓慢地挪动着轮椅,沿着青石小路。夕阳的光芒铺满了这路径,平添了几分昏黄之色。这园子里初始时候是寂静的,只是在一群人走过来时候,忽然地热闹了起来。已经到了凉亭边,殷无意停下了动作,微仰着头看着那不远处一脸骄纵之色的绿衣女子。
  “这是楚相封凛家的嫡女。”耳旁忽然出现了一道声音,一个白衣女子一个翻身从不远处的树上跃了下来,她的手中提着一个酒壶,散发着醇厚的香味。眸光水漾有些迷蒙,俊秀的面庞微红,应是被酒意渲染的。“一个大臣的千金自然不怎么样,可这封敏可是宣城公主心爱之人,这在书院里,或者说在这楚国,宣城公主才是天,谁敢得罪那位殿下宠爱的人呢。”
  见殷无意没有答话,那人无趣地撇了撇嘴,灌了一口酒,好奇地问道:“你不是从那天门山上来的吗?对这隐秘之事应当不晓得才对,怎么听闻宣城殿下跟那位的事情,你一点也不惊讶?”低头瞧了瞧那一地的落叶,耳畔的风似乎多了一股子劲道,女子轻声一笑:“看来你也不像表面中那么淡然呀。说起那位殿下,你在乎了,不是么?”
  “你是谁?”殷无意冷声问道。
  “我嘛……自然是……”还没有等白衣女子回答,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怒气沉沉的吼叫。
  “封镜!你又跑这里喝酒!要是被夫子知道了,你这不是丢我封家的脸吗!”尖利的夹带着怒气的声音是从那个绿衣女子口中传出来的,此时此刻她的面容有些狰狞,抛下了尾随在身后的人,提着裙角快步地朝着这边跑来。她的眸子里面喷着切切实实的火气,甚至还夹带着一丝鄙夷与嫌恶。
  “虽然我姓封,可我不是封家人呢。”封镜无所谓的撇了撇嘴角,笑睨着那赶过来的女子,手中微微有所动作。至少在殷无意眼中,她看到了封镜手中一颗小石子弹射出去打在了封敏的膝盖上,然而这可怜的绿衣女子便猛地扑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吃痛的呼喊。
  到底是娇弱的女子,跌在了地上,眸子瞬间染红。那些个尾随着她的官家小姐,赶忙过来将她扶起,面上神情怪异,想要发笑却始终不敢出声来。封镜瞧着她的模样,有些恶劣的摸了摸下巴,踉跄着步子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道:“沧蓝夫子和殿下一起出去了呢?封敏你要向谁告状?”
  “是吗?”一声轻飘飘的话语传来,回头一看,一道水蓝色的身影站在那里不知道有多久了。风吹动那人的长发,看不清楚面容。听到了这声音,几乎所有人都怔愣住,尤其是那叫做封镜的女子。就像是一阵风掠过,人已经消失不见,唯有空气中酝酿着的酒气昭示着曾经有人来过。
  “喂,你是谁!”那蓝衣女子没有走过来的迹象。封敏从地上起来,衣裳仍旧沾染了些许尘土,又想到了自己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这回事,面色涨的通红。自己身边的姐妹们不好斥责,那始终坐在那里,面上云淡风轻的殷无意,倒是成了她的发泄口。轻蔑一笑,她走向前,“原来是个瘸子呀?呵呵,这宣城书院是什么地方,也是你能进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