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清涟染墨 作者:清舞莉扬

字体:[ ]

 
 
身负血海深仇的风清涟得当今最睿智的公主另眼相待。两个人相争,相扶持,相爱……
风清涟:我只是想低调,想安静的做自己的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苏染墨:你想要隐藏实力是吗,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隐藏实力
风清涟:我虽然有事瞒你,却从未骗过你。
苏染墨:既然瞒我,为什么不瞒我一辈子?
风清涟:愿执子之手,哪怕明日是生命尽头,又有何惧。
苏染墨:有驸马在身边,哪怕深处寒冰深处,依然温暖如置身阳光之下。
本文属于温水煮青蛙型的,慢热o(╯□╰)o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强强 乔装改扮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清涟,苏染墨 ┃ 配角:慕枫,苏青鸾 ┃ 其它:公主,驸马,腹黑
 
 
 
☆、前言
 
?  夜半时分,大雨倾盆,街上看不到行人,连打更之人都看不见踪影。朗州刺史府书房,灯火通明,桌案前一人在奋笔书写不停,甚至大雨之声都不能让他分神半步。
  桌案前站着一名素袍淡妆的妇人和一名刚刚弱冠的少年。
  妇人一脸哀求之色,却没有出声。少年脸色坚韧,眼中满是坚定之色,一副全都豁出去的架势。
  过了许久,桌案前中年男子才将手中的笔放下,看着这厚厚的奏折深深的叹气,视线看向妇人,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之色,微微摇头,将那一丝不忍强压至心底。
  “夫君,一定要这样做吗?渊儿还未成亲,涟儿才刚刚及笄,我心中实在……”话到此处,妇人已经哭泣不已,眼泪从妇人脸上低落,在地上开放出一朵绝望的花朵。
  少年风清渊咬了咬牙道:“母亲,孩儿同意爹爹的做法,若放任朗州数万灾民不顾,只想着自身安危,如何对的起心中正义。”
  中年男子风尘看着儿子满意的笑了笑,儿子能有此志,实属难得。看着手中的奏章,心中也是犹豫,一旦此奏章上报上去,定将得罪朝中权贵,到时候就算灾民事情解决,自己一家也恐有祸事。
  可是放任灾民不顾,心中悲痛实在难忍。
  “爹,妹妹不会有事吧?”气氛沉闷,风清渊总觉得今夜会发生什么,窗外的雨敲打的让人心神不宁。
  风尘叹气道:“你放心吧,你外公那个地方鲜少人知,你妹妹又不经常在府中出现,就算出了事,也没有人能找的到她的头上。”
  风清渊放心的点了点头,妇人轻抚他的头,有些惋惜道:“你应该与妹妹一起走的。”
  风清渊摇了摇头,这是自己的选择,他并不后悔,可也没有说什么,毕竟现在说什么也没用。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接着一阵的惨叫声,风尘一惊,立刻将奏折收好放到风清渊的手中,忙道:“快带你母亲从密室里走。”
  “不,我不走。”风夫人扯开风清渊的搀扶,一脸坚韧道:“要死就死在一起。”
  风清渊也抽出长剑,道:“爹,我们一起杀出去。”
  “糊涂啊,奏折没有交到皇上的手里,我们所有的付出都将白费,渊儿,你已成年,切不可做糊涂事。”说完,将密道打开,将二人推了出去。将密道封死。
  “爹……”密室里,少年凄楚的呼喊远远传开,却被雨幕遮掩。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少年扶起哀泣不已的母亲踉踉跄跄的朝密室深处走去,不久就听到密室的门打开的声音,少年一惊,忙又加快了脚步。
  次日一早,打更的人路过刺史府,闻到浓浓的血腥味,见刺史府大门未关,疑惑的走了进去,顿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昨夜大雨将血冲的满院都是,入目皆是红红的一片,分不清究竟是谁的血液。院内横七竖八的躺着各种尸体,老的小的胖的瘦的。
  刺史大人被人杀死在书房门口,刺史夫人及其儿女下落不明,一院下人皆死亡,无一人存活,此案震惊朝野,皇帝亲派密使前来调查。
  刺史府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内,一名白衣少年重重的跪倒在地,脸上眼泪纵横,声音沙哑的唤道:“爹,娘,哥哥……”
  少年身旁跟着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虽然看着年纪大,却显得精神奕奕,此时老者的脸上也是清泪两行。轻轻拍打着少年的肩膀,无声的安慰。
  少年跪在地上,哭了很久很久,直到昏了过去。老者叹了口气,回头再次望向那沦为人间地狱的刺史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抱起少年,悄无声息的离开。?
 
☆、入京
 
?  森林深处,茂密的枝干遮掩了毒辣的日头,一白袍儒装少年身姿如竹般挺立。身材比一般男子清秀而瘦弱,也矮上一些。脸上没有一般男子的刚毅,带着阴柔的秀气,脸上挂着淡淡的笑,让人不会觉得太过于女性化,反而有一种儒雅翩翩的气质,让人看上一眼就移不开双眸。
  少年身侧立着一名小厮,小厮也是显得秀气俊美,只是脸上总是带着一股不会让人反感的邪气,身形比少年高上几分,于是邪气中更显英俊潇洒。
  只见他背着轻简的包裹却一脸的热汗,略带烦闷嘟囔道:“公子,我们还要走多久啊?”
  被他称为公子的少年,手持一柄折扇,腰系一管通绿的玉箫,身形不急不慢的前行。声音低沉有力的说道:“这已是京郊,再走几个时辰,就能到了。”
  小厮哀嚎一声怪叫道:“还要走几个时辰啊?”
  白衣公子抬头望天,约莫正值正午,虽在树下行走,还是不免会出一身热汗,自己内力深厚,寒暑不侵,只怕慕枫还达不到这样的境界。
  罢了,罢了,反正也不急着赶路,还是歇息会再说吧。
  名叫慕枫的小厮看见公子走向一棵树下,机灵的他一脸兴奋的先跑了过去,拿出一块布铺在地上,这才让自己的公子坐下,心里却在偷偷碎碎念,谁见过一个大男人有洁癖的,这不是故意惹人怀疑嘛。
  白衣公子风清涟一双清澈深邃的双眸,盯着慕枫忙碌的身影,却没有说什么,也懒得说什么。
  洁癖就是洁癖,虽然有时候忍耐下就过去了,但无关大局的情况下,他还是不想为难自己。
  慕枫,是风清涟两年前在一处山崖深处救下的少年,也不知是否因为坠崖时伤到了脑袋,清醒后什么也不记得了。而且脸皮厚的让人咋舌,死活赖在风清涟身边不肯走。风清涟的长辈也说,风清涟一个人太孤独了,有个人陪着也好。于是,风清涟从善如流的随意的起了一个名字留下了他。
  慕枫拿出干粮递给风清涟,待他接过后,自己也拿出一块大口的吃起来,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与他不同,风清涟只是斯文的小口咬了一口,待嘴里的完全咽下去后,才会咬第二口。
  此刻,一个个子比风清涟还矮上两分,身穿侠客劲服的清秀少年,从远处一跃而来,匆忙而急速的说道:“千万别说见过我,大恩不言谢。”话音未落来人已提气跃上风清涟身后的苍茫大树上,借助枝叶繁茂,隐藏好了身形。
  “公子?”
  风清涟抬手阻止了他想说的话,远处已经能看到追随而来的数到身影。
  领头之人身着黑色绸缎长袍,气势凌厉,充满刚阳之气的脸上,挂着一丝阴霾,语气高傲而嚣张:“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子跑过来。”
  风清涟优雅的站起身,一身傲骨临危不乱,面色上清雅的浅笑已经收敛,面无表情却不带一丝畏惧的看着包围自己的人,那种像是久居高位不用言说的气势,令来人与树上躲藏的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聚集在他身上。
  领头之人一脸阴沉的盯着风清涟,自负如他,最是见不得别人对他不敬。
  慕枫一脸奇怪,充满疑惑的问道:“我刚刚见到好几个小子,你是找哪个小子呢?”
  东方朔的一个手下,刷的抽出随身佩刀,指着慕枫:“少废话,最后看到的那个小子在哪?”
  慕枫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哆嗦的指着身后,他的身后站着风清涟,还有藏人的树。
  树上那人脸色一变,心中暗骂一句脓包,刚想跳下来的时候,那慕枫诚惶诚恐的开口了:“我……我……最后……见到的……是……我家……公子……”
  “混蛋,你耍我。”那手下一脸怒气,手中的刀下一秒就要劈上来一般。
  慕枫一脸固执,害怕中夹杂着认真:“别看我家公子柔弱,但他也是一个小子。”
  树上的人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防止自己笑出声。
  趁着那手下还来不及发作,风清涟用眼神警告着慕枫,上前抱拳,语气诚恳道:“这位公子,家仆莽撞无知,说话更是颠三倒四,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海涵你个屁。”领头人还未开口,那手下却不肯就此善罢甘休,手中的刀直接向慕枫劈了过去。
  慕枫收敛了刻意装出来的胆怯,身手灵活的轻轻一闪就躲了过去,嘴上还气死人不偿命的开口叫道:“打不着打不着,你打不着。”
  风清涟微有些无奈的摇头,这个惹祸精。但他看的出,除了领头人外,其他人武艺一般,哪怕所有人都上,也不是慕枫的对手。所有他并不打算亲自出手。 
  树上那人瞧着热闹,想下去又不敢。说白了,他也是怕那追来的领头人罢了。
  风清涟眼睛盯着慕枫,余光却观察着那领头的人,暗自提防他突然出手伤人,可也不知此人此刻在想些什么,只是盯着自己看。
  风清涟测了测身子,不让此人看见自己脸上的思绪。这时,他又察觉到自己左后侧也多了一道的呼吸声,他依然一脸肃然,傲然无畏,仿若什么都不知道,不把安危放在心上的读书人。
  “哟嗬,今是什么日子,居然在京外看到东方公子,奕风见过东方公子。”左后侧的那人突然跃入场中,一脸意外的对那领头人拱手抱拳。
  东方朔大声喝道:“停。”
  慕枫趁机退回风清涟的身后,用衣袖擦了擦满头的汗,微有些气喘。风清涟余光看了他一眼,确定他没有任何伤,这才将注意力转到这不速之客身上。
  来人一身藏青色长袍,脸色俊俏一脸刚毅,与那领头人眉宇间的阴狠不同,他的眉宇间一股浩然正气长存,恐怕不是一名将军也是一名忠良之后。
  东方朔抱拳回礼,讽刺道:“想不到刘公子也回京了,这下京城只怕又要热闹起来。”
  “哪里哪里,只怕不止是京城吧,这京郊之地,今日也是热闹非凡啊。”
  那人微微一笑,那笑也是透着阴狠之气:“本公子追捕一名小贼至此。”
  刘弈风左手指着风清涟,一脸不满,声音也沉了下来:“东方兄莫非是指在下同窗是小贼?”
  东方朔眉宇一皱道:“同窗?”
  风清涟也微微讶异的看了刘弈风一眼。
  刘弈风一脸正气凛然的大声道:“他是与我一同进京赶考的同窗好友,我不过才稍微离开一下,为何他就成了东方兄口中的小贼?莫不是东方兄怕我回京不安分,提前告诫与我?”
  “刘兄说笑了,”东方朔指着率先动手的手下,解释道:“手下见这位公子的家仆身手不错,一时手痒这才动起手来。”
  慕枫小声嘟囔,那声音却刚好能让身边众人听到:“切磋需要一群人来打我一个?睁眼说瞎话。”
  “慕枫不得无礼。”风清涟的声音低沉不含半点怒意,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刘弈风愣了愣,他是因为知道那树上的人是谁,这才出手相帮,想不到这个一身傲骨的书生也有这气势,不简单啊不简单,若是此人也一身武艺,那他的风华,只怕会引起京城新一流的风潮吧。
  风清涟再次抱拳,带着歉意却不谦卑的语气淡声道:“家仆无礼,还望海涵,回去之后,在下定当严加管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