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造孽啊 作者:吃了木鱼的猫

字体:[ ]

 
 
文案:
刘安歌:造孽啊!我只想安安静静做个女恶霸,追那个恶霸回去娶我而已!
罗百川:造孽啊!我只想轰轰烈烈追求许清秋,为什么每次都被刘安歌那个女恶霸坏了好事!
张钧:造孽啊!我才是和清秋金童玉女的一对啊!怎么说拆散就拆散连点骨头都不剩啊!
许清秋: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若无莫强求。
 
这就是一个女恶霸本想追求恶霸,处处坏恶霸好事,谁料众星拱月的清秋对她动了心,反被清秋拿下的糟心故事。
刘安歌:不许这么说!我这样的行事风格怎么可能被拿下!我就是冲着清秋去的!
许清秋:乖,那就少跪半个时辰吧。
刘安歌:刘夫人,小人对你爱慕之心日月可鉴,你不要听信别人谗言,我才看不上那个罗百川!娘子,你别走啊,你听我说完啊!我的肺腑之言才刚到嗓子眼呢!
 
内容标签:生子 天之骄子 天作之合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安歌,许清秋 ┃ 配角:罗百川 ┃ 其它:
==================
 
  ☆、第 1 章
 
  天凉,好个秋。秋风从未关上的窗子吹进,垂下的床帐轻轻动了动,刘安歌渐渐转醒,伸在许清秋亵衣内的手又往上探了探,忍不住捏了几把,许清秋不堪惊扰转过了身,又往刘安歌的怀里靠了靠,头埋在刘安歌的肩窝又睡了过去。刘安歌也依旧闭着眼,鼻尖是清秋淡淡的发香,她忍不住深吸一口,又在清秋的头顶吻了一下,抱着清秋回想起往事来,这孽造的,怎就她俩走在了一起。
  刘安歌是京城第一女恶霸,她敢如此嚣张,自然是有个好爹了。她爹刘顺邦乃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弟弟,为皇帝为国家出生入死驰骋战场,当年刘安歌出世,刘顺邦真是放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心怕摔了,整天抱着孩子就差自己哺乳了,真真是叫人见识了何谓铁汉柔情。
  若不是边防战事吃紧,他是如何也不会抛下刘安歌去战场的,那一步三回头的不舍,叫人直觉若不是战场太过危险,他怕是要将安歌带上战场了。那场战争很是惨烈,刘顺邦为了今后能时刻陪伴刘安歌,甚是不惜生命夜入敌营刺杀了燕国王储,燕王因此大怒,对刘顺邦穷追不舍,吴越也只得硬着头皮跟燕国一战到底,这一战历经数年,刘顺邦也身负重伤,至此不能再生育,吴越却也从此灭了燕国,一统中原,倒是圆了祖先的梦。
  是故,皇上对胞弟满怀心疼与愧疚,亦对其忠心信任不已,便对刘安歌宠溺不行,对安王府家的事皆是放任自由。刘安歌儿时便由着母妃太后宠爱胡作非为疏于管教,待刘顺邦回府,越发受宠,再有个皇伯伯撑腰,纵是什么也不干,往街上一站,大家也是要怕上一怕的。
  可京城人才济济,到底是有个不怕死的,那便是罗百川,罗百川那便是彻头彻底的混混了,家中经营的皆是不入流的生意,纵是官府也不敢管教,罗百川便也不将刘安歌放在眼里,只觉一处玩闹长大还有些交情罢了,刘安歌却是觉得自己以后的郡马可也要如此不畏强势才行,一颗芳心暗许,谁知罗百川却是对许清秋一见钟情,更是要追着她去那翠竹书院。
  要说这吴越,原本也是民风开化,自那刘安歌跟着罗百川搅和得京城鸡犬不宁,这京城里的女眷也就跟着胆大起来,抛头露面是小事,就连书院里也坐着不少女学生,那皇家的天子娇女尚且如此,达官贵人家的小姐一带头,百姓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罗百川前脚刚进了翠竹书院,刘安歌便跟着进去了,罗百川瞧见刘安歌只觉得头疼,这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又一想,莫不是她总是跟在自己身后,叫人误会了罢!难怪许清秋总是不搭理自己,八成是将自己当成有妇之夫了,这可不行,得撇清才行,是故,在书院里,罗百川便不怎么搭理刘安歌,刘安歌就越发“痴缠”起来。
  夫子正讲得起劲,罗百川却突然站起身来,这让坐在边上的刘安歌赶紧将嘴里的瓜子壳吐了出来,又拿了书将桌面上的瓜子遮住,心里恼怒这人站起来也不打声招呼。夫子见到这两人便头痛,皱着眉问罗百川有何事,罗百川却提出要与张钧换座。
  这张钧是个好苗子,仪表堂堂,文采出众,颇有状元之才,更是丞相之子,书院里最是看重他,这书院里头的女子也是多心仪于他。与他同桌的不是别个,正是许清秋。
  许清秋可谓是众星拱月,许大人乃礼部尚书,当初的状元郎,翩翩儿郎与公主一见钟情,天赐良缘,终成佳话。那公主当初也是因其倾国倾城之貌名噪一时,是先皇的胞妹,当今圣上的小皇姑,是了,若论起辈分来,刘安歌还要称许清秋一声小姑姑。
  这许清秋是许大人的幺女,才貌出众,不减当年的状元郎与俏公主,便是张钧,也心神往之。许清秋爱才,平日里便于张钧多探讨一些,可别个瞧在眼里,便是金童玉女最登对,亦觉着这两人的亲事八成是定了,就等着张钧拿功名了,谁料这中间闯出个罗百川来,癞□□还妄想吃天鹅肉,但见许清秋对其的不耐便觉没戏,还恬不知耻往上凑,幸好有个刘安歌在这儿镇着,不然指不定还敢强取豪夺了。
  这夫子自然是不肯的,谁料罗百川无赖,过来就是给夫子一顿打,若不是刘安歌拦下,那夫子定是要躺好一会儿了,夫子气不过,愤然离场,罗百川便走至张钧的边上,示意他让开。张钧自然不肯,罗百川又耍起赖来,“我方才可还没打够呢!”
  张钧对这无赖也毫无办法,只得起身让开,这罗百川一坐下,许清秋便忍不住往外缩了缩。刘安歌见罗百川换了座位,自然也是要跟过去的,倒是不好欺负许清秋,便往许清秋的后座走去,连口也不开,只是将桌上的笔拿来折断,那人便落荒而逃,刘安歌便心安理得地坐下了。
  许清秋也不知怎的,只觉心安不少,人也不自觉往后靠了靠。
  谁知那罗百川仍不安分,托着脑袋明目张胆地盯着许清秋看,虽说着民风开化,可也不曾有人如此胆大,便能往女子脸上死命瞧的。罗百川这还不算,竟是开口调戏起来,脑中能想起的诗词念了个遍,许清秋涨红了脸不知所措。
  刘安歌伸手拍了一下罗百川,“你消停会儿行不?我还要看书呢!”罗百川怎敢跟刘安歌计较,也只能闭了嘴。许清秋刚松了神经,却见罗百川突然靠了过来,惊得许清秋往后猛地一缩,原本就盯着罗百川的刘安歌见这动静也是不解,却听罗百川轻声地将方才的诗又念了一遍。
  有刘顺邦这样的爹,刘安歌怎么也练过几手,轻松地将身边的人推开,自己坐在罗百川身后,随手抽出本书来,“清秋,这句诗什么意思,你来教教我。”
  许清秋便像得了赦命,立马站起身坐在了刘安歌的身边,凑过身去,“谢谢。”余光瞥见刘安歌只是点了点头,也不知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许清秋调整了呼吸,方才开始讲起那诗的意思来。
  这诗恰是一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不知为何,许清秋便想起前几日的事来。
  那一日散学之后,罗百川却不知从哪儿找了几个面目可憎的人,将许清秋围堵在一个角落不让走,颇是无耻道,“清秋啊,你不用那么害怕,我也不为难你。你就在哥几个中间挑一个亲一口,我就放你走。”
  原来罗百川安的是这个心,难怪围堵住许清秋的几个一个比一个丑,他这是想逼许清秋亲自己。可他命里犯冲,克星便是刘安歌,这么隐蔽的位置,这么隐蔽的事儿也能叫刘安歌发现了。可不,若不是刘安歌这每天盯着他琢磨他小心思的,又怎能发现这种事呢。
  罗百川看见刘安歌就恼火,“你怎么阴魂不散呢!你想玩找别人玩去,我这是在干正事呢!”
  刘安歌才不理他,晃了晃手,那几个丑汉子也就散开了些,刘安歌这才走过去,拉着许清秋的手腕想走。罗百川怎么肯,“我刚说了,她今天必须亲了一个人才能走。”
  刘安歌白了罗百川一眼,转过身在许清秋的唇上亲了一下,拉着愣住的许清秋走了,留下一群愣在那里的人。
  许清秋想着想着,斜眼看了看刘安歌的唇,脸上竟有些发烫。刘安歌原本也没在听许清秋讲诗,只是听她听了,就朝她看了一眼,却见她腮若桃红,的确是祸国殃民,“你脸红个什么,风吹多了啊?”
  许清秋张嘴想说什么,却一时想不出自己到底想说什么,良久也没出声,那受欺了的模样叫刘安歌越发想要调笑一番,刘安歌侧着头,偏偏要去追许清秋那想要逃开的眼睛,“这秋天,也思郎呢!”
  许清秋大着胆子回望了一眼,却钻入刘安歌那俏皮的眼神里出不来了。
  刘安歌却被她望得有些不自然,“你可别拿这眼神去看那些男子。”许清秋眼中一霎时便充满了疑问。刘安歌继续道,“你如今便已搅得那些人心神不宁了,你再这眼神一望,那得有多少人前仆后继死在那儿啊。”
  “你呢?”许清秋轻轻问了一句,刘安歌似是没有听清,“啊?”许清秋便也没有再问了,只是垂下了眉目,罗百川不清楚,自己自然是明白的,刘安歌处处与他作对,并不是真的要护自己,而是喜欢他罢了。
  下了课,刘安歌便不见了人影。许清秋坐在树下,几个女同窗围坐着聊天,她也听不进去,竟还在想着方才与刘安歌说的话,那么简单明了的话,又有何好想的呢,可偏偏脑子里却是塞满了。
  柳梦洁见许清秋满是愁绪的模样,便以为她还在为罗百川的事心烦,“罗百川那样的人闹腾不了多久的,张钧事丞相之子,他定是有法子的,你也别担心了。实在不行,便让你娘去请道令,让罗百川离你十万八千里的远,你也省了心。”
  许清秋本也不是在愁这个,这些她自然是想过,可又怕赶了罗百川走之后,刘安歌也走了。她还未理清这样的思绪,却只是想时时见着刘安歌。她俩虽沾亲带故的,却因刘安歌打小诨名在外,爹娘也是藏着自己,躲着那小祖宗,竟是从没见过,谁料这即将出阁的年纪,却贸贸然地出现,贸贸然地扰乱了自己的心。
  “罗嫂,可是在思念罗兄!”这几个纨绔子弟平日里与罗百川玩得挺近,总是调笑,如今也在边上“罗嫂罗嫂”地叫个不停。边上几个女子,也只有柳梦洁站起来呵斥了几句,那几个女子可巴不得这句“罗嫂”成真呢,那番,张钧可就是自己的了。
  柳梦洁的怒斥怎会有用,那几个纨绔子弟越发带劲起来,却是被一个扫堂腿,全部翻到在地,还不等站起来,又是一人身上受了一脚,躺在那儿痛呼起来,来人自然是刘安歌了,刘安歌扫视了一下这几个中看不中用的公子哥,鼻腔里轻哼一下,“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还是别乱嚷嚷地好。”
  许清秋这下脑子里更是乱了,便匆匆走了开去。
  
 
  ☆、第 2 章
 
  这时,许清秋也有些醒了,却依旧闭着眼,微微仰起了头,在刘安歌的下巴上亲了一下,又低下头笑着,似是发觉脸有些发烫,又将脑袋往刘安歌的肩窝处埋了埋,羞涩劲儿还没够,刘安歌又出来煞风景了,“我们都成亲一个多月了,你怎还如此羞涩?你瞧我对你都已经没脸没皮了。”
  “你也知自己没脸没皮啊。”许清秋想起这些日子刘安歌厚颜无耻的索求,颇是嗔怪。
  “你可得跟我学学,这般我们才好一道琢磨琢磨百川送的那本书……”罗百川能送什么书,自然是一本春、宫图。许清秋连忙伸手捂住刘安歌的嘴,“不准说。”
  “怎么说不得,这叫闺房之乐!”刘安歌偏头露出嘴来,却是不依不饶。许清秋又是赶紧将其嘴捂牢,脸上早已红了一片,“反正不准说。”
  刘安歌知晓许清秋面皮薄,憨憨一笑,却是伸出舌头舔了舔许清秋的手心,果不其然,许清秋迅速地缩回了手,“你怎的如此不正经。”刘安歌一个转身将许清秋压在身下,“这娇妻在怀,正经给谁看?”
  许清秋伸手将滑下的被子拉好,生怕刘安歌着了凉,“这是白天呢。”两眼看着刘安歌却又不敢久留,瞥了过去。“白天才看得清。”刘安歌才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人。
  “父王还等着我们去请安呢。”许清秋声音轻轻的,倒不像是在埋怨,更像是轻喃的情语。刘安歌亦知当下时辰已不早,若是去得迟了,清秋免不得又要难为情一阵子,便也不难为她了,“那我就亲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