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GL]双赢 作者:楚官

字体:[ ]

 
 
文案
 
谁规定后宫妃子一定要先天真烂漫后迫不得已再卷入泥潭?
石姒就天生野心。
所以,最后她成了垂帘听政的太后而非宠冠后宫的皇后。
PS:主角苏苏苏
CP:心机女x白莲花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平步青云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石姒,白柳 ┃ 配角:李文长,越玖,舒笺 ┃ 其它:宫斗,白莲花,心机女,相爱相杀,百合
 
 
  ☆、楔子
 
  大夏王朝,崇阳帝于长安三十年病逝。长安三十一年,太子越玖登基为皇,改年号元初。
  因守孝期未过,故睿帝只颁令大赦天下,全国着麻披孝三月,四品以上官员则禁大红喜事一年,并以孝义为名驳回了各路官员关于晋选秀女的谏言。
  如今,元初五年,距守孝时长已过三年。
  在一干大臣的拼命进谏下,睿帝终于发布皇榜开始采选:凡正八品以上官员,家中有十五至十七岁、身体康健无残疾的女孩当送与宫廷选秀,驻防官员及从八品或从八品以下官员之女可免选。
  话说,当朝丞相石天丞官居正一品,有孙女石姒,乃是石府嫡长女,现年一十有七,礼应入宫参选。                        
作者有话要说:  阅读说明:此文基调是轻松的,文风是正经的,剧情是荒诞的,设定是瞎掰的→就一四不像,不嫌弃就看看好了(捂脸),最重要的是,存稿咱还是有的(笑
 
  ☆、第一章
 
  石府,当朝丞相端坐上位,虽已过花甲之年,身姿愈显老态,那双浊黄的眼睛里却仍然有精光闪烁。此刻,他的手里还拿着适才接过的圣旨,目光却和正堂里的其他人一起,落到了当事人身上。
  “十四,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石丞相微敛着眼,语气平平的问。
  石姒靠在椅背上,手肘撑着扶手虚虚支着下颚,她的脸上既没有对未来宫廷生活的担忧,也没有对帝王盛宠的向往:“祖父,你已经老了。”
  “而爹爹还只是一个正四品的吏部侍郎。你我都知道,倘若舒大人一如往昔做事平稳不出差错,那爹爹这一生的成就也莫过于此了。”她嘴唇稍稍弯起,露出一个笑。
  石督听闻此言,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不是为她言辞中对自己的微小冒犯,而是惊异于她对时下朝廷政局的了解。
  人贵有自知之明,他的能力有多大他自己知道,却不想连儿子都没看穿的事,他的嫡长女却看的一清二楚。
  石督眼神复杂的看向嫡子,石朗不如他爹想的深入,只是一脸崇拜的看着一母同胞的姐姐,可惜碍于祖父的权威不敢大声欢呼。
  石府上下表情各异,一众人各有各的想法,石天丞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人的心思,也懒得理会他们的眼光浅短,只道:“十四,你真是这么想的?”
  “不敢隐瞒石丞相。”石姒挑了挑眉,换了个姿势,右手手指敲打在扶手上发出钝钝的响。
  “那我问你,你觉得自己能坐到何种地步?”石丞相又问,凝视着她天生明艳的面孔。
  石姒笑出了声,说:“祖父,你应该问我有多大的野心,而不是多大的把握。我石姒要的可不是成为一介宠妃,光耀本家,那个位置还容不下我。”
  “有些事,不是你想做就能做成的。帝王心难测,而女人心易变。”石天丞一针见血,点出石姒妄想的单薄之处。
  “哈!”石姒怪笑一声,“祖父,并不是只有男人能掌控女人,女人同样能把男人玩弄于股掌。”
  “这么说,你是决定入宫了?”
  “求之不得。”石姒扬眉说道,若是不入宫,她的野心去哪里实现?虽说大夏民风开放,可也没有许可女子入仕的条例,所以只能入宫,但这只不过是她野心开始的第一步罢了。
  石天丞沉吟半响,终道:“回去准备吧,不日便要入宫待选了。你入后宫,石府自然给你支持,可你得记住,深宫不比外头,那里哪个位子不是一步一白骨。”
  石姒不答反问:“孙女怎会不知道?”
  石天丞点点头,继而摆了摆手,让人散开。
  老太爷的意思谁敢不从,不消几时,正堂里就剩下他和大儿子石督。
  “爹您当真要由着十四,让她入宫?”石督眉心皱起,对丞相的做法感到由衷的疑惑:“倘她受宠,于石府也只是锦上添花,倘她遭睿帝厌弃,石府却会被牵连,岂不是得不偿失。”
  “现在石府有我一名丞相,便可以预见未来至少二十年的辉煌,然而残烛枯灯垂死挣扎,待我驾鹤西去……石督,你不足以挑起重梁。”
  “趁我还有能力,让她赌一赌又何妨?”石天丞还算和蔼的看着儿子。他元妻早死,就留下这么一个孩子便撒手人寰,活人总归比不了死人,再好的续弦继室也永远比不过他记忆中的那抹剪影。
  石督还想说两句:“可十四她野心太大了……”
  石天丞平掌下压,止住了他的话头,笑道:“有野心才是好的。有了野心就会往上爬,有了野心就不会被帝王牵着鼻子走。就是树大招风了些,或许日后我需得腾出这个位子好让她无后顾之忧呢!”
  “您是说她会晋升后位?!”石督惊讶出声,能让他爹甘愿退位的原因,除却后位便无其他了。
  “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石天丞拿起圣旨展开细看了一遍,边道:“你走吧。”
  “是,爹。”纵有千般惊疑,但石丞相积威已久,石督不敢追问,只得行礼离去。
  三日后,阳光明媚,算是初春里难得的好天气。石天丞喊了石督、儿媳程氏和嫡孙石朗四个人,一道前去石姒的院子。
  石姒的院子可以说是整个府里最清静的地方了,除却丫鬟仆侍,只闻见小桥流水的声音,尤其石姒平日里就爱呆在书房里,或是研读书简或是做些木雕活计,很是喜静。
  然而就是如此喜静的一个人,骨子里却尽是些常人不敢为的叛逆,野心勃勃的很,不可谓不稀奇。
  “见过老太爷、老爷、夫人、二公子。”守在书房门外的五香一个个问好,她是石姒的贴身丫鬟,聪明伶俐,是以不待几人问话便道:“小姐就在里面。”
  知道小姐不爱有人突然闯进自己的领地,五香于是提高了音调说:“小姐,老太爷和老爷夫人们都来了。”
  房间里石姒听了立刻放下手上木雕成品,到门边开门,迎众人进去:“祖父爹爹娘亲,你们怎么来了?”
  “姐,还有我呢!”五香没叫出他的名字也就算了,连大姐也忽略了他,石朗当下就不干了。
  石姒余光都不给一个他,懒洋洋道:“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
  石朗愤愤的哼了哼,迫于长辈们都在,特别是素来严肃的爹爹还在瞪他,倒也不敢继续耍皮了。
  程氏一贯温婉贤淑,侍奉完公公和相公后就独自候在边上看着姐弟俩,眼神宠溺。反倒是石丞相,瞧见这一幕却是不加掩饰的笑了。
  石天丞啜了口儿媳倒的茶,笑着说:“幺郎啊,你可得努力跟你姐姐学着点气势,莫要等以后出去了还是一副小孩儿模样,到时可没人会服你。”
  石朗炸了眨眼,眼中满是狡黠:“祖父,这您就不知道了,你孙儿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货色。一出去,那些纨绔家伙哪个不得服我?”
  “好好,就幺郎你厉害。”石天丞笑眯眯的说,他在朝中根系庞大又怎会不知道这些事,只不过一时糊涂方能得一刻欢乐罢了。
  “爹,您还没把东西给十四呢!”石督看不过眼,提醒石丞相,顺便有斜了石朗一眼,臭小子瞎得瑟个什么劲。
  石朗做了个鬼脸给他看。
  “是了,十四。这是我让人给你搜集的消息,有了这些,你初入宫廷才能迅速站稳脚跟。”石天丞给了她一本薄本子,摸了摸孙女的头:“走的时候多带点银子。你是我石家嫡女,不能寒酸,让外家人看了笑话去。
  语罢,又点名石督,问他:“石督,你可晓得了?”
  “是,定不会叫账房少了十四的财银。”石督弯了弯腰,点头答应。
  石姒早就习惯了家里人利益与温情参杂的关怀,这便勾了勾唇,面露笑容:“多谢祖父,石姒怎么也不可能丢了石家的面子。”
  “祖父自然相信你。”石天丞颇为感慨的说:“可惜了。石姒你啊,枉为女儿身呐。”
  石姒但笑不语,这倒也不见得。
  石天丞来意便是送个东西,提点孙女两句,这下都做完了,人也且走了。他招手让石督和自己一起,还说:“幺郎,你也走,让你娘亲和姐姐好好商谈些女儿家的事。”
  石朗原本还想着在姐姐这里多呆些时候,石丞相后话一出,他是要撒娇也不能了,只能三步一回首,恋恋不舍的走出去。
  “娘亲,你可有话要给女儿说?”石姒扶着程氏坐下,腆着脸问,做足了小女儿姿态。
  程氏还看不清女儿的本性?她伸出手指敲了敲石姒的脑壳,半是训导半是忧心:“你呀!在娘亲这里就别演了,等入宫,那里有大把的人看你作戏呢。皇城后宫深几许啊!”
  “娘亲,我都知道。”石姒趴到书桌上,掂量着一个空茶杯。
  程氏梳理着她的扎在头发上的流苏带子,语重心长道:“你和幺郎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我知你生来心机就重,一句话得在肚子里反复几次才说出口,一件普通的事过了脑子就多了几多弯弯绕……”
  “所以说,我这样的人,最适合宫廷不过了。”石姒说着,愈发的兴致盎然,姣好的眉目间满是持筹握算的自信:“我呀,天生心眼就比别人多几个,算计起来如鱼得水,在那吃人的地方,准不定能享受到呢!”
  “我是说不过你咯。”程氏忍不住笑起来,从怀里拿出一早就包好了的金银首饰,叫女儿藏好。
  “你祖父说的对,你在后宫纵然有娘家撑腰,可钱财也重要的很。这些是娘亲嫁你爹时从你外祖父家带来的,现在都给你,等入了宫,总能帮衬你点。”
  父母恩大于天,石姒用力抱了抱程氏:“谢谢娘亲!”
  “傻孩子,跟娘亲说什么谢谢。”程氏虽这般说道,眉梢眼角却都透着心满意足的笑意。
  石姒也不挑明母亲明显的口是心非,嬉皮笑脸的回:“跟娘亲怎么啦,跟娘亲也要感谢啊!”
  程氏忍俊不禁的低头,边拿帕子贴了贴泛湿的眼角。                        
作者有话要说:  心机女→只取字面意思:很有心机的女人
 
  ☆、第二章
 
  石府几个男人走后,留母女两人在书房里长谈许久,石姒才将眼眶微红,眉眼却含笑的程氏送出院子。
  石姒在门口站着思考了一下,才唤来五香,吩咐她把自己书房里的东西收起来,那些木雕都要好好的封存起来,避免雨天受潮了。
  “是,小姐。”五香应了便立刻去做。她会被石姒选上做侍女的原因不仅是因为伶俐非常这个优点,更是为了五香沉默寡言的性子。
  要知道,石姒最厌恶的便是那种多嘴多舌的婢子了,几年前她发现自己的庶弟身边竟有一个,二话不说就把那挑唆主子的恶仆狠狠惩戒一番。导致现在石府里所有的仆侍一出现在大小姐面前,便都自觉地给嘴巴上封口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