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妖乱宫廷(GL) 作者:困困困

字体:[ ]

 
 
文案:
 
Q1:听说宫里一直不太平?
A1:那当然!皇后娘娘都变妖修了(~ ̄▽ ̄)ノ 
 
Q2:……那那那皇帝知道吗?
A2:他在后文被(抹脖子)了╮(╯▽╰)╭
 
Q3:换个轻松的话题,cp是?
A3:冷酷无情皇后X心狠手辣宠妃(重生前)Σ(っ °Д °;)っ
PS:后期女主会黑化,女二则忠犬到底,一定很……治……愈…… 
 
Q4:(弱弱地问)那结局……?
A4:一统江山,修得无上大道(*/ω*)
 
 
扫雷须知1.此文包含重生+穿书+宫斗+修真+灵异+悬疑+推理等元素
2.皇帝是用来促成感情戏哒,后期领盒饭
3.女一女二都不是好人,三观不正_(:_」∠)_
4.作者菌脑洞很大,说不定什么时候来个神展开……呢( ̄▽ ̄)
5.此文完全白话,只是借用宫廷背景,与“古色古香”没有关系(严肃脸)
 
温馨提示:苏苏苏苏苏苏苏到无极限(づ ̄3 ̄)づ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宫斗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诺汐,苏楚涵(端妃) ┃ 配角:皇帝,纪氏家族,各类妃子 ┃ 其它:宫斗,阴谋,灵异,爽文
 
 
 
  ☆、赴宴
 
  “娘娘,刚刚端妃又派人来通知今天晚上在合欢宫的酒席。”翠荷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恭顺的低下头,以防主子迁怒于她。
  宫里谁都知道端妃与皇后是死对头,一个是突然上位的宠妃,另一个是盛宠多年的皇后。况且两人在皇帝那都占有不轻的分量,再加上后宫没有与之相媲的妃子,一时间宫中自动分为两大派,针锋相对,争吵不休。
  这已经是端妃第五次派人来打扰了。
  谁知,纪诺汐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面上维持她一贯的平静,“给本宫好好梳洗一番,莫要辜负了端妃如此盛意。”
  “是,娘娘。”翠荷冲旁边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忙迈着小碎步来到纪诺汐身边。抬头不经意瞥见铜镜中淡然的面孔,她的动作竟不自觉地慢了半拍。她从纪家开始便跟着纪诺汐,如今也快十年了,但每一次看见这张倾国倾城的面容,都会不自觉有一瞬间的愣神。
  铜镜中的人容貌自然是无可挑剔。双眸似水,透着上位者独有的冰冷与淡漠。绝美的容颜上面无表情,只有微微抿起的薄唇隐约显露她此时的心情并非表面上的平静。乌黑的青丝随意垂在淡蓝色的纱裙上,又平添了一分出尘气息,整个人就像是画中走出一般,美好的不似凡间。纪诺汐望着镜中的自己,目光幽深。原先那个天真娇嫩的少女早已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中,留下的只是这具被权利和算计占据的躯壳。仔细算算,她已经在这个皇后的位置上稳稳地呆了将近十年。
  祖上曾为江山立下汗马功劳,父亲纪锋霖又是正一品殿阁大学士,一直是皇帝身边的亲近之人,可谓家底丰厚。而兄长纪棋睿不久前升官为从二品副将,年轻有为,深受皇帝器重,可以说得上是前途无量。在这么一个功勋显赫的家族里,纪诺汐更是从小与太子定下婚约,后来嫁与当朝圣上,轩辕辰。
  再往后,一切都显得那么风平浪静。轩辕辰勤于政务,国家也迅速繁荣起来。纪诺汐妥善打理后宫,把宫中治理的井井有条。两人十分恩爱,倒也成就了一段不朽的佳话。直到轩辕辰巡游带回一名叫苏楚涵的女子,也就是现在的端妃,一切似乎都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想起端妃,纪诺汐的心情不由得下调了好几个八度,但她面上依旧宁静如水,看向翠荷,“家中最近可有什么消息?”
  “回娘娘,老爷很关心三皇子的状况,一直派人传信呢。”
  “哦。”纪诺汐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三皇子轩辕绍并非她亲生,而是因其母亲刘昭容不幸去世才交由她抚养。为了抚养这个孩子,她还特意布置一个局,险些引火烧身。不过幸好,最终还是顺利达成目的。
  三皇子……纪诺汐微微眯起狭长的凤眼。这个孩子性格刚烈,倒有几分像他死去的母亲。不过可惜了,从政才能并不高。站在她的角度,是从心底不希望纪家站到这一边的。身为极具影响力的世家,哪怕走错一步带来的后果都是可怕的。轻则满门抄斩,重则……要是自己有个孩子该多好,纪诺汐缓缓叹一口气,心中顿时五味陈杂。
  她心中无比清楚,自己这一生都不可能有孩子。身为世家之后,又是后宫之首,要是再有个孩子,那轩辕辰绝对不会容下她。现在能让她抱养一个,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刚开始可能有些接受不了,不过后来她也渐渐想开,只要能保全家族,光耀门楣,那就足够了。其余的,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娘娘,”翠荷忽然压低声音,有些神秘兮兮的说,“奴婢听说孙上仙……”
  孙上仙?纪诺汐隐隐有些印象,据说是大理寺最著名的法师,轩辕辰一直想请他,却屡次未达成。可是,他已经是这个月第五批道士了。轩辕辰不知在搞什么,对于丹药和长生不老有种疯狂的偏爱。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微微皱了下眉头。
  “这次的事件非同小可,娘娘容奴婢说完……”翠荷小心翼翼瞥了一眼纪诺汐,见后者毫无愠色,心中便松了口气,说道,“今日孙上仙在宫门口转了一圈,张口便说娘娘和端妃的宫殿风水不好,缺少水元素。陛下闻言,可是相当重视,立马就商讨起迁宫的事。”
  “哦。”纪诺汐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在她看来,这仅是一个忽悠皇帝骗钱的道士,张口就是祸福来吓人,她才不会信这种把戏呢。低头专心想事情的时候,她正好忽略了翠荷眼中的一抹异色。
  宫中正值盛夏,蝉鸣声在花丛里响彻不绝。蝴蝶在鲜艳的花朵旁上下翻飞着,留下一道道转瞬即逝的倩影。装潢华美的合欢宫就坐落在蝴蝶和花丛的中心,与周围的一大片绚烂的花园相呼应,散发出一股奢靡的色彩。
  后宫中,唯有端妃一个能够如此布置,其余妃子都是一切从简。轩辕辰还总是派人送来各种名贵的花,种在愈发拥挤的花圃里。甚至铺张天下,搜罗名贵花种。可见她在他心中的地位。
  这次的宴会,一大目的就是为端妃庆生。为此,大半个后宫都惊动了,几乎所有妃子都准备丰厚礼物前来。最近还常有风言风语,说轩辕辰打算在宴会上把端妃的分位再升一升,以博美人欢心。
  纪诺汐的漪兰殿与合欢宫相隔不远,没多久仪舆就到了。天色有些沉重,凉风习习,卷来阵阵浓郁的香气。
  “给皇后娘娘请安。”一个娇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闻声,纪诺汐面上勾起一抹浅笑。让云昭容起身后,她的目光不经意掠过对方隆起的小腹,“妹妹怎么来了?应该听从陛下在宫里待着,莫要动了胎气。”
  “有姐姐在,端妃不敢把臣妾怎么样的。”云昭容圆润的脸上浮现出盈盈笑意,她不屑的瞥了合欢宫一眼,又朝纪诺汐一拜,“一切全凭娘娘做主。”
  纪诺汐微微颔首,狭长的凤眼深处是一片冷意。她与云昭容算得上是交情深厚,从进宫第四年起,两人便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如今已是第六个年头。可以说,她们是知根知底的好姐妹。然而云昭容不知道的是,纪诺汐早就对她有杀心,只不过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罢了。眼下她肚中的孩子,似乎是一个绝妙的契机。
  寒暄过后,便走入合欢宫。
  太监尖利的嗓音通报过后,一道桃红色的身影夹在请安声中向门口走来。她走的很急,身上的首饰都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云昭容突然捂嘴笑道,“端妃娘娘每次都对皇后您格外想念呢,那臣妾就不打扰二位叙旧啦。”
  纪诺汐面上依旧平静。她倒要看看,这次端妃会玩出什么名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会怕了她不成?
  “皇上驾到——”一时间,合欢宫中氛围一凝,人人脸上都不自觉带了分笑意。                        
 
 
  ☆、合欢宫(修)
 
  这是一个两国并行的乱世。
  南楚国与北齐国斗争了数百年之久,两国始终僵持不下。再夹杂有月氏等一系列小国的挑拨,边疆处三天一小仗,五天一大仗,闹得百姓不得安生。如今,随着第七代王储的登基,一切似乎在悄然发生变化。
  轩辕辰是南楚国第七代国君,他的登基并不被太多人看好——当时国内混乱,已经到了天天闹饥荒的地步。然而,轩辕辰不仅将父亲轩辕睿留下的一大堆烂摊子清理干净,而且在他继位的这十年来,南楚国的国力一直在稳步增长,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庞然大物。
  轩辕辰能做出如此一番成就,很大程度上是借纪家的力。身为纪家在后宫的枢纽,纪诺汐无比清楚父亲与兄长帮助轩辕辰多少,可以说是竭尽全力。要不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帝王,怎么可能安然的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
  望着大步走来的明黄色身影,纪诺汐面色平淡的请安。目光瞥见身后那个桃红色身影,她不露痕迹的皱了皱眉。今天虽说是端妃的场,但她并不打算去刷多余的存在感。然而,端妃似乎并不这样想。
  刹那间,纪诺汐感觉手臂被人亲热的挽住,让她避之不及的甜腻香气飘来。与此同时,娇媚的声音响起,“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宴会的两大主角都聚在这里,纪诺汐想安稳的吃一顿饭这个念头也泡汤了。她望着端妃紧握着自己的那只手,嘴角的笑容又淡下去几分。她对于这种不遵循礼节的动作早已习惯。要知道,端妃的随性在宫中是出了名的,奈何轩辕辰很宠她,所以并不能拿此来作文章。既来之则安之,纪诺汐不去理会端妃的小动作,挺直腰板,双眸淡淡的扫过等着看热闹的妃子们,皇后的气度瞬间盖过一圈胭脂红粉。
  不知是不是错觉,纪诺汐总感觉端妃若有若无的将手往她袖子里伸。碍于颜面,她不能明面上说出来,便不动声色的递过一枚警告的眼神。
  “爱妃平身。”轩辕辰显然没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在他看来,纪诺汐和端妃情同姐妹再好不过,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不想夹在其中为难。况且,后宫还可以一派和谐,正好解决了他的一个心头大患。
  “人来齐了吗?”端妃忽然转头看向自己的侍女小桃。
  小桃犹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看不出表情的端妃,怯生生的说,“就差皖月阁的贤妃了。”
  “那不急。”端妃嘴角自然的浮上一丝轻笑。她本身容貌极美,如今一笑,桃花眼仿若滴出水来,再加上略带异域风情的面容,万种风姿就隐藏在那一颦一笑中,散发出无形的诱惑。眼波流转间,扫到一旁的纪诺汐,她又笑吟吟的添上一句,“皇后娘娘也是这样想的吧?”
  感受到袖子里那只愈发放肆的手,纪诺汐的心情下降到冰点。她搭下袖子,挡住所有人视线的同时,毫不客气的狠狠掐了端妃一把。但在面上,她依旧波澜不惊,暗示性的看了翠荷一眼。
  翠荷会意,忙上前一步,恭敬的说,“奴婢刚才得知,贤妃娘娘身体抱恙,怕是来不了了。”
  贤妃没有加入任何一方势力,再加上资历老,在宫中颇有威望。
  纪诺汐其实早就知道贤妃不来的消息,她之所以拖到现在,是想看看端妃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这次生日宴,她其实暗中设下好几个套,但也难免对方不会对她设套,一切都应该谨慎行事,一点小失误都足以致命。
  “不愧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奴才都比臣妾知道的多。”端妃露出灿烂的笑容,眼睛却紧紧盯着纪诺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