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破茧(gl)+番外 作者:书自清

字体:[ ]

 
 
 
书名:破茧(gl)
作者:书自清
 
一切的苦难
都是为了让我们破茧成蝶
 
看文注意:
1、本文是短篇小说,会在20章以内完结
2、本故事灵感来源于现实生活中的真人真事,小书有感而发将其写下来,前期可能会有些灰暗压抑,但后期是甜蜜的,结局是美好的。
3、本故事并不是一个纯洁美好的故事,请精神洁癖的童鞋千万慎入。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凡,林依 ┃ 配角:杜如珍,张裕成,林母 ┃ 其它:心路历程
 
 
 
☆、楔子
 
  我说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爱上她的。
  也无法形容现在的自己有多么的爱她。
  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样深刻地爱一个人。
  爱一个女人。
  曾经的我是一个坚定的异性恋者。
  我对同志嗤之以鼻。
  然而我的一生都将无法逃离这个特殊的人群。
  我被欺骗。
  被玩弄。
  被迫害。
  而我只能忍气吞声,甚至于没有勇气逃离。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恨透了同志。
  恨不得提刀,杀了这世上所有的异类。
  但那只是我脑海中的臆想,我为我的懦弱胆小而悲哀。
  我最终选择的是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是我没能成功。
  因为她的到来。
  她就像光,驱散了笼罩我的那浓重深沉的阴暗。
  我爱她。
  爱她抱着我时的温柔。
  爱她哄我入睡时的歌声。
  爱她像对待一个孩子般宠爱我。
  爱她说那句“和我一起走下去”时的坚定不移。
  爱她偶尔脆弱时,低垂的眉眼。
  爱她痛苦心伤时,指间的香烟。
  爱她一切的一切。
  我爱她,但我从没想过我会这样的爱她。
  我想,这就是我的劫。
  曾经的我,是一只脆弱的毛毛虫。
  软怯、易碎又浑身带刺。
  这世间有太多的苦难,让我难以承受。
  于是我吐出一圈一圈的丝,将自己紧紧束缚。
  我以为我将这样沉沦下去。
  却没想到,蜕变就从那一刻开始。
  她是那冥冥中生命的力量。
  她促使我在艰难中挣扎,挣脱困苦。
  她赋予我一双翅膀,那翅膀美丽又坚强。
  她引领我破开枷锁束缚,破开那厚厚积灰的茧。
  化蝶!振翅!高飞!
  我爱她,胜过爱自己的生命。
  我从没想过我会那么爱她。
  但那又如何,这就是生活。
  ——林依 2015.6.28
  
 
☆、第一章
 
  我自小就不大喜爱酒精,虽说小时候因为体弱,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日都会喝下二两高度二锅头作为中药的药引,从而锻炼出了一身好酒量。我依旧讨厌那冲脑的感觉,我需要无时无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注意自己的言行。
  今日我又来到了一个以酒精为主题的聚会上,陪着同事们欢闹了一阵后,我不出意外地被灌下了不少酒,幸亏我的神智尚算清醒,我打算上天台吹吹风。
  这里是S市市中心很出名的一幢高楼建筑,一到四楼是大商场,再往上是写字楼。顶层则是美食城,除了餐馆,还有KTV、夜店和酒吧。
  S市是一个繁华无匹的大都会,身处其间,很容易沉迷。我清楚地认识到,我需要保持一些外人看来极为幼稚的坚持,如此,我才不会丧失自我。然而这并不容易做到,因而我时常感到孤独。
  孤独的时候,我会抽烟。我知道这是个坏习惯,这也是我唯一的坏习惯。我将手里拿着的长款黑色呢子大衣穿上身,身上的白色衬衫显得有些紧,使得我的手臂有些伸展不开。我抖了抖肩膀,感受到了呢子大衣的重量,心底莫名涌起一股安全感。我走到楼梯口,一路向上走,这里本就是顶层,再往上,就是天台。那里一般不开放,大门紧闭,不过今日我的运气不错,走过楼梯间拐角,我感受到了外面的冷空气,那扇门开了。我掏出烟,点燃,叼着烟从口袋里摸出皮手套戴上,再夹下口中的香烟,深深吐口气。
  我走出了天台门,暮秋十一月的寒风吹在脸上,吹散了我的酒气。我感受到一阵眩晕,靠着天台建筑的墙壁,默默吸烟。或许是酒精和夜晚的作用,我又开始多愁善感起来。脑子里多是些莫名其妙涌出的回忆,使得我有些想笑。实际上我确实那么做了,我想我的唇角此刻应该是弯着的。
  我是一个相当另类的女人,当然,你也可以轻易地把我归类入女强人、女汉子,甚至于女疯子这类标签之中。但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哪一类女人。
  我有一个简单又顺耳的名字——顾凡,父母亲希望我平平凡凡就好,但我或许天生就不属于平凡的命运。小的时候我是个身体很弱的孩子,三天两头生病,让父母亲很担心。他们找了很多的办法让我强健身体,比如之前提过的,让我吃中药。实际上那并不是全无作用的,至少我现在的酒量还算不错。
  但真正使我摆脱体弱多病的原因还是源于开始习武,实际上我的父母亲很不喜欢我去习武。在他们的传统观念里,女孩子习武是一件很不成体统的事情。但健康大过一切,试了所有办法都没有作用之下,他们迫于无奈,将我送去习武。
  习武很有成效,我或许天生就该习武。我学的武术很驳杂,说得好听点叫博采众家之长,说得难听点就叫无所专长。从中华传统武术,到跆拳道、空手道,再到后来开始接触泰拳和自由搏击,到现在专门练截拳道,多多少少我也算是个武林高手,当然,只是民间业余的,我并非是专业的武术运动员。
  我知道,父母顶多让我把武术作为锻炼身体的工具,或者是我的兴趣而已,不可能成为我的工作。他们盼望我能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好专业,将来有一份好工作。就像这大中国所有的家长期盼的一样。
  一直到初中,我的成绩都和我的名字一般平凡。真正使我成绩突飞猛进的原因,是来自于一个女孩。这女孩比我大一岁,我初二那一年,她初三。
  她长得很漂亮,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觉得她漂亮,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初三那会儿她基本上已经发育结束了,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身材虽然还有一些青涩,却非常美好。她有一头美丽的黑色长发,她的眼睛不算很大,但却非常美,笑起来弯弯的,甜到心里去。
  看到她第一眼时,我就知道我喜欢她。我大概八岁的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与别的女孩不同,我不爱和女孩子玩,只爱和男孩子一起撒野。习武之后,更是如此,我能毫无顾忌与男孩在一起光着上半身玩耍(当然那是小的时候),与女孩子呆在一起却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只想逃跑。大概十一岁的时候,明白自己或许是喜欢女孩的。
  十四岁时,我遇见了她。她是初三学年刚刚从外校转来的,主要是因为她父亲的工作调动,她们一家三口就一起搬了过来。
  她们家就住在我家对面的那栋楼里,我每天上下学都和她同路。她走在前面,我就走在她后面,一前一后,我感觉自己像是卫士一般护送她回家。看着她偶尔回身的侧脸,我的心都会砰砰跳。
  半年后,我才知道她叫林依,一个让人感觉很温柔的名字。
  她成绩很好,应该说好得不可思议,从她来了之后,初三的年级第一就一直被她稳拿在手。老师们都说她能考上全S市最好的高中,我也傻乎乎地坚信她一定可以。
  果不其然,她真的就考上了。而我却忽然意识到,我不想和她分开。我还想天天护送她上下学,我想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她。
  我疯了一般开始发奋学习,父母还以为我生病了。但是让他们欣慰的是,我居然能在一学年之内,考上了他们之前想都不敢想的那所最好高中。
  进了高中后,我也没有松懈,努力学习,追赶她的脚步。我努力地靠近她,努力地使自己和她站在一个台阶上。高一下半年的时候,我们终于因为一次学校活动而正式认识。她很温柔,和我想的一样,但我也知道,她是一个很保守、很纯洁的姑娘,她是坚定的异性恋,有暗恋的男孩子,却连表白都做不到,她说恋爱要等到大学后再谈。
  我沉默。
  我去过她家做客,她妈妈很喜欢我,但我总会想,如果她知道我喜欢她女儿,她还会不会喜欢我。她们家是很传统的家庭,氛围非常保守,甚至超过我家。我只去过她家两次,之后,我开始害怕去那个地方。
  我们两家住得很近,据说我母亲还和她母亲见过面,相谈甚欢,仿佛我臆想中的婆婆与丈母娘的友好会面。那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有如你幻想中的梦实现了,但那梦却建立在一片可怕的虚无之上。我为此而感到恐慌,曾经有几天时间,见到我母亲就躲着。
  那些年,我和她的关系,因着我的刻意保持,一直处在不远不近的状态上。直到她考上大学,离开S市去上学,我们就这样分开了。没有想象中的分别时告白,没有任何的不舍别离,我们在一种很淡的氛围里分开,从此以后就这样再没见面。
  我知道我不该靠近她,我试图远离她。大学的时候,我去了另外一个很远的城市上学。之后一直忙于学业,我在大学里依旧保留着学霸的劲头,我读的是法律,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进了一家大公司的法务部实习,和这家大公司的几位高管结下了好关系。我一边实习,一边准备考研,考的是应用心理学。我想上天是眷顾我的,我成功考上了研究生,等我研究生毕业,那家大公司再次向我发出邀请,直到现在,28岁的我已经成为了这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法务部高管,也算是事业有成。
  然而这么多年,我一直保持着单身,没有女友,更没有所谓的男友,有的时候我会感到孤独。即便我朋友遍天下,我依旧会在夜深人静的夜晚里感到彻骨的孤单。我不愿欺骗我的家人,于是大约五年前,我已经向我的父母亲人出柜,我告诉他们我爱女人,理所应当的,他们不能接受。不能接受没有关系,我可以等你们接受。于是五年后,也就是几个星期前的事,他们打电话来,让我今年春节回去过年,他们很想我。我知道,我或许是成功了。
  在小范围的我的密友圈里,我也是出柜的状态,我真正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取向,他们很乐意接受我,并继续与我没心没肺地在一起闹。我觉得自己很幸福,但我始终无法真正的快乐。我明白,我心底一直有着牵挂,放不开的牵挂。
  烟已经烧到了末尾,渐渐有些烫手,我将烟头丢下,用皮靴碾灭。
  视线的余光处,一片衣角飘过,我吃了一惊,向前走了几步,看见一个长发女人,穿了一身长裙,外罩一件针织衫。她看起来很纤瘦,乃至于有些枯槁。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样貌,只能看见她在外界霓虹灯光照耀下的剪影。有些熟悉,有些陌生。
  她站在天台边缘,再跨一步便是上百米悬空的高度,身旁是呼啸的深秋寒风。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犹豫。
  有那么几秒钟,我愣在原地,不知自己该怎么办。
  但很快,我镇定了下来,静悄悄地靠近她的后背,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拦腰将她抱住,然后顺势向后倒去。
  她轻飘飘软绵绵,柔若无骨。我们一并摔倒在天台地面上,冰冷的水泥地面硌疼了我的后背。但我却顾不上,因为她在狠狠地挣扎,她的尖叫贯穿了我的耳膜,我从那尖叫中听到了无极的痛楚。
  她狂喊:
  “让我死!!!”
  
 
☆、第二章
 
  我粗重地喘着气,盘腿坐在地上,那件黑色的呢子大衣沾满了灰尘,已被我脱下,披在她的身上。那件不合身的白色衬衫后背已然撕裂,袖子也被扯了下来,烂布条般挂在身上,裸/露出我穿在底下的保暖内衣。冷风嗖嗖地吹,我的身子冷得有些麻木,但我没有在意那些,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面前这个女人的身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