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拯救救世主gl 作者:妖丞

字体:[ ]

 
 
身为拯救救世主系统宿主的姬玉,爱上了她的第一个救世主。
然而,这却成为了她唯一失败的拯救任务。
她寻寻觅觅穿越四个世界,只为换取重新拯救爱人的机会。
作者快被人鱼卷逼死了,待我充充电再来战…总的来说,这书算是完了……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姬玉,苏子器 ┃ 配角:勇者,上校,美人鱼,待定 ┃ 其它:
 
 
☆、【太子卷】【一】
 
?  【太子卷】
  【一】
  姬玉觉得自己真是倒霉的无以复加了。
  谁家穿越的还能有她这么倒霉?!穿过来还搞清情况就当了俘虏。
  当俘虏就当俘虏吧,凭她高中政治90多的功底她忽悠忽悠掳她的人,说不上能立马让歹徒放她走,也能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一点。
  可特么的掳她的还不是个人,语言思想各种不同,连手语这种地球通用语言都失去了它的作用,想忽悠都忽悠不来!
  这也就罢了,她穿的好歹是堂堂界阵师吧?这群该死的魔物敢不敢休息一下,让她的双脚回归一下大地母亲的怀抱啊?真是怨不得原著里的界阵师宁愿把自己弄成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也要把它们从这个世界踢走啊!
  被一个头上长红角的人形魔物抗在肩上狂奔,想呕呕不出来的姬玉对月泪流。
  顶到胃了啊混蛋!
  系统!救命!!
  听到自家宿主的求救,系统君迅速给出了专业又贴心的回应。
  【检测到救世主正在高速靠近,宿主请耐心等待救世主的救援。】
  闻听此言,姬玉眼泪汪汪,终于熬出头了!
  等回去一定要给系统打一百遍好评!!谁也别拦我!!!
  系统君真是不能再可靠了!关键时刻从来不掉链子。那些坑宿主系统死宿主主神神马的都弱爆了!
  【宿主最好了O(∩_∩)O~说定了!一百遍!】
  【“拯救救世主”宿主姬玉与系统协定已录入系统契约,请及时履行。】
  姬玉:“……”
  这功利的世界,连系统都这样,不能好了,我们拜拜,拜拜!
  然后……
  “呕!”
  颠簸了一路难受的很,之前担心小命不保,没敢呕,这回心放回去了,她终于呕出来了,真是舒服啊。
  姬玉满意地就着魔物的衣服蹭干净了嘴,杏眼圆瞪杀气上飚的红角魔物。
  瞪什么瞪?不知道我方救世主就快来了么?!还不赶紧跪下请求姬大人的原谅!看在你扛了本大人一路的份上本大人向救世主美言几句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的!嘿!说的就是你!还瞪!
  正当姬玉和红角魔物大眼瞪小眼时,一声轻笑突然从前方传来,在夜风中直穿人的耳膜,清朗动人。
  “呵,你倒是不怕。”
  这笑声刚一传来,系统君就和中了病毒一样在姬玉耳畔拉起了红色警报,还自带屏幕抖动效果,在她眼前弹出了一个大大的血红血红的“!”。
  【救世主出现……系统呼叫宿主,系统呼叫宿主!当前世界最大的大腿出现!为了任务期间的生命安全,请宿主速抱大腿!】
  一刹那间,姬玉心肝肺儿都颤起来了,和魔物对峙的气势竟然奇妙地节节攀升起来。
  小样儿,咱后台来了!
  这二货下巴一扬,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没脱离魔掌的现状。
  姬玉得瑟的厉害,一群魔物却是没有心力去关注姬玉得瑟的心思,如临大敌的停下狂奔的脚步,摆出密不透风的阵势将姬玉围在了中间。
  红角魔物一脸凝重,移开了看向姬玉满满透着“杀还是不杀”这种纠结信息的目光,死死盯向前方道路上突然出现的身影。
  那是一个女人,这世间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女人。
  可她现在穿的是男装,就没有什么人敢将她当成柔弱女子轻看。
  不是因为她的男装,只是因为是男装的她。
  以女子之身,力压众天骄,让朝堂乃至天下都心服口服承认她太子之尊。只待她父皇退位,她便能得到天下所有人的臣服,没有人能违抗她的命令。
  天龙盘宫扉,待起千秋岁。
  太子千岁,苏子器。
  魔物们在这凡人世间为所欲为,无所顾忌,却独独不愿遇上她。
  不幸的是,她现在就在他们的前面,更不幸的是,他们不得不与她争她要的人。
  在场的气氛一触即发,唯有姬玉浑然不觉。
  自救世主出现,她就仿佛找到了依靠一般,奇异的对所有危险都开启了“救世主在手,啥都不怕”的模式,一时间安心的有如还身在红旗飘扬下和平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姬玉好奇地透过魔物间的缝隙窥向前路,作为一名【拯救救世主系统】的宿主,她实在想亲眼看一看等待她拯救的救世主的样子。系统给的所谓以小说形式记录电影形式展现的资料里都不清不楚的,真如老式电影一样,欠缺真实感。
  她如愿看到了。
  在她看到的那一刻,呼吸都凝滞了。
  锦衣玉带鎏金冠,骑在墨色白鬃骏马上的人在月光下有如天人,风华无言可说尽!生生把其后的英武骑兵衬成了背景板。
  资料里人物的印象一下子丰满了起来。
  也是因为这样,才显得真实的人物更美得让人难以忘怀。
  也是因为第一面太美好太深刻,烙在心上抹不去。以至于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只能靠回忆这一幕来思念。
  男神啊简直!
  姬玉过去二十多年都鄙视花痴这种生物,如今才总算体会到花痴是个什么心情了。男神在眼前,形象是神马?面子是神马?那都是浮云!!
  哦~男神~这儿~看我一眼!看这儿~
  不过…哪里不对啊…
  若她没有记错,救世主的性别难道不是女么?!!!这个标准男主配置是怎么回事?!!!!
  姬玉脸上荡漾的表情骤然凝滞凑成一个囧字,内心疯狂刷屏。
  我去!女主长辣么帅,这是要逼死这个世界所有雄性生物,让他们要么一辈子打光棍要不就内部解决的节奏啊!
  姬玉还在内心刷屏表面发呆,太子殿下已经开始率领着麾下轻骑对魔物进行了惨无人道的□□。
  经过了“你别过来,过来她就死!”“她?魔物你拿她威胁孤是脑子长草了么?”以及“你不是不在乎她吗……怎么……”“孤不那么说,你又怎么会死。”之类种种的交锋后,红角魔物最终还是被被太子殿下一枪捅死了。
  于是当姬玉回神时,茫然地发现自己已经身在男神怀中与太子一同纵马狂奔了。
  “哟,美人回魂了?”太子口中缓缓吐出的气息吹拂着耳廓,温热湿润的感觉让姬玉不由感到一阵酥麻,温柔迷人的声音简直要让人醉死在里面。
  姬玉瞬间又呆住了。
  好、好听!
  白皙的小脸“轰”一下充血了,红的滋滋冒烟,不自在地撇开了头。
  男神…不、不行,就算不是声控也要被变成痴汉了,鼻血要流出来了QAQ。
  “谢、谢谢你救了我。”
  蚊蚋一般细声细气的道谢声满含娇羞……
  姬玉恨不能以头戗地。
  没想到作为标准女汉子生长20年的我还有一天知道什么是娇羞…
  天国的妈妈,你可以安息了,不用为你家闺女的终身大事发愁了,你闺女学会高级技能【娇羞】了!
  不!妈妈,你还是担心着吧,总感觉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娇羞的我哪里不对_(:3」∠﹚_
  真是愧对大学里因性格太汉子而一干二净的恋爱史!
  ……
  太子看着怀中的少女听完她一句话后脸上如同开了染坊一般不停地变换颜色,然后居然又发起了呆,不由有些好笑。
  面上不显,心中却暗自摇头,这界阵师,委实太过单(dai)纯(chun),这般小孩子心性…虽说发呆时确实,嗯,可爱了些…但如此却更让人忧虑。
  她真的能完成界阵师的使命吗?
  微叹了口气,太子收收胳臂,将少女细细揽好,使她免受寒风吹拂。又一夹马肚,加快了速度前行。
  每当两界碰撞,界阵师一脉都总会严重受损,上次与鬼界一战更是让界阵师传承凋零,以至于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小女孩。
  少孤总是苦,更何况她还是两界交战的关键,这数日怕也是在魔物手中受了不少苦头。
  也罢,此间事起,若不乱大局,护了区区一个小女孩平安顺遂又如何?
  当是孤,替天下人还她的便是。
  发呆的姬玉还不知道,系统让她竭尽心力想要抱的大腿,已经给了她一个足以令她欣喜若狂的生命保障。
  她现在的脑回路依旧在遥远的天边……
  比如,女性救世主长得帅,这是开伪娘男主逆CP的节奏?
  等等……系统,男主是谁来着?
  ?
 
☆、【二】
 
?  【二】
  万载混沌孕育无数世界,各界之间或近隔牛毛之毫,或远差亿万光年,各有其规则秩序。
  但有生就有灭,当世界中规则开始混乱崩毁时,这个世界的生命便走到了尽头,而这个世界中孕育的生命也会随之陪葬。
  追逐生机是生物的本能,就算世界毁灭,他们也会去寻找一线生机。
  哪怕这一线生机要倾覆其他世界,一手沾上洗不净的孽债。
  在世界将死之前,利用每个世界都有的界阵师,强行驾驭世界碰撞另一个世界,闯进另一个世界,然后等待两个世界一同毁灭。在异世界的生物不会为本土世界的秩序所牵累,也就是说,他们以一个世界换取一个在混沌中流浪的机会。
  被无辜牵累的世界自然也不是毫无防守之力,本土界阵师以世界为阵能过滤不属于本土秩序的一切,只是,需要时间,与每个世界开启界阵所需要的不同的东西。
  此方仙魔凡三界相近,魔界将毁,自知斗不过仙者灵物众多的仙界,直接将目标锁定在了修者都飞升成仙或自堕为魔只留凡人的凡界。凡魔两界相撞,魔物大量涌入,本以为凡界束手无策,孰料凡界此时为大秦王朝苏氏一族统治数百年,正处在王朝气运鼎盛时期,更兼皇室人杰辈出,龙气浓郁的不可思议,魔物们被龙气压的死死的,至今连稍微繁荣一些的城市都靠近不了,更别提还有皇室子弟带军四处扫荡驻守了。
  本想大肆破坏加速凡界灭亡的魔物不得已将目标转向了凡界界阵师。要知道它们真的一点都不想去招惹界阵师,本土的界阵师就如同本土世界的逆鳞,敢动的人,你走路都有可能被莫名奇妙出现的小石头弄死。
  绑架姬玉的魔物们就是最好的例子。
  “啧,自作孽,不可活。”听完系统君再三解释身为界阵师的她没那么容易就被魔物解决的姬玉学着太子殿下的男神范幽幽来了那么一句,成功把正在休息的太子殿下逗乐了。
  苏子器轻笑着,也“啧”了一声,说:“的确是自作孽,要不然怎么孤刚到就听到了某人独自夜出,结果被魔物绑架的消息。”
  QAQ求别提!那是一段黑的不能再黑的历史!我会告诉你那根本不是夜出,而是我想上厕所结果刚穿来不认路迷、路、了、吗?!
  姬玉浑身僵硬,转头看见正准备晚餐的近卫,试图愉快地转移话题:“啊,那谁,放下那条鱼,放着我来!”
  闻言,刚捕完鱼回来近卫甲干脆利落地将一条鱼塞到了她手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