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徒儿吃的太多了 作者:瞳师

字体:[ ]

 
文案 
 
仙界三首之一的芙玉上仙喜欢养猪,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儿。
舒棠有幸,在病死后穿成了她养的猪。
某日,上仙大人摸了摸她的猪蹄,忽而发现此猪有极大仙缘……
舒棠的修仙日子,从此开始。
一句话总结:仙界第一美人,被猪拱了。
 
======
师父与徒弟的日常:
徒弟:狮虎,我要十个大包砸!
师父:……徒儿,你吃的太多了!
 
食用本文手册:
1.作者君萌萌哒,可用收藏与评论包养。
2.正常升级体系:仙人、灵人、真人、上仙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棠,芙玉上仙 ┃ 配角: ┃ 其它:仙侠,百合,甜文
 
==================
 
  ☆、第1章 猪崽
 
世上有三界,一界为仙,一界为人,一界为妖,人和妖皆可成仙,然而,放眼整个仙界,除三大上仙外,飞升仙界的不过三百余,散仙千余。
    这三大上仙,乃是南檀上仙、芙玉上仙、庐华上仙,且以南檀为首,掌管仙府,处理仙界大小事务。
    其中,芙玉上仙性子最为洒脱,一路修炼成上仙后,便丢下一切俗事,回归本心,做起了她最想做的营生——养猪。
    堂堂三大上仙之一的芙玉上仙传说是仙界第一美人,仙界人虽不多,但大多都是俊美异常,在这些人中能够夺魁,万不是件简单的事。
    所以,绝世美人养猪的爱好,更不是寻常仙人可能理解的。
    比如此时,庐华上仙便是在她隐居之处,满脸嫌弃地瞧着她刚刚抱来的猪崽。
    “你百年来活活养死数千头猪,怎就这般执迷不悟,还要继续残害生灵呢?”
    面对庐华的指责,芙玉上仙认真道:“你怎知这一只我养不活?”
    庐华上仙一面替这猪崽的性命惋惜,一面道:“你每次抱来猪崽时,都是这般和我说的。”
    本来挺老实的猪崽突然乱动起来,芙玉抿了抿嘴,低头摸了摸猪崽的头,陷入沉默。
    可是,不管她如何安慰,她怀里那只猪崽都始终不大淡定,一副要挣脱她的模样。庐华见了憋不住笑,道:“瞧吧,它也知道自己苦难的命运即将到来,在与命运抗争。”
    芙玉低头继续安抚猪崽,“万物生灵的命运都是天道注定,它能活是它的命,它不小心死了,那也是它的命。”
    “哼唧……”它怀中的猪崽表示抗议地哼了声。
    芙玉上仙:“你看,它在附和我。”
    猪崽:“……”呸!这明明是在和命运做抗争!
    说起这猪崽,其实也不算个完整的猪崽,非要论起来,应该算个猪身人魂的怪物。猪身来自农舍一头老母猪怀胎四月的成果,人魂来自21世纪的舒棠姑娘。
    舒棠自小就是个病秧子,上学时隔三差五的请假,好不容易成了年,刚刚考上大学,又生了场大病。她本人对生死早已看开,最后一次进手术室的时候,她还对手术的医生比了个“v”型手势。
    后来手术失败,医生说,病人的求生欲望并不是很强烈,他们最后也是无能为力。
    她这辈子活得太累了,因为生病,也没什么朋友,再加上她对自己父母的拖累,有时候觉得,就这样病死也挺好的。
    舒棠原本想,死了就死了,喝一碗孟婆汤,走一趟奈何桥,下辈子再也不做什么病秧子。可是,她的灵魂离体后,别说孟婆汤,她连汤渣滓都没见到,就莫名钻进了一头小猪的身体中。
    她想,有过突然变成猪这等经历的人,除了她,也就是那鼎鼎大名的天蓬元帅了吧。
    所幸,这个猪崽身体健康,她每次都能在一群猪崽里脱颖而出,抢到喝奶的最佳位置,颇有猪生赢家的感觉。
    只可惜,这种优越感并没有存在太久,她就被一个蒙面女子买走了。在路上,她知道了此人乃是当今仙界赫赫有名的芙玉上仙,当即惊愕地“哼唧”一声。
    她这辈子……还真是走运啊,做头猪都能做上仙家的猪,当真快活。
    当然,如果她没有从庐华那里知道真相的话,可能会更快活。
    芙玉上仙手指轻触,捏了个安定诀,对着舒棠眉心一点,它立马就安静下来了。
    “白花花今日必是闹的累了,我带它去休息,庐华上仙请自便。”说罢,一人一猪眨眼间消失在远处,只余个无奈的庐华,还有空气中的淡淡猪圈气味。
    刹那间,一人一猪已回了卧房。舒棠伸出猪蹄轻抚自己受惊的小心脏,来不及想那个难听至极的名字,忙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打量屋子。
    它不仅是刚到上仙府邸,还是第一次见真正的古代房间,对周遭一切都充满着好奇。芙玉瞧它四处打量,嘴角轻扬,拍拍猪头,十分满意。
    看来,她这次买来的猪崽是个极有灵气的,定能养活。
    不料,她这一下不小心用大了力气,舒棠被拍后顿时吓得“哼唧”一声,甩着四条短腿想要离开这个怀抱,奈何被安定诀压制,一时间竟动弹不得。
    如此一来,舒棠初时的惊吓倒是减弱不少,但疼痛还是驱使她本能地选择逃离,努力地试图迈开猪蹄。突然,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她脑中响起,犹如玉石触地碎裂,下一刻,安定诀竟失了功效,猪崽迈开短腿向前一跃,险些掉了下去。
    芙玉上仙皱了皱眉,一把将它捞回怀里,抬手于指尖凝成个鹅黄色的光点,轻轻点上了猪头。怀中小猪挣扎片刻,这才渐渐安稳下来。
    将猪崽放入柔软舒适的猪窝,芙玉原地念了句法诀,转瞬间,又出现在庐华上仙的面前,道了句:“我就知道,你还没走。”
    庐华见她空手出来,脸上现出惊愕之色,“这只……这么快就死了?!”
    芙玉没有理会他的嘲讽,而是面带疑惑地对他道:“白花花和别的猪崽有点不大一样,我的安定诀对它效用不算明显。”
    “你这些年来为了养猪,惟有这安定诀练的是出神入化,怎会没有效用……”庐华说了一半,突然顿住,“白花花是谁?”
    芙玉缓缓抬眼,对他露出个鄙夷的表情,“我刚刚才告诉过你,这会儿就不记得了?”
    堂堂上仙被她这般瞧不起,庐华上仙憋红了脸,屈辱地道:“你这些年来给猪崽起了千百个名字,我一时忘记,有什么丢人的!”
    看他这副模样,芙玉坐上了正厅的琉璃椅,托腮静思,不打算再搭理他。
    “罢了,”庐华无奈,只好坐到她旁边的椅子上,给她分析道:“这么说吧,先天可破法诀的人或物不多见,但也并非不存在。七百年前,人间有个娃娃,自出生起便可自发吸收天地灵气,四五岁时,还可自发破解简单的法诀。不过后来,这孩子被送去修仙门派,修炼百十来年,倒是没有再大的作为了。”
    他缓了缓,顺手端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一口,这才继续道:“所以说,你不用太在意这件事,有可能是这猪崽自身带着灵智,可以化解些小法诀。天地灵智这般神奇,出了白花花这种猪,不足为奇。”
    芙玉收起托腮的手,认真看着他,慢慢道:“你喝的那茶,在你来之前,我喂过白花花。”
    正在喝茶的庐华:“……”
    “噗——”一口喷出刚刚喝入口的茶水,庐华上仙重重放下茶杯,狠狠擦了擦嘴,起身怒道:“告辞!”
    芙玉颔首,挥手送别。
    见他已御风走远,她才盯着那茶杯反应过来,庐华可能是生气了。
    也对,好歹也是三大上仙之一,若传出他与猪同饮一杯茶的事,定是要叫人笑话的。
    芙玉暗叹自己实在迟钝,想了半晌,这才唤来府上一名仙婢,吩咐她备些薄礼,去庐华府上道个歉。
    说来惭愧,她对人对事的反应总是会慢上半拍,她自知这是个大毛病,可这毛病也实在是没什么可解的办法。
    有人道芙玉上仙就是块温吞的石头,就算是个绝世美人,也是块美人石头。不知情的人会认为她难以接近,性子硬邦邦,殊不知,她本就是个石头修炼而成的上仙。
    她名为芙玉,并非她附庸风雅,乃是因为,她真身是一块刻着芙蓉花的玉佩。
    这件事,放眼整个仙界,也就南檀和庐华知晓。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仙界,芙玉交好之人,惟有他们二人。
    虽然,他们两个也不大能理解——为何一块玉石会喜欢养猪。
    芙玉上仙幽幽叹气,御风去了亲手开垦的菜园,从中拔了两颗萝卜,对其使了个清诀,随后拿着干净的萝卜回了卧房。
    而卧房里,舒棠累了一天,此时已是睡了。芙玉把萝卜放下,看了看睡的正香的猪崽,在其旁边双盘而坐,闭眼凝神,开始打坐。
    舒棠睡醒时,睁开毛茸茸的眼睛,瞧见的便是这么一幅美人打坐图。
    刚见面时,上仙蒙着面,看不清模样,只知道她一双眸子美的惊心动魄,后来自己想要逃离她,即使她摘了面巾,自己也没来得及看清她。
    现在,舒棠再看她,只觉得呼吸都要为其静止——这张脸实在是完美,便是最好的整容医生,恐怕都整不出这样一张无可挑剔的脸。
    不过,还没等她打量够,美人已睁了眼,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打下一片阴影,教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舒棠“哼唧”一声,内心唾弃自己居然对着一个女人犯花痴,不过很快,她就忘了这回事,开始小声哼哼,表示自己饿了。眼前的美人看着它,竟真的明白了它的意图,下一秒,猪崽面前便出现了一根白白嫩嫩的大萝卜。
    虽不是它最想要的猪奶,小猪崽还是张大了嘴,吭哧一口咬下了一小块萝卜。
    嚼着口里的萝卜,舒棠高兴地动了动身后的短尾巴。
    原来,白萝卜是甜的呀!
 
  ☆、第2章 玉坠
 
舒棠穿越前忌口极多,因为脾胃虚弱,白萝卜更是从未吃过。所以,这萝卜虽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她吃的倒是无比开心。
    睡了一觉,她也算想明白了,跟了一个养猪等于杀猪的上仙,既然不知这是祸是福,那就好好珍惜现在,能吃就吃,能睡就睡,有美人就看,不能再留遗憾。
    做人遗憾也就罢了,做猪再留遗憾,舒棠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小猪吃的香甜,芙玉的面色自是变得不错。等它吃完两根萝卜,上仙立刻伸手捞起窝里的猪崽,准备带它出去遛遛,顺带着显摆下她新养的猪有多机灵。
    舒棠毕竟是吃饱喝足了,再不愿意,也乖乖跟着她出了门。
    出府后不到一刻钟,一人一猪便遇见了一身华丽彩衣的薰蝶仙人。薰蝶仙人瞧着米分嫩嫩的小猪也是觉得欢喜,伸出手碰了碰它米分红的鼻子,不料,她身上的香味惹得舒棠不适,当下打了个喷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