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雪狼谣(gl) 作者:书自清(上)

字体:[ ]

 
 
文案 
 
如果一个第一次与你见面的人,告诉你,她寻了你上千年,你会相信吗?
美丽的28岁心脏科医生陆之谣,因为5岁时的一次事故而开阴阳眼,魑魅魍魉伴随她从小女孩成长为轻熟女,她以为她的人生里再不会出现比5岁时更大的变故,直到她遇见雪阳——一个自称“驱魔师”的神秘女人。她美若神明,温暖似阳,融化了陆之谣冰冷的人生,也带她坠入一个光怪陆离的神魔世界。
陆之谣(死鱼眼吐槽状):其实她就是个超级变态跟踪狂,而且跟踪技巧举世无双。
雪阳(笑容温暖):谣儿,你又调皮了。
 
超强悍忠犬攻&弱娇别扭受
↑↑↑↑↑↑↑↑↑↑↑↑
陆之谣(炸毛中):喂,谁弱娇啊,我不过就是身体差了点嘛,以后绝对会变强的,绝对!
雪阳(笑容温暖):麻烦,把“犬”字改成“狼”,谢谢。
 
﹡~﹡~﹡~﹡~﹡~〖.阅读提示.〗~﹡~﹡~﹡~﹡~﹡
 
1、本文是甜宠文,极度专一。另有副cp一到两对不等出现。
2、本文是都市神魔文,背景架空,世界观比较独特,会在行文过程中慢慢向大家介绍。
3、本文有轻微的恐怖小说倾向,真的很轻微,看官们请自动忽略本条。
4、小书坑品保障,更新速度保障。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雪阳,陆之谣 ┃ 配角:诸天神魔各路人马 ┃ 其它:都市神魔
 
==================
 
  ☆、第一章
 
陆之谣站在医院门诊大楼的天台上,手中捧着一杯微烫的咖啡,正出神地盯着楼外车水马龙的都市景象,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把咖啡放在手边的栏杆平台上,叹了口气,长长上翘的睫毛忽闪一下,仿佛振翅而飞的蝴蝶。眼帘垂下,遮住她乌黑深邃的秋水剪瞳。她闭着眼汲取冬日阳光的微弱温暖,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几近透明,显出一种剔透易碎的脆弱感。精致的五官仿佛丹青凝练出的一幅画,美得惊心动魄。那一头乌黑柔长的秀发泼墨般流撒在肩头后背,与她身上雪白的白大褂形成了鲜明的色差对比,更衬得那美态如痴如醉。只是周身散发出的孤寂冰冷的气质,却又让她仿佛遗世独立,像是神玩弄世人般地在她周身切割出一方寒冷的空间,只可远观,轻易近身不得。
    有人说红颜薄命遭天妒,这话竟如此无理地在陆之谣身上应验了。
    今年28岁的陆之谣,两年前博士毕业于南方医科大学,现在是姑苏最著名的私人医院——盛江综合医院心脏科的一名医生。5岁那一年,她跟随父母,一家三口驾车出行,遭逢大难,父母罹难,只有小小年纪的她在母亲的拼命保护下侥幸存活。之后她就被大伯父收养,成为了一个寄人篱下的女孩。她的大伯父,是姑苏城的主人,或者说,他们陆家是姑苏城的主人,而她的大伯父刚好是目前陆家的家主。陆家无论在政界还是商界都有极大的影响力,大伯父是高官要员,家中亲戚中还有许多商界精英,非富即贵,整个陆家犹如姑苏城的皇族。
    遭逢大难,陆之谣曾经一度患有严重的创伤后遗症和自闭症,经受了长达八年多的心理治疗,才慢慢康复。但是后来,她又饱受整整五年抑郁症的困扰,心理医生伴随她整个成长发育的历程,直到考入了医科大学,她才被心理医生判定为康复。
    因为那场灾祸而造成的创伤,本来应当不会花太多的时间便能康复,毕竟她当时是个很小的孩子,治疗方面并没有困难。但为何陆之谣整整花了八年时间才被判定ptsd康复?又为何病情反复患上抑郁症?那是因为,有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降临在了幼小的她头上,让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知所措。
    她,开了阴阳眼。
    盘古开天地,世首分阴阳。何为阴阳眼,曰可观世间人不可观万物之眼。魑魅魍魉,阴魂游鬼,妖物邪魔,尽皆入眼。
    小小年纪的她,忽然能瞧见一些极为可怕的景象,她愈加地害怕,愈加地慌乱,花了整整八年,好不容易接受了并习惯了阴物环肆的状态,可是不出意料的,她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浑身上下发冷,阴寒无匹,难以抗拒地受到阴物的影响。神经衰弱,抑郁,两次自杀未遂,把家里人都吓坏了,以为这孩子就快不行了。
    后来大伯父不知从哪儿寻来了一方宝玉,镇邪凝神,压惊驱阴,暖心暖身,给陆之谣长期贴身佩戴,她这才奇迹般地慢慢好转起来。虽然依旧能瞧见阴物,但那些阴物已经基本上不会影响到她了。
    陆之谣考上了医科大学,做医生是她从小的梦想,父母的生命她未能把握住,一直是她心头最大的遗憾。她只希望,失去亲人的痛苦能尽量变得更少,于是想要行医救人,让更多的家庭能够安康和睦,不再经受她这样的刺骨悲伤。
    传说,阴阳眼是会选择人的,心灵越是纯净之人,越有可能会开阴阳眼。陆之谣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灵纯净之人,她只知道,她被生生折磨了这么多年,如果她能选择,她绝对不会希望自己能看到那些东西。那种只有她能看到,别人却看不到的感觉,实在太可悲太难受了。长期以来被当做一个病人,她心中的抑郁实在难以发泄。
    摸了摸戴在脖子上的暖玉,多亏了这方宝玉,否则此刻的她恐怕已经下了地府尘归尘土归土了。只是,虽然如此,最近,敏感的陆之谣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暖玉贴身佩戴,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子温暖顺着贴近皮肤的地方流遍全身,非常舒服。但是最近,这种感觉却一天比一天淡泊,似乎暖玉就要失效了。而平日里,身旁会出现的一些鬼魂阴物,只是游荡而已,并不会来打扰陆之谣。但最近,陆之谣发现,有一个奇怪的人影,开始跟着她,不论她在家中,在医院,还是在路上,总是能在不经意间瞧见那个奇怪的人影。
    那人影,就是一片人形影子,陆之谣几乎从未见过它的实体,只是能瞧见映照在墙上,地面上的影子。这个影子始终跟着她,总是会在她不经意间出现,然后如影随形地跟随。陆之谣每次踏着高跟鞋进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随着哒哒的脚步声响,她都有一种浑身发毛,想落荒而逃的感觉,那影子会在她路过某辆车时从车身上一闪而过;在走过一盏照明灯时,从陆之谣自己的影子里长出来;会在陆之谣站定时候,出现在她身旁的墙面上。
    然而她身边什么人也没有,什么物也没有,这人影,是如何映出来的?
    就快下班了,陆之谣此刻站在天台上,正在为这个问题伤透脑筋。忽然心脏科的王护士来到天台,瞧见她在,便喊道:
    “陆医生,有人找你。”
    “找我?”陆之谣奇怪,这都快下班了,心脏科今日的预约早就结束了,怎么会突然来病人?
    陆之谣踩着高跟鞋往回走,一边走一边问道:
    “有病例吗?”
    “那人说,不是来看病的,就是来找你的。”王护士回答。
    奇怪,实在是奇怪。
    王护士眨了眨眼,双手捧心,一脸如痴如醉的表情说道:
    “那个人长得真好看,是我这辈子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人,没有之一。哦对,只有陆医生你能和她比一比。陆医生你不会知道,我看她第一眼的时候就有一种要晕倒的感觉,长得实在太好看了。我都没法找到词来形容她。”
    “是男的?”陆之谣瞧她一副花痴样,不由得笑着问道。
    “不是男的,是女的。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有种被迷倒了的感觉,那绝对是极品女人,平时生活里见所未见的。”
    陆之谣感觉王护士这是要疯,虽说王护士是典型的外貌协会加哈韩潮人,但是她从来都只是喜欢那些远离她生活的男艺人,如此追捧一个第一眼见到的陌生女人,让陆之谣实在有些好奇,那人究竟长成了什么样。
    很快,陆之谣就知道自己远远低估了来人外貌的吸引力。只见心脏科的护士站已经被各种医生护士病人们包围得水泄不通。要知道这里可是天天忙得团团转的心脏科啊,这帮子人难道都没事做吗?
    她轻轻咳嗽了几声,见没人理她,只得出声喊道:
    “是谁要找我的?”
    人群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回头看陆之谣,不少人眼前又是一亮,发出了共同的心声:噢!今天是什么日子,又见到一个极品大美女。很快,从人群里钻出来了一个略显狼狈的身影。此人身量极高,目测能超过一米九,穿了一件黑色的毛领棉大衣,中长,衣服敞开,里面是一件v领的白色棉质长袖t恤,印着一只苍鹰的水墨画图案,下身是一条修身的黑色铅笔裤,套了一双极为帅气的机车靴。陆之谣一米六八的个头,踩着七厘米的恨天高,视线平视也只能到达她裸/露在外的锁骨。
    我勒个去,这是女人吗?个子怎么能长那么高?篮球队的?减去鞋跟三厘米,起码也有一米□□了吧。虽然个子超高但身材比例却相当协调啊。刚刚她是坐着的吧,果然是坐着的吧,不然一站起来就比包围她的所有人都要明显了。陆之谣因为震惊,脑子当中不禁开始跑起了火车。
    她抬头向上看,白皙的下巴小巧可爱,不尖不圆,脸蛋呈现俊雅完美的线条,皮肤好到不可思议,就像王护士说得那样,嫩得好像能掐出水来,会隐隐泛着诱人的微光。微薄的红唇让人觉得恰到好处,高挺的鼻梁实在是漂亮得难以形容,形状俊逸的剑眉不浓不淡正正好,一双漂亮至极的杏眼,眸色竟然是墨绿色,就像上好的翡翠一般。不可思议的瞳色让陆之谣微微怔忪,她以医生的名义保证那绝不是美瞳。那双眼睛里透着一种温柔的情绪,暖阳般让她浑身热烘烘的,莫名竟驱走了她最近一直萦绕在心头的寒意。最不可思议的,这人竟然有着一头银白色的柔顺长发,长发并不很长,大约披肩长短,大半被盖在棉衣的连衣帽里,似乎这人也不想那么引人注意。
    但显然,只是一顶帽子不可能遮住她的美颜。看样子这人的毛发颜色似乎就是银白色,因为连眉毛都是银白的,一般人是不会去染眉毛的。那么,银发绿眸,这人是纯正的高加索人吗?可是五官看来却不那么立体化,反而带有东方人的特征,显得恰到好处。混血儿吗?不对,拥有亚洲血统的混血儿的发色一般都是棕色或黑色,不大可能有银白色的发色的。奇怪,这人说不出的奇怪,陆之谣一瞬脑子里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陆之谣和这人对视了片刻,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不该盯着别人发呆,脸上一红,急忙垂头转移视线,尴尬地咳嗽一声,问道:
    “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
    “谣儿,孤寻你好久了。”对面这人轻启朱唇说了这样一句话,声音轻飘飘地传进陆之谣的耳中,好似天际传来的一般,莫名其妙地在脑中回荡了半晌。
    “……?”陆之谣一脑门的问号,除了家里人,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亲切地喊她的名字,还有,她刚才如果没听错,这个人是自称“孤”吧,她凌乱了,不由得问道:
    “请问你是……?我们见过吗?”
    听了陆之谣的问题,那人原本带着微微笑意的面容一暗,神情显得有些落寞,但是看着陆之谣的眼神依旧非常温柔。她稍稍后退了半步,不再靠她那么近,然后语调轻快地说道:
    “我叫雪阳,今天我和你是第一次见面。”
    “哈……”这人,怎么自称又转回“我”了,难道我刚才真的听错了?陆之谣的思维还停留在上一秒,“薛阳,嗯,薛小姐,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她已经是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