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同人)红楼之天下为棋 作者:孤苏九

字体:[ ]

 
 
 
书名:红楼之天下为棋
作者:孤苏九
 
为何女子便只能为男子的附庸,她偏偏不信那个邪!
这是一个彪悍的妹子带领(“教坏”)一众妹子变得彪悍的道路。
这是一个倒霉公主被女主选中篡位,并且篡位成功的故事。
苏文,爽文,无逻辑,主要走篡权强国路线,前面有一定宅斗情节。
黑林海,黑贾家,不黑贾敏,不黑钗黛,因为黛玉是女主,难免有偏向。略百合向。注:黛玉被穿
 
内容标签:古典名著 红楼梦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黛玉 ┃ 配角:沐雅,薛宝钗 ┃ 其它:夺权
 
 
 
 
☆、人间最苦是别离
 
?  她默然听着父亲所谓的苦衷,什么丧父长女不娶,什么为父照护不周。心里有些讽刺,这便是她的好父亲,女儿在她心中不过棋子的地位。面上却一派不舍,依依惜别不忍老父的样子。意识与现实分割成两部分,她冷静地分析着一切因素,寻求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终究是要离开的,她该庆幸她非原本的黛玉了,否则该是多么悲剧。人人都在算计,她在夹缝中生存。父女之恩,今日了断。她将那一点愧疚抹去。踏上京城的那刻起,这番因果也可了结了。她替他为人质,从此恩义两清,不必在顾虑。只是贾敏,想着便有些叹息,她是一个好母亲,到底是她对不起她。她真心以待的女儿早已换成了她这个沧桑太多的灵魂。可这世界,哪能种种皆如人意。
  水路波折,常常受风的影响。好在赶上了顺风之时,一路清闲。却也在船上的逼兀空间里呆了两月有余,若非她本是清冷地性子,也耐不住这漫漫长途。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尤其是对贾琏,这实在枯燥乏味。每每靠岸便要风流一阵。黛玉捏着黑色的棋子,想着近日得知的关于贾家的消息,对贾家有了个模糊的了解,不堪大用。
  及至京城,已是初冬了。不同于南方的绵软,北方的冬风声凛冽,一派肃冷。黛玉早早裹了厚重的衣衫,她的畏冷承袭贾敏,明明是在北方长大的人却偏偏俱冷的母亲。无论日后是如何的风姿出众,此时的黛玉年纪尚幼还裹着厚厚的衣服,怎么也只能说是可爱,再无其他怎样倾城的颜色。
  下了船,便上了贾府早已等待在那里的轿子。行行走走,到了荣国府。黛玉从车帘缝往外看,西角门悄然开着,没有大的声息。于整个荣国府,仿佛一张择人而噬的嘴,吞没着、诱引着,将一切葬送在这座华丽的大宅。果然是不重视啊,黛玉心里默默记了一笔,面上却未表现出分毫,一派纯真稚子的懵懂。但有些东西已经不可挽回。刚下轿,便被几个年纪不大的丫鬟迎上,带去了贾母处。黛玉身边并没有带多少人,一个王嬷嬷,一个雪雁,一个春纤。委实算得上寒酸,对于贾府来说。黛玉甚至能感觉出那种轻视,脸上便浅浅笑了起来,喏,果然是愚蠢。
  众人簇拥在中间的白发慈蔼的老人家,穿着一身华服坐在椅子上。黛玉上前老老实实行礼,贾母拥着黛玉,“吾之诸子女,最疼汝母,谁知就这样去了。”声音悲切,情感真挚。既然哀伤,连整个屋里的人都穿得花枝招展,连戏都做不全!其实对于贾家,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满,只是有些可惜了贾敏,心心念念的娘家便是这样对待她的。黛玉便也垂泪,此时已褪下了外套的女孩,方显出袅袅身姿,纵然还是年幼,却已可以看出日后的美貌了。两人相对哭泣,好不悲切,许久方有人上前劝,两人止泪。“玉儿可识字?”贾母寒暄,仿佛有多关心她似的。“刚读了《诗经》”黛玉回答。贾母脸上依旧慈爱,没有对这有什么情绪。又介绍诸位姐妹与她相识,黛玉一一见过。
  “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个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的女子被簇拥着进来。
  黛玉起身拜见,那人便来着她仔细打量,“天下真有这样标志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可怜我那姑妈,怎么就这么去了。”说着,便拿帕子拭泪,唱作俱佳。黛玉低下头,也拿手帕挡住脸,仿佛哭泣。果然是个八面玲珑之人,既讨好了贾母,又表达了对自己的关心。只是这世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哪有这样的好事。若她真是懵懂稚儿,便真的会为这话感动,觉得外祖母家对自己真真是万分期待。可她不是,那只有话里能感到的真情,又怎能打动她。“我才止住泪,你又来招我。”贾母笑骂。王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又劝慰了黛玉几句。黛玉抬头,泪眼微蒙,令人怜爱。这具身体的魅力在此更添了几分,连身为女子的王熙凤也不由添了点怜惜。看到了她的表情,她虽有些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又有一些郁闷。世上女子都有最适合自己的神态装扮,而她竟然是最适合哭泣。这简直刷新了她的三观。眼下里这倒是合适,黛玉便也不扭捏。人人都在演戏,端看谁演得更好。
  一直面上和蔼可亲,手里捏着一串佛珠的王夫人这时开口,“月钱放过了不曾?”王熙凤回话,“月钱放过了,只是未曾找到太太您说的缎子。”王夫人道:“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妹妹裁剪几身合体的衣服,不要忘记了。”黛玉心里一冷,面上懵懂道:“谢过二舅母了,可是黛玉正在守孝,家里赶了不少素色的衣服,很不必二舅母操劳。”理所当然,全然童稚,话里尽是孩童的天真。却是回绝了的同时,暗讽了贾家得知自己母亲逝世,在自己面前穿得花红柳绿的事实。王夫人被人扫了面子自然不开心,眼看着就要发作出来,却在贾母冷冷的一眼警示中压抑下来。贾母听了这句话,心里也是一惊,黛玉是在暗示什么,可看着黛玉一团孩子气的模样,又觉得自己多心。
  黛玉下午拜访了两位舅舅,两位皆没有见到,更被王夫人敲打了一番。表面听起来是对自己儿子的责备,实则是高高在上,叫她不要接近她的宝贝儿子。黛玉在没有人看见的角落,玩味一笑,又去了老夫人屋里。
  用晚膳的时候,黛玉才见到了这个凤凰蛋,果然生得一副好相貌,一看便是多情的种子。“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黛玉嘴角微抽,这位表哥还真是真诚,“亲戚之间,难免相似。”宝玉也不多想,只为了将有这样一个天仙一样的妹妹而开心,又问道:“妹妹可曾读书?”“读了几本书,略识几个字。”黛玉淡淡道。宝玉又问她的名字,黛玉告诉了。宝玉又想问她表字,黛玉突然一笑,“父亲已为我备下,只是年纪未到未告诉我。”宝玉听她这样说自然没有再想给她取字,转而问她是否有玉。黛玉心里愈发不耐,“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谁家里没有几块玉的。”突然不想作戏下去了,堪堪忍住,压下这个念头。宝玉讪讪。一时有些尴尬,王夫人的眼都厉了几分,贾母也隐约有些不满。还是王熙凤调解了一下气氛。
  当下又有奶娘来请问黛玉房舍。贾母说:“便安置在我暖阁碧纱橱那里吧。”黛玉眨眼,“外祖母,这样不好吧。我有重孝在身,实在不敢唐突了长辈。”贾母不愧是贾母,怎么可能就这么听了黛玉的话,“小孩子家家的,哪里有这么多顾忌,我是你亲外祖母,有什么好害羞的。”轻描淡写便将黛玉的拒绝归为了害羞,避过了重孝在身这一点。黛玉又怎能如她所愿,“我亦不舍外祖母,可是更不敢过了晦气给您,恁一定要体谅外孙女的孝心。”就是不肯应下。“玉儿果然孝顺,也不枉我疼汝母一场。”贾母笑得欣慰,心里却愈发不满。黛玉权当未察觉她的不满,只是脸微微红了,仿佛害羞,“是父亲教导得好。”将这推给了远走扬州的林海,反正她也不会向他求证,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事也只敢趁着自己年纪小不懂事混过去。果然贾母听了,将怒气与不满转给了林海。一个5岁大的孩子哪里懂这么多,都是林海教的,也太看不起自己家了。“那玉儿今晚……”贾母话还未完,黛玉接过了话,“我观二姐姐为人和蔼,我也想和她亲近。”脸上更红,有些害羞。“这样也好,你们可要好好相处。”贾母同意。“是。”迎春和黛玉应道。
  ?
 
☆、陌上人家惜春雨
 
?  这是黛玉在京城过的第一个春天。年关已过,万物回暖,空气中尤带着些许寒凉。她刚在贾母房里请了安,辞别了屋里的人。带着一个小丫鬟,出了门。
  虽已是春日,她却仍裹着不算薄的衣物。一路走来,不紧不慢,间或有飞鸟经过,倒是悠然得很。她已经离开了迎春那里,单独住了一个小院子。不算太大,地方也有些偏僻。但有一个好处,方便出贾府,且清净。王夫人自然是乐意她住的越偏远越好,最好和宝玉没有任何联系。贾母却是有些不满的,黛玉离她愈发疏远了。连她赏的丫鬟鹦哥也没有收,实在是太不给她的面子。便想着远着点也好,待黛玉受了委屈,自然会求道自己面前。谁知她倒是安然的很,一点也没有求助的意向。
  黛玉却是没有管贾母如何,这府上虽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好,但府里的几个姑娘却是好的。若是好好引导,倒是可以为自己的后来做打算。便有意去结交了三个姑娘,可惜探春把握在看自己不顺眼的王夫人手里,自然不会与自己太亲近。迎春,惜春却是很好。迎春性子太软,但下棋下的着实不错,心里也是有些沟壑的,便向谋士方面引导。惜春孤僻,一手好画,且看事情看得通透,更是人才一个。探春虽敏,却到底过刚易折,而且既然不能为自己所用,她自然不会去费什么心思。这世上很多女子远比男子聪颖,只是受限于后宅,眼界不够宽广。那便从这里隐隐约约引导,挑起对这不公平的世界的不满。养成萝莉什么的,想想也是有些激动呢?论完全忽略自己也是个萝莉怎么办?
  至于宝玉,她一开始便没有放在眼里。先不说他是个男的,就他那个性,他那溺爱他的祖母、母亲,也不被黛玉看中。作为一个有抱负的穿越者,她才不会将这内宅放在心里。所以这才是贾母,王夫人老师屡屡受挫的原因吗?不在同一个剧本,怎么交流!因着不放在心上,表现得便很轻慢,当然外人看着便是孤傲。明明不是正牌的小姐,架子端的比谁都高,这也是探春不喜欢黛玉的原因。迎春本来便不在意这些,又与黛玉交好,清楚她的为人,更是淡定。而惜春本来便孤僻,又敬佩黛玉才能,这些俗事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于是贾府已经悄然的分化成了两部。宝玉探春偶尔来客居的湘云,以及日后会到来的宝钗一队。黛玉迎春惜春一队。表面看起来是宝玉他们更占上风,毕竟有受宠的宝玉。但实际上他们完全被黛玉藐视过去了。这些他们当然不知,这里也不多说。
  便来说说养成事件的进行,惜春果然如黛玉所料是个人才。她年纪尚幼,半点未受这封建礼教污染。想法虽然有些尖锐,但完全跳出了这个时代的常规思维,简直令黛玉惊喜。发表点自己的看法,说些可行性的小方法,便拐偏了小惜春。惜春的大丫环是个老实的姑娘,完全不知道黛玉的险恶用心,更不会告发或是到处乱说什么的。司棋则是比她家姑娘要强硬得多,但一心护主,自己也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人,再加上眼界不高,没有看清黛玉带来的后果,也顺其自然了。迎春本人,其实也是相当聪颖的人,因为知道自己不得宠,又是那样的性子,便这么平淡得呆了下去。如果没有遇到黛玉,或许便一直这么下去了。可再怎样温顺的人,心中都会有压抑的存在。于是温顺,压抑得越厉害,那爆发便越发惊人。不过迎春倒是不属于这类,她是真的本性温顺。但不满是有的,黛玉需要做的是挑动这些不满。为什么同为贾家血脉,她便是毫无存在感?凭什么自己便要被当作宠物逗趣一般留在贾母膝下?她真的不怨吗?只是知道无能为力,认命罢了。可若是给她一个转机呢?迎春变了,黛玉知道,惜春也知道,只是这贾府的人不知道。她仿佛仍是那个不喜不怒的二木头,可是从认命变得通透,她的眼界早已超过这府上太多人,但不会有另外的人知道。谁会关心一个二木头呢?
  这日一场春雨过后,三人又在黛玉的屋里说些话,做些事。迎春惜春不知道为什么黛玉这里仿佛永远惊奇的东西是从何处来的,只以为是扬州的林姑父送来的,也不多问。黛玉很满意两人的行为,她常常带一些看起来颇有些大胆的书藏在屋子里。她的小院落被管得井井有条,一只苍蝇也不能飞进。雪雁、春纤跟随她许久,自然知道自己姑娘的不同。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虽然有些夸张,到底是有些道理的。黛玉想要她们明白的是书中传达的理论思路,带来的书或有些游记,或为大家之言,或为激进的学子所著。传达出来的大多是不古板的,黛玉可不想教出一个老学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