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成凰(GL) 作者:纱叶

字体:[ ]

 
 
文案
 
上一辈子她被未婚夫亲手灌下断肠毒酒,临死前却听到那个女人大喊了一声“不要杀她”,青梅竹马二十载,不敌相识六年情,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重生后,她终于懂了,她最错的就是不曾带眼识人,把全副身家都给了一匹白眼狼,重活一次,她要把那个男人的一切都夺走,包括那个舍命救过她的女人!
 
这是一个傻白甜未婚妻以及劳苦功高女军师的故事。
 
军师X傻白甜,西皮不逆。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云儿,张秀 ┃ 配角:龙翔 ┃ 其它:女扮男装
 
 
==================
 
☆、第1章 傻白甜是笨死的
 
  庭中落叶飘散,一眼望去,竟是满目苍夷。
  这已是二十天了,自从她宣太医进宫后,第二十天了,他一直没有过来看她,她知道,皇朝初定,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办的,她也知道他很忙碌,她都知道,可是为什么不来看她呢?
  “小姐,药好了,赶紧吃药吧。”丫鬟杜鹃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她哀戚地转过头,见那黑漆漆的汤药便油然生出一股反感,“呕。”
  “小姐,你又反胃了吗?”杜鹃急忙上前,伸手轻拍她的肩膀,动作娴熟,仿佛已经做过许多次。
  “拿走吧,我不愿喝。”她撇过了头。
  “小姐,你这又是何苦,皇上他日理万机,就算小姐你病重了,皇上又怎么可能知道。”杜鹃一急,也顾不上尊卑道。
  她又怎么能不知,那个男人把她困在这里,存的是什么心思,只是青梅竹马二十载,她不愿意用这种心思揣测他。
  见她不说话,杜鹃叹了一口气,“小姐,月底便是封后大典了,为了那一天,你也要振作起来啊!”
  “你觉得我还能当上皇后吗?”她的声音幽幽的在小屋中飘荡着。
  杜鹃心里一惊,她主子现在只是吊着命,若是失了这个念头,那还得了,“小姐!你会的!姓龙的能有今天全仰仗我们凤家,他不敢的,他绝不敢干这种过河抽板的事情!”
  过河抽板吗?她嘴角微动,双目却透出了复杂的光芒,“那么,张秀呢?”
  “张……张小姐她……”杜鹃踟蹰了下,犹豫地说着,“小姐,不要怪杜鹃僭越,杜鹃只是觉得张小姐不愿入这后宫。”
  她苦涩一笑,“不入也由不得她了。”张秀那个女人救过她的性命,所以对于这个女人她感觉很复杂,一方面张秀夺走了翔哥哥的注意力,另一方面这六年张秀劳苦功高,可以说龙翔之所以能登基,全靠张秀一手策划。
  “小姐,其实刚刚杜鹃遇到了张小姐,张小姐她说她会劝皇上过来的,她说她希望小姐不要恨她,她只是身不由己,而且皇上宠上了丽妃,她见过皇上的次数也不过三次而已。”杜鹃咬了咬牙,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她的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暖意,还好,还好她的救命恩人不是阴险小人,她感觉到了一股慰藉,至于身不由己,她信,从张秀卸下军师一职开始,张秀的一切都由不得她自己了,功高震主,向来如此。她苦笑了下,明明不该这样去想翔哥哥,可是她没有办法,这二十天仿佛给了她一个新生的机会,让她在静谧处把他们相处的每一个瞬间都细细回想了一遍,一开始,她可以安慰自己说那是因为龙翔事务繁忙,可是连看都不看她,把她困在这宫中最偏僻的小院中,别说皇后了,连官女子该有的待遇都没有,仿若冷宫,不,就连冷宫门外都有侍卫看守,而她的院外,谁都没有,只有走远了,才会被其他地方的侍卫给赶回来,对,是赶回来,不是请回来,封后?她其实已经没有期盼了,只是希望龙翔他看在他们凤家出力颇多的份上,优待他们的族人。
  不知不觉又过了五日,离月底也就只有五天了,几天前下过一场雨,门外的地面泥泞不堪,屋子里,杜鹃一声不吭地持着笤帚打扫这地面,而她依旧倚在窗前,双目没有焦点。
  蓦然间,院前传来一片嘈杂声,当那个明黄的身影出现在门前的时候,她不由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翔哥哥!”她从椅上站起,冲到他身前,双眼不自觉便红了,声音里透出了一股委屈。
  龙翔却连眼尾都没动,只是挥了挥手,边上的太监便递上了托盘,托盘中有一只小巧的鎏金双耳杯,太监躬身托着,一声不吭。
  仿佛晨鼓敲打在心头,她震惊地倒退了一步,甚至不需要去想,她便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她的声音里有隐约带着哭腔和一丝些微了然。
  龙翔挥袖,躲过了她的手,他背着她,身体不动分毫。
  “翔哥哥,我只是想死得明白一点。”她哀婉地诉说着。
  “丽妃有孕。”龙翔冷漠地说着。
  然而,她与他相识二十载,却能从这语调中听出了一丝欣喜若狂,龙翔登基不过二十余天,这丽妃有孕怎么也得是一月了……“恭喜翔哥哥,不知丽妃姐姐……云儿可认识吗?云儿真的很想亲自当面恭喜她呢。”她状若天真地说着,欣喜不已。
  “丽妃……她是瑾儿。”龙翔仿佛陷入了旧梦中,那梦里有他,有云儿,有张秀,有瑾儿……他的一生挚爱。
  瑾儿?居然是她!云儿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她从未防过任何一个人,皆因为龙翔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女人,他曾对她许诺终身只有她一人,却原来她最大的威胁一直跟在他身边,瑾儿,是龙翔的贴身侍女,那个明明是侍女却过得仿佛娇小姐一般的女人!原来,她不过是龙翔的挡箭牌,张秀不过是被龙翔利用,见她们斗不起来,龙翔却不愿意忍了呢,可是她不甘心喝这毒酒,绝不甘心!
  “翔哥哥,还记得当初你欠了我父亲一个人情吗?”云儿不愿拐弯抹角,既然对方要她性命,她何必顾他面子。
  龙翔闻言,当即转过身来,双目射出仇恨的视线,“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吗?”他薄唇噙笑,“我最恨就是你们凤家挟恩望报的样子,我压根就没有要你爹救我,他死了活该!还有!我告诉你,你放心,看在我们认识二十年的份上,你死了之后我会把你的族人送下去陪你!让你永不寂寞!”
  “龙翔,你不是人!”龙翔怎么对她都可以,可是听着自己父亲为救他而死却被说成是活该的时候,她再也受不了了。
  “小姐!啊!”杜鹃只来得及发出仓促的声音,便没了声息。
  刚刚发生了什么,云儿懵了一下,就看见杜鹃残破的声音倒在了墙角……她想起来了,她刚刚扑了过去,龙翔条件反射伸腿要踢,却踢在了忠心护主的杜鹃身上了。
  “哼,便宜你了,死前还有人给你引路。”龙翔抬起脚,边上的太监连弯身用衣袖给他擦除脚上的血迹。
  “杜鹃!”云儿眼泪哗哗地落着,悔不当初啊悔不当初。
  “旺财,掰开她的嘴!”龙翔嫌恶地说着,然后拿起了那瓶酒,“你放心,我这就送你下去跟你爹娘团聚!”
  毒酒入喉的时候,云儿远远地听到了一声厉喝,“住手!龙翔你赶紧住手!”那是张秀的声音。
  “张秀,我告诉过你,让你不要多管闲事的!”
  “你为什么要杀她,我说过不可以杀她的!你居然毁诺!”张秀的声音听起来气急败坏。
  她感觉到有人摇晃着自己的身体,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2章 傻白甜重生了
 
  凤云儿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噩梦,一个永远都不会醒来的噩梦,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当她睁眼的时候却看到了她童年时候的定国侯府的床梁?
  “小姐,今天怎么那么早起了?”一名妇人探头往屋子里瞧了瞧,忙走进来道。
  “奶娘?”凤云儿一怔,奶娘周氏不是在大历25年的时候,被龙翔冠以偷盗之名杖毙了吗?她这是到了地府?
  “小姐,你怎么了?别吓奴婢!”周氏也才不过二十岁,五年前生养了第一个孩子后便被凤家找来了,后来便留在了凤家,贴身照顾凤家的宝贝凤云儿。
  “……”周氏的手腕是温的,她不是鬼,那么……凤云儿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却没有抓住,但她脸上却和缓了下来,慢条斯理地安抚着周氏,“奶娘,云儿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
  “那就好,你快吓死奴婢了。”周氏舒了一口气,拍了拍心口,她家小姐可是凤家的宝贝,若是出了什么事,别说凤家不放过她,她自己也过不了自己那关,毕竟是自己从小奶大的孩子啊。
  这个时候,另有大丫鬟上来,把一盆净水放到了床边架上,凤云儿不着痕迹地看着这个丫鬟一眼,然后收回了眼神,由着周氏给自己擦脸,闭目的瞬间,她终于确信了自己回到了过去。
  那个大丫鬟凤云儿并不记得名字了,但她记得这个丫鬟在她的父亲出征前便已经爬床了,之后凤父死亡的消息传来的时候,这个丫鬟才挺着个肚子站了出来,因为当时族中大会,所以就算凤母气得七窍生烟,都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个凤父的遗腹子,后来,孩子出生之后,这丫鬟就去世了,那孩子便是凤云儿的弟弟凤明,那个时候凤云儿孩子性不记事,所以便把这个孩子当做了自己的嫡亲弟弟来照顾,谁料到这个弟弟居然跟龙翔越混越熟,成为龙翔手下第一大将,更因为这孩子把一个青楼女子给带回家,扬言要娶为正妻,而把凤母给气死了,现在看来,凤明应该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不然那个青楼女子又怎么会与这个大丫鬟长得八分相似。
  简单的梳洗打扮过后,凤云儿便带着奶娘还有身后四个丫鬟前往母亲院内正堂走去,才跨过门槛,凤云儿便如**燕归巢一样扑进了母亲何柔珊的怀抱,这一年,凤云儿虚岁五岁。
  何柔珊是大户人家的女儿,断的是弱柳扶风的身姿却配了雷厉风行的性格,二者夹糅出一种独特的只属于她的气质,导致了凤父凤阳平对她的深爱,二人成婚十载恩爱如初,从未有过第三人插|入其中,世人皆说何氏嫁得好,又怎知未来何氏在凤父死后孤身一人把这偌大个凤家撑起,早已败坏了身体,不过三十岁便白了一头秀发的凄苦。
  “娘的小乖乖,怎么一大早就哭鼻子了呢。”何氏点了点凤云儿的鼻尖,戏谑地开口道。
  她竟是哭了吗?凤云儿吸了吸鼻子,扁了扁嘴道,“娘亲,人家做噩梦了,讨厌。”说着,她钻进了母亲的怀抱,死劲地蹭了蹭,反正她现在还小,想起上一辈子父亲死后再也不会笑的母亲,想起那个时候被教导的如同小大人一样的自己,凤云儿心中不由一痛,不会了,这些都过去了,现在会好起来的。
  “乖,没事,梦都是与现实相反的,所以不用担心。”何氏抚摸着凤云儿的头顶,轻轻哼了一首曲子安抚她。
  听到这曲子,凤云儿鼻子又是一酸,多久了?她多久没听到这曲子了,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她只在她发烧地糊里糊涂的那一次听过,再然后就没有听过了,她勉强自己定下神来,扬起了小脸,撒娇问道,“娘,爹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爹爹。”
  “云儿乖,爹还有一个月便会回来了。”何氏温柔地抱了抱女儿,脸上写满了对夫婿的思恋。
  凤云儿看着这样的母亲却想起了族会时候,知晓丫鬟腹中胎儿时她伤心欲绝的脸,凤云儿隐在母亲怀里的脸扭曲了一下,不能,决不能让母亲伤心难过!“娘,那让爹爹先扔下那些叔叔们嘛!很快就是娘的生辰了,他必须回来跟娘过!”凤云儿霸道地说道。
  何氏“噗嗤”一下笑了,嗔了一句“你个小丫头。”却没把女儿的童真话语放在心上,她知道凤家万众瞩目,任何出格的事情都是不允许的。“好了,用早膳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