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always 作者:钰米

字体:[ ]

 
 
莫名其妙开始的一段恋爱,没想到我们竟然这么投入
原本我们都有各自的归属,谁能料到最后你成了我心中唯一的归属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桐书,张小雅 ┃ 配角:莫陌,吴桐语 ┃ 其它:网络
 
 
 
☆、遇见
 
?  引言: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
  城里只能住着一个人
  心中的空城安静地等待着那个人
  不经意间的轻触,心弦的颤动
  都源自于一个契机——
  那叫做“遇见”~
  ?
 
☆、锲子
 
?  一切都明明白白,但我们仍匆匆错过,因为你相信命运,因为我怀疑生活……
  当我看到吴桐书这个大作家时,当然现在她已经是影视编剧了。我问了她最喜欢的作家是谁,她却告诉我是一个诗人。因为自己很喜欢看她写的书,所以有些粉丝见到偶像的激动,于是我揪着采访的机会侃侃而谈起来。可是她的眼光却一直追随着台下的某个人,一直没有离开,我也好奇的回过头去,台下坐着一个笑起来很漂亮的女人,也同样看着她,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趁着这个机会,我还是问了她相信命运还是相信生活,甚至包括她的感情。
  她并没有显得不耐烦,只是随性的回答:她感恩生活,也相信命运,而且相信命中注定。台下的女人和她相视一笑,那一瞬间太过美好,以至于我一时怔忪,我还是不能免俗的问了她最喜欢爱人什么?
  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千篇一律的回答全部。而是洒脱的说了两个字:眼睛。也许是看出了我的意犹未尽,她接着说:我在她眼里清晰的看到了自己,那是晴空的颜色,清澈的印着我的影子,我想她也在我的眼里看到了同样的自己。因为我在她眼里,她在我心里。
  最后一句话我近乎没有听清楚,因为我开始哽咽着哭了。没有人知道她口中说的是“他“还是”“她”,但是我却看到台下的女人红了眼眶,我想这就是属于她们的故事,只属于她们的故事
  ?
 
☆、第一章
 
?  “哒哒哒”狂敲键盘的声音,循声望去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披头散发的女子伏在电脑前奋笔疾书,时不时拿起一旁的泡面簌簌的吃几口。那资深宅女的样子让人不忍直视,赵真真从楼上下来,啧啧摇头:“喂,吴桐书,你好歹收拾一下,这满地都是你衣物!”她翘起兰花指从地上拾起黑色的一团惊呼:”你竟然还把内衣裤扔在地上!”
  伏案战斗的码字机如箭一般的冲了过来,夺过赵真真手中的内衣藏在怀里:“你变态!”赵真真看她扭捏猥琐的样子扶额,她眼疾手快的摘下吴桐书的命根子——眼镜。正视着她:“我拜托你收拾一下自己,你总是在网络书写别人的故事有意思吗,什么时候写一下你自己?”
  吴桐书朦胧的看着赵真真,眯着眼睛露出挑衅的目光,但是因为近视,焦距不是很准,所以就变成了死鱼眼:“赵真真,让你借住我家,你还数落我!现在马上滚~”
  “呜呜呜”吴桐书挣扎着拿开赵真真捂在她嘴巴上的手,徒劳无功之下狠狠咬了一口。
  “吴桐书,你属狗的?”赵真真甩甩满是口水的手,一脸的嫌弃:“我这几天要出去考查历史古迹,你好好解决自己的温饱!”
  作为出版社历史文学专栏作家,赵真真经常要出去考查,吴桐书羡慕的紧,不像自己写点网络小说又不赚钱,还要靠收房租补贴生活,真是抹一把辛酸泪。她眼泪汪汪的盯着赵真真:“房租,不然我没钱叫外卖!”
  赵真真恨铁不成钢的从钱包了取了几张红艳艳的毛爷爷给她:“拿去吧,不要怪我不照顾你,我推荐你加入一个网站吧,你可以把你写的文发布在那里,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
  吴桐书将信将疑的捏着赵真真留的网址,目送她离开,她关闭了文档。闭目养神了一会,突然间睁开眼,开始输入网址然后找到新手指南,首先第一件事是浏览那里的文章。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吴桐书看得津津有味的同时还不忘吐槽:“这写的是什么啊,一看就是瞎掰。”作为一个专业并且拿着低微稿费的写手,她深深唾弃了那些写白文以及看白文的人。
  当吴桐书把滚动条往下拉的时候,看到了一篇醒目的文,点击量高的让人惊恐,于是带着些期待,带着些崇拜,吴桐书又点击了鼠标。等她看到第一章的时候,顿时觉得自己太逊色了,这完全是一篇纯H文,从头到尾都在不同的地点做做做
  吴桐书就这样一脸惆怅的看完了,她苦大仇深的托着腮:“知道写H文有多难吗?为什么那些人竟然这么擅长!”吴桐书鬼哭狼嚎的捶桌痛泣。她决定不写清水文了,以后她要洗心革面,写高难度动作戏,锻炼自己的文笔。
  唯一庆幸的是,这个网站果然有惊喜,她打算把之前自己写的文全部搬了过来,一天天更新,也许还能拿点稿费呢,吴桐书又恢复了元气。她百无聊赖的点开一个被人顶上来的文,下面的评论太精彩,大家都讨论的各种激烈。作为经验之谈,她也注册了账号评论,在无数次纠结之后,确认用了自己的笔名小桐。
  一直不喜欢被关注的吴桐书习惯了一个人,没想到她的评论很快被人回复了。一个叫雨的女人义正言辞的说:“我不是说她们的感情有问题,而是表达方式不对!”
  吴桐书无奈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谁有在在乎这个吗?她觉得自己多年写文经验被人否定,有些赌气的回复:“你也许没看懂,其实作者表达的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吴桐书以为自己口气不善,不会有下文。没想到对方迅速回复:“我不是那个意思,算了,我现在自己的事情还没搞定!”对方还在那里卖萌的打了几个满地打滚的表情。
  无语,还是无语吴桐书心里书写了无数个省略号,就在关网页前,她瞥到那个叫雨的女人和一个叫做软软的人聊得起劲。貌似在说她忙着搞自己的图楼,叫别人去帮忙之类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吴桐书第一次对一件事感兴趣,她点开那个叫做雨的女人的资料浏览,得出一个高贵冷艳的结论:无聊!?
 
☆、第二章
 
?  知道了那个网站有额外的收入,吴桐书不辞辛苦的天天日更,甚至一天好几更的把文搬上去。没想到她的文还是挺受欢迎的,在满足的同时吴桐书也慢慢的亲近了几个一直在她文下留言的读者。有时候还潜水去别人的文楼里闲逛,当然还有一件事让她如鲠在喉,就是那个图楼到底是什么?带着些好奇,她重新去翻了那天的评论记录,点开里面的网址,吴桐书惊呆了,全是同人图!
  在无数次磨牙唾弃之后,唯一值得承认的是这太符合吴桐书的品位了。她除了是宅女还是腐女,最大的喜好就是漂亮姐姐,所以她私底下也收藏了很多“唯美”的图片。她又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重回文楼,得瑟的给那个叫做雨的女人留言:你说的那个图楼是什么?
  没想到那个叫雨的女人回复的飞一般的快:你去看一下就知道了,你要帮忙吗?
  “怎么帮?”
  “帮我找些图片上去啊!”吴桐书犹豫再三,看着那几个可怜楚楚的卖萌表情还是答应了。就在她把图搬上去的时候,发现一件让人烦躁的事情——输入验证码。于是高度近视的吴桐书像个睁眼瞎一样,脸贴着屏幕惨兮兮的输着验证码,艰难困苦的发着图。筋疲力尽的时候,她转念一想:这明明不是她的事情,她为什么要这么积极?
  于是吴桐书决定放弃,可是偏偏有人就是这么不合时宜的出现了:“辛苦了!”
  “验证码输的我想去死!”
  “你要验证码?我不需要啊!”云淡风轻的话在吴桐书心中滑过,她一口气提不上来:“为什么我要?”
  “你注册账号就不用了!”吴桐书觉得自己肯定是中邪了,像一拳打在软棉花上,谁叫她重承诺又喜欢自虐呢。吴桐书乖乖的注册了账号,又开始了发图的大任。可是在尝试了N次以后还是需要验证码,吴桐书发誓她再也不要管了,发了这些彻底结束。
  后来的吴桐书时常想起这件事,真的是虐哭了!因为那个叫做雨的女人实在是太执着了,她出了个鬼主意——账号升了几个等级就不用验证码。在吴桐书无条件相信她天天忙着升级账号的时候,验证码还是找上了她。秉着写文者不屈不挠的精神,吴桐书还是输着验证码把私藏的图全部贡献了。
  赵真真回来的时候看着她增厚的镜片纳闷:“桐桐,你怎么几天不见,又颓废了不少?”吴桐书顶着偌大的黑眼圈和蓬松的鸡窝头捶打着刚买回来的粉红色抱枕:“被雨虐了!”她在心中暗自下决心,在那个网站绝不多事,只默默潜水,把文写完马上撤离。
  毕竟吴桐书是专业的写手,虽然她不屑于签约出版。但是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她的两篇文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忠实的读者越来越多。人就是这样,时间长了就容易产生感情,每天和读者聊天更文成了必修课。甚至还有人想转载改编她写的文,她也是好脾气的同意了,但是万万没想到,她会接到出版社的电话。电话里的女人声音有些低沉沙哑又带着性感:“请问是吴小姐吗?”
  吴桐书睡眼惺忪的握着手机:“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
  “我是□□出版社网文出版中心的编辑张小雅,请问吴小姐有兴趣谈谈自己的作品吗?我们出版社想和你合作,你如果有空的话可以过来谈,最近几天都没问题。地址XXXX街道XXX801号。”吴桐书握着挂断的手机,盯着天花板良久,写作完全是她个人兴趣爱好,她没想着赚钱,如果真靠写文赚钱,以网文的现状她早就饿死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写的是同人文,写文的初衷完全是喜欢,仅此而已。唯一的收获也就是认识了几个对文学有兴趣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包括赵真真。
  吴桐书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几圈,胡思乱想之后毅然收拾了房间,看着焕然一新的家,满足感扑面而来。她稍稍收拾了一下自己,难得摘了眼镜,化了个夜店妆,去了一家名叫“暴力Pub”的酒吧。
  ?
 
☆、第三章
 
?  吴桐书落座在角落,看着舞池中群魔乱舞的人群。她拿起吧台的酒一饮而尽,一次接着一次,直到手有些抖,泪迷蒙了眼睛,僵在半空的杯子被人拿下。吴桐书才恍如初梦的清醒:“金子,当初你是怎么想到和我合开酒吧的?”
  “混口饭吃,你总不至于让我去跳舞卖艺!”一头金发的女人站起来扭动了几下她纤细的腰肢,感染人的笑容却被眼角的波动出卖,她嘴边的笑意略微苦涩:“吴桐书,你还沉浸在你的小说世界?”
  吴桐书没有正视她,只是点点头:“结束这篇文,我不想写小说了!”
  “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写小说?”
  
  吴桐书的目光随着移动的人群注视着台上正在唱歌的女人:“怀念一段感情,一个人!”
  “还喜欢着吧!”吴桐书听了金子的话,蓦地僵住,她突然想起以前有个话题叫做“放弃一个你喜欢了很久的人是怎么样的感觉”。不是得不到的惋惜,不是没有说出口的遗憾,而是放弃的一种痛,那段追逐的时光,为她付出的一切,犹如谈了一场一个人的恋爱,没有人记得,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醒了眼角却湿了。
  “我们在寂寞中靠近,拥抱中痊愈,却不敢轻易说爱情,有些人爱着爱着就变了,而誓言爱着爱着会忘记~”熟悉的旋律传来,吴桐书抬头看去,一个酒红色头发的女人,正低着头全情投入的演唱,几束舞台的光打在她侧脸,看的并不是那么真切,却是美轮美奂,吴桐书却能感受到她歌声中的情感。
  “那个女人,最近常常出现在这个酒吧,只唱一首歌就会离场。我本来想叫她驻唱,但是被婉言拒绝了,拒绝的理由还挺让人啼笑皆非。”金子记得几天前因为那个女人的到来,她的酒吧生意火爆,随着好几个晚上,人群迟迟不肯散去,起哄着让那个女人再唱一首,这也引起了金子的注意,她出面叫那个女人留下驻唱,待遇不错,时间自由。那个女人潇洒的头也不回,只是说了四个字:我不差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