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笙笙烂珂 作者:太刀鱼皮

字体:[ ]

 
 
杜警官从来没有相信过自己会转角遇到爱。
小护士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说,郑医生,杜警官又来找你换药啦。
我的人生有很多过客,他们踏着地匆匆路过,我几乎记不住他们,而你,杜警官却在我的心上原地踏步着。
“我忘不掉你。”
你有没有见过那种蓝……无论何时,不放开你双手的人只能是我
一生爱你,举案齐眉。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生子 天作之合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澈笙,郑珂 ┃ 配角:程瑶,穆旭清,刘烁然,朗悦乐 ┃ 其它:百合,GL
 
 
 
☆、她们相遇了
 
?  是值春风二月,换下了冬日的一身行头,皆是活脱穿梭的模样。南泉市迎来新春,这一天天空湛蓝,蓝的如同那碧海换翻。
  南泉中心医院。球鞋踏在瓷砖上发出哒哒的声音,后脚跟着地,迈着不容小觑的步子。引来不少注目。
  郑珂刚做完一个大手术,倦得不行。打算着从电梯出去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谁知刚出电梯门拐角就与一个突然窜出来的人撞了个趄趔,就要摔倒却又被身前这人伸手曲臂一揽硬生生被扶正了身。找回来重心的郑珂抬头几欲发作,瞅见面前的人便好生咽了下去。
  杜警官便衣与一伙毒贩交火。弹头擦着杜警官的肩膀过去了,打在身后的程瑶右膀上。这一下让杜警官愧疚得不行,交接好一些物事,便赶去中心医院。只是那电梯迟迟不下,杜警官也不是安于等待的人,抬脚就往旁边安全通道窜,蹬蹬往住院部7楼赶。谁知刚出楼道就和一个白大褂撞了个圆满,眼瞅着面前这人重心不稳,连忙拦腰一收,将那人捞了回来。
  今天这是怎么了。杜澈笙心里默默咕哝,也不看那人,心道肯定没有好脸色看,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松开白大褂便往额头上一抹。
  郑珂看着面前这人,一头乌黑的碎发,额前的刘海因着主人的运动叉分开,阳光透过纱窗撒在刘海上,显映出几缕金发。郑珂有些呆了,却矢然发现面前这人已将手收回低头抹了一把汗。即使低头抹汗,杜警官的身高也不输于郑医生。郑珂盯着这个俨然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人。
  “啊实在抱歉医生,我有点急……”说完杜澈笙便低了低头表示歉意,完全忽视了郑珂的目光准备离去。等郑珂反应过来那人早已绕过自己,朝住院区去了。郑珂看着那人的背影,高挑的身影,右肩膀绑着绷带,有些血迹似乎在渗透着?刚刚她…郑珂一挑眉,朝自己的医生办公室走去。 
  这边的杜澈笙兀自找着病房,全然不知身后景象。 
  806!就是这儿了,杜警官敲了敲门便推进去。床上躺着一个人,见到门口的杜澈笙,有些吃惊转而变得惊喜,似是受宠若惊的样子。 
  “杜队!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啊~”杜澈笙挑了挑眉笑着走近。
  “没有,没有,我…我只是有点想不到,嘿嘿~”程瑶也露着笑意,想坐起来双手一撑便是吃了痛,嘶了一口凉气。 
  杜澈笙见状忙上前一步,扶着程瑶坐好倚着床头。程瑶看着面前靠得有些近的人,脸一红将头扭向一边,正好看见杜澈笙肩上那带血的绷带,正欲开口门便又开了,进来的是一对老夫妻。想来是程瑶的父母。男人背着身关门,倒是妇人见到自己女儿床边有个生人,疑惑的盯着杜澈笙看。
  “妈~这是杜队长,你别老盯着人家看啊~”程瑶颇有些生气地嗔道。杜澈笙确实被这灼灼的目光盯得好不自在,摸了摸鼻子。 
  “嘿~原来是杜警官啊,我还以为是哪个俊小伙来探我们家瑶瑶来了。” 
  “哪里,程瑶是因公受的伤,也是我这个队长没做好……”说到这里,杜警官不免有些疚意,自动忽略了前半句话。
  “杜队,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不好,没有站好地形和你靠得那么近……”程瑶说着声音越发小了,头低了下去搓着被角,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一抬头,
  “杜队,你的伤……”
  “没事的不打紧的。”这有些突然得提起,让杜警官察觉到隐隐疼痛,大概是刚刚扯到伤口了,皱了皱眉否认了。
  “杜警官还是注意着点,别像我这丫头一样,毛毛糙糙的。”先前一直沉默的男人开口显得有些亲切,杜警官点了点头,眼神恍惚了一下很快便恢复了。
  “杜警官,我家这臭丫头总提队里的杜队长,杜队长前杜队长后的,今算是看见真人了。”程瑶的妈妈一副看女婿的专注模样打量着杜澈笙,杜警官礼貌地笑了笑,又询问了程瑶的身体状况,叫她好好休息,队里的事不着急。便起身道别离开。
  关上病房门,杜澈笙重重吐了口气,多久没有这样过了?杜澈笙摇了摇头,便往电梯房走去。
  “妈,你就不能消停些。”病房内程瑶有些无奈的说到,似乎还有些撒娇的语气。
  “诶,你这丫头~”……
  这边杜警官到了电梯房,瞅见门口倚了个白大褂,像是在等人,好像………有点眼熟。也对,这医院里到处都是白大褂,连撞个人都是白大褂,能不眼熟吗。杜警官自嘲了一下,伤口越发有些疼,想着赶紧回家补一下觉,便径直往里走,那人似是想不到面前这人如此“决绝”,忙站直,转了身拉住了澈笙的手腕,
  “你又打算走了?”?
 
☆、你好,我叫郑珂
 
?  “你又打算走了?”
  手腕被人拉住,杜澈笙不得不转身看着面前这人,什么叫“又”?轻轻蹙了蹙眉,这才打量起面前这人来,一身白大褂穿在她身上也不能掩了这女人的气质,一席蓝黑的秀发弯祥垂搭在背后,刘海倒是不遮眼,一双好看的柳眉,朱唇微启
  “看够了么”
  杜警官被这突如其来的语句惊了下,很快便找回了自己的状态。不是你拉着我,我不看你我看谁啊。杜警官将目光移了下去,不再盯着人家的脸看,心里却嘟囔着,郑珂看着面前这人这般神情,眉眼眯了一下,笑意!杜警官目光顺了下去,看见那人颈上的项链便顿住了,好像…好像自己撞的那人也有,医院还统一饰品?啊果然是不打算放过我了。郑珂哪里知道此时的杜澈笙将她想得那样小肚鸡肠,拉起杜澈笙的手腕便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杜警官也不好挣扎,怕又伤了面前这副“娇躯”,面色变得难看起来。郑珂有些呼呼的气,拉着杜澈笙蹬蹬蹬的走着。
  “喂!你带我去哪儿啊,”顿了顿,“医生?美女?啊刚刚撞到你是我不好啦我道歉了的”杜澈笙颇有些无赖的道,松着身子任由这人拖拉,这情形咋看就像贪玩的小孩被母亲硬拽着回家。想到这里,杜澈笙也是闭了嘴,郑珂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越看越像!
  途过护士站,小护士看见郑医生拉着一人走来,忙用胳膊肘顶了顶身旁的人,“诶诶,小王你看,郑医生拉着的那人,好帅啊”小王白了这花痴一眼,继而也看向郑医生那边。嗯…是挺帅的,
  “感觉她要遭殃了。”
  “也对,郑医生那脸色…啧啧估计又是哪个不懂事的家属,”停了停好像注意到了什么,“这次怎么拽着来的……”
  远远对上杜澈笙的目光,看见杜澈笙对自己灿烂一笑,
  “诶诶,小王!她对我笑了,诶诶,白什么眼啊你这人。”
  这边的杜澈笙已经不知迎了多少看热闹的眼光,正欲开口,便被拉进一个办公间。
  
  “呃……”这是要干嘛,入室谋杀?这顺序不对啊。杜警官颇有些专职的臆想着。
  “去那边。”郑珂转身用目光示意杜澈笙去办公凳上坐。 继而背过身去柜里拿东西。
  “医生,其实我是警察…”杜警官坐在椅子上,低头扣着那皮质,然后曲脚在椅子上打了两转。
  “嗯。”郑珂此时平着身子将柜子里的东西抽出来,毫无感情的应了下,等着杜警官的下文。
  “所以…咱千万别想不开!”语毕很快抬起头,正对上那人分明带着笑意的目光。杜警官好不自在,将视线移下,发现那“坏人”手里拎着的医疗箱,立马又抬起头。郑珂看着这个颇孩子气的脸,摇了摇头走了过去。
  “把衣服脱了。”
  “什么?!”什么口气,叫我脱衣服?“我好歹也是……”
  “是什么”郑珂冷冷的打断她,目光直直锁着她。
  是市刑警大队第二中队的支队长啊,杜警官可不敢说了
  “是…是清白的良好市民!”杜澈笙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抗拒这个同是女人的医生。
  郑珂也不再听她磨叽的鬼话,低头打开医疗箱。杜澈笙看着这人“不可理喻”的情态,咬了咬唇撇撇嘴,开始解自己衫上的纽扣。
  杜警官今天穿了一身灰白的羊毛衫,里面一件无袖白色短衫。因为只扣了底下两颗,解得很快,杜澈笙将脱下来的外套一抖然后搭在自己的腿上,顺手将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往桌上一放,之后乖坐着。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杜澈笙感觉坐了好久,那医生连个动静也没有,即便已经过了隆冬,可这二月天气还是让人有些发怵,何况室内还有那一尊冷大佛。
  郑珂是故意的,慢腾腾的摆好必要医用,睹了一眼旁边的死鸭子,勾了勾嘴角。继而又看向那渗血的伤口,表情严肃起来。
  杜警官只觉得身体一个哆嗦,接着又闻到一丝茉莉花的香。郑珂小心的解开杜澈笙肩上已然脏了的绷带,看见那血肉模糊的一处,不禁皱了眉头。杜澈笙也知道自己肩上一定不好看,
  “那个…医生,随便帮我扯一下就好,我皮糙肉厚的几天就好了。”杜警官瞎扯着,只想赶紧离开这儿。
  “没人当你是哑巴。”所以闭上你的嘴。又是毫无感情的一句,杜澈笙抿了抿唇。郑医生蘸着酒精的棉签棒往上一碰,杜警官顿时一颤不再说什么,紧抿着双唇。郑珂看了杜澈笙一眼又继续自己的动作。
  之后杜警官相当配合的不再说话,郑珂小心翼翼的帮她处理了伤口,细致的包扎好。看着这人抿的有些发白的唇渐渐又透红起来,郑珂也舒了舒眉,开始收拾自己的医疗箱。
  杜澈笙也是好生挺了过来,站起身穿好了衣服收起手机,也不打算再扣上,理了理衣服,
  “啊医生,今天实在是麻烦你了,十分感谢。”说完杜澈笙站直了身朝郑珂敬了一个标准礼。郑珂早就收拾好倚着桌边细细观察这个小警察。呵,小警察?自己怎么会用这种词,郑珂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上许多的人笑了笑。
  杜澈笙见着面前这尊冷大佛笑起来的模样,也是一愣,随即又一次向郑珂道谢离去。关上门,其实…挺好看的。杜警官松了门把手笑了笑,这才启步朝外面走去。
  在停车场侧左找到了自己的丰田陆地巡洋舰。拉开车门刚坐下,手机便响了起来。
  有些熟悉的声音,清柔的声线,那一丝丝冷气隔着手机被过滤了去。
  “忘记做自我介绍了。”电话那头。
  此时已是夕阳的余晖,温和的透过车窗,杜澈笙不自觉得看向窗外,苏醒着的万物浴上一层黄金纱,远处是还在施工的办公大楼,下班的人群,
  “你好,我叫郑珂。”
  杜澈笙收了视线转回车内,盯着前方垂了垂眸,绽开一笑露了齿。 
  你好,我叫杜澈笙。
  ?
 
☆、助人为乐蚀把米的杜警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